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道
        原本被定在半空的马立铭,只感觉四周的无形力量,在此刻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而身形也向着地面落去,马立铭赶忙提起真气,加持在双脚,下一刻,便稳稳的站立在地面上。

         而黑影的双目慢慢的弯曲,同时将盖住头部的斗篷掀开,露出一张肤色白净,长像斯文的面孔,并对马立铭开口说道,

         “多日不见,马兄可还记得小生?”

         没想到黑影居然是任广晨,马立铭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因为如果真是此人,那在大伯家的黑影也就是对方,不管是什么理由,想要害大伯的人,就是自己的仇人。

         看着前方,马立铭没有说话,但是双目却在此刻一点点的冰冷,就连四周的温度都降低了一些。

         “想必马兄已经全部知晓,只不过看到的并非是真实的,”任广晨说到此刻,大笑一声后,接着又道,

         “在马福腾的房间上方,确实是在下,只不过那个时候是受人之托,但是发现马兄住在那里,又得知与马福腾的关系后,便没有继续前往。”

         “受谁的委托?”

         “只有加入门派,才可知晓这一切,在下这次前来只是想再次邀请马兄加入,也可保马福腾以后不被打扰,”任广晨微微一笑,开口说道。

         看来对方的门派已经在打大伯的主意,虽然自己也有心加入,但是为了保全大伯就必须要加入了,也可将马府中的误会全部澄清。

         虽然心中如此想,但是马立铭并没有立刻答应,只是抬手摸了摸下巴,不过任广晨却好像很是着急,又见马立铭如此表情,便又说道,

         “只要马兄前来,暗影宗的大门随时都为你敞开。”

         说完此话,任广晨再次带上斗篷,向着远方而去,而马立铭沉思了片刻后,也离开了此地。

         刚刚来到府门前,就见到边有才在那里东张西望,好像在寻找什么,当发现马立铭后,原本焦急的面色,露出了笑容,同时开口说道,

         “大哥,你去哪里了,找了你一整夜。”

         抬头看了看东方,只见一抹亮光已经出现,马立铭也没有想到居然已经快要天明,同时疑惑的问道,

         “什么事?”

         “修炼了一个晚上,感觉丹田中的漩涡大了不少,不过还是无法将小树打断,要不大哥教教我怎么用真气吧!”面带笑容,边有才奉承的说道。

         “用念力沟通真气到双手,便可将小树打断,”马立铭随口说道,同时走进府中。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还是大哥厉害,”知道答案后,边有才兴奋的跑向远方,迫不及待的想要试试自己的真气到底有多么厉害。

         来到房间中的马立铭,伸手入怀取出一片树叶,只见叶子上面有着许多纹路,而且还散发着晶莹的光芒,如果是在夜晚,必定可以照亮整个房间。

         这是婆罗树的叶子,也只有悟出道的命修,才能得到此物,想必命修对此物很是珍惜,可抚琴女子为何交给自己,并且连一句话语都没有说,难道这片叶子对于女子来说,可有可无。

         将树叶收好,马立铭盘膝坐在床铺上,同时闭上双目开始修炼,虽然不能提高修为,但是也可将体内消耗的真气补全。

         三个时辰后,外面的树荫下再次传来一句句的话语,而马立铭在此刻也感觉体内的真气已经恢复到全盛时期,便站起身来到窗前,聆听老者所说的每一句话语。

         可是就在此刻,天空中忽然滴落下一滴滴水珠,好像一根根丝线,让大地与天幕相连,而树荫下的孩童也一哄而散,各自跑向远方。

         不过老者刚想离开,忽然发现马立铭站立在窗旁,便快步跑进房间中,同时开口说道,

         “公子,老朽借此地躲避一下,突来的雨水。”

         “正好先生到来,在下心中有一个疑问,”对着老者点了点头,马立铭开口说道,同时扭过头看向外面的天幕,接着又道,

         “如果没有这些水珠,大地和天幕是不是就不会相连,如果将各自比喻成道,那么便可称之为天道、地道、雨道吗?”

