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被找到
        “这是黑影的第二次出现,而第一次教给自己修炼方法,这次的出现带着很强的报复心,真不知晓下一次的出现会在何时,又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看着慢慢消失的黑影,马立铭心中想到,同时站起身向着远方走去,虽然不知道哪里还能容得下自身,但是心中却知道,只有自身强大以后,不管在哪里都会受到尊重,更不会像此刻这样。

         半日后,独自走在路上的马立铭,耳边忽然传来惊恐的叫喊声,赶忙皱着眉头停下脚步,可是叫喊声却没有没有再发出。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马立铭自嘲的想道,同时想要再次前行,就在此刻,叫喊声再次传来,没有片刻犹豫,马立铭便向着声音传出的地方走去。

         没有过多久,便来到一个小山坡上,同时向着下方看去,只见下方怪石林立,好像一只只凶猛的野兽,可是怪石的中间有两个身影,彼此站立。

         “虽然今日无法离开这里,但是也要让我知晓,到底是谁让你来杀我的?”只见一名身穿锦衣、脑满肥肠、但面色很是惊恐的男子,开口对着面前披着斗篷的身影说道。

         “是谁不必知晓,只要知道,你是怎么把九家庄一族屠杀,就连刚刚诞生的娃儿都不放过……”披着斗篷的身影说道这里,很是气愤,斗篷也在此刻微微动了一下。

         只见白光乍现,还要继续开口的男子,只感觉脖子一凉,鲜血便从口中流出,同时双目也在此刻慢慢的闭上,下一刻,便栽倒在地,头颅也离开了身体,滚落出一丈远。

         “好快的剑!就连自己都无法看清,而对方的身上也没有丝毫命力波动,想必是凡人中的武林高手,就算是自己遇到,虽然可以躲闪开,但是不能保证不受一点伤害,而身上披着的斗篷,居然和马府见到的黑影,身上披着的斗篷很是相似。”

         在远处的马立铭见到此幕,心中想道,而披着斗篷的身影好像发觉到了马立铭,抬起头对着山坡看了看后,便转身向远方走去,速度之快,只是几个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至始至终马立铭也没有见到对方的面孔,就算是抬起头时,也只见到一双冷酷的眼睛。

         沉思了片刻,马立铭走下小山坡,来到倒地男子的近前,同时蹲下身形,发现男子脖颈上的伤口,很是光滑,而腰间有一个巴掌大小的玉佩,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将’字,不远处头颅的眉心处,还有一个巴掌大小的‘统’字。

         “看来男子的身份在凡人中很是特殊,不然怎敢佩戴这样的玉佩,”想到这里,马立铭抬手将玉佩摘下放入怀中,同时站起身。

         与此同时,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而且正在快速的接近,马立铭赶忙来到山坡上,下一刻,一个个身影便出现在此地,当见到倒在地面上的男子后,露出惊讶的神情,开口说道,

         “这个统字好像在哪里见过。”

         “昨晚被杀的刘员外,头颅上也出现过这个字。”

         “会不会这个人还在不远处?快些将尸体抬走吧。”

         一名男子胆怯的说道,而其余的男子看了看左右后,将尸体快速的包裹起来,同时抬起向着远方跑去,而马立铭也没有在此地久留,再次沿着小路前行。

         “体内拥有五行真气,按修为来说自己也已经到达了命旋五层,看来只要继续修炼,便可到达六层,不过修炼的速度比以往慢了许多,而白长老也在讲堂上说过,五层到六层很难突破,想必自身是遇到了瓶颈。”

         原本白天赶路,晚上修炼的马立铭,在今日却发现通过修炼,修为增长的很慢,便没有继续修炼,抬起头看了看璀璨的夜空。

         突然双目一凝,一道遁光从半空飞过,而马立铭注视着遁光消失在天际,心中有些许羡慕,但是脑海中忽然想到师尊送给自己的手札,便伸手入怀,下一刻,手札便出现在手掌中。

         打开手札,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字迹,虽然是在夜晚,天空中又有一颗残月,并不能照亮整个大地,但是马立铭的双目却可以看清,低下头开始一字字的查阅。

         时间慢慢的过去,当马立铭抬起头看向远方时,心中不由得想道,

         “这份手札里面记载着感悟道的经过,上面也写到,不只是在婆罗树下才可悟出道和法,在某种特殊的环境下,同样可以感悟,只是这个特殊的环境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披着斗篷的身影在杀害男子时,所使用的长剑是那么的快,难道这也可以算是一种道,如果是,那么世间应该存在着无数种道,就看谁能将其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就在这时,马立铭看向远方的双目,忽然闪烁出一道光芒,只是一瞬间便恢复如常,如果是白长老在此地,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道光是悟出道的表现。

         也就是说此刻的马立铭虽说没有自己的道,但是距离拥有道已经不是很远,就和修为一样,只需要一个契机,而这个契机也许是下一刻,也许是一生。

         ……

         在以往,白天的古罗镇很是热闹,进出城镇的马车一辆接着一辆,而今日却只有三四辆马车,但四周的凡人却有数千之多,并且还有一些凡人从远方聚集走来。

         虽然如此,但是进入城镇中的凡人,只有寥寥数人,因为每个凡人进城时都要经过检查,也只有看守城门的士兵同意放行,才可进入,如果不同意,不管是家中出了何事,都不让进入。

