<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第一个任务
        这把剑居然没有一点命力的波动,好像一把寻常的剑,虽然暗影宗中也有武林高手,但是大多数还是以命修为主,这把剑在此刻便就显得有些特别。

         看着慢慢隐与虚无的长剑,马立铭抬起手摸了摸下巴,心中想道。

         “这把剑是开宗立派时,第一任宗主所使用的武器,这个只不过是一个幻影,长剑本体就连我都没有见到过,”好像看出了马立铭的心思,任广晨便开口解释道。

         “可是画像中的女子?”

         “正是。”

         就在马立铭和任广晨交谈时,一旁的边有才忽然大叫了一声,同时惊呼道,

         “不是这个盾字,是另一个遁字。”

         “写上以后便不可以更改,”随着话语的说出,任广晨便向远处走去,速度之快只是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留下目瞪口呆的边有才。

         而马立铭则向着远处走去,同时观察着阁楼上面的字,发现每个字都不一样,但是只有六个阁楼上面有字迹。

         如果每个字代表一名弟子,那暗影宗内算上自己和边有才,就只有八名弟子,忽然马立铭停下了脚步,看向一座阁楼。

         只见阁楼和其余的几座阁楼并无两样,而这座阁楼上面写着一个统字,而且很小,如果不仔细查看,根本无法察觉到。

         就在这时,阁楼的大门慢慢的打开,从里面走出了一名穿着斗篷的身影,当见到马立铭后,明显感觉脚步顿了一下,便再次向着前方走去。

         这斗篷,这字迹,为何会想自己在离开马家堡时,看到杀死那个将军之人,很是相似,只有向任广晨相问,才可知晓,看着身体的后背,马立铭看着手中刚刚出现的玉佩,心中想道。

         下一刻身影便消失在远方,而马立铭向着右侧走去,穿过阁楼,眼前出现了两个屋舍,所说是屋舍,但是比阁楼还要高。

         屋舍的大门则是关闭着,马立铭摸了摸下巴,伸出双臂向着大门按去,可是就在双手快要解除到大门时,大门忽然不见了。

         若有所思了看了看大门消失的地方,马立铭沿着屋舍向着远处走去,当来到屋舍的另一面时,发现又有一个大门,虽然不知晓是不是消失的那个,但是马立铭同样伸出双臂推向大门。

         同样发生和刚才一样的情况,只见大门再次消失,看来屋舍不让随意进入,只是这大门……,不知另个屋舍会不会也是这样。

         迈步向着另外的一个屋舍走去,但是刚刚走出三丈远,就见到任广晨从远处走来,当来到近前后,开口对着马立铭说道,

         “马兄不必再试,这两间屋舍只有阁楼上方的字迹消失时,才可进入。”

         “屋舍中到底有什么?”

         原来阁楼上方的字迹有大有小,是因为可以进入屋舍的原因,想必刚刚那个从‘统’字阁楼中走出的身影,用不了多久,便可进入屋舍。

         “至于有什么,在下也不知晓,只是听说即可得到好处,又可丧失性命,”任广晨好像总有事情一样,在回答完马立铭的话语后,便转身离去,可是身影快要消失时,又传来一句话语,

         “暗影宗中不许打探其他弟子的身份,所以马兄也不必多想。”

         自己在这里的一切,好像任广晨都知晓,真不知晓暗影宗内还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马立铭也没有久留,便回到了阁楼中。

         可是在一个阁楼顶层,里面没有一个书架,更没有一个卷轴,但是在中间却有一个蒲团,上面盘膝坐着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

         而老者的前方却有一块三丈大小的画面,正是暗影宗的全景,阁楼、空地、两个屋舍、就连岩洞和外面的破败阁楼都显现在上面。

         忽然楼下传来脚步声,而老者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始终闭着双目,当脚步声消失,任广晨便出现在此地,同时脸上的微笑消失,露出肃杀的表情后,恭敬的说道,

         “长老。”

         “嗯,自从宗主消失,我身上的修为被废以后,只有你将暗影宗支持。”老者叹息了一声,脑好似在回忆以往,但是双目依旧没有睁开。

         “这是弟子应该做的。”

         “明日便派下任务。”

         “是,那马立铭和边有才......”任广晨疑声问道,但是话语还没有说完,便被老者打断,

         “虽然早了一些,但是马立铭的修为比前往增长了许多,也可知晓这两个人到底适不适合留在暗影宗。”

