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宗门大比
        “林风你不可以这样,和谁待在一起,那是我的权利,”突然被拽起的夏雨带着失落和不舍,同时将林风拽住自己衣衫的手掌打开后,开口说道,而此刻的马立铭也走下床铺,来到夏雨近前。

         “马立铭虽然你我同时进入宗门,又一同在婆罗树下感悟,但是此刻的你只不过是一个杂役,”说道这里,林风看了看一旁的夏雨后,接着又道,

         “我可以帮你感悟道法,不过从此以后你不准再和夏雨见面。”

         “虽然对于我来说,感悟道和道法很是重要,但是和夏雨相比,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这句话虽然是对林风多说,但是马立铭却扭过头看着夏雨。

         而夏雨听到此话后,向着马立铭走进一些,同时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好、好、好,那倒要看看你拿什么保护夏雨,过几日便是宗门大比,到时候希望可以见到你,”没想到自己帮助马立铭感悟,都被对方拒绝,林风气愤的开口说道,同时转身向外走去。

         而夏雨对着马立铭说了几句,不要去参加宗门比试后,也走出了屋舍,但是马立铭却不以为然,因为在这一年中始终在打坐,心中也想知晓自己与宗门弟子之间的差距。

         “通过这一年的苦修,自己的感观很是敏锐,就算是隔壁屋舍中的话语都可以听到,而身形也快了许多,可是看到林风与大师兄所施展的道法,自己根本一点都不懂,看来只靠速度和敏锐根本无法战胜林风,只有弄到道法才可有获胜的希望。”

         想到这里,马立铭走出屋舍,向着阁楼而去,不过就在这时,边有才也从不远处的屋舍内走出,当见到马立铭后,露出惊讶的表情,同时打开扇子扇动了几下后,面带微笑的开口说道,

         “马兄的体格真是健壮,居然可以用身体抵挡住大师兄的道法,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啊?”

         本打算去问问钱冲,有没有合适自己使用的道法,既然碰到了边有才,不如让对方去问,看了看边有才,马立铭在心中想道,同时开口说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秘密,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如果马兄将秘密说出,那在下愿意掏出金币交换,”见马立铭只讲话语说了一半,边有才合上扇子,赶忙开口追问道。

         “既然边兄确实想知道,那就取来一个道法卷轴,前往屋舍后方的树林,到时自会告知!”说完,不等边有才开口,马立铭便向着屋舍后方走去。

         “道法、道法,”嘴中念叨了两句后,边有才的双目忽然一亮,刚想开口对马立铭说话,但是却发现对方早已不见了踪影。

         赶忙转身走进自己的屋舍内,翻找了半个时辰,才在角落的一个箱子中找到一个卷轴,边有才片刻也没有停留,便向着树林跑去。

         树林距离屋舍并不是很远,就算是步行只要一个时辰便可到达,而马立铭只用了半个时辰,便到达了树林中,同时斜靠在一颗大树下,静静的等待。

         并没有过去多久,带着笑容的边有才便从远处跑来,当到达马立铭近前后,扶着旁边的一颗大树,弯下腰身,呼呼的喘着粗气,但头颅却是抬起,用双目盯着大树下,生怕马立铭再次不见踪影。

         此刻的马立铭并没有理会边有才,只是闭着双目,双眉紧皱,同时抬起左手摸了摸下巴。

         而感觉自己喘息的不是很厉害的边有才,向前走了几步,并从怀中取出一个卷轴,开口说道,

         “马兄,道法……”

         可是话语还没有说完,便感觉一个黑影快如闪电般的来到身边,同时将自己开口说话的嘴巴捂住,边有才下意识的用手推开捂住自己的手掌,却发现根本无法推开,赶忙定神观瞧。

         原来是神色紧张马立铭,用单手捂住边有才的嘴巴,并在其耳边低声说道,

         “等等再说。”

         边有才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而此刻的马立铭的耳边传来一句句话语,那话语中居然全部是关于马立铭,不过边有才却根本无法听到。

         “听说了吗?林风要在比试的时候给那个杂役马立铭一点教训,”先是一句男子的话语传进马立铭的耳中。

         “当然知道了,那个马立铭就是不知好歹,”随后又有一名男子的话语,开口接道。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而林风怕马立铭不能坚持到和他比试,便会被淘汰,所以放出话来,只要谁在比试中将其打废、打残,那林风便交给谁一个厉害的道法。”

         “真有此事?那到时候……,”

         可是话语说道这里,便被一声叫喊声打断,只见此刻的边有才正张开口将马立铭的手指咬住,同时心中还在想着,叫你捂住我的嘴,不让本少爷说话,哼哼!!!

         赶忙将手指从边有才的嘴中抽回,同时马立铭用另一只手捂住快要流出鲜血的手指,不过就在这时,从树林深处走来两名男子,其中一名是三十左右岁的中年男子,而另一个男子则是少年。

         “李师兄、岳师兄,”本想开口将卷轴交与马立铭,但是发现走过来的两名男子后,边有才赶忙跑过去,开口说道。

         “这不是边少吗,怎么来这里了?”中年男子发现是边有才后,开口问道,同时还有意无意的看向其手中拿着的卷轴。

         “只是和马立铭来这里溜达溜达,”边有才没有把实话说出,只是随口说道,而此刻的马立铭也走了过来,同时开口说道,

         “李师兄、岳师兄。”

         见到是马立铭,中年男子与旁边的少年点了点头,便向树林外走去,但是在走出五丈远时,彼此说道,

         “在树林中所说的话语,会不会被马立铭听到了?”

