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寨子
        在此刻站起身的边有才,甩了甩发酸的手掌,而双眼中露出解气的目光,但是躺在地上的江锦熊却是胖了一圈。

         看了看另外两名男子,边有才向着满脸胡须的男子走去,同时嘴角露出邪异的笑容。

         就在此刻,两旁屋舍的大门纷纷打开,从里面走出许多凡人,而手中还拿着棍棒和扫把,居然还有几人拿着家中的椅子。

         本想在用满脸胡须男子解解气,但是看到四周冲出的众人,边有才吓了一跳,以为是冲着自己来的,赶忙躲闪到五十丈远的地方。

         下一刻,从屋舍内冲出来的众人,便将三名男子围困在当中,同时拿起手中的棍棒和扫把,向着下方一阵乱砸。

         哀嚎声、求饶声,此起彼伏,不过众人置若罔闻,依旧自顾自的砸向三人,而且有的人没有砸中,心中很是不悦。

         看来众人平日里受够了三人的欺辱,而此刻是在找回一点公平,看着眼前的一切,马立铭摸了摸下巴,心中想道。

         足足过去了一个时辰,众人才不甘心的散开,只见三人已经体无完肤,脸上鼓起一个个青包,身上的衣裳也已经破败不堪,因为三人的体格健壮,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

         “多谢二位少侠将三人擒住,不然镇上的百姓都不知道要忍受三人到何时,”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一名瘦小的男子,恭敬的说道。

         “只是举手之劳,不必言谢,既然三人作恶多端,就交与镇上处置,”点了点头,马立铭不想在此地耽误太多时日,因为离月圆之时已经不远。

         听到马立铭的话语,满脸胡须男子知晓如果落到众人的手中,自己的性命必定会不保,便眼珠转了转,忍着疼痛来到马立铭近前,开口说道,

         “离此镇五百丈远,便是我们的寨子,里面或许有命修所需之物。”

         “是什么东西?”听到有好处可得,边有才原本想要离开的脚步,马上收回,同时双目露出贪婪,开口询问道。

         “那里很是隐蔽,只有在下带领,才可到达寨子。”

         “速速带路。”

         “可是……”

         说到这里,满脸胡须男子看了看马立铭,又看了看两旁的众人,犹豫了一下没有将剩下的话语说出。

         瘦小男子也听到了二人的对话,便大概知晓所说的事情,而边有才和马立铭将三人擒住,镇上之人又无以为报,便赶忙说道,

         “这三人是少侠擒住,理当由少侠处置。”

         点了点头,边有才在三人的带领下向着远方走去,而马立铭也很想知道,命修所需之物到底是什么,所以也没有拒绝,便一同前往,不过女子却留在了商铺中。

         福圆镇以西是一片连绵不断的山峰,而每座山峰都彼此相连,又好像是一个整体,山峰的高度居然惊人的相似。

         不过在群山之中有一个用粗大木头搭建的围墙,上面站立着一名名手持兵器的壮汉,而寨子的地面上,同样铺着一层粗大木头,而且还有一个个屋舍搭建在上面。

         而此刻的马立铭已经走进寨子,同时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由得啧啧称奇,因为寨子是搭建在两个山峰的中间,而且下方便是万丈悬崖,也就是说,地面上的木头是为了防止屋舍掉进悬崖。

         在路上,马立铭也知晓了满脸胡须男子叫做周贯通,而另一名男子叫做康远明,因为三人身上都有伤势,所以到达寨子的时候,月光已经照射在寨子里。

         “以往所得的财物不会放在寨子中,不如二位前辈在此地休息一晚,待明日天亮,晚辈带领前辈去取,”来到寨子后,周贯通露出尴尬的表情,开口说道。

         “真是麻烦,就不能先去取,”不耐烦的边有才露出不悦的表情,开口责怪道。

         “如果不在此地休息,还要走上半日才可到达,而在下身上的伤势也需敷上一些草药。”

         皱着眉头,看了看四周的屋舍,马立铭发现屋舍搭建的很有规则,仿佛有一定的规律,而自身所在屋舍,正是寨子的中心处。

         如果没有周贯通带路,自己也根本找寻不到命修所需之物,也只能明日再去取,想道这里,马立铭率先走进屋舍内,而边有才也没有继续追问,同时走进另一间屋舍。

         夜晚微风刮过,让寨子中的众人有了一丝寒意,而围墙上的壮汉,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赶忙从不远处点燃一个火堆。

