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4 异世界中的现代知识
    异世界与原世界有一些相同的东西,哪怕这个异世界里魔法横飞,道法无边,但有一些东西是共通的,比如,数字,无论是二进制,四进制,八进制还是十进制,一就是一,二不是二,一加一等于二,当然这里说的二并不是二这个字,而是概念,无论名字叫什么符号又是什么,一个就是一个,两个一个就是两个。所以在原本的世界里,一加一等级二,同样到这个世界里仍然是一加一等级二。

     于是阳文在原本世界里学到的知识在这个世界里同样是有用的,而现在他所面对的这个炼地的第三关同样如此。

     阳文学习还不错,因为除了学习他几乎无事可作,没事也就翻翻课外读物,然而就是那几年前的一撇,给他今天的破阵留下了线索。

     每座桥上有一盏不同的灯,每座桥只能前进不能后退,从出发点走到终点。阳文几乎已经知道这一关在考什么,在他观察过所有六个门里的六个桥阵之后,他心中已经了然。

     最后他选择了现在这一道门,走上桥阵,他面前就是一个平台,平台之上连着三道长桥,桥如玉板平铺直通,在中间分别有着三盏灯,所以他随意的走上其中的一桥。

     这座桥上的长明灯是橘红色的,灯如莲花,长柄如茎,就屹立在那里。

     就像众人猜测的那样,破阵的关键在于这些长明灯,阳文走到长明灯前,他仔细的观察这盏灯,发现灯体是整个铸造而成,质材像是某种铜。阳文伸出手来摸了一下,灯体冰凉如玉,温润如蜡。

     见到不烫手阳文就开始了自己的折腾,拔,堆,拧,按一直折腾了许久,那灯如同钉死在地上一般,纹丝不动,连弯曲一下都没有。

     “别废力气了,那是逆碎铜,别说你一个灵将,是是灵尊在这里只凭身体的力量都不一定能折得弯它。”跟在阳文身后的碧波湖弟子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他感觉阳文就像小丑一样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参观,而自己则是小丑的搭档。

     剑独行则对凌清霜道:“凌仙子,那个阳文明显是什么都不明白,只是看那灯色不同而在尝试,他骗了你,请仙子把他交给我处理。”

     但是任剑独行怎么说,凌清霜理都不理他。

     就在这时候,阳文手一滑,手指一下擦向那盏灯的火焰上,那火焰遇到阳文的手指沿着手掌就着了起来。阳文顿时吓了一身冷汗,赶紧死命拍打,但是那火焰仍然不灭。

     “哈哈哈,真是自找死路,阳文,我要看你这次变成飞灰!”剑独行见到阳文竟然不小心染上火焰心中乐开了花。原本被火焰所烧的情景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那灯火根本是扑不灭了,只要染上一丁点儿立刻蔓延至全身,至到烧得什么也不剩下。

     “哎呀完了,那火那么霸道,这下他死定了,不过他死了也活该,谁让他吹牛不打草稿呢,我还差点儿真相了他能破阵。”

     “我早就说了嘛,阳文就是一个废物,他以前连筑境都做不到,破阵?你信他就是脑子有问题了。”

     阳文也是吓得惊慌失措,还脱下衣服把手整个包起来,意图扑灭那怪火,但是那火十分诡异,火焰竟然能穿过包裹的衣服直接在空气中显现。

     但是阳文很快就发现奇怪的地方,那火虽然在烧,但是阳文却没有感觉到疼痛,甚至连手上的火焰都感觉不到存在。他迅速的折开包手的衣服,发现他的手竟然仍然白皙如玉,一点儿烧伤都没有。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阳文开心的跳了起来,解决了这一个疑问之后他对破解此关已无疑问。

     “他不是吓傻了吧,被火烧了还这么高兴。”

     虽然有人在奚落阳文,但是更多的人同样发现阳文手上的火焰虽然一直在燃烧,却并没有伤害到他本人,并且那火焰也只在他的手上烧,不再往身上蔓延。

     “这是怎么回事?他竟然能控制这种怪火?”

     虽然有很多人有疑问,但是阳文自己知道,他根本不能控制这种火焰,这火不蔓延的原因自然也很简单,是布下这个桥阵的主人不让它蔓延,目的嘛,自然是破阵。

     阳文对跟着自己的碧波湖弟子道:“你也用手摸一下这火焰。”

     那弟子恼怒道:“你想害死我好逃跑吧!这么简单的计谋你以为我会上当?你给我老实点儿,再生歪脑筋我现在就杀了你!”

     阳文眉头一皱:“我管你死活,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

     既然那人不听阳文的,阳文也不再理他,而是大踏步向前。他每到一座桥上就要把手伸在火里一次,而那火每被点一次就亮一分。

     阳文在桥阵上四处转悠,看似随心所欲,其实他并没有走过同一座桥两次,而是把每一座桥都走了一遍,当他把所有的桥都走一遍,把所有的灯火都收集了一次之后,他手上的火焰已经亮如太阳,明亮的光芒刺得人眼都睁不开了。

     “这是怎么回事?那火真的是破阵的关键么?”

     收集完最后一盏灯,阳文终于踏上了终点的平台,在他的面前就是那道关闭着的大门。到了最关键的地方,阳文也禁不住紧张得咽口水。虽然在他的预想之中是没有问题了,但是面对生命的威胁,万一有问题呢?

