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挤兑
        “跟我一同前往后方,”好像看出了马立铭的心思,白长老再次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后,开口说道,并且向着前方走去。

         听到此话后,马立铭知晓自己肯定可以留在此地,不然早就让自己离开宗门,为何还要说出此话呢。

         沮丧的神情在此刻也消失一空,并且迈步向着后方跑去,因为前方的白长老虽说是在步行,但是速度却很快,如果马立铭不跑步跟随,恐怕下一刻便找寻不到白长老的身影。

         穿过一座座阁楼,眼前出现了数十间屋舍,而白长老迈步走进一间屋舍,马立铭紧随其后,只见屋舍内有一名中年男子坐在椅子上,闭上双目,同时可以听到男子发出打鼾的声响。

         看着男子如此这般,白长老咳嗽一声,原本熟睡的男子听到后,不由得一惊,同时传来噗通一声,只见坐在椅子上的男子,此刻倒在了地面上,而椅子则侧躺在一旁。

         “白长老,”男子气愤的站起身,刚想开口辱骂,但是抬头见到白长老后,便将话语咽下,脸色也被笑容所取代,并且恭敬的说道。

         “给你带来一名弟子,”点了点头,白长老让出马立铭的身形开口说道,同时不等中年男子回答,便转身走出屋舍。

         而男子快步跑出屋舍,低头哈腰的将白长老送出很远才转身回来,将椅子扶起坐在上面后,中年男子脸上的笑容也已经消失,嘴中还在低声咒骂,同时从旁边拿起一个包裹,丢向马立铭,开口说道,

         “我叫钱冲,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现在先挑选一间屋舍居住,并将身上的衣衫脱下送到这里,从明天开始,钟声想起后,便来屋舍前集合。”

         接住包裹,马立铭答应了一声后,走出了屋舍,同时看看了四周,只见数十间屋舍分成两排,而马立铭沉思了片刻后,向着右侧走去,当到达最后一间屋舍,发现没有人居住,便推门走了进去。

         屋舍内只有一张床铺,就连桌椅都没有一个,而马立铭将包裹丢在一旁的地面上,直接躺在了床铺上,双目盯着上方的屋顶,脑海中想起了数年前发生的事情。

         三年前的陈巴岭有一百户人家,因为每户的屋舍很是相似,所以在门前都写上了数字,以便区分屋舍内的主人是谁。

         那是一个月光高照的夜晚,在八十六号屋舍内,马立铭正在和父母玩耍,忽然平静的夜空刮起了阵阵阴风,照射在地面上的月光也被一朵云彩遮挡,四周陷入了一片黑暗。

         而那时的马立铭只有十一、二岁,所以外面发生的一切并没有引起马立铭的注意,下一刻,屋舍开始不停的晃动,其父母则紧张的将马立铭抱起,向着屋舍外跑去,但是屋舍晃动的很是厉害,根本站不住脚步,更别说走路了。

         下一刻,屋舍上方便开始掉落瓦砾,而马立铭的父母知道自己已经无法走出屋舍,便互相对望一眼后,将马立铭向着屋外抛出,也就在此刻,屋舍内闪烁出明亮的光芒,便全部倒塌。

         阴风持续了足足三个时辰,当月光再次照射而下,四周再次平静后,只见原本完好的屋舍,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而马立铭落到院子后便昏了过去,在睁开双目时没有发现父母的身影,便知晓还在屋舍内,赶忙站起身跑上废墟,同时用双手奋力的挖掘,想要在废墟中找寻到父母。

         虽然八十六号屋舍变成了废墟,但是陈巴岭的其余屋舍却没有丝毫变化,当听到坍塌的声音后,全村的人便来到废墟前,寻找马立铭父母的身影,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将所有废墟翻了一遍,都没有找寻到。

         不过就在大家无比失望时,一声大笑从远方传来,同时还传来一句苍老的话语,

         “既然珠子在马家毫无用处,那老夫古泽霸就拿去……”

         躺在床铺上的马立铭,想到此刻,气愤的站起身,同时快步来到左侧的墙壁旁,用双手敲打墙壁,而口中还在自语道,

         “古泽霸、古泽霸……”

         墙壁被敲打的砰砰响,这也是马立铭在发泄心中的怒火,也是对自己的脆弱感到无奈,心中同时想道,如果不是古泽霸的出现,父母肯定不会出事,此刻的自己也一定会在父母的身边。

         “有完没完,一会墙壁都被敲出窟窿了,”就在这时,旁边的屋舍忽然传来一句不悦的话语。

         听到此话,马立铭听下手,慢慢的平复一下心情,同时来到窗户旁,抬头看向上方的天幕,而双目中默默地留下了泪水,当黑夜笼罩武阳宗后,马立铭才慢慢的转过身,将身上的衣裳脱下,躺在床铺上。

