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福圆镇
        湖泊边上,马立铭众人皱着眉头看着岩石上,而那里站立着一名浑身**,没有一丝头发的卢云盛。

         忽然,卢云盛的周身快速的生长出无数触须,唯独面部还保持原样,只见触须从岩洞向着岸边而来。

         但是触须刚刚飞出三丈远,便无法前行,而且马立铭发现阻拦住触须的是一层淡淡的光幕,这层光幕只要与触须碰触,才会显露出来。

         “虽然今日老夫不能离开此地,但是十年后,老夫要让阴冥大陆成为血的海洋,”发现触须被光幕阻挡,卢云盛仰天发出一声怒吼,同时露出不甘的目光后,开口说道,并转身走进岩洞内。

         “我就在这里,你倒是出来啊!就怕你不敢出来!”知道卢云盛无法走出岩洞后,边有才抬手指着岩洞口,得意的说道。

         女子则取出一个笛子放在嘴边轻轻的吹起,声音优雅而动听,而马立铭皱了皱眉头,看向女子,因为这曲子和大船上听到的琴声很是相似。

         下一刻,天空忽然飞来一道遁光,速度之快,刚刚看还在天边,眨眼间便来到女子近前,马立铭知晓,这样的速度必定修为不凡。

         当遁光消失,露出一把长琴,上面站立这一名脸上长着一个个黄色的小疙瘩,而且还有一滴滴脓水流出,一对大小不一样的眼睛一眨一眨,上嘴唇有二根手指厚,而下嘴唇却是薄如纸屑,正是贾学海。

         “想必你就是被皓阳真人派到凡间之人,如果想要完成任务,凭你现在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办到,”女子从贾学海手中接过面纱,遮挡住冰冷的面孔后,走上长琴,并扭头对着马立铭开口说道,而长琴也在此刻向着远方飞去。

         “马兄,不管你是不是被皓阳真人派到凡间,在下也想再次邀请你加入暗影宗,这里便是宗门所在地,”任广晨说完,急匆匆的离开此地,仿佛时间对于其来说很是宝贵。

         而孙宇飞看了看边有才,露出轻蔑的神情,向着远处走去。

         “早晚有一天,我要战胜你,”见孙宇飞的身影消失在远处,边有才低声说道,同时看了看左右,好像怕对方突然出现在这里,当边有才转过身时,发现马立铭已经走出了十丈远,便赶忙快步追赶而来……

         数日后,马立铭站立在一个城门前,看向上方写着的三个大字‘福圆镇’,迈步走进镇中,发现人烟很是稀少,四周的屋舍也破败不堪,而且一阵清风刮过,会有许多沙土掺杂在里面。

         皱了皱眉头,马立铭继续向里面走去,不一会,便看到写着客栈字样的二层阁楼。

         走进客栈,只见客栈内一个食客都没有,而伙计却趴在一张桌子上,呼呼大睡,至于掌柜则拿着一个卷轴,无所事事的在查阅。

         “这是什么鬼地方,”对于边有才来说,这里还不如自家的饭堂,所以才随口说道。

         伙计倒也机灵,当边有才刚刚说完此话,便赶忙抬起头,揉了揉还没有睁开的双目,跑了过来,同时开口说道,

         “客观是吃饭还是住宿?”

         “给我来两间客房。”

         虽然命修已经辟谷,但是边有才很留恋饭菜的香气,不过刚想开口,便被马立铭打断道。

         答应了一声后,伙计带领着马立铭和边有才走进各自的房间中,而马立铭赶忙盘膝坐在床铺上,开始打坐,恢复体内缺失的真气,只见一缕缕真气慢慢的被其吸收、炼化、归于丹田中。

         直到天色慢慢的黑暗,马立铭才睁开双目,但是眉头却不由得皱起,虽然体内的真气已经恢复如初,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增长。

         看来只能等到悟出道,修为才可增长,而在山峰上见到的五色花朵,想必是一个诱饵,当命修前去采摘时,便会掉落到裂缝中。

         而阻挡住卢远盛的光幕,应该是山峰在那时正好关闭,如果没有光幕,自身肯定不会出来到此地。

         真不知道再过十年,山峰开启时,又会发生什么,到时候卢云盛必定走出山峰。

         不过女子所说的话语,好像知晓师尊皓阳真人给自己的任务,可是在武阳宗的密室中,只有自己和师尊,那女子又为何知晓的,难不成女子也是为了这件事而来。

         而贾学海能够驾驭长琴飞行,想必修为已经到了天命境,但是为何不去采摘食材,要让女子一人前往。

         女子的修为想必距离天命境已经不远,也许自身前往是为了突破修为,到了那时,自己完成师尊的任务会更难。

         想道这里,马立铭站起身,来到窗前,看着远方的天幕,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同时开口自语道,

         “或许只有加入暗影宗,才可打探到古泽霸到底在何处,也可快些完成师尊交给自己的任务。”

         就在这时,边有才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同时脸上满是笑容,并开口说道,

         “大哥,你知道凶兽为什么追不上我吗?”