     但是事到如今想后退已经不行,他平静一下情绪,把燃烧着的手伸向那道大门。

     就在阳文的手撞到石门的时候,石门上的灵纹突然明亮起来,它们其中流动的灵力像是火焰一样升腾,然后一阵嘎嘎之声,原本大批灵师拼尽全力也丝毫不损的石门终于打开了!

     “哈哈,宝贝归我了!”那名碧波湖弟子,突然推开阳文,向着那打开的大门就冲了进去。就在这时异变突起,那名弟子在通过石门的时候其上灵纹一闪,那石门虽然打开了,但是门内竟然还有一道像门扇一样的灵阵,只见那弟子在快通过灵阵的时候,轰!的一声全身突然冒出火焰。他惨叫一声,很快就变成了飞类。

     这一幕可吓坏了那些打算冲过去的灵师们,这就和第一次试探时一样,虽然安全的到了终点,却在终点的时候被消灭。现在阳文虽然走到了终点,但是能真正的通过那道门么?

     阳文轻声道:“都说让你带火了,你还以为我要害你,这下死了吧。”这时把燃烧的手伸在身前,慢慢走向纹阵。

     一旦那灵阵遇到火焰,立刻消散,阳文竟然轻而易举的就通过了灵阵,毫发无伤。

     “灵阵已破!快过关抢宝!”

     有人一声喊,大量的灵师冲进阳文走过的那个桥阵,他们蜂拥而过,但是等他们来到终点想要进门的时候,一道灵光闪过,那名想要过去的灵师也惨叫着燃烧起来。

     这时这些灵师惊奇的发现:“纹阵没破!”

     当然也有很多人立刻就明白了过来:“那火是关键,要用手接火!”

     来到终点的人也反应过来,这时候他们想要退,却又犯了最开始那个错误,此阵不能后退,所有走过一次的桥再走时会被灯火点燃。

     “啊!”惨叫声接连响起,一团团火焰烧尽了一名又一名的灵师,吓得终点平台上的灵师再也不敢后退,但是他们不后退仍然不能保命,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那纹阵竟然像第一次那样,凸显出来,横扫平台,所有在平台上的人瞬间被抹杀干净。

     所有在外面的人吓得胆寒,而有些人已经看出端倪。

     凌清霜最果断,当她见到阳文安全通过之后,立刻飞身进入到关卡之中,按照阳文所走过的路线再走一遍,顺便收集到所有长明灯的灯火,最后带着亮如白炽的玉手,穿过灵阵消失不见。

     看到这里比较聪明的人已经有所了解:“原来是这样!”

     他们立刻像阳文一样进到桥阵之上,收集一个个桥上的灯火,然后上心的把每一座桥都走遍,并且保证不能走重任何一座,最后使用手上的火焰开阵而过。

     过关之法竟然如此简单!

     这是所有人的想法,只怕多试几次这阵就能破了!

     知道了破阵的方法,所有人都不再停留在第三层,纷纷进入到关卡之中,这里面自然也包括,赤鸾,剑独行还有裴涛他们。

     裴涛自然是不愿意放过阳文的,他本来受阳武挑唆只是觉得阳文只是个废物,后来因为几次口角让他开始对阳文产生厌恶,几次想要除掉阳文都没有成功之后,他越发的憎恨阳文了。

     剑独行很快就穿过桥阵,成功来到了新的地方,这地方同样像是一个大殿,许多的灵师正站在其中。

     剑独行一眼就看到和凌清霜站在一起的阳文,剑独行心中嫉恨异常,他们本有仇怨不说,光是他追求凌清霜,但是凌清霜却不给他一点儿颜色,哪怕是用剑海城与碧波湖的联盟来当聘礼求亲,仍然遭到了拒绝。但是碧波湖却愿意与绿茗阁联姻,这其中没有凌清霜的同意怕是不可能的,今天还有人传言阳文就是绿茗阁的圣子,这怎么能让剑独行不嫉恨。

     剑独行走到凌清霜身边:“凌仙子,现在三关已破,可以把他交给我了吧,这是我们剑海城的要的人!”

     阳文呵呵一笑:“剑海城怎么了,我看你不但会恃强凌弱,还会狗仗人势啊!”

     剑独行怒火中烧:“你杀我随从,自然只有死!”

     阳文故意的阴阳怪气:“啊,啊,好大的威风,有人杀我我还不能反抗,我反抗了就是罪人,纪鸾国什么时候是剑海城了?赤仙子?”

     赤鸾这时候走了过来,嫣然一笑:“你不用挑拨我,他太弱,我不会跟他打的。”

     剑独行被两人一挤兑真是气的要吐血,但是仍然忍着,因为他知道面前的两个女人他都惹不起:“凌仙子,这个小畜生已无用处,如果你愿意把他交给我,我原送仙子五阶灵珠十枚!”

     灵珠是修炼灵力的一种极品之物,同时也可以当货币使用,五阶灵珠对于灵主来讲算是极稀有之物了,何况还是十枚。

     阳文呵呵一笑:“竟然说我没有用处了,你没看到这里是什么地方么?”

     剑独行因为对阳文充满恨意,一进来就找阳文还真没注意到周围的环境,等他一打量这才发现,这里竟然同前面那个大殿一样,有六个入口,而入口内就是桥阵!

     第三关竟然还没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