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贬为庶民
        天空中一道遁光掠过,速度并不是很快,而且还在来回的晃动,好像水面上的一片叶子,又好像大海里的孤舟。

         如果透过遁光,可以见到一个一丈大小的圆盘,而马立铭盘膝坐在圆盘上,前方则是满脸大汗,双脚来回抖动的边有才。

         “这要是掉下去,肯定会归西,真不知道萧远如何操控圆盘飞行。”

         原本早就可以离开客栈,但是马立铭却发现,在萧远手上取下的戒指,居然可以储藏物品,里面有一个三丈大小的空间,只需心念一动,便可从里面拿出所需物品,同时用神力包裹住物品,便可放入戒指中。

         在山洞前,萧远只是迈出向前,圆盘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想必是放入到戒指中,而圆盘则是一个会飞的道器,只要将真气烙印在上面,便可操控,戒指也需要将真气烙印在上面,才可收放物品。

         其实这样的道器在承阴宗也不多见,只有那些资质卓越的弟子,才可得到,萧远便是其中之一,而戒指在承阴宗的弟子中,更是少见。

         在马立铭知晓圆盘可以操控后,便想试试飞上半空,也可快速到达古罗镇,不过却被边有才抢走,而且还振振有词,说是为大哥身先士卒,就算是自身不幸掉落,也不能让大哥受半点伤。

         “不行了,不行了,”边有才的脸色煞白,露出惊恐的表情。

         只见圆盘开是慢慢的倾斜,虽然马立铭没有操控过圆盘,但是知晓圆盘必须要保持平衡,才可平稳前行,而边有才自从站立在圆盘上,双脚便开始剧烈的颤抖,也影响了圆盘的平稳。

         因为是第一次使用道器,所以边有才也没有飞的太高,只是离开地面三丈远,所以马立铭感觉到圆盘快要翻滚后,赶忙跳下圆盘,落在地面上。

         而边有才也想跳下,却双脚根本不能离开圆盘,只要真气和命力烙印在圆盘上,圆盘便会自动吸附对方的双脚,其实将真气收回,双脚便可离开圆盘。

         并不知晓这一切的边有才,随着圆盘快速的反转,下一刻,便扎进一颗茂密的大树内,原本栖息在树上的鸟儿,轰然散开,飞向远方。

         一阵树杈折断的声音响起后,只见圆盘被一个粗大的树杈挂住,而边有才则头朝下脚被圆盘吸附住,倒挂在树杈上。

         “怎么才能下来!大哥你不能见死不救,圆盘我不要了,快点拿走吧。”

         皱了皱眉头,马立铭跃身而起,站立在树杈上,同时单手按住圆盘,提起体内真气,顺着手掌加持在圆盘上,下一刻,圆盘散发出一阵光彩后,马立铭的真气便烙印在上面。

         之感觉身体一轻,边有才便向着地面落去,如果不是体内拥有真气,想必此刻的边有才必定会受些伤势。

         心念一动,马立铭将圆盘收进戒指中,同时跳下树杈,忽然再次皱起了眉头,而边有才早已习惯,只要马立铭皱眉,必定有事情发生,赶忙来到一颗大树下躲避。

         没有过多久,一辆马车从远方疾驰而来,当到达马立铭近前后,马车停了下来,同时从车上走下一名手拿扇子,相貌清秀的书生。

         “小生有礼了,”看了看马立铭,书生彬彬有礼的说道,并将心中疑惑接着道出,

         “前方不远可是古罗镇?”

         “正是,正是,不如一同前往,也好方便为你指路,”没等马立铭开口,边有才从远处走来,抢先说道,同时将书生手中的扇子抢过来,在手中把玩起来。

         “那就有劳了,只是这扇子……”露出一脸错愕的书生,很是无奈。

         “扇子不是我的吗,难道你想要啊!等到了古罗镇在借你把玩,”说完此话,边有才钻进马车中。

         楞了一下,书生摇了摇头后,也走进了马车,而马立铭却露出尴尬的神情,虽说不是自己所为,但是边有才如此行径,和强盗有何区别。

         一声吆喝声后,马车再次向着远方疾驰而去。

         “兄台可在古罗镇居住?”随着马车慢慢的接近古罗镇,书生露出紧张的心情,并对着马立铭道。

         “在下住在陈巴岭,”虽然是在回答书生的话语,但是马立铭的双目露出哀伤、痛恨和愤怒的神情。

         “大哥你怎么住那,那里很是邪门,居然在一个夜晚,村子里的人全部消失,就连屋舍都不见了踪影,”边有才露出吃惊的表情,开口说道。

         这些年马立铭并没有回去过,所以陈巴岭到达发生什么事情,也不知晓,当听到边有才的话语后,马立铭随口问道,

         “确有此事?”