         而此刻的马立铭也来到古罗镇,想要在此地找寻一个契机,来突破修为的瓶颈,但是见到此幕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更是没有想到进入城镇会如此之难。

         随着人群一步步的向城门走去,足足过去了数个时辰马立铭才来到城门前,虽然依靠自身的修为,可以不必理会四周的凡人,但是马立铭来到此地是为了找寻契机,也没有必要闹出多么大的动静。

         “看什么看,抬起胳膊。”只见一名士兵对着一名中年男子,开口说道。

         “为什么要抬起胳膊?”而中年男子不以为然的说道,同时大姚大把的向着城内走去。

         说话的士兵听到后,露出怒色,抬起脚踢向中年男子,下一刻,传来哎呦一声,只见男子向着后方倒退了数步,正好向着马立铭而来。

         皱了皱眉头,马立铭向着一旁迈出一步,想要躲避开男子的倒退的身形,不知是有意,还是凑巧,男子的身形也在此刻改变方向,正好撞在马立铭的身上。

         只听吧嗒一声,原本放在马立铭怀中的玉佩掉落在地面上,而男子也因为马立铭的原因没有摔倒,本想上前继续殴打男子的士兵,当听到声响后,下意识的低头看去,当看清后,脸上露出胆怯的神情,对着马立铭说道,

         “小的有眼无珠冲撞了大人,请大人恕罪。”

         听到此话,马立铭一愣,而士兵也在此刻将地面的玉佩拾起,伸出双手交给马立铭,同时再次说道,

         “大人只需亮出玉佩,便可不用与这群贱民排队,直接进城,就是。”

         既然如此顺利,为何自身要去解释,抬手接过玉佩,在四周凡人羡慕的目光中,马立铭迈步向着城内走去,但是没有走出多远,后方便传来一句话语,

         “给我站住,你以为你也能和大人相比吗?”

         扭头望去,发现说话的还是那名士兵,但是却对着撞在马立铭身上的中年男子所说,而中年男子则有些不悦的说道,而且语气中带着傲慢,

         “我是前面那位大人的仆从,你若再敢阻拦,大人定会动怒。”

         这回士兵愣在原地,提起的脚也不敢踢出,悬浮在半空,居然没有摔倒,而双目却看向远处的马立铭,想要知晓中年男子所说的话语到底是否属实,而马立铭却没有开口,只是自顾自的走进城中。

         见到此幕,中年男子心中一阵窃喜,但是嘴中却发出一声冷哼,同时将面前的士兵推开,跟随着马立铭走进了城内。

         而士兵也没有再次阻拦,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鄙视中年男子仗势欺人,如果对于此刻的凡人来说,士兵也一样是在仗势欺人。

         就在这时,从不远处跑来另一名士兵,当来到近前后,疑惑说道,

         “那个玉佩怎么看着很眼熟。”

         “当官的玉佩都差不多,更何况将军府中的玉佩只是用颜色来区分官阶大小,那个白色的玉佩和通告上面的玉佩一样。”

         “因为那个通告我们才全城戒严,难道是拿着玉佩的少爷杀害了将军。”

         说到这里,将马立铭放进城镇的士兵,双目圆睁,露出害怕的表情,额头上也留下了滴滴汗珠,如果让人知晓是自己将凶手放入城,那自己的人头肯定不保,士兵赶忙抬手指向马立铭,大声的说道,

         “将城门关闭,所有人给我把那个少年抓住。”

         已经进入城门内的马立铭,将士兵的话语听的很清晰,心中不由得悔恨,为什么要将男子的玉佩带在身上,如果不是中年男子撞到自己,玉佩也不会掉落。

         加快前行的步伐,同时向着左右观望,突然发现中年男子在三丈远的地方,面带笑容看向马立铭,好像这一切都在对方的算计之中。

         虽然士兵的动作很快,但是想追赶上马立铭,还是有些困难,二个时辰后,马立铭便将士兵甩出很远,同时走进一间客栈,也是为了暂时躲避一下后面的追兵。

         只见客栈有两层,底层是饮酒作乐的地方,而二层则是休息之处,马立铭来到靠近窗前的一张空桌旁坐下,同时皱着眉头,看向外面,只见一个个士兵在外面来回的奔袭。

         “客观要些什么?”就在这时,一名肩膀上放着抹布的男子,从不远处走来,同时擦拭了几下桌子后,带着笑容问道。

         “给我来一壶茶水,”马立铭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而怀中的银两只够喝一壶茶水。

         “茶水一壶,”听到马立铭的话语,男子脸上的笑容消失,扭过头开口喊道,同时转身向着远处走去,而嘴中还不由得小声低估道,

         “一看就是个没银两的主。”

