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6 神秘仙园
        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巨大灵纹威压一下子惊动了整个炼地一层,所有注意到那冲天灵力的人不禁纷纷猜测。

         “好凶恶的灵纹压力,这是四圣之一的雷霸释放的雷云霸纹的威压么?光是感受到这灵纹的压力我就生出不可对抗的感觉!”

         “雷云霸纹只是霸道,还没有如此凶恶气息!在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毁天灭地的景象,真是太可怕了!”

         “一定是你眼花了,灵纹的异象无不是仙灵神现,怎么可能会有毁天灭地的现象?那是魔纹么?”

         在别的灵师议论的时候,炼地第二关前的三人也心有所感。

         凌清霜只是回望了一下灵压出现的方向就又继续忙自己的。

         而赤鸾则眼神猛然发亮:“又有新的高手来了灵炎炼地么,我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这股气息很陌生,也许是另外的灵国传人来了?遇到了一定要一决高下!”

         剑独行却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的封纹有反应,这是他的追随者被攻击的反应,有人惹到了他的头上,这让他很是不爽。在纪鸾国除了赤仙子和凌仙子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招惹他,而刚才那个人表现出来的灵纹威压不是四圣中的任何一个人:“我就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对我剑独行的人动手,无论是谁都要付出代价!”

         绿茗阁弟子此时也调息完毕要与阳文汇合,正好看到阳文把苍云教的人一掌打趴下。

         楚晶柳啧啧称奇:“都说烈阳山庄少庄主是废物,我怎么觉得他比纪鸾四圣还强呢。”

         王逸一脸震惊的看着阳文一脚踢晕的人:“是苍云教大弟子苍青山,身具王级灵级青山雾云纹,实力也是灵宗,,一手翻云掌练得出神入化,就算是我也不能将他轻易打败,听闻最近他跟随了剑独行,还获得了剑独行的封纹,为什么文师弟……”

         裴涛不屑道:“这有什么,不过是因为在炼地大家的境界都降到了灵将罢了。”

         王逸没有说话,他在回想刚才感受到的那股威压,本来以为是有什么高人在散发灵威,但是看到阳文才发现这都是阳文做下的,怪不得师傅会让阳文来帮助采集嗜火