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八章 没有影子
        “不可以这样,”知晓自己会消失许多记忆,夏雨失声说道,同时在脑海中不断的寻找,关于马立铭的一切的画面。

         婆罗树下一个消瘦的身影,盘膝坐在地面上,下一刻睁开了双目,周身没有光晕出现,上方也没有叶子的落下,就连双目都异常的涣散,整个人没有一点精神......。

         同一个身影的少年,拿着扫把在阁楼四周清扫,但是夏雨被簇拥而来时,少年被暗影宗弟子的讽刺......。

         还是这个身影,在林风与大师兄比试时,虽然被道法击中,但还能对自己露出笑容。

         ............

         只感觉命力顺着林风的手指,直奔脑海而来,夏雨赶忙提起体内命力加以阻拦,但是却根本无法做到,脑海中关于马立铭的画面,一幅幅的扭曲,一幅幅的虚幻,一幅幅的变的不真实。

         就在此刻,上方突然传来一声炸响,原本抹除画面的命力,快速的消散,而画面也在夏雨用命力呵护下,便的清晰起来,同时慢慢的睁开双目。

         眼前出现了一个披着斗篷的背影,那背影熟悉中带着陌生,夏雨迟疑了片刻,便疑惑的问道,“马立铭?”

         说出此话的同时,夏雨感觉到斗篷微微颤抖了一下,但却没有得到任何答复,更没有任何话语从斗篷内传出。

         “你是何人?”对面的林风,看着披着斗篷的马立铭,开口问道。

         原本武阳宗宗主告知马立铭不要接触宗门弟子,但是夏雨是马立铭的逆鳞,不允许任何人沾染,而且想到有斗篷遮挡,就算是白邱云都无法发现自己的身影,所以马立铭才施展闪电,将林风逼退。

         等了片刻,林风没有听到马立铭说出丝毫话语,便接着又道,“不管你是谁,这里是武阳宗比试之地,如果想要在此捣乱,除非你想和武阳宗为敌。”

         “是哪个宗门的,快些报出。”

         “此刻出现是不是有意为之。”

         “不管你是谁,今日必须说出,不然休想离开此地。”

         ...........

         一句句话语从平台下响起,虽然只有数名三宗弟子,但是每名弟子的修为都不低,所说的话语也很是响亮。

         不过孙宇飞和那名与马立铭有数面之缘的妖姬宗弟子,却没有开口,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彼此在对方的眼中都看到了疑惑和不确定。

         马立铭扭动身躯,看了看下方,又看了看半空中同样带着疑惑目光的三位长老后,露出愤怒的目光看向林风,同时双手掐诀,向着上方点指。

         只见一个光球快速的出现,而且还在变化着各种色彩,当到底六种颜色后,夏雨再次听到炸响声,同时一个六色闪电从半空向着林风劈去。

         轻哼一声,林风转身向着远方闪躲,闪电却是如影跟随,改变落下的方向,倾斜的向着林风袭来。

         本以为可以轻易闪躲开闪电,却发现根本无法做到,林风索性停下身形,双手快速的掐诀,抬手一挥,半空中出现一双巨大的手掌,快速的向中间闭合。

         当闪电距离林风一丈远时,正好处在巨大手掌的中间,只听几声巨响传来,手掌便将闪电拍在手心中,原本散发着淡淡光芒的手掌,快速的变成六色。

         下一刻,闪电便从手掌内挣脱出来,而手掌哀嚎一声,消失在半空,不过闪电上面的命力也消弱了许多,此刻只有手臂粗细,没有被拍中时,足有三尺大小。

         大吼一声,林风伸出双手,一道命力光幕出现在半空,这是其提起全部命力所施展,而命力不光可以施展出道法,还可以和真气一般施展,只不过两者的根本区别,是修炼和吸收不同。

         简单的光幕,怎能阻挡住马立铭施展的闪电,只是刚刚碰触,便溃不成军,光幕上的裂痕也开始快速的蔓延,没有过多久,也消失在四周。

         不过闪电再次缩小了一些,在击中林风的身体后,上面的命力已经所剩无几,可就是如此,也让林风的身形倒退了数步远,才停下。

         面色一阵潮红,林风张开口,吐出数口鲜血,同时用袖口将血迹擦干,带着愤怒的眼神看向马立铭,虽然有斗篷遮挡,但是林风还是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

         如果在以往,马立铭根本不可能轻易击中林风,就算是没有接受长剑一击前,也无法办到,但此刻其丹田中的命力虽说没有完全恢复,但与寻常命修相比,已经超越了命旋九层巅峰的命力。

