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黑云
        拿着热腾腾的馒头,妇人转过身,却发现没有了马立铭的身影,又在四周寻找片刻,同样没有发现,便以为刚刚只不过是幻觉。

         而此刻的马立铭,继续向着前方前行,没有过多久,便来到一个荒凉的地方,四周一片寂静,微风将地面上沙土刮到半空。

         可是在左侧有一颗慢慢枯萎的大树,树下的土壤散发出金属般的色彩,就是因为树下的金属,想必大树才会枯萎。

         并没有在此刻驻足,马立铭只是看了看大树后,便再次前行,这次前行的速度居然快了许多。

         不过在马立铭身后百丈远处,儒圣气喘吁吁的在后方追赶,忽然一辆马车从远处而来,当来到儒圣近前,发现正是皇子,而儒圣追赶马立铭心切,也没有顾及礼数,便匆忙的登上马车。

         也不知晓过去了多久,马立铭又见到了散发着金光的山洞,又见到了快速消失的水坑……

         当来到一座山峰顶端,便没有继续前行,而是看着远方的天幕,马立铭的双目中露出丝丝亮光,仿佛要看透天幕,看到后方的世界。

         “万物相生相克,自己修炼了五行真气,丹田中便出现五色旋窝,如果万物皆可成道,那自身的道应该是五行之道。”

         随着呐呐自语声,马立铭的双目更加明亮,而远方的天幕出现了一片黑色的云彩,正在的快速聚集,没有过多久,便有方圆十丈大小。

         “五行之道应是五种道,自身只有将五种道融为一体,才可悟出自己的道,想必这个道也会和五行真气相辅相成。”

         可是黑色云彩,不再继续变大,而是在慢慢的缩小,仿佛有消散的迹象,但是马立铭沉浸在悟道之中,四周的一切根本毫无察觉。

         “既然五行之道不是自己的道,那自身就在此地感悟,”想道这里,马立铭盘膝坐在地面上,双目紧闭,脑海中一遍遍的思考。

         时间飞快,黑白交替天幕也不知重复了多少次,但是黑色云彩依旧在不远的天空上,时而凝聚变大,时而散开缩小。

         而儒圣不知何时来到马立铭身后,却没有开口打扰,效仿其,盘膝坐在地面上,双目紧闭,不过在山脚下有一辆马车,三皇子坐在马车内,透过车窗,凝重的看向山顶。

         又过了许久,儒圣依旧盘膝坐在那里,马立铭也没有移动分毫,但是山脚下的马车却已经离开,而边有才在这其中也来到山顶,当见到马立铭安然无恙后,便转身回到边府中。

         再次过去半月,远处的黑色云彩开始快速变大,速度之快,只是眨眼间便覆盖方圆千丈大小,而且还在继续变大。

         当黑色云彩到达山峰上方时,马立铭终于睁开了双目,看向上方,同时有两道光柱从双目中射出,下一刻,便击中天幕。

         只见黑色的云彩出现了两个五丈大小的圆洞,从圆洞内散发出强大的气息,那气息足以毁天灭地,足以将万物化为虚有。

         “五行万物,天地造化,我的道不属于天,也不属于地。”

         看着天幕,马立铭一字字的大声说道随着声音的传出,黑色的云彩翻滚的更加厉害,但是五丈大小的圆洞却没有因为黑云的翻滚而缩小。

         “虽然命修悟出的是天道,但我的体内拥有五行真气,而五行又包含万物,所以我的道应该在五行之上,不应是悟天之道。”

         就在这时,黑云停止了翻滚,一阵阵轰隆隆的声响,从黑云上传来,那巨响声就好比碎石落地,就好比山峰倒塌。

         在不远处的儒圣愣愣的看着眼前一切,心中的情绪久久不能平复,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即可怕,又期待,而马立铭的话语,每听到一句,儒圣的双目都会露出明悟的光彩,但是身形却在慢慢的后退。

         原本距离马立铭只有三丈远,所以儒圣听到其所说的话语也很清晰,但是此刻已经站在十丈开外,也因为黑云发出的声响太过响亮,此刻儒圣已经无法听到马立铭所说的任何话语。

         这是老夫突破圣人的最佳时机,也是明道的关键的时刻,不管怎样,都要听到少年所说的话语。

         下定决心后,儒圣向着马立铭迈步走去,但是一股无形的推理,让儒圣的身形每靠近一步,双脚都会剧烈的颤抖。

         只能在距离马立铭还有五丈远处停下脚步,而且儒圣身上的衣裳已经被汗水浸湿,双脚已经无法站立,只能跪在地面上,而且双手抱着一颗大树,才勉强停在五丈远处。

         “既然自己所走的路和命修完全不同,那就是违背天道、地道,这个道包含万物,包含五行,包含所有的一切,但却不包含天地。”

