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 我到底是谁
        同一天,在秘不为人知的禁地之中,在高山大泽的地下深处,在高门大派的门派重地中,在凡人止步的洞天旧地之中……在无数诡秘叵测、禁制重重的道法封印之地同时有灵力冲天而起,从不出世的古老者们同时发出惊天的欢呼:

         “帝尊的时代结束了,新的时代来临了!”

         “这一世吾要活出新的精彩!”

         “帝尊已去,谁能阻挡我们的脚步!”

         “自由啦,吾将攀登新的大道巅峰!!”

         “十万年了!终于等到了神皇的时代!这世誓要成仙!”

         而在世界的偏僻一角,初来乍到的阳文仍然浑浑噩噩,狼狈不堪。

         祝伯一声“回庄”,大汉门立刻把同门的尸体放到狼背上,这次阳文则由祝伯带着,陡峭的狼背垫着厚厚的褥子,虽然硌的没那么厉害,但是那狼疾奔时的起伏却很大,颠得阳文头昏脑胀,阳文试着掌握红狼的节奏这才好了一些,能说出话来了。

         一能说话阳文就向祝伯打听这个世界的情况,祝伯以为阳文是失忆了,把这个世界的大概情况向阳文讲了一遍。

         事实出乎阳文的意料,这个世界即不是普通的古代世界,也不是武侠世界,更没有修真修仙,却有一种阳文没有听说过的能力——灵纹!

         在这个世界里人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反而跟他原本的世界几乎相同。但是这个世界的人类却受到神灵的庇佑,可以通过一定的降灵仪式得到神灵的祝福,这就是灵纹。得到灵纹之后,人类就可以使用神灵的力量,灵纹越强,能使用的力量也就越强。

         当然也有些人不需要仪式,生来就有灵纹,这种被称为天生灵纹,而天生灵纹的人因为天赋极好都被各派当成苗子来培养,往往成就非凡,顺便一提这个世界的阳文也是天生灵纹,据说还是神纹,这让阳文压力很大,因为他知道自己从另一个世界来的,根本没有什么灵纹。

         能得到灵纹的人并不多,大约十个人中才有一个,而天生灵纹的更是少之又少可以说是万中无一。得到灵纹的人都被称为灵师,他们是人类的主要守护力量。

         在这个世界除了人类之外还有一些其它的种族,但是是什么种族祝伯也没见过。

         祝伯他们所属的烈阳山庄就是一个灵师的小门派,这和武侠小说中的山庄听起来并没有什么区别,阳文则是烈阳山庄的少庄主。

         听祝伯一通介绍,阳文也逐渐有些心动。这算什么?富二代?武二代?灵二代?在原本的世界当久了吊丝,阳文也有点取代这个世界的阳文当二代的念头。但是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他可是一来到这里就见到了杀人现场,这个世界的危险不言而喻。虽然对于这件事祝伯说得不多,但是却一直交待阳文要小心同在景阳县的另两个门派观景阁和明山派,还有各位叔伯兄弟之类……

         祝伯虽然不说,但是阳文也不傻,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再看其它的大汉对他虽然言听计从,却也没有恭敬之心,阳文一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像上一世,他幼时父母双亡,各族亲戚霸占了家族企业,最后联手把他赶出家门,致使他一举成为了一个纯宅的吊丝。

         一想到伤心事阳文也没了当二代的心思,加上小说看多了,他从心里就不怎么看得上这种垫底的小门派,想想那些为这点家产争得你死我活的族人,阳文很想当着他们的面不屑的丢下一句:鼠目寸光!

         阳文出现的地方离烈阳山庄并不算太远,红狼跑了三个小时左右就到了,眼见着前方布满了整个半山腰一片红墙绿瓦,这有方圆十来里吧!阳文激动的问道:“这就是我们山庄?”

         在得到祝伯的肯定回答后,阳文立刻把那句“鼠目寸光”丢得无影无踪,次奥!从今天起我就能当这么大一片庄子的主人了?

         阳文被祝伯带着,当首从宽阔的正门呼啸而入,遇者莫不退让,再恭敬的叫上一句“少庄主!”阳文心底一股傲然之气油然而生,顿感意气风发,少年得意不正是要如此么?

         但是阳文还没享受多久,现实就给他上了一课。进庄没多远就有一个瘦脸青面的少年带人拦住了去路,只见一个大汉当面大吼一声,阳文顿时感到恐怖的气息从周围压迫而来,而他身下的红狼也吓得呼呼哀叫停止不前,若不是祝伯眼疾手快拉了一把,阳文就被甩了下去。

         那青面少年一副脸朝天的模样道:“是谁在这里横冲直撞啊!不知道这里是烈阳山庄么?”

         阳文心中一怯,心道:完了!才来就惹事了。正要开口道歉,但是一想不对啊,我现在是这里的少庄主,谁能比我还牛啊?再说刚才这货明明已经看到我了,难道他会不认识少庄主这张脸?

