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九章 无所不知
        “这个......”听到夏雨的话语,马立铭面露尴尬,沉思了片刻后,才开口转移话题,“在望淼峰,看到你与林峰从远处走来,这是何为?”

         见马立铭没有回答自己的话语,夏雨的内心便有些生气,同时开口随意说道,“有事相商。”

         “何事?”夏雨刚刚说完,马立铭便焦急的问道。

         没有理会马立铭,夏雨快速的转过身,但是脸上原本因为对方没有回答自己的话语,出现的丝丝气愤,却消失无踪,而是露出甜美的笑容。

         不知道怎么回事的马立铭,摸了摸下巴,赶忙转身来到夏雨面前,当看到其羞红的脸颊后,淡淡的笑了起来。

         对于笑容,已经许久没有在马立铭的脸上出现,这笑容与以往的笑容不同,当夏雨见到后,慢慢的被笑容所吸引,同时迈开脚步来到马立铭近前,同时闭上双目。

         “好美!”看着夏雨的无瑕的面孔,马立铭不知不觉中说出。可发现夏雨慢慢的睁开双目后,又赶忙看向远方。

         “臭木头,笨木头,”见到此幕,夏雨露出微怒的神情,开口说道,同时用手掌击打在了马立铭胸前。

         命修之间很是残酷,如果不是今日自己来到望淼峰,那此刻的夏雨,早已被林风剔除记忆,就算是日后相见,也不可能记得自己。

         收回目光,马立铭看着低着头的夏雨,开口说道,“雨,我命坎坷,为寻父母不知会遇到何种危险,但我也很自私,希望你做我心中的明灯,将我的内心照亮,引导我离开黑暗,你我可否终老一生?”

         没有想到马立铭会如此说,夏雨内心的喜悦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明,而双目中再次留下了泪水,这是喜悦的泪水,这也是多年来思念和等待的泪水。

         抬手抹去还在滴落的泪水,马立铭将双唇慢慢的靠近,而夏雨知道其想要做什么,也没有闪躲,而是迎合的抬起脚尖,再次闭上双目。

         当彼此的双唇碰触到一起后,马立铭和夏雨的耳边没有了任何的声响,天地也在此刻变得很是宁静,脑海中一片空间。

         不管是命修还是凡人,都是有热恋的时刻,也会有情不自禁,小鹿乱撞,两情相悦的开始,这个开始很是美丽,让彼此无法自拔,不愿让这种感觉消失。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当数道遁光带着呼啸的声响,向着远方飞去时,夏雨意识到这是宗门弟子在长老的带领下,离开了望淼峰,便轻轻的推开马立铭。

         不过在回想起刚刚的一幕,夏雨脸上不再有红霞,而是变得通红,好像一个熟透的红苹果,让马立铭有种还想咬一口的感觉。

         “铭,宗门弟子已经离开,我也要回到宗门中。”见到远方的遁光是一把剑形道器后,夏雨有些不情愿的说道,但是心中知道,必须要回去,不然私自离开宗门,让宗主知晓后,会得到惩罚。

         “真的要走吗?”

         “是的!”

         “那......”

         还没等马立铭说完,夏雨伸出手掌捂住其嘴巴,带着歉意和不舍,开口说道,“今日一别不会是终生,或许用不了多久,你我便会再次相见。”

         皱了皱眉头,马立铭没有听明白夏雨的话语,更不知道这个用不了多久,到底是何时,而且夏雨怎么会知晓。

         好像看出了马立铭的心思,夏雨双唇微起,再次说道,“这次的比试,就是各个宗门选举出一名有实力的弟子,带领比试的前十名弟子进入黑暗城堡。”

         “黑暗城堡,”因为马立铭的嘴巴,被夏雨用手掌捂住,所以只能在心中默念了一句,而脸上的疑惑之色更浓。不过夏雨接下来的话语,却为其解释了一些。

         “黑暗城堡很是凶险,但凶险的背后是提升实力的丹药、道器、........,不管是哪一件,都是难得一见的至宝。”

         说完此话,夏雨默默地看了数眼马立铭后,刚想收回手掌,但却被对方紧紧的握在手中,同时开口说道,

         “此次你要是回去,林风会再次对你不利,如果在没有进入黑暗城堡时,你我已经无法认识,到了那时,我不知如何面对。除非用我的命力护住你的脑海。”