         虽然男子已经走出一丈远,但是马立铭还是听到其所说的话语,而心中不由得感慨,自己既没有银两,也没有很高的修为,就连一名客栈的伙计,都看不起自己。

         如果成为强者以后,想必不会发生此刻的事情,更不会受到鄙视,此刻马立铭的心中,对于强者更加的渴望,也只有将修为提高,才可成为强者。

         没有过多久,茶水便端了上来,在此刻从客栈外走进来一名男子,原本想要低头喝茶水的马立铭,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因为进来的男子正是在城门前撞到自己的男子。

         而男子好像也发现了马立铭,却没有理会,直接坐在了一张桌子旁,同时要了一些菜肴和酒水。

         不过随着男子的坐下,客栈外又走进两个头戴斗笠的身影,在和伙计交谈几句后,便走上二层的一个房间中,同时摘掉斗笠,露出一名老者和一名相貌斯文的男子。

         “就是坐在窗旁的少年?”因为二层的窗户可以直接看到底层的一切,所以老者在见到马立铭后,开口问道。

         “就是那个少年,虽然只是在茶摊中见过一面,但是所使用的招式里面却暗藏着一股特殊的道,”

         原来斯文男子正是任广晨,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来到这里,并且还不与马立铭相认。

         “看来一会就要有麻烦了,就是不知道这个马立铭会被带到哪里。”

         老者的话语刚刚说完,只见客栈外走进来数十名士兵,分立两旁,下一刻,一名身穿白色盔甲,腰带佩剑的将军走进客栈,同时用双目环视四周。

         而马立铭见到如此多的士兵,就知晓一定是在找寻自己,如果从窗户跳出,必定会引起对方的注意,更何况这群士兵,不一定就认识自己。

         “正好还有几张空桌,将军快里面请,”客栈的伙计赶忙跑过来,脸上堆满了笑容说道。

         “滚一边去,不要挡住我家将军的视线,”从旁边走上来一名兵,怒声说道,同时将伙计推向一旁。

         只见伙计的身形不由自主的向着后方倒去,下一刻便撞在还有食客的桌子上,同时传来一阵碗筷掉落在地面上的声响。

         原本有些食客并没有理会走进的士兵,但是见到此幕,赶忙放下手中的碗筷,站起身向着客栈外走去,食客们互相拥挤,生怕走的慢一些得罪这群傲慢的士兵。

         沉思了片刻后,马立铭站起身随着众人向客栈外走去,当经过在城门前撞到自己的男子时,突然伸手入怀取出玉佩,丢在地面上,而马立铭的脚步却没有停下。

         “看看这些人的身上有没有玉佩。”食客们速度很快,不一会便来到了客栈门前,但是始终看向四周的将军,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

         “是将军。”

         站在两侧的士兵答应了一声后,便将手中的长矛伸出,同时走上几名士兵,搜索一个个食客的衣裳,如果没有发现玉佩便会放出客栈。

         没有过多久,马立铭也来到近前,同时一名士兵走上前,搜索了一阵后,并没有在其身上发现玉佩,便让开道路。

         “站住”但是身穿白色盔甲的将军,突然开口说道,并且来到马立铭面前,用双目打量了片刻后,接着又道,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将军,咱们是第一次见面吧!”

         “不对,一定在哪里见过。”

         说完此话,身穿白色盔甲的将军叫来一名士兵,同时从其手中拿起一个卷轴,打开,对比了片刻后,对着左右挥了挥手后,再次说道。

         “就是你,把他给我带走。”

         对于这群士兵来说,马立铭只要提起真气,便可轻松的离开,但是面前的将军却是给马立铭一股压迫感。

         虽然可以肯定对方体内没有命力,不过这种压迫是来自对方的身上,那是在战场上的杀气,那是见过无数尸体踩在脚下的冷漠。

         “将军你看那里,”就在这时,原本想要抓住马立铭的士兵,忽然发现不远处的地面上闪烁着亮光,便赶忙开口说道。

         其实马立铭是有意为之,不管对方是不是有意在城门前撞到自己,但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因对方而起,这样做也不为过。

         “把那个中年男子也带走。”

         随着话语的说出,四周士兵一拥而上,而马立铭看着涌来的士兵,默默地提起体内的真气,而撞到马立铭的中年男子并没有动,始终坐在桌旁,却可以感觉到对方身上出现了命力波动。

         “吵什么吵,打扰老子的雅兴。”

         就在这时,二层传来一声愤怒的声音,同时一个身影一瘸一拐的从房间中走出,身上穿着华丽的衣衫,而旁边跟随着一名妖艳的女子,浓妆艳抹,每走一步下半身都在来回的扭动。

         “打扰边少了,等抓住这两个人,我们就走,”身穿白色盔甲的将军,看了看说话的男子后,赶忙客气的说道。

         “马兄,”边有才刚想说,快一些,却发现了底层的马立铭,不由得露出惊讶的表情,开口说道。

         “边兄好久不见了,”而马立铭也没有想到边有才会在这里,与上次的相见已经隔了半月有余,所以才如此说道。

         忽然客栈内传来一声响动,只见撞到马立铭的男子,从窗户跃出,向着远方跑去,而身穿白色盔甲的将军,看了看马立铭后,指着逃跑的男子,开口说道,

         “给我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