         “天道、天之大道,无数人感悟,又有无数人,已失败告终,地道、接地气者,满身正气,但是接冥者,邪异加身,而这个水珠,老朽感觉称之雨道,有些不妥。”

         看着窗外,老者慢慢的来到马立铭近前,说完此话后,双目愣愣的看着水珠,眉头却是越皱越紧,好像自身的思索,停止不前,根本无法看透。

         听着老者的话语,马立铭也在思考,感觉到水珠并不适合雨道,虽然天地万物都有各自的道,但是雨道也可称之为水道,更可遇冷成块,也就是冰道。

         “既然水滴与凡人和命修都息息相关,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可见到,房间中的茶水,清晨草木上的露水,就连走路时也可发现流淌的河水。”

         想到这里,马立铭怀中的树叶,忽然慢慢的飘起,这一幕也被老者所见,不由得露出惊恐之色,身形向着后方倒退了数步。

         只见树叶顺着窗户飘出房间,不过在十丈远的半空,突然绽放出比以往强大百倍的光芒,下一刻,没有任何声响的炸开,消失在天地间。

         而外面的雨水,也在此刻不再滴落,但是叶子上面的水珠,却告诉所有经过此地的人,刚刚下过了一场大雨,这场雨又好像为了老者和马立铭的对话而下。

         见雨水停息,老者赶忙告退一声,离开了房间,但是心中对于马立铭的身份,却知晓了大概,通过树叶的飞起,便可判断出马立铭必定是命修,而命修也可以说是悟天道的凡人。

         不过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中,一名白纱蒙面女子看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忽然,双眉微微皱起,坐在椅子上的身形也站了起来,同时开口自语道,

         “此子居然可以将婆罗树的叶子毁掉,看来真是不简单。”

         “小姐是在船上的那个少年吗?”

         随着话语的说出,在一个漆黑的角落里,走出一名相貌丑陋的男子,正是在岸边吓坏士兵的贾学海。

         点点头,女子迈步向着前方走了几步,同时摘掉遮挡住面孔的面纱,这是一张绝美的面孔,就算是盛开的鲜花都要逊色一筹,但是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情感,仿佛一块万年不化的寒冰,并开口说道,

         “虽然自身无意中得到叶子,而放在少年的身上,指向知晓对方最终到底可以感悟出什么道,看来此事只能作罢,或许还有见面的一天。”

         ……

         与此同时,在武阳宗的密室内,皓阳真人看着手中的白色珠子,笑了笑后,抬手一挥,只见前方的虚空慢慢的扭曲,下一刻便有一副画面出现在扭曲的虚空里,里面有一颗苍天巨树,而地面上覆盖了一层带着纹路的叶子。

         “不错,看来离成功的时刻不远了,”

         抬手再次一挥,画面一变,只见马立铭出现在半空,而皓阳真人再次说道,

         “乖徒儿,要努力啊!”

         说完此话,皓阳真人大笑两声后,脸上露出一抹阴冷。

         边府中,马立铭并不知晓这些,而是依旧在房间中看着外面的天幕,就在这时,边有才忽然从外面兴高采烈的跑进来,并大声的呼喊道,

         “大哥,我居然那么厉害,将一颗碗口粗细的树木给打断了,看以后谁还敢说我只是一名杂役。”

         但是马立铭并没有从感悟中清醒,更没有听到边有才的话语,只是站在窗旁一动不动,仿佛一块永恒不动的磨盘,又好像是一个雕像。

         不明所以的边有才,来到马立铭近前,同时也用双目看向天幕,不过只看到了一只只乌鸦带着难听的叫声,从远方经过此地,这让边有才不知道自己心目中最崇拜的大哥为何会如此。

         就在边有才想要问清到底发生何事时,忽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从马立铭的身上传来,赶忙提起体内很少的真气,来抵御这股力量。

         虽然刚开始边有才还可以站稳身形,但是抵御的时间越来越长,身体也开始慢慢的后退,下一刻,后背便撞击在墙壁上,而无形的力量却是越来越强大。

         只见边有才的额头流淌下滴滴汗珠,而身体也成大字形贴在墙壁上,手脚也开始慢慢的颤抖,如果再过一个时辰,边有才肯定会晕厥过去,所以再次大声呼喊道,

         “不行啊!不行啊!”

         “不行,不行,对就是不行,这不是自身要悟出的道,”好像是在回答边有才的话语,马立铭转过头后开口说道。

         也就在此时,无形的力量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而边有才的身体也顺着墙壁瘫软在地面上,但是抬起头看向马立铭的目光,只感觉自己心中的所有事情全被对方这一眼看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