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马福腾的病情
        “看来马师弟已经看出端倪,至于这水珠,师兄也不知晓从哪里而来,”看着马立铭一直在观察水珠,仁广晨便猜到其心中所想,所以才如此说道。

         看来仁广晨不想说出水珠到底来此何处,也许其确实不知晓,这暗影宗里很是诡异,两个巨大的屋舍,一把长剑,还有这滴落的水珠,点了点头,马立铭没有追问,而是转身离开阁楼。

         当来到自己的阁楼后,马立铭盘膝坐在地面上,双手掐决,闭上双目,同时抬起左手,只见掌心中出现一个五色光球,很是绚丽,上面散发着强大的真气波动。

         看了看光球,马立铭伸出右手,同样有一个五色光球漂浮在手心,上面散发着强大的命力波动,站起身,慢慢的将两只手掌合在胸前。

         随着两只手掌的接近,一股特殊的气息,慢慢的充斥四周,而马立铭凝神看着双手,就在手掌快要碰触到一起时。

         突然,原本平行的双手,快速的错开,好像两块正负极的磁铁,根本无法碰触到一起,收回手掌,马立铭皱着眉头看向双手上依旧闪烁的五色光球。

         并没有自身想象的那么容易,可为何真气与命力可以与闪电融合在一起,摸了摸下巴,马立铭向着楼梯走去,既然心中无法猜到,或许卷轴中有所记载。

         来到三层,看着四周无数的卷轴,马立铭开始了寻找答案的旅途,或许将所以卷轴看完成,便可找寻到,又或许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空,不管怎么样,这里都是马立铭希望的寄托。

         半个月后,马立铭从走下三层,同时也将所以的卷轴看完,而其中的宗门任务也完成了数个,并不是马立铭所想,每天都要完成任务。

         没想到自己所选择的融合真气和命力,让自身变强,卷轴中根本没有记载,虽然有和自己略微相似的命修,但都是以失败告终,看来这条路,只有自己一点点的摸索,才可真正的成为强者。

         走出阁楼,看了看已经缩小了很多的‘伏’字,马立转身向着宗门外走去,可是快要进入迷宫时,仁广晨从远处走来,开口说道,

         “马师弟是否外出,这里有一件物品,或许对马师弟有用。”

         循声看去,只见仁广晨的手中有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圆盘,上面散发着幽黑的光芒,马立铭赶忙接过圆盘,开口说道,

         “多谢师兄。”

         笑了笑,仁广晨没有开口,只是看着马立铭的背影,消失在前方后,才转身离开。

         天空中一道长虹飞过,速度很快,只是瞬间便达到百丈远,透过长虹,可以见到马路盘膝坐在圆盘上,也就是仁广晨送给马立铭一件可以飞行的道器。

         三日后,长虹在一所阔气的宅院上方停下,而马立铭沉思了片刻,操控着圆盘降落在院子中,因为此刻是清晨,所以只有几名仆从,当见到圆盘落下后,本能惊呼一声,向着远方逃避。

         这一切都是王员外所为,而大伯的名字自己根本没有在拥有字迹的岩石上找到,也就是说刺杀大伯是仁广晨有意为之,想必是让自己快些加入宗门,才会如此做。

         看着四周熟悉的屋舍,马立铭心中很是感慨,回想起以往,真是如梦境般虚幻,但是此刻的自身,已经不是以往那个懵懂的孩子,身上多了许多责任,更是成熟了许多,宗门任务不单单可以让其掌握打斗经验,更可让心智发生变化。

         仆从的惊呼声,将熟睡的马福腾吵醒,但是也知晓外面必定发生了事情,赶忙披上衣衫从房间中走出,而仆从见到老爷出现,来到近前,结结巴巴的说道,

         “那个少年从天而降,居然没有受伤,老爷是不是鬼啊!!”

         听到此话,马福腾看向前方,只见马立铭穿着一件黑色的斗篷,这也是宗门所发放,因为便于完成任务,所以马立铭外出的时候,都会披着斗篷,但是头部却没有遮挡。

         看着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马福腾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大伯,”虽然先前有一些误会,但是马立铭并没有记恨在心中,更何况已经将来龙去脉弄清,也可为自身还以清白。

         “是铭儿吗?”听到此话,马福腾留下泪水,向前几步后,摸了摸马立铭的脸庞,接着又到,

         “大伯很是想念铭儿,想当初是鬼迷了心窍,才会误以为是铭儿所为,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从今日起,铭儿不可再离开马府。”

         看着憔悴了许多的马福腾,马立铭的心中很是心疼,虽然虽说的话语带着命力的口吻,但是马立铭感觉很是舒服,或许血脉相同的原因,才会如此。

         就在这时,马福腾本来喜极而泣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同时单手捂住胸口,剧烈的咳嗽起来,而且还有不多的黑色血迹从口中流出。

         始终伺候马福腾的仆从,是一名长相俊俏的少女,听到咳嗽声后,赶忙上前扶住马福腾,并关切的问道,

         “老爷先回屋休息吧?”