         ……

         而此刻的马立铭盘膝坐在床铺上,看着手中缺少了一个花瓣的四色花朵,心中想道,

         居然在如此多卷轴的暗影宗,都没有找寻到此花到底为何物,看来只能日后自身来亲自验证,或许是好,也或许是坏,不管是哪种,自己都要找寻到答案。

         这也许就是马立铭的性格,从自身无法悟道,到此刻的拥有自己的道,如果没有这种心念,想必也不会成功,就算是成功了,在黑云遮挡天幕以后,也会丢掉所感悟的道。

         抬手一挥将花朵收进戒指中,同时站起身坐在椅子上,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慢慢的品尝。

         卷轴中记载,只要悟出道便可从道中知晓自己的道法,可是自己已经感悟出道多日,为何还是没有自己的道法,难道是因为自己的道违背了天地之道,所以才不能拥有道法。

         看来道法也需要自身去感悟,也幸好施展真气可以出现闪电,不然在打斗中很是吃亏,虽然施展出的闪电只有劈砍自己的闪电的一成,但是对付相同修为的命修,已经足以。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边有才的声音,话语中带着气愤,恼怒和不甘。

         “大哥啊!有人将我的阁楼霸占了。”

         皱了皱眉头,马立铭快步走下阁楼,只见边有才居然双目流泪,左侧脸颊上出现了一个手印,同时身上也有几道剑痕。

         没有理会边有才,马立铭直接走进其阁楼中,虽然可以不管,让边有才来自己的阁楼居住,但是刚刚到达暗影宗便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知晓一切的任广晨也没有出现,想必此人一定不一般。

         来到阁楼中,马立铭见到一个身披斗篷的身影,只见身影慢慢的转过身,开口说道,

         “我们的约定就在我进入屋舍前,做一个了结。”

         “什么约定,你是何人?”

         没有回答马立铭的话语,身影只是自顾自的向着外面走去,当经过马立铭身旁时,一股压迫感传遍马立铭周身。

         摸了摸下巴,马立铭知晓这个身影就是刚刚见到的身影,而对方的修为已经到达了天命境,不然怎会让自己有压迫感。

         而边有才却在此刻兴高采烈的走了进来,当见到马立铭后,便奉承的说道,

         “还是大哥厉害,居然没有动手,便将对方吓跑了。”

         可是边有才刚刚说完话语,便发现房间中没有马立铭的身影,不由得有些疑惑,同时在阁楼中找寻了片刻,也没有发现。

         其实马立铭是从边有才身边走过,因为速度太快,所以边有才才没有发觉,而马立铭是去追赶披着斗篷的身影,可是身影的速度更快,就算是马立铭都无法追赶上。

         既然找寻到自己,那此人必定认识自己,看来只有到他说的那个时候,才会见到其真正的容貌,再次回到阁楼中的马立铭,盘膝坐下,慢慢的闭上双目。

         时间过去的很快,在不知不觉中便迎来了第二个天亮,而马立铭始终在努力修炼,而修为也增长了一点,虽然不多,但是日积月累下,也可将修为提升许多。

         忽然,一个不大的黑影从窗户飞了进来,马立铭赶忙伸手接住,发现飞进来的黑影是一个卷轴,不由得皱起每天将卷轴打开,只见上面写着‘刹!都城付伟虎!’。

         看来这便是宗门中的任务,没想到卷轴居然自动飞进阁楼,想必边有才也应该收到了,站起身,马立铭来到边有才所居住的阁楼。

         可是还没有进入,便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声哀嚎,

         “我不去!我不去!拿着虎符的少年便是大将军的儿子,我连其身边的老者都打不过,怎么去杀大将军.”

         而任广晨忽然出现在马立铭身旁,左手拿着两件黑色的斗篷,右手则有两个腰牌,同时开口说道,

         “执行宗门任务必须披上斗篷,遮挡住头颅,而进出宗门,只需用腰牌在岩石面前晃动三下。”

         “任大哥,可不可以换一个任务,杀大将军我可办不到,”边有才听到外面有话语声,赶忙走出阁楼,面露沮丧。

         面带微笑的任广晨,接过边有才的卷轴,同时打开注目观看,下一刻,便将卷轴还给边有才,并疑惑的说道,

         “这里不是让你去杀大将军府中的管家吗,为何你要说是大将军?”收回笑容,任广晨接着又道,“宗门中的任务不润许第二个人知晓,念在我没有事先告知,你又是初犯,这次便不加以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