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豆儿
        “啊!”虽然女子是商铺的掌柜,但是没有注意到马立铭在里面,所以听到其话语后,不由得转过身大喊道。

         皱了皱眉头,马立铭没有想道女子会有如此大的反映,不过当看清女子的相貌后,马立铭愣在了原地,同时心中想道,

         “女子的面孔很是熟悉,貌似在哪里见到过。”

         只见女子大大的眼睛,弯弯的柳眉,头发散落在肩上,很是漂亮,而马立铭沉思了片刻后,想起在婆罗树下感悟时,自身去往的另一个世界中,便见到过这样容貌的女子,但是具体叫什么名字却已经忘记。

         “开门,开门。”

         “再不开门就把你的商铺烧了。”

         ……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叫喊声和敲击大门的声响,下一刻,只听咣当一声,大门便被踹开。

         扭头看去,只见六名手拿大刀的壮汉快步走进商铺,将马立铭和女子围困在当中,而一名中年男子则慢慢悠悠的走了进来,轻蔑的看了看马立铭后,对着女子说道,

         “你倒是跑啊!只要没有离开福圆镇,你就逃不出我的手心,把她给我带走。”

         “这名男子呢?”四周壮汉刚想上前,却发现马立铭还站在一旁,其中一名壮汉开口询问道。

         “一起带走。”

         听闻此话,四周壮汉不再犹豫,直奔马立铭和女子而来,就好像饿虎扑食一般,虽然壮汉扑上去的速度很快,但是撤回来的速度更快。

         ‘啪啪啪啪’四声传来,只见一个个壮汉好像喝醉了一样,身形快速的后退,而且还在来回的晃动,下一刻,便全部栽倒在地,晕厥过去。

         刚刚想要离开的中年男子,听到声响后扭头看去,当见到此幕后,露出差异的目光,同时心中知晓,马立铭肯定不是一般人,便赶忙说道,

         “在下江锦熊,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马立铭,”对于马立铭来说,江锦熊只不过是一个凡人,抬手便可将其灭杀,所以才随口说道。

         “马立铭,怎么没有听说过,”江锦熊皱了皱眉头小生低估了一句,同时脑海中反复的思索,马立铭到底是什么来头。

         没有理会江锦熊,将卷缩在书架旁的女子扶起后,马立铭便向着外面走去,但是刚刚走出商铺大门,江锦熊便高声喊道,

         “站住,不管你是谁,都要将这名女子留下。”

         听到此话,女子身形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同时向着马立铭靠近了一些,而马立铭也没有想道江锦熊会如此说,同时转过身看向对方。

         只是这一眼,让江锦熊感觉自身好像被一只凶猛的野兽盯着,不知不觉间留下了汗水,不一会,便将衣裳浸湿,可是又想起女子的身份,江锦熊咬了咬牙后,举拳冲过来。

         但是就在拳头距离马立铭只有一臂远时,突然从一旁伸出一个手掌,正好握住江锦熊的拳头,同时快速的弯曲手臂。

         虽然被手掌握住,但是江锦熊知晓自己的力气不是寻常人可以比的,便有心将拳头挣脱开,却发现自身的这点力气根本无法挣脱,而且拳头上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身形也在慢慢的蹲下。

         “这帮小贼就不劳烦大哥……”原来握住江锦熊拳头的正是边有才,可是话语只说了一半,就发现了马立铭身旁的女子,便被其美貌所吸引,就连话语都无法说出。

         刚刚拳头上传来疼痛还在慢慢的加重,但是江锦熊忽然间发现,没有了一点疼痛感,便疑惑的看向边有才,当发现其双目露出色相后,赶忙抽回拳头,向着远方跑去,同时开口大声的呼喊了一句黑话,

         “豆儿扎手,速速过来。”

         “豆儿,谁是豆儿,”听到江锦熊的话语后,边有才低头自语道,但是下一刻便气愤的说道,

         “你才是豆儿,信不信我把你的脑袋当豆煮了。”

         其实豆儿便是姑娘意思,而江锦熊所说的意思,我不能将女子带来,有厉害的人在,让其余的人过来,一起对付马立铭和边有才。

         听到此话,女子扑哧一声乐了,脸上害怕的神情也消失一空,而边有才见到此幕,不由得挠了挠头发傻笑起来。

         这里一片荒凉,想必也是因为江锦熊等人,虽然从对方的身上没有感觉到命力的存在,就怕其他人的体内拥有命力,如果修为在命旋六层以上,或许就有些麻烦了。

         抬头也看了看天幕上的骄阳,马立铭心中想道,但是却没有离开,因为不管有没有命修存在,都要看看这群人到底是为何而来,居然让整个城镇都如此荒凉。

         没有过多久,街道上便传来一阵杂乱的声响,扭头看去,只见三匹高头大马直奔这里跑来,而马鞍上坐着三名男子,其中一名便是江锦熊。

         当马匹到达近前后,三名男子翻身下马,其中一名面带胡须的男子对着江锦熊问道,

         “就是这两个少年?”

