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雾气
        口水依旧一滴滴的落在边有才的头顶,而边有才却是站在原地没有动,任凭口水的滴落,其实边有才很想躲闪到一旁,不过此刻的双腿已经不听从他的指挥,并且还在不停的颤抖。

         而不远处的马立铭,见到此幕,快速的从旁边拾起一个手臂粗细的树枝,并将上面的枝杈掰掉,同时将顶端弄出尖刺,慢慢的移动脚步,向着兔子的腹部而去。

         并没有注意到马立铭的丑陋兔子,用双目直勾勾的看着下方的边有才,同时露出拟人的表情,下一刻便张开大口,向着下方咬去。

         见到大口再次咬来,边有才怪叫一声想要离开,奈何双脚根本无法移动,便闭上双目,口中不停的嘟囔道,

         “别吃我,别吃我,我还有一个没过门的媳妇,要吃就吃那个姓马的,他肉香,他肉好吃……”

         虽然边有才如此说,但是丑陋的兔子并没有停下动作,只见大嘴距离边有才也越来越近,一丈、五尺、八尺、……。

         直到还有一臂远,便可将边有才吞进腹中时,丑陋的兔子忽然在此刻将头颅抬起,发出一声惨叫,并快速的跳到一旁。

         其实马立铭早已经来到了丑陋兔子的腹部,但是听到边有才的嘟囔声,心中不由得一阵咒骂,动作也迟缓了一下。

         见到大嘴快要碰触到边有才后,马立铭赶忙提起真气,举起早就准备好的树枝,向着上方刺出。

         而边有才也听到了惨叫声,被这一吓,双腿居然可以移动了,也顾不上身上的口水,连滚带爬的来到一颗大树下。

         吃痛的兔子露出愤怒的目光看向马立铭,同时身形还在不停的抖动,好像是想将腹部的树枝抖动下来,但是却发现根本不能取下树枝。

         只见鲜血顺着树枝流淌的很快,没有过多久,地面便被染成了红色,而丑陋兔子的身形也开始慢慢的倒下,但是快要接触地面时,忽然张开口,一个不大的旋窝出现在其口中,并且还在快速的变大。

         感觉一股吸力从旋窝内传来,马立铭赶忙提起真气,向着远处闪躲,但是身形却根本无法动弹,而且还在一点点的随着吸力进入丑陋兔子的口中。

         就连四周的树木也在一颗颗的飞起,下一刻,便进入旋窝内,不过在马立铭距离旋窝只有一丈远时,吸力忽然停止。

         下一刻,一声轰隆隆巨响传来,只见丑陋的兔子双目紧闭,栽倒在地面上,而边有才也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并将身上的液体抹掉后,来到丑陋兔子的躯体旁开口说道,

         “叫你吃我,你倒是吃啊,起来啊。”

         随着话语的说出,边有才还用双脚不停的踢在丑陋兔子的头颅上,虽然在没有灭杀前,边有才根本不能伤到丑陋兔子,但是此刻却将其头颅踢出了一个大洞。

         本想继续前行的马立铭,忽然发现头颅上面的大洞并没有鲜血的流出,而且还有一丝红芒一闪一闪,便赶忙来到近前,阻止住边有才。

         蹲下身形,单手伸进头颅内,而不明所以的边有才,看着马立铭的举动,不由得有些好奇的凑了过来,想要知晓其到达在干什么。

         但是就在边有才刚刚蹲下身形,马立铭单臂用力,猛地收回手掌,同时身形快速的向着后方倒退,直到距离丑陋兔子的躯体二丈远后,才停下身形。

         就在马立铭手掌收回时,一股好像泉水般的鲜血从头颅内喷出,居然一点都没有浪费,全部喷洒在边有才的身上和脸上,就连脚下的靴子也被染成了红色。

         “大哥你能不能提前说一声,害得我身上全是血腥的气息,”心中很是不悦的边有才,擦掉脸上的血迹后,对着马立铭埋怨道。

         可是马立铭并没有理会边有才,而是看着手中一颗红色的珠子,只见珠子成不规则的圆形,暗淡无光,没有一点出奇的色彩,不过马立铭知道,这颗珠子绝非寻常之物,不然怎会在这只拥有修为的兔子体内。