         “听到了又能怎样,一个杂役而已,没有什么可怕的。”

         ……

         林风居然如此阴险,如果自己还是和刚刚进入宗门时一样,到时候参加比试必定会如其心愿,不过此刻的自己并不是那么简单,看着远去的二人,马立铭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中想道。

         “马兄,卷轴交给你,那个秘密可以说出来了,”就在此刻,边有才将单手伸出,开口说道。

         抬手将卷轴拿起,同时一甩,只见原本是一个圆柱的卷轴,此刻快速的铺展开,同时一幅幅画面出现在上面,足有数百幅,而每幅都是画着一个人形,有的站立、有的在半蹲,更有的旋转在半空。

         这个卷轴根本不是道法,就连一个字都没有,到是和城镇中练武之人使用的招式有些相似,想到这里,王唔扭头看向边有才,只见对方低着头,发出咯咯的声音,便知晓这个卷轴只不过是其随便拿来的。

         “马兄卷轴都给你了,是不是该将秘密告诉我了,”笑了片刻,边有才怕被马立铭发现,便忍住笑声开口说道。

         “既然边少那么想知道,那在下便告知,”马立铭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同时抬手摸了摸下巴,继续说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在下皮长肉厚所以才会抵挡住道法。”

         “真的?”面带疑惑,边有才开口追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

         “那教教我怎么可以皮糙肉厚。”

         “教你是可以,但是要受些苦楚。”

         ……

         树林中响起一声呼喝声,站在原地的马立铭,忽然向着前方而去,同时抬起手掌握成拳头,只见一层五色光芒笼罩在拳头上。

         传来砰砰两声后,只见边有才向着后方倒退了数步,并抬手摸了摸胸口,兴奋的说道,

         “我也练成皮糙肉厚了。“

         在边有才答应学习后,马立铭便来到树下,盘膝而坐,将卷轴平铺在地面上,同时皱着眉头看着卷轴,沉思了片刻后,将卷轴上的图案记牢,并且站起身,开始按照图案上的招式,摆出各种姿势。

         而边有才则无聊的坐在一旁看着马立铭,不过心中却是乐开了花,这个卷轴本是其父非要塞进箱子中,并劝说边有才成为宗门弟子后,必定会用的上这个卷轴。

         虽然边有才只是一个杂役,但是却将卷轴交给数名宗门弟子翻看,都一致说卷轴只是练武之人所使用的招式,所以边有才将卷轴拿给了马立铭。

         听到边有才的话语,马立铭点了点头,而边有才赶忙告退一声,离开了树林,同时心中更是想到,一定要找宗门弟子试一试,看看这个皮糙肉厚的本事,到底练没练成。

         “虽然卷轴有些向练武之人的招式,但是自己每摆出一个动作,都可调动体内的真气,而黑影在教会自己修炼后,便没有出现过,想必在一定的条件下才可现身,”

         看着远去的边有才,马立铭心中想道,同时感觉体内的真气消耗了许多,便在原地盘膝打坐了一个时辰后,才站起身向远处走去。

         从此以后每天清晨,马立铭都会来到树林中练习卷轴上面的招式,而到达晚上便回到屋舍内打坐,直到数日后的一天,宗门内足足响起了数个时辰的钟声,这是遇到宗门大事,钟声才会敲响如此久,而今日便是宗门比试之日。

         随着钟声,阁楼内走出一名名弟子,不一会,广场上便人头涌动,足有数千命修聚集在此地,而在广场的前方搭建了一个临时的石台,上面有三名老者和二个中年男子坐在石台的椅子上,而身上都穿着白色的衣衫。

         “今天是武阳宗大比之日,为选出宗门内的优秀弟子,比试的前十名会得到三颗提升命力的丹药,而第一名我会答应为其做一件事情,在不违背宗规的前提下。”

         看着下方的弟子,坐在正中间的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后,站起身,对着前方开口说道。

         “这是宗主吗?我来到宗门都有数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宗主。”

         “宗门中的事情大多是长老们在管理,当然见不到宗主了。”

         “宗主的真名无人知晓,只知道叫皓阳真人,据说修为已经到达司命境。”

         ……

         话语刚刚说完,众弟子便开始交头接耳的说道,同时很是羡慕第一名的待遇,但是大多数弟子都知晓,第一名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宗主很是繁忙,所以由我与高长老、刑长老和王长老共同监管这次比试,现在比试开始,”就在此时,白长老站起身,开口说道,话语中带着强大的命力,压过所有弟子说话的声音,广场上也安静下来。

         只见白长老抬手一挥,脚下的石台便自动向着后方倒退,原本与众弟子只有五丈远的距离,但是在石台停下来后,已经相聚五十丈处。

         而原本平整的广场,也开始慢慢的扭动,下一刻,一个个方形的石台从地面慢慢升起,而方形石台的四周还有一层透明的光幕,没有过多久,只见众弟子与长老之间,便出现了十个五丈大小的方形石台。

         “在比试开始后,如果还有弟子报名参加,通知长老一声便可,而方形石台的上面有编号,念到名字的弟子便进入相应的石台中,”白长老再次站起身,向着众人开口说道,同时抬起手指在虚空晃动了几下,只见方形石台的光幕上出现了一到十的数字,而白长老则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又道,

         “廖勇、张明贤一号石台,何佳仁、诸葛昌五号石台,任忠贤、方润江八号石台……,”

         只见一名名弟子在白长老的话语中走进石台,没有过多久,所有石台内便全部站立了宗门弟子,而宗门内的长老也全部站起身,观察着石台中的弟子,如果有意外或者误伤,便会马上出手相救或者进行阻拦。

         可是就在比试刚刚开始半个时辰,马立铭从远方走了过来,而宗门弟子都在关注比试,所以在马立铭距离方形石台一丈远后,才被众弟子发现。

         “快看,那是马立铭。”

         “这么晚才来,肯定是不想参加比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