         “小生倒也听说了一二,”书生好像想起了什么,接着又道,

         “也就在陈巴岭消失的夜晚,那里出现了许多山峰,本想一窥究竟,但是进入山峰后,便无人能够走出。”

         没有继续开口,马立铭摸了摸下巴,心中想道,如果确有此事,那自己必须要去陈巴岭看看,或许会得到古泽霸的踪迹。

         就在此刻,外面响起了一阵吵闹声,顺着马车的窗户向外看去,只见今日的古罗镇很是热闹,城门前人来人往,街道两旁有许多凡人,四周的商品上挂满红色布匹,一些年轻女子来到街头,向着城门处张望。

         “看到了吗,这是在迎接本公子,没想到,我居然这么受欢迎。”

         随着话语的说出,马车缓缓地走进古罗镇,而边有才也从马车中走出,将手中的扇子打开,站在马车上向着四周挥手。

         就在此刻,欢呼声愕然而止,这让边有才有些奇怪,赶忙看向两侧,只见两侧众人并没有注意自身,而是看向后方。

         带着疑惑,边有才扭过身躯,发现后方有一辆用八匹马才可拉动的马车,宽五丈,长十丈,高都有二丈,如果城门在低一些,马车根本无法进入。

         沮丧的回到马车中,而书生也发现后面的巨大马车,并开口说道,

         “那是都城皇子的马车。”

         “皇子为何要来古罗镇”

         “好像是与儒圣一同前来。”

         ……

         当拐过一个路口,马立铭和边有才便走下马车,同时向着边府走去,而书生的扇子,直到此刻都没有归还,就连书生想要把玩一会,边有才都不肯。

         边府和古罗镇相比清静许多,就连仆从比往昔都少了许多,马立铭和边有才走进府中,便感觉到了一丝怪异,当问过仆从后才知晓为何会如此。

         原来边有才的父亲叫做边新德,也是古罗镇的大将军,但是在古罗镇中发现几名为非作歹的少年,便命令手下士兵将几名少年抓住。

         但是几名少年的父亲都在都城为官,当听到此事后,便要求边远德将少年放了,不过边远德生性耿直,并没有按他们的意思办,而是将几名少年打了三十大板以后,才放其离开。

         少年的父亲很是愤怒,并联合起来,在帝王面前参奏边远德滥用私刑,目无王法,奈何帝王听信谗言,将边远德贬为庶民。

         不过此事并没有过去,几名少年的父亲还命令新上任的大将军丘云光,多多关照一下边远德,而邱云光倒也听话,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带领手下士兵,前来边府捣乱。

         不想仆从和自身受苦,边远德便将一些银两发给不愿留在府中的仆从,而剩下的仆从,都是在少年时便来到府中,根本不舍离开。

         “父亲,”来到书房,边有才看着满脸憔悴的边远德,开口说道。

         “是才儿啊,这些日子都去哪了?”将手中的卷轴放下,边远德随口说道,但是发现马立铭站在一旁,便接着又道,

         “这位是?”

         “在下马立铭。”

         虽然边远德的年岁比马立铭大了许多,但是凡人对于命修来说只是蝼蚁,如果换做其他命修,便不会理睬。

         “原来是马少侠,快快坐下。”

         能做到大将军的位置,都是久经沙场,边远德也不例外,当发现马立铭身上有一种独特气息,便以猜到马立铭绝非等闲之辈。

         “父亲,他是我大哥。”

         没有想道,平日里很是严厉的父亲,在见到马立铭后忽然和蔼了许多,边有才便得意的说道。

         “为父说过许多次,不许营私结党,更不可为非作歹。”

         本想边远德知晓自己和马立铭的关系后,会夸奖自己一番,但是却换来了严厉的训斥,边有才不由得有些后悔,说出刚刚的话语。

         这么正直的边远德,为何会如此,看来都城的帝王也是一个混沌之人,听到此话,马立铭摸了摸下巴,心中想道。

         又闲谈了几句,马立铭便离开了书房,来到以往居住的房间,而外面的树荫下依旧有一些孩童,但是原本讲课的老者,却不知去了哪里。

         盘膝坐在床铺上,马立铭取出食材放入口中,补充缺失的真气,虽然烹饪好的食材很是可口,但是这样直接吃下,恢复真气的速度会快上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