         “对,就是他们。”

         “将女子留下,你二人自行离去,不然便祭奠我手中的长剑。”

         面带胡须的男子看了看马立铭和边有才后,并没有发现特殊的地方,而且两个人的身形都很消瘦,所以面带胡须的男子才大声喝道,同时从马背上抽出一把长剑。

         这名面带胡须的男子,身上居然有命力的波动,而且很是强烈,而另外二人则没有一丝波动,看了看前方的三人,马立铭心皱了皱眉头。

         但是边有才并没有看出,而是带着微笑看了看女子后,便快步向着面带胡须男子走去,同时将体内真气提起。

         见自己所说的话语,对方并没有遵从,而且边有才还走了过来,面带胡须男子眼睛中露出了一丝胆怯,但是手中的长剑却是在半空轻轻一划,只见一道光刃出现在半空,直奔边有才而去。

         赶忙闪动身形躲开光刃,同时快步向前,伸出巴掌向着面带胡须男子扇来,而男子只是向后倒退了一步,便躲闪开边有才的手掌,可是旁边的江锦熊却被打了个正着。

         只听啪的一声,江锦熊的身形被打倒在地,而边有才也没有想道会扇在江锦熊的脸上,但是心中想起江锦熊所说的话语后,便露出愤怒骑在江锦熊的身上,开口嘟囔道,

         “你说谁是豆儿,看你还敢不敢再说,让你说,让你说……”

         啪啪之声不绝于耳,就连其余两名男子都一阵错愕,更是下定决心,以后绝不说豆儿二字。

         可是不远处的马立铭却露出疑惑,因为刚刚的光刃很是强大,却被边有才轻易的躲闪开,难道是边有才的修为有所提高。

         没有想出结果的马立铭,提起体内真气快步向前,速度之快只是一瞬间,便来到近前,同时伸出手掌将男子手中的长剑夺到自己的手中。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满脸胡须男子只感觉手中一轻,长剑就被马立铭握住,不由得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向马立铭。

         没有想道会如此轻易将对方的长剑夺下,马立铭心中更加的疑惑,但是并没有停手,而是用真气加持手掌,随意的击向满脸胡须男子。

         只听砰的一声,满脸胡须男子便栽倒在地面上,同时捂住胸口疼苦的哀嚎,而另一名男子看到此幕,本想马上离开,但是回想起长剑被夺的场景,双腿一软,便跪在地面上,开口哀求。

         对方身上拥有命力,可为何会如此脆弱,自己只是轻轻的一击,便可将其打倒在地,难道是手中的长剑可以释放出光刃。

         想道这里。马立铭将长剑平放在胸前,而另一只手则捏住剑尖,双手用力一掰,只听咔的一声,长剑随声而断,分为了两半。

         难道自己感觉错误,对方身上根本没有任何命力,皱了皱眉头,马立铭将分为两半的长剑丢向一旁,同时向着满脸胡须的男子走去。

         用血肉之躯便可将长剑掰断,这对于凡人来说太不可思议,而此刻的跪地男子和满脸胡须男子全部露出恐惧的神情,看马立铭就好像见到一只怪物一般。

         可是马立铭在距离对方一丈远的地方停下脚步,同时将地面上的一块不规则的石头捡起,只见石头通体雪白,上面有着一些纹路,而石头里面还有一个黑色圆点在一圈圈的旋转。

         见到马立铭手中的石头,满脸胡须男子在怀中摸了摸,脸上露出不舍的神情,同时用双目渴望的看着石头。

         虽然马立铭不知道石头到底为何物,但是在发现男子的表情后,便断定此物绝不一般,同时看向男子开口说道,

         “这块石头可是你的?”

         “是……不是,不是,”满脸胡须男子刚想开口承认,但是见到马立铭的目光后,便赶忙改口说道。

         点了点头,马立铭将石头放入怀中,虽然不知晓石头到底为何物,但是从感知到男子身上有命力,到此刻没有丝毫命力,想必都和这块石头有一定的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