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五章 名册
        阁楼大门自动关闭,只见一名老者盘膝坐在半空,双目紧闭,双手掐诀放在膝盖上,一个拂尘环绕在四周。

         “师尊,”三皇子恭敬的弯腰开口。可老者置若罔闻,根本没有理睬,依旧悬浮在半空。

         没有得到答复,三皇子也没有起身,而马立铭也站在原地,足足过去了一个时辰,老者才慢慢的落下身形,正好落在蒲团上,拂尘一闪后,出现在其手掌中。

         “何事前来?”突然老者睁开双目,一道亮光从内射出,直奔前方,马立铭只感觉自己心中的事情,全部被老者的双目看透,虽然老者的话语是对着三皇子所说,但是目光却看着马立铭。

         “马前辈便是取走盔甲的命修。”站直身躯,三皇子开口说道。

         听到此话,老者的目光更加明亮,而且马立铭感觉到里面蕴含了命力,下一刻,身体出现了撕裂的疼痛感。

         不假思索,提起体内命力,附着在周身,一时间六色光芒乍现,同时疼痛感也随之消失,不过马立铭的双目中,露出些许不悦。

         就在这时,老者收回目光,对着马立铭说道,“不错,能以命旋境的修为抵御老夫的命力,能将盔甲收走,也不足为奇。”

         命旋境和天命境相比,就好像一个无法逾越的鸿沟,不管你的道法如何了得,都不能战胜,此刻的马立铭,也只能与目光相抗衡,寻常的命旋九层的命修,根本无法做到。

         而老者所说的命力,不过是有意所说,真要是提起命力,就算是二个马立铭捆绑在一起,都不可能与之抗衡。

         “马立铭,拜见前辈,”既然对方只是试探一下自己,同时也知晓与老者之间的差距,便抱拳开口。

         “边有才,拜见前辈,”旁边的边有才也跟着说道。

         将目光转向边有才,老者皱了皱眉,抬起手中的拂尘,只见一个鬼脸带着哀嚎声,从边有才的身上飞起,可到达一丈高时,老者将拂尘落下,鬼脸也再次烙印在边有才的身上。

         “此道法果然奇妙,就连老夫都不能窥探清楚,”老者淡淡的说道。

         边有才的体内只有真气,根本没有悟出自己的道,何来道法之说。

         就在这时,老者抬起手掌,成爪状,只见边有才的头顶呢,突然飘出一个黑影,快速的升至半空,当黑影全部出现后,边有才感觉眼前一黑,便晕厥过去。

         黑影看不清面貌,只是能够大概的看出是一个人的身影,而老者却在此刻开口对着马立铭说道,“既然与此人相识,老夫便帮你抹除黑影。”

         将爪状手掌握成拳头,可以见到黑影张开口,发出惨叫,不过没有丝毫声音传出,没有过多久,黑影便慢慢的虚幻,消失在半空。

         与此同时,武阳宗的一个阁楼内,林风盘膝坐在铺榻上,周身有淡淡雾气围绕,突然,其睁开双目,露出一道凶光,原本身后没有一点影子,此刻却出现了一些,但是却非常的虚幻。

         看向远方,林风沉思了片刻,站起身,走出阁楼,同时向着夏雨的阁楼而去,口中自语道,“必定有天命境命修相帮,不然凭借你的修为,根本无法发现。”

         这一切马立铭并不知晓,而是在黑影消失后,对着老者恭敬的问道,“前辈,这黑影到底是何道法?”

         “此道法,老夫初次见到,本想窥探清楚,但是他根本无法承受。”说完此话,老者指了指边有才。

         缓缓的睁开双目,边有才站起身,揉揉了有些疼痛的头颅后,才看向四周,当发现马立铭后,赶忙开口称呼了一声‘大哥’。

         不过看向老者的一瞬间,边有才的双目露出激动,同时面带笑容,点头哈腰的来到近前,噗通一声,跪在地面上,对着老者说道,

         “前辈一看就是修为高深,夺天地造化与一身,不知能不能收晚辈为徒,晚辈要孝敬在左右。”

         “边......”修为越高,脾气秉性越古怪,因为命旋境与天命境相比,好比蝼蚁般脆弱,所以马立铭本想开口阻止,但是边有才好像猜到下面的话语,便委屈的开口打断道,

         “大哥,你不能阻止我拜师,更不能阻止我比你修为高。”

