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裂缝
        只见边有才好像飘飘欲仙一样,身形左右晃动,下一刻,便来到孙宇飞和蒙面女子的中间,也就是选定了站在孙宇飞的一边。

         而马立铭站在原地没有动,并皱着眉头看了看边有才,心中想道,

         “此刻的边有才应该是被迷惑了心智,可是并没有听说过有这种道法,难道是被身上的食材所迷惑,不过自己怎么没有事情,要不然就是那名女子。”

         双目看向蒙着面纱的女子,马立铭露出警惕的神色,而女子好像发现了马立铭,慢慢的扭头看过来。

         也就在此刻,马立铭只感觉一阵迷茫,从脑海中升起,仿佛眼前的一切全部消失,而蒙面的女子也摘掉了面纱,露出一幅绝美的面容,尤其是一双美目,每眨一下,都会让马立铭更加的迷茫。

         双目慢慢的涣散,马立铭迈开步伐向着蒙面女子走去,可是刚刚走出一丈远,忽然手臂上的蛇形烙印,传来一股阴冷的气息,这感觉很是突然,也让马立铭从迷茫中清醒过来。

         “这是妖姬宗的道法,专门迷惑心智,看来女子应该是妖姬宗的弟子,如果要不是这股阴冷的气息,自己也无法从迷茫中清醒,想必边有才也是被女子所迷惑。”

         清醒过来的马立铭,停下脚步,皱着眉头看着依旧用白纱遮挡面容的女子。

         如果透过面纱,可以发现女子冰冷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不过一瞬间便恢复如常,同时转过身不再看马立铭。

         “想必边兄已经知晓了女子的来历,而女子旁边的男子则是承阴宗弟子,”好像知晓女子对马立铭施展了道法,任广晨点了点头,心中佩服马立铭能以命旋五层的修为不被对方所迷惑,同时开口说道。

         难怪孙宇飞的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息,看来确实如任广晨所说一样,而承阴宗感悟的道与武阳宗不同,具体哪里不同,卷轴中并没有记载,只是说悟出道的弟子都要经历阴魂缠身以后,才可成为真正的宗门弟子。

         听到此话,马立铭想起在卷轴中看到的内容,同时迈步向着任广晨走去,虽然速度不是很快,但是对于孙宇飞和蒙面女子来说,每走一步,五色鲜花距离自身便远了一些。

         就在马立铭快要来到任广晨身旁时,孙宇飞忽然跃身而起,向着五色鲜花而去,速度之快,只感觉眼前一花,孙宇飞便来到了岩石旁。

         只见孙宇飞快速的伸出手掌,但是就在手掌还差一丝便可摘下鲜花时,身形却被定在了半空,而有这种道法的,马立铭至今为止只知晓任广晨,才可办到。

         果不其然,马立铭扭头看去,发现任广晨在此刻双目紧闭,好像是不在乎鲜花的得失,不过孙宇飞定在半空的动作,却在告诉其余人,鲜花并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得到。

         此刻的蒙面女子抬手一挥,一股香气充斥四周,而在城门前撞到马立铭的男子,只是轻哼一声,香气居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同时开口说道,

         “虽然妖姬宗悟出的是迷惑之道,但是对于在下来说,却不起什么作用,就让你见识见识述心之道。”

         随着话语的传出,蒙面女子只感觉喷洒出来的香气,好像在自身的操控下,折返而回,也就是说,述心之道可以短暂的操控对方脑海,从而让其听命于,施展此道法命的修的指令。

         能来到山峰的命修都不是泛泛之辈,就是这一刹那,女子便知晓对方道法很是厉害,赶忙用迷惑之道加以抵抗,同时指挥边有才去取五色花朵。

         没有想道迷惑之道如此厉害,边有才居然唯命是从,就是不知晓如何才能将此道法破解,皱着眉头看着边有才一点点接近岩石,马立铭心中想道。

         忽然眼前一亮,摸了摸手臂上的蛇形图案,马立铭快步上前,同时用烙印蛇形图案的手臂,抓向边有才。

         就在马立铭的手掌快要握住边有才时,五色花朵散发出一阵青光,下一刻,便恢复如常,而马立铭的手掌也在此刻握住了边有才。

         不过阴冷的气息却没有传出,但是边有才也清醒过来,当发现马立铭握住自己后,心中很不高兴说道,

         “大哥啊,在雾气中你拦着我,在摘下蘑菇时你还拦着我,可是此刻我要去找那个白纱蒙面的美女,你怎么还是拦着我。”