         “看来只有找寻到一些卷轴,才可查询到珠子到底为何物,”想道这里,马立铭将珠子擦拭干净后,装进怀中,同时向着前方继续走去。

         而边有才抖了抖身上的鲜血,嘴中不停的埋怨着马立铭,但是脚步却没有停下,跟随着其身后,这次没有走在最前方。

         夜幕的降临并没有给森林带来阴森感,也没有一只野兽再出现小路上,四周还没有一点风声,而马立铭和边有才因为体内拥有真气,只需打坐片刻,就可继续前行。

         “那个旋窝想必是兔子的道法,看来不光人类才可修炼,就连兽类同样可以,如果不是有边有才吸引住兔子的注意,自身想要灭杀,肯定不会如此简单。”

         走在小路上,马立铭心中想道,虽然是漆黑的夜晚,但是可以看清地面上的一切,也只有成为命修,才会如此。

         直到清晨,马立铭和边有才终于走出森林,只见眼前出现了一片浓密的雾气,根本无法看出很远,而且还有一阵阵微风刮过。

         “大哥,距离暮光村没有多远了,只要再穿过这片雾气,便可到达,”看了看前方,边有才伸手入怀,取出一个卷轴,打开后看了数遍,才对马立铭说道。

         点了点头,马立铭率先走进雾气,只感觉一股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随着一点点的深入,雾气也越来越浓郁,而身上的衣裳也慢慢的被浸湿。

         没有过多久,便走出三丈远,而马立铭却皱着眉头停下脚步,同时伸出一只手掌在胸前,下一刻,掌心中便出现了一些水柱,而且还在不停的增多。

         “这里应该是在下雨,而且很浓密,如果没有四周的雾气,想必会看的很清楚,”将手心中的水倒掉,马立铭心中想道,同时继续向着前方走去。

         又走出五丈远,马立铭再次停下身形,并且四周传来一阵嗡嗡声,由远而近,下一刻,便很是清晰。

         虽然边有才没有听到,但是也停下了脚步,心中知晓,马立铭不会无缘无故的停下身形,更是用双目警惕的看向四周。

         没有过多久,嗡嗡声便响遍四周,马立铭赶忙循声望去,虽然左右全是雾气,不过还是见到一只只指甲盖大小的飞虫,向着这里围拢过来。

         见到这么多的飞虫,边有才赶忙向着前方跑去,速度之快,居然一步便可迈出一丈远,但是在跑出三丈远后,只听砰的一声,边有才停下了身形。

         而马立铭只感觉四周的飞虫,在听到声响后,便一哄而上,向着边有才飞去。

         “看来飞虫应该是靠听觉感知方向,边有才所发出的声响,正好惊动到飞虫,”见四周没有了飞虫,马立铭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同时在心中想道。

         其实边有才很有可能逃过飞虫,但是雾气太大,没有发现前方的大树,所以才撞在了大树上,也因此耽误了逃跑的时间。

         见到飞虫就要将边有才围困,马立铭赶忙从地面上找寻到一块手掌大的岩石,同时提起真气,向着远方抛出。

         下一刻,一声岩石落在地面上的声响传来,飞虫也像马立铭猜测的一样,舍弃边有才,直奔声响传出的地方飞去。

         这次马立铭没有站在原地,而是快速向着前方而去,站在大树旁的边有才,赶忙跟随在后方,命修的速度比凡人快了许多,只是一瞬间便来到了十丈开外。

         就在此刻,后方再次响起嗡嗡的声响,而且飞虫的速度很快,比马立铭用真气加持双脚都快了许多,感觉飞虫距离自身还有五丈远时,马立铭忽然停了下来,并且慢慢的呼吸,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

         而边有才可不知道飞虫用听觉感知,虽然知晓飞虫快要追上来,但是却没有停下,还是自顾自的向着远方飞奔,可是在到达马立铭近前时,忽然被一只手掌拽住,身形也随之停了下来。

         “大哥,你不逃命也不能拦着我啊!如果再不走,那些可恶的虫子就追上来了,”本以为使劲的奔跑,便会将飞虫甩开,但是此刻却被马立铭拽住,边有才露出一张苦瓜脸,开口哀求道。

         虽然边有才如此说,但是马立铭并没有松手,如果松开手,让其继续逃命必定会将飞虫引开,自身也可逃过飞虫的围困,不过马立铭不是那种利用兄弟之人。

         示意边有才不要开口后,马立铭再次从地面上找寻到一块岩石,同时快速的向着远方抛出,这次用上了全部真气,岩石也被抛出的很远。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飞虫也和上次一样,向着声音传出的地方飞去。

         以往边有才的脑袋很是不灵光,但是此刻却知晓了一切,也庆幸马立铭将自己拽住,不然被这群飞虫包裹,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