         虽然知晓边有才走进房间,但是马立铭并没有理会,依旧若有所思的看向窗外,不过听到此话后,不由得转过身形,开口问道,

         “为何?”

         “是因为服下一片叶子,”看了看左右,边有才伸手入怀,取出一朵拥有四种色彩的鲜花,同时开口说道。

         这是在岩石缝隙处见到的五色鲜花,可为何会在边有才的手上,看了看鲜花,马立铭在心中想道,并将疑惑问出,

         “此花为何在你手中?”

         “就是因为此花,才在进入裂缝后被石柱挂住,”说完此话,边有才脸上的笑容变成得意的神情后,接着又道,

         “其实此花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不过对于大哥来说想来会很重要吧?”

         具体此花到底是什么花,边有才也不知晓,所以与马立铭换到一些食材,但是又怕马立铭不愿意,所以才试探着开口说道。

         而马立铭知道边有才拿出此花,必定有事要说,所以只是静静的看着边有才,等待其再次开口。

         果不其然,边有才见马立铭如此,犹豫了一下后,接着又道,

         “那个大哥啊!你把食材给我,我把鲜花给你,如何?”

         皱了皱眉头,马立铭没有开口,而心中却在想,这花到底有何作用,而且连吃下一个花瓣的边有才都感觉此花没有食材重要,难不成此花毫无用处,但是为何吃下后能够增加躲闪的速度。

         “一半的食材也可以,”本就心里没底的边有才,发现马立铭皱着眉头,赶忙委屈的说道。

         伸手入怀,马立铭取出一半的食材交给边有才,同时将鲜花从其手中拿来。

         没想到马立铭会如此快的将食材取出,边有才有些后悔自己刚刚所说的话语,但是鲜花已经在马立铭的手中,也只好无奈的转身离开房间,而口中还在不停的嘟囔着,

         “难道赔本了,可是那鲜花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吃下后,就连修为也没有增长!”

         只有翻阅一些卷轴,才可真正的知晓鲜花到底有何用处,如果无用,孙宇飞和任广晨也不会因为鲜花而反目,或许此地就应该有商铺出售卷轴。

         将鲜花放入怀中后,马立铭心中想道,同时走出客栈,只见外面依旧是没有人影,好像这里的屋舍根本无人居住。

         可是在街道上走了半个时辰的马立铭,却可以听到屋舍里传出话语声音,不由得抬起手掌摸了摸下巴。

         当走过大半街道,马立铭并没有发现有出售卷轴的商铺,皱起眉头在心中想道,这里虽说是城镇,但是却一片荒芜,想必就算是商贩,也不会选择这种地方。

         就在马立铭想要回到客栈时,忽然发现在街道的尽头有一间屋舍,而大门向外敞开,而且还可以见到里面摆放着一排排书架。

         迈步来到近前,马立铭发现屋舍的门前没有任何字迹,在沉思了片刻后,在进入屋舍。

         只见里面有十个书架,上面放着一个个卷轴,不过卷轴上面满是灰尘,应该是许久都没有被人查阅过。

         而屋舍的最里面,有一个桌子,上面也有一些卷轴,却没有一个人影在屋舍内,好像这里也没有人居住。

         来到一个书架前,马立铭拿起一个卷轴,打开,只见里面记载着一些奇闻趣事,摇了摇头后,便将卷轴放回原位,同时拿起另一个卷轴

         ……

         虽然知晓这里没有掌柜,但是马立铭并不是偷盗而来,所以也没有离开,便打开一个个卷轴寻找。

         当来到第三个书架时,马立铭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一个发黄的卷轴,上面的尘土比其余的卷轴多了许多,而打开以后,发现里面记载着奇花异草,便开始慢慢的查阅,想要找到五色花朵究竟为何物。

         可是就在此刻,一阵急促的脚步从外面传来,马立铭抬头看去,只见一名身穿粗布麻衣,脸色惊慌的女子,从外面跑进来,同时快速将大门关闭。

         做完这些,女子并没有离开大门,而是从门缝向着外面观瞧,可是马立铭并不知晓到底发生了什么,便迈步走过来,开口询问道,

         “外面发生了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