         能这么嚣张恐怕事情并不简单,他轻声向祝伯一问,果然这是阳文的叔叔、烈阳山庄的二庄主阳霸的儿子阳武,也就是阳文的堂弟。

         这时那阳武也做够了态,扭脸撇了阳文一眼阴阳怪气道:“哦,我当是谁这么大胆,原来是没人教没人养的少庄主啊,哈哈哈……”

         阳文虽然不是真正的烈阳山庄少庄主,但是他从小就在这种没爹没娘的骂声中长大的,对此十分敏感,听到此话多年的屈辱涌上心头立刻涌上大脑。阳文头脑发热,两眼赤红,突地从红狼上跳了下来,对着阳武咬牙道:“你说什么?”

         阳武先是吓得一愣,像是没想到这个废物竟然敢对自己吼了,随后又看看身前的大汉,就又昂首道:“哼,有娘生没爹养的废物!”

         “我x你妈!”阳文一声国骂,张开双手状若疯虎就往阳武身上的扑去。

         眼见就能掐到阳武的脖子,眼前突然一暗,一个巨大的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随即双腕一痛,竟然是被人抓住双手提离了地面。

         “放开我!”阳文一边挣扎,一边乱踢那大汉,但是因为没穿鞋也不知道踢到什么部位,踢得脚生疼,而那大汉却无所觉。

         祝伯这时也脸色极难看从红狼上下来怒道:“阳再山!庄主生前对你不薄!”

         那名叫阳再山的大汉冷冷道:“二庄主对再下更是恩同再造!”

         祝伯气得说不了话来:“你……再不放开少主,我就不客气了!”

         祝伯魂力勃发,须发皆张,一副拼命的架势。

         阳再山把阳文一甩,丢给祝伯:“祝伯,你老了!不是我的对手,我敬你是老人家,不与你动手,这废物你收回去。”

         阳文想要再次扑向阳武,却被祝伯死死拉住。

         阳武这时也凑乱道:“就是,祝伯你人老了,脑子也不好使了,把烈阳山庄交给这个废物?你是想我们全庄跟着他一起当窝囊废吗?”

         祝伯对此也无力反驳:“这是当年老庄主定下的……”

         阳武尖叫道:“那是我爷爷老糊涂了,偏心那个无能的阳天!现在好了,他把整个山庄搞得负债累累,岌岌可危!生下个更废物的阳文之后撒手西归,留下我们给他擦屁股!让我爹当庄主有什么不好?”

         祝伯此时又被气得白须颤抖:“住口,你怎么能侮辱自己的伯父和堂兄,我定会向二庄主禀明此事。”

         阳武蛮不在乎,傲视一切道:“随你的便!”然后又一指祝伯身后的大汉们道:“你们还不赶紧把红狼放回狼圈,这为这点小事也要出动红狼,真是浪费。”

         说完带人转身离去,其它大汉把尸体往地上一丢带着各自的红狼往狼圈走去。

         这时一群老弱妇孺走了过来,看到地上的尸体,乱呼一声,各自寻找起来,待发现亲人的尸体之后,纷纷痛哭起来,更有几位体弱老人直接晕倒在地。

         就在这片孤儿寡母的哭声中,祝伯也是倍感凄凉,不禁紧紧搂住了阳文。

         阳文这时也逐渐冷静下来,愤怒过后是对亲情的怀念,周围人的痛苦他也感同身受。

         一个小孩突然站起来,满脸泪痕,用稚嫩的小手指着阳文哭声道:“都是你,为了你这个废物,我爹爹才死的,你还我爹爹,你还我爹爹……”说着扑到阳文身前又抓又打。

         阳文措手不及,被打个正着,对方是小孩子打的虽然不疼却很狼狈,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这一愣神又有几个小孩也跑了上来,祝伯赶紧挡在阳文身前,几个孩子的母亲上前,把各自的孩子抓回去,想到今后孩子没爹不知何去何从,悲从心来,忍不住又抱头哭成一团,搞得祝伯也是叹息不止。

         祝伯清清嗓子对身后唯一没走的大汉道:“严承,你带少主先回去。”

         那叫严承的大汉约莫三十多岁,长得十分壮硕,浑身肌肉隆起,但是却长了一张十分憨厚的脸。听到祝伯吩咐,他诶的答应一声,就对阳文道:“少主,咱们先回去吧。”

         阳文一看祝伯已经去安慰死者的家属去了,大概也知道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也不便打扰就决定先等等再说。

         就在这时,阳文眼中突然亮色一闪,一个靓丽的身影映入了他的眼中。

         “洛雪?!”

         只见一名年轻女子摇曳而来,她面若初月,肌肤犹如冰霜般剔透,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一身轻纱裙,长及曳地。一条流云带,环佩琉璃。特别是她的气质十分出众,远远的站在那里如同覆雪的白梅。

         那女子虽然身着一身古装的打扮,但是阳文又怎么会不认得,正是他暗恋了四年的学院女神洛雪。

         洛雪扭头望向阳文,似乎有些诧异,但一愣之后就稍稍点下头,算是打过招呼。

         阳文一见之下顿时高兴起来,原来洛雪真的在这里,赶紧跑上前去:“我终于找到你了!”

         洛雪稍一停顿:“少庄主找我何事?”

         正要继续答话却突然觉得不对,少庄主?

         阳文赶紧指着自己的脸急道:“不是,不是,不是少庄主,是我啊,你不认识我了?,我是阳文啊,阳文!”

         洛雪然后淡淡道:“是的,阳文,我自然认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