         皱了皱眉头,马立铭松开手掌,却发现岩石中间的五色花朵,在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一个手指大小的圆洞。

         而花朵的消失,也被其余四人发现,同时收回道法,围拢过来,刚刚的敌对,也因为五色花朵的消失,化为了乌有。

         就在这时,山峰开始剧烈的晃动,就连马立铭都无法站稳脚跟,下一刻,一条巨大的裂缝出现在山脚下,而且快速向着山顶而来。

         所过之处,正好是五色花朵消失的地方,而马立铭赶忙提起体内真气,向着远方躲闪,其余众人也同样如此,

         但是裂缝裂开的速度很快,眨眼间便有五十丈宽,而且从见到山脚出现裂缝,再到裂缝到达山顶的速度,只是几个呼吸间。

         低头望去,只见脚下便是裂缝,而地面距离自己还有十丈远,同时看了看其余众人,也没有一个能跃出五十丈远。

         皱了皱眉头,马立铭只感觉身体向着下方快速的落下,赶忙提起真气加持双脚,可是对于命旋五层的命修来说,根本不可能飞上高空,只能减缓下降的速度。

         就算如此,自己的衣裳被下降的风声吹的,啪啪作响,两侧的脸颊好像被一把把小刀划过,很是疼痛,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下降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就算是真气加持双脚,都不能阻止速度的变快。

         如果这样下去,就算是碰触到地面,自身也会被摔的粉身碎骨,只有想办法将速度降下来,才可安然无事的落在裂缝底部。

         想道这里,马立铭左右看了看,发现两侧全是岩石,但是左侧的岩石上却有一个倩影,正是蒙着面纱的女子,只不过此刻的面纱已经掉落。

         就在此刻,一块岩石从上方掉落而下,来不及细想的马立铭,双手握拳,猛地向上击出,只听砰的一声传来,头颅大小的岩石化作了无数碎块,散落向下方。

         还没有来得及喘息,一块一丈大小的岩石便从上方落下,而且速度很快,而马立铭这次却没有将其击碎,而是扭动身躯,堪堪将碎石躲闪开。

         带着风声,岩石在马立铭身前快速向着下方落去,就在到达其双腿时,马立铭提起所有真气,加持在双腿上,同时将双腿弯曲,向着岩石踏去。

         当双脚碰触到岩石后,马立铭将双腿伸直,只见身形向着远处飞去,而下降的速度也慢了许多。

         因为有许多岩石落下,最小的都有拳头大小,最大的足有三丈大小,所以马立铭按照这样的方法,踏在一块块岩石上,而且身形还在一点点接近上方地面,

         如果始终有岩石落下,那自己肯定能跃出裂缝,站立在第二座山峰上,虽然体内真气消耗的很快,但是足可以支撑自身离开。

         看了看上方,马立铭心中想道,而自身距离上方只有百丈远,每一次踏在岩石上,都可上升一丈,如果是在外面,这一踏,肯定能跃出十丈远。

         虽然马立铭心中想的很好,就在距离跃出裂缝五十丈远时,裂缝开始快速的闭合,好像是一个打开的大门,此刻要关闭一般,而且速度也是非常快。

         皱了皱眉头,又再次看了看上方,马立铭知晓已经无法离开裂缝,便开始快速的下降,并保持自身与一块岩石在同样的速度下落。

         如果继续向上而去,等待裂缝闭合后,马立铭必定会被挤压在当中,到时候再想离开,已经无法做到,而向着下方落去,或许还有一丝生还的机会。

         没有过多久,裂缝便只有十丈宽,而马立铭也感觉四周越来越黑暗,而且还有一阵阵的冷风从下方刮出。

         下一刻,马立铭只感觉四周一片空旷,便知晓自己已经离开了裂缝,而距离地面也应该没有多远。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流水的声响,马立铭赶忙踏在身旁的岩石上,身形再次向着一旁飞去。

         “扑通”一声,岩石掉落在水中,而马立铭的双脚也站立在地面上,同时冷风也很强烈,仿佛要将其刮向远方。

         看了看四周,马立铭发现双目只能看出一丈远,而旁边有一条三丈宽的溪水,流淌向远方,上方的裂缝也已经完全闭合,依旧有一颗颗岩石从上方落下。

         就在此刻,四周传来双脚落地的响声,马立铭循声望去,只见任广晨、孙宇飞和没有了面纱的女子站立在不远处。

         而边有才和撞到马立铭的男子却不见了踪影,也不知是在裂缝闭合时没有及时离开,还是已经走出了裂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