         马立铭再次陷入迷茫,而天空上的黑云也开始快速的消散,速度之快,只是一瞬间便缩小到五十丈大小,而原本五丈大小的圆洞,也快被黑云所遮挡。

         远处一辆马车飞奔而来,下一刻,便来到山脚下,同时从马车内走出一名男子,只见男子相貌堂堂,不怒自威,而头上戴着镶嵌着宝石的紫金冠,身上锦衣,有一条金镶玉的腰带,将锦衣捆绑在身上,好像一名富甲一方的商人。

         下一刻,马车中走下一名少年,正是三皇子,当来到男子身旁后,恭敬的说道,

         “父王,圣人此刻正在山顶,看天色,不宜赶路,不如在马车中等待天空放晴,在前往山顶。”

         “那个少年是谁?”

         点点头本想走进马车,但是发现马立铭后,男子虽然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心中很是震惊,因为在来此地之前,便听三皇子说圣人遇到了高人,在此山听道。

         “那便是圣人所说之人。”

         其实三皇子也跟奇怪,只是一个普通少年,为何会让圣人如此失态,居然连王命都敢违背。

         就在这时,从远处跑来两匹骏马,而马匹上面坐着一名中年男子和一个少年,当来到马车近前,便停了下来,同时跳下马,抬起头。

         “马立铭在此地已经多日,为何还不离去?”边远德皱着眉头,开口说道。

         可是还没有身旁的边有才开口,忽然从马车内传来了一句差异的话语,

         “外面可是边将军?”

         此话怎会如此耳熟,虽然不经常听到,但是所说的每一句,自己都记忆深刻,还有这种语气,难道是……

         来不及细想,边远德赶忙来到马车旁,单膝跪地,开口说道,

         “草民参见大王。”

         一旁的边有才可有些不悦,心中更是暗想,父亲为何听到此话便给对方跪下,就算是大王来了又如何,惹老子不高兴,照样让其不能离开此地。

         “父亲已不是将军,为何还要来跪这个大王。”

         随着话语的说出,帝王朱长胜再次走下马车,看了看边有才后,对着边远德开口说道,

         “这里没有大王,不必行此大礼。”

         “将我父贬为庶民,还要对你下跪,以为谁都愿意如此吗?”

         看着父亲越来越憔悴,边有才又不能帮上忙,内心便气疯不已,所以才会如此说,同时露出怨恨的目光,看向男子。

         “这个……”其实朱长胜也很无奈,因为边远德抓住的少年,正是朝野中权势最大的几名官员的子祠,所以才不分青红皂白免去边远德的官职。

         而边有才见朱长胜如此,便想继续开口,但是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盛,赶忙扭头看去,只见一名名汗流浃背的文雅男子向着山脚跑来。

         如果马立铭看到这群人,必定会认出,正是在凉亭中论道的大儒,虽然少了一些年岁已大的老者,但是其余的大儒一个都不缺少。

         也许是因为朱长胜的到来,想要在其身旁显示一番自身的才华,又也许是儒圣已经在山顶逗留多日,心中不知晓为何会如此。

         这一切马立铭并不知晓,而此刻的心中很是烦闷,因为天空的黑云已经所剩不多,只要完全消失,此次悟道便没有成功。

         不是天地之道,不是五行之道,那到底是什么道,只是感觉到一丝,但是想要再多知晓一些,便会被一层屏障所阻挡。

         如果从竹林到此刻算来,自己已经穿透八层屏障,也许这一层屏障的背后,便是自身索要寻找的道,难不成还要等待下次。

         随着心中的想法,马立铭慢慢的低下了头,身形也开始晃动,仿佛支持身体的力量,在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此刻的儒圣却是感觉到推力弱了许多,便一步步的来到马立铭身后一丈远,心中更是知晓,此刻的马立铭,快要失败。

         “哎……老夫数年前便为此话迷茫,也想在有生之年,将心中疑惑解开,看来已经无法办到,”带着惆怅,儒圣向着山峰下走去,当来到刚刚双臂抱住的大树时,不由得顿了一下,同时开口自语道,

         “如果此树为老夫,老夫便可用见证天地变化,或许终有一天,心中疑惑会被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