         可是在寨子最左边的一间屋舍内,周贯通三人围坐在一张桌子旁,皱着眉头,而身上的伤势也已经无碍。

         “如果将命修所需之物交出,那承阴宗必定会大发雷霆,到时候整个寨子的人都会受到牵连,”忽然江锦熊焦急的说道。

         “三弟说的对,不能交出去,不然承阴宗不会放过咱们,”听到此话,一直没有开口的康远明站起身,对着周贯通说道。

         “这些我都知道,可是不交出来,又有什么办法?”顺着窗户向外看去,正好看到马立铭所在的房间,周贯通唉了一声后,无奈的说道。

         听到此话,康远明慢慢的坐下,但眉头却是越皱越紧,而一旁的江锦熊沉思了片刻后,忽然眼前一亮,压低了声音说道,

         “不如让承阴宗派一名修为高深的命修前来,即可保全命修所需之物,又可将二人抹杀在此地。”

         “可是承阴宗为什么要听我们的,就算是听,也不可能派出修为高深的弟子,”听到江锦熊的话语后,周贯通脸上露出了笑容,但是下一刻眉头便再次皱起。

         “就说有人前来抢夺,我们不敌对方,如果承阴宗不派弟子前来,那命修所需之屋被二人拿走,就怨不得我们了,”没等周贯通开口解释,康远明便抢先说道。

         “也只能如此了,到时候三弟前往承阴宗,二弟在寨子中等候,而我则带领他们前往,”明白其中原因后,江锦熊露出坚定的目光开口说道。

         在屋舍内的马立铭,并不知晓江锦熊三人所说的话语,而是从怀中取出一个普通的石头。

         明明见到里面有一个黑色的圆点在不停的旋转,但是此刻的石头,里面并没有黑色圆点,而且颜色也不是白色,与普通的石头一般不二。

         虽然石头改变了一些,但是马立铭并没有丢掉,而是再次放入怀中,当手掌从怀中收回后,手心中多出了一个红色圆珠。

         在灭杀了两只凶兽后,卢远盛便将凶兽头颅内的珠子吞进腹中,看来自身也应该试试,也可知晓珠子到底是有什么作用,不过此刻不行。

         虽然马立铭想吞下珠子,但是想起卢云盛吞下珠子后,便用潭水浇灌身体,就连自己的离开都不敢离开潭水,其中必定有其不知道的原因。

         又将珠子放回怀中,马立铭这次取出了一些食材,放进口中,只感觉食材入口即化,最终便与真气旋窝融合。

         没有过多久,马立铭便利用食材将丹田中消耗的真气补全,同时修为还增长了一些,不过再吃下食材,却发现真气已经无法增长,而是从身体内散出,与四周的真气相融合。

         看来食材也不能再将修为提高,只有等待月圆之时……,而卷轴中也没有记载五色花朵到底为何物,只是说此花极其少见,拥有大造化者才可得到。

         苦笑了一声,马立铭真不知晓自己拥有什么大造化,而得到此花完全是与边有才做的交易,就算是拥有大造化,又为何率先被边有才得到。

         就在这时,边有才的房间中忽然传来一阵响动,马立铭赶忙走出自己的房间,看了看左右,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对的地方,便走进边有才的房间中。

         只见边有才站立在床边,面带笑容,双目紧闭,但是口中却在呐呐自语的说道,

         “媳妇咱们快些歇息吧!良宵苦短啊!”

         同时伸开手臂向着马立铭抱来,而马立铭一眼便看出边有才在梦游,皱了皱眉头后,抬起脚踹在其大腿上,并转身离开了房间。

         就在马立铭刚刚走出房间,边有才睁开了双目,摸了摸大腿的同时,向着四周看去,并没有发现一个人影,便再次躺在床铺中,不过嘴中不由得嘀咕道,

         “梦到媳妇踹了我一脚,自己便醒了过来,却发现大腿居然真的传来疼痛感,难道做梦也能成真,看来自己要赶紧梦到那个蒙着面纱的女子。”

         大山中的清晨很是热闹,鸟儿唧唧喳喳的叫个不停,野兽也发出一声声嘶吼,好像在迎接新的一天,由于山峰的高大,清晨的阳光并不能照射进来,也只有到达晌午时分寨子中才会见到骄阳。

         周贯通早已醒来,等候在屋舍外,心中更是想着,马立铭和边有才最好不要醒来,一直睡到天黑,但是马立铭却也没有过多久,便走出了房间,不过边有才过去了一个时辰,才不情不愿的离开了舒适的床铺,一瘸一拐的走出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