         如果完全将命力恢复,马立铭足可与天命境的命修一搏,只是没有真正的比试过,马立铭也不知晓胜算到底有几何,不过四成以上还是有的。

         对于林风伤害夏雨的举动,马立铭已经愤怒到极点,心中也不想给其一点喘息的机会,双手晃动了数下,捏出蛊术印记立在胸前,同时点指向前方。

         一道光柱激射而出,并在半空中变化成两种色彩,一种是黑色带着淡淡的雾气,另一种则是金色,闪闪发光,照射四周。

         “这个身披斗篷的命修,所施展的道法很是奇特,还带着六种色彩,而此刻的光柱,却有一种邪异的气息,虽然不是很强烈,但是这股气息如果单独施展,必定会出现反常之事。”站在葫芦上的黑广滨,对着一旁的白邱云说道。

         “此命修二位可曾见过,”没有回答黑广滨的话语,白邱云淡淡的说道,但是心中知晓,就算是自己也没有十成把握战胜马立铭。

         “拥有斗篷,道法奇特,招招致命......”妖红莲低声自语了片刻后,抬起头,接着又道,“老朽只知晓暗影宗有宗门任务,可以见到弟子们经常披着斗篷走出宗门。”

         毕竟是天命境的命修,虽然没有一眼看出马立铭的身份,但是却猜到了暗影宗,而且很是熟悉的样子。

         就在几名长老说话时,光柱已经距离林风只有三丈远,不过他却没有丝毫的举动,静静的看着光柱,但是双目却闪烁出推演的光芒。

         “居然在此刻临摹对手的道法,真是不知死活。”见到此幕,白邱云感觉又可气又好笑,同时身形闪动,来到林风近前,抬起双手向着前方猛的击出。

         只听砰砰两声,光柱击在了手掌上,随后消失无踪,白邱云则向着后方倒退了一步,双目露出震惊。

         可以感知到马立铭的修为在命旋九层巅峰,只要一丝便可到达天命境,但是对于白邱云来说,命旋境的命修,不管到达多高的修为,都不可能让自己倒退,就算可以,也不可能只用一击。

         虽然心中很是震惊,但白邱云转瞬间便恢复如常,同时不悦的开口说道,“这里是武阳宗比试之地,怎可容你撒野。”

         知道有白邱云在,根本无法将林风抹杀,马立铭便转过身,在夏雨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话语,“跟我来。”

         同时取出圆盘站立在上面,而夏雨听到这句话语后,先是一愣,片刻后便露出甜美的笑容,走上圆盘,与马立铭向着远方飞去。

         看着夏雨离开,白邱云并没有阻止,而是双目看着越来越远的圆盘,低声说道,“刚刚的光柱上,有一种剧毒,自己虽然没有接触过,但可以感受到蛊虫的气息,而能够施展蛊毒,还可施展道法之人,只有在天地异象出现时的金身马立铭画像。”

         天空的阳光很是明媚,并没有影响到白邱云的思索,但是旁边林风嘴中不时传来话语,就算是白邱云离得如此近,都不能听清,不由得转头看向对方,却惊奇的发现,林风的身后没有影子,而自己身后的影子,却清晰可见。

         ............

         天空遁光呼啸而过,远离繁杂的比试,远离命修之间的争斗,来到了一座并不是很高的山峰后,遁光慢慢的落下,同时露出马立铭和夏雨的身影。

         抬起手,马立铭将盖住头颅的斗篷慢慢摘下,而站在对面的夏雨,用双目始终注视着,脸上的神情随着斗篷一点点的摘下,露出激动和期待。

         当斗篷完全被摘下,夏雨看清马立铭的面孔后,眼泪不由自主的夺目而出,同时伸开双臂,拦腰抱住马立铭,将一侧的脸贴在其胸口上,听着那砰砰跳动的心跳声。

         此刻的夏雨,有一种无比的安全感,马立铭的每一次心跳,都让夏雨将双手抱的紧一些,脸上的红霞和笑容也会多一分。

         而马立铭则用一只手臂牢牢的抱住夏雨,另一只手掌轻轻的抚摸其乌黑的秀发,一股股香气也从其身上传来,让马立铭产生了冲动的念动。

         微风吹过,让四周的树叶飘起,也让马立铭和夏雨脑海中的烦恼消失,当一群鸟儿带着欢快的叫声从半空飞过时,就好像为二人在演唱,更好像是在羡慕此刻的二人。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夏雨感觉到马立铭的心跳越来越快后,站直身躯,露出关怀的神情,开口问道,

         “铭,为何心跳如此之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