         虽然边有才的修为已经到达命旋六层,但却感知不到马立铭的修为到底多高,其内心更是想要通过拜师,追赶上马立铭。

         可是就在内心一阵窃喜时,只感觉到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瞬间便站立在马立铭身旁,疑惑的扭过头,发现老者的面色有些不悦,知晓对方肯定不想收自己为徒,也不再言语,老老实实的站立。

         “老夫念你与马立铭相识,如再敢造次,休要怪老夫无情,”

         听到老者的话语,边有才的身形向着后方倒退了数步,同时侧身来到马立铭的身后,按其所想,就算是老者施展道法,也是马立铭第一个受到攻击。

         “师尊,如果无事,我等先行告退。”每个皇族都擅长察言观色,见到此幕,三皇子赶忙说道。

         点了点头,老者闭上双目,而马立铭转身离开了阁楼,刚刚走出,边有才始终嘀咕道,“不就是天命境吗!有什么了不起!!.....”

         “如果边道友还想离开内城,就不要将后面的话语说出,”原本以为边有才是一个严谨之人,但是此刻的三皇子才知晓,这才是其真正的禀性,便开口说道。

         在内城中转了片刻后,几人来到一个石桌旁坐下,同时有数名宫女端上果盘与茶水,放下后,站立在一旁。

         “内城如此之大,比我家府邸大了数十倍都不止,”边有才羡慕的说道。

         “边将军乃忠臣,皇族绝不会亏待,”三皇子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可发现一旁的马立铭看向自己,而且眉宇间有疑惑的神情,便不由得问道,

         “马前辈可有心事?”

         “想必三皇子也是命修,为何要有意隐瞒,”马立铭直截了当的说道。

         “晚辈只是刚刚悟出道,所以修为尚浅,而晚辈成为命修的事情,让三大超级宗门知晓,必定会想方设法的阻扰,或者是来杀害,师尊才送给晚辈一件道器,有屏蔽命力波动的功效。”

         突然一直没有开口的霍傲,担忧的说道,“三皇子,此事不可......”

         抬手打断其话语,三皇子无所谓的接着又道,但是却用锐利的双目,注视着马立铭和边有才的神情,“无妨,马前辈与边道友不会做宵小之事。”

         此话是对自己所说,也是怕其拥有命力的事情传出,虽然没有直说,但只是这一点,便可看出三皇子的心机很重。

         全当没有听到,马立铭低头喝了一口茶水,而边有才本就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此刻正不停的拿起果盘中的水果,一一吞下,而且口中连连称赞。

         “参见三皇子,”一名腰佩长剑的士兵,忽然从远方快步走来,当来到石桌旁,便单膝跪地,开口说道。

         “何事?”

         “顾文雄的余党全部被擒,现已关押大牢,这是名册。”

         抬手将士兵手中的名册拿起,展开后,一个个名字,足有数百个,而三皇子只是掠过一眼,便交给了霍傲,同时开口说道,

         “知道了,下去吧!”

         答应了一声,士兵转身离开,而边有才咀嚼着水果,说道,“三皇子可否将名册一观,也好提醒一下为父。”

         见三皇子点头同意,霍傲将名册交给边有才,上面虽然写着数百名字,但却有一多半名字的下方画着对勾,边有才疑惑的问道,

         “如此潦草的对勾,怎么会画在上面。”

         听到边有才的话语,三皇子愣了一下,心中更是感觉好笑,只有字迹才可称作潦草,可边有才却只看对勾,不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开口解释道,

         “所画对勾乃是已擒住的余党。”

         本是对名册不敢兴趣,但是听到二人的对话,马立铭看了一眼,突然发现上面有一个名字,正是‘铁水牛’,便开口说道,

         “不知这些余党,皇族会如何处置?”

         “叛乱之罪,当斩,如果不是师尊前往,此刻的内城早已被攻占,就算诛九族都不为过。”三皇子愤怒的说道。

         对于皇族而言,叛乱是可怕的事情,虽然有命修支持皇族,如果叛乱成功,会影响到皇族统治道玄大陆上的凡人,更会让皇族有消失的可能。

         名册上的铁水牛,已经被勾画上,不过也要自己亲自前往灭杀,才可刻上伏字,想到这里,马立铭又道,“内城中是否有一名宦官叫做郭碧杰。”

         三皇子何等聪明,只是听到马立铭的问话,而且全部是打探凡人,在联想到暗影宗,便猜到此次马立铭前来,肯定是为了完成宗门任务,有些为难道,

         “郭碧杰是婉妃的仆人,恐怕有些难办”

         难办二字,在边有才听到后,有些不明觉厉,但是马立铭却知晓,三皇子在告知自己,婉妃是最宠爱的妃子,想要完成任务,不能直接灭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