         沉思了片刻,夏雨点了点头,不管是命修还是凡人,脑海都很重要,只要有丝毫的破坏,都会造成难以想象的事情发生。

         但此刻的夏雨,却是没有任何条件的答应了马立铭,这不单单是信任对方,这是彼此之间已经到达亲密无间的程度,就算是将性命交给彼此,都不会有一丝犹豫,这也许就是‘爱’的伟大。

         提起体内的六色命力,马立铭捏出印记,抬手点指向夏雨的眉心,只见命力顺着手指,快速进入其脑海,同时化作六色纸张,一点点的包裹住脑海。

         虽然这一切看似简单,但是对于命力的操控,需要一个很高的程度,只要稍稍有了闪失,都会破坏到夏雨的脑海,如果是在以前,马立铭根本不敢如此做。

         当收回手指以后,马立铭快速的变幻印记,同时抬手一挥,一道金光快速的闪烁而出,下一刻便没入到夏雨的丹田中。

         “这金光可以操控六色纸张,只要你用心念沟通,便可将隐藏起来的纸张开启。”做好这一切,马立铭关切的说道,双目却一直在看着夏雨的脸庞,好像要将这张脸,深深的烙印在脑海中。

         感知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脑海与以往并没有丝毫变化,但是夏雨在丹田中,发现一个微弱的亮光,当用心念沟通以后,原本平静的脑海,突然闪烁出明亮的六色光芒。

         因为夏雨的修为在命旋八层,也没有圆盘来飞行,所以马立铭取出圆盘,将其送到距离宗门不远的地方,用双目注视着夏雨消失在武阳宗后,才飞向远方。

         虽然只是短暂的相聚,但是对于马立铭来说,这已经足够了,而心中对夏雨的想念,也在这一次的相聚,得到了夏雨的认可,也可以说,这次以后,二人的心已经彼此相连,彼此牵挂。

         没有回到宗门,马立铭直接来到了都城外,看着高高的城墙,迈步走了进去,当来到一个很大的府邸时,停下了脚步,看了看门匾上的二个大字,“王府”。

         “是时候将师尊的命令完成了,”自语了一句后,马立铭迈步走进府中,而原本看守在两旁的侍卫,并没有阻拦,想必是三皇子早有交代。

         刚刚走过一条小路,前方便走来两个身影,一个是三皇子,另一个则是霍傲,当二人见到马立铭后,三皇子赶忙开口说道,

         “想必前辈来此,必定有事,去小王书房一谈,可好?”

         虽然是在询问,但是三皇子已经向着一个房间走去,而马立铭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如此说,看其表情好像知晓自己前来的目的。

         “前辈,请,”见马立铭没有迈步,霍傲面带微笑的说道。

         点了点头,马立铭来到了书房中,只见四周摆设着许多卷轴,一尘不染,所有的摆设一应俱全,而且还有一幅幅字画挂在墙壁上。

         坐在一把椅子上,数名仆人从外走来,手中各端着一个茶壶,来到马立铭近前后,仆从将准备好的杯子倒满茶水后,站立在一旁。

         低头喝了一口茶水,三皇子对着四周摆了摆手,所有仆从会意,告退了一声,离开书房,当所有仆从全部走出后,将房间门关闭后,三皇子开口说道,

         “前辈名叫马立铭,修为在命旋九层巅峰,所施展的道法,拥有五种色彩,来到凡人之间有一个任务需要完成,我想马前辈来此,是为了此任务而来。”

         原本在低头喝着茶水的马立铭,听着一句句话语传进耳中,心中很是震惊,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依旧在一口口的喝着茶水。

         见到此幕,三皇子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出生在陈巴岭,家中父母因意外发生,不知去向,大伯马福腾.......”

         随着话语的说出,马立铭抬起头,双目露出寒光,三皇子所说的一切,全部是自己以往所经历的事情,就连苗疆族和暗影宗,还有武阳宗所待时日,都说的一清二楚。虽然对方是皇子,但是没有有意打探,也不可能知晓的如此详细。

         “马前辈稍安勿躁,这一切虽说小王打探的很是清晰,但也知晓前辈在寻找古泽霸,同时也为前辈打探了一番,”对于马立铭的目光,三皇子置若罔闻,同时喝了一口茶水后,继续说道。

         本是凡人的三皇子,在知晓自己抬手便可灭杀对方,还如此说,必定有所依仗,而且连自身的修为都打探的很是清晰,想必有命修在其身后,修为也不会是命旋境。

         师尊的命令,是让自己控制整个皇族,为武阳宗所用,看来这件事情对方也必定知晓,不过师尊对自己有悟道之恩,如果不是给了自己手札,也不会有此刻的马立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