         “不用,我这把老骨头不知何时便离开了,能和铭儿多呆一会,老头子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皱了皱眉头,马立铭伸出手掌,按在马福腾发身上,同时提起体内真气,灌注到其身体内,下一刻,便收回手掌,同时马福腾的精神面貌也好了许多。

         “铭儿什么时候会了一些医术?”感觉舒爽的马福腾,带着惊奇和疑惑问道。

         “只是一些简单医术,”其实马立铭是将真气输入到马福腾的体内,从而为其解除病痛,不希望马福腾知晓自身是命修,所以马立铭才如此说道。

         “铭儿越来越有本事了,今日就与大伯好好的喝一杯。”

         在数年前,马福腾便得了一场怪病,身体从那时开始一点点的虚弱,找遍了方圆千丈内的所以郎中,都没有发现病情的根源,虽然吃了一些草药,但是也没有让病情丝毫减轻,不过今日马立铭却做到了,这让马福腾很是高兴,更是久别了数年的酒水,想要在今日喝个痛快。

         刚刚说出此话,一旁的少女便吩咐下去,只是过去了半个时辰,一桌丰盛的饭菜便摆放在客厅内,而马福腾与马立铭同时坐在饭桌前,说着以往的事情,当提到马立铭的父母后,彼此都露出了惆怅之色,话语也随之停止。

         就在这时,马夫人和马中泽从外面走来,当发现马立铭后,并没有感觉到吃惊,而是坐在桌旁后,马中泽率先说道,

         “多日不见,兄长身体可好?”

         以往的马中泽不可能说出此话,这样马立铭有些意外,但是又一想,距离自己二次离开马府已经过去些时日,或许马中泽已经长大,“一切都好,有劳挂念。”

         “这就不对了,兄长挂念是理所应当的,”马夫人带着笑容,开口说道,但是话语中带着浓郁的敌意,而双目闪过一丝阴霾。

         “来铭儿咱们喝酒,”就在此刻,喜悦的马福泽端起酒杯,对着马立铭说道,同时将酒杯向着嘴边送去,但是马夫人却看了看马福腾身旁的少女后,开口说道,

         “香儿,快去将酒水热一下,不然会很伤身体。”

         “夫人所说极是。”听到此话,马福腾将手中的酒水交给香儿后,开口称赞道。

         可是马立铭却察觉到了意思不妥,具体是什么地方不妥自己也不知晓,便沉思了片刻后,开口问道,“大伯的起居一直都是香儿在照料吗?”

         “是呀!如果没有香儿,大伯早就瘫在床上,无法行走。”

         “这是为何?”

         “那是刚刚得病时,大伯久病不愈身体虚弱,多亏香儿送上家传的药方,才可让大伯有写力气,虽然病情没有好转,但是能够走路,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而香儿也将酒水热好,来到了马福腾近前,听到此话后,便羞涩的说道,“是老爷福大命大,相信用不了多久,病情就会好转。”

         自己在马府中并不知晓香儿,看来是离开后,香儿才来到府中,而大伯在那个时候并没有一点得病,看来这一切应该不是巧合,在灌注真气时,自己感知到大伯体内有一股邪气......

         就在此刻,马立铭背一句话语打断继续思索,“铭儿,快些将酒喝下。”

         答应了一声后,马立铭喝掉手中的酒水,同时与马福泽再次畅谈起来,谈到了过去,谈到了未来,更是谈到了马立铭的婚事。

         也让马立铭想起了夏雨那大大的眼睛,细长的眉毛,高高的鼻梁,嘴唇微微翘起,秀发披在肩头,脑海中也出现了一幅幅美丽的画面。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马福腾带着醉意回到了房间中,而马夫人和马中泽也离开了客厅,只剩下马立铭独自在留在桌旁,轻轻敲打的桌面,脸上也没有丝毫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