         就在马立铭陷入沉睡时,眉心处消失的黑色圆珠,再次出现,同时慢慢的飘起,在屋舍内盘旋一圈后,便向着窗外飞去。

         黑色圆珠在窗外一丈远处悬浮,月光正好照射在珠子上,只见圆珠散发出幽暗的光芒,只见方圆十丈内的月光也开始变的昏暗。

         直到二个时辰后,一块十丈大小,没有丝毫月光的空地,出现在马立铭屋舍的窗外,而黑色圆珠上的光芒已经非常明亮。

         下一刻,圆珠忽然暗淡无光,但是却有一个黑影从珠子中飞出,看了看四周后,便向着床铺的方向而去,速度之快,只是一瞬间便消失在马立铭的身体上。

         而窗外原本漆黑色彩的圆珠,此刻却多出了许多种颜色,当珠子上散发出六种色彩后,便无声无息的炸开,化作一片雾气。

         只见一把六色长剑从雾气中飞出,直奔屋舍而去,也和黑影一样消失在马立铭的身体上,不过珠子所化的雾气,发出两声咯咯的笑声后,包裹向马立铭,同时顺着五官钻进其身体内。

         这一切马立铭根本不知晓,直到一声悠扬的钟声划破清晨的天空,才缓缓的睁开双目,同时站起身打开地面上的包裹,想要穿上衣衫,忽然发现伸出的两条手臂上,各有一副图案。

         只见左手臂上有一条黑色的龙,从手腕一直盘旋到肩头,而右手臂上是一把六色长剑,虽然只有手掌大小,但是却非常的真实,同时还带着一股肃杀的气息。

         就在这时,屋舍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不一会,钱冲便走了进来,当见到马立铭还没有穿上衣衫,本就欺软怕硬的钱冲,伸出手掌向着马立铭扇了过来,同时开口气愤的说道,

         “还在这磨磨唧唧,将我昨天所说的话都忘了吗?”

         当听到钱冲的话语后,马立铭也从思索中清醒,同时也发现了近在咫尺的手掌,单手拿起包裹,迅速的向后方移动,只见手掌擦着鼻尖掠过,因为用力过猛,所以钱冲不由自主的在原地转了一圈。

         根本没有想到刚刚进入宗门的马立铭,居然可以躲过自己的手掌,当钱冲稳住身形后,皱了皱眉头,心中开始猜测马立铭的身世,也没有继续催促,而是转身走出屋舍,同时背对着马立铭和声悦色的说道,

         “都已经到齐了,就差你了,快点吧!”

         没有理会对方,马立铭快速的将衣衫穿上,走出屋舍,只见不远处站立了二十名少年,身上都穿着青色的衣衫,但是后背却不是金色圆形图案,而是一个巨大的杂字。

         快走几步站在队伍里,同时看了看四周,从外表看年龄最大的也不过二十左右岁,大多数还是和马立铭一样,在十五、六岁,可是马立铭想要收回目光时,见到一名拿着扇子的少年,露出疑惑的表情。

         而此时的钱冲却在自己的屋舍内,看着手中的卷轴,在一点点的寻找,当看到马立铭三个字后,脸上露出了邪异的笑容,同时站起身走出屋舍,嘴中还在不停的低声说道,

         “没有背景,只是一个连父母都没有的孤儿,居然敢躲开我的手掌,看来不给你点教训,就不知道我钱冲是谁……”

         下一刻,便来到了队伍前方,当钱冲抬起头看向前方时,发现马立铭又在愣神,心中的怒火再次燃烧起来,但是这次却没有出手,只是眼珠转了转大声的说道,

         “宗门中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修炼,像你们都是感悟失败者,所以才会留在这里做杂役,这也是幸运的,有些人连做杂役都没有资格。”

         说道这里,钱冲顿了一下,板着脸看向众人,但是见到拿着扇子的少年后,立马脸色一变,堆满了笑容,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当目光移开后,笑容便再次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凶相,

         “在这里我钱冲是最大的,所以一切都要听我安排,胡冰海去丹药清扫,王家安去后山砍柴……,那个马立铭将宗门所有阁楼的四周清理干净。

         说完此话,钱冲不由得笑了笑后,扭头对着拿着扇子的少年,说道,

         “边少,今天没有活可干,不如您去讲堂清扫一下。”

         点了点头,边有才拿起扇子扇动几下后,转身向着后方走去,而钱冲也转身进入屋舍内,只留下一群议论纷纷的少年。

         “那个边少什么来头,居然不用干活。”

         “听说边有才家里很是阔绰,想必是给了钱冲不少的好处。”

         “原来是这样,要不然不用干活呢,可怜马立铭要清理所有阁楼,那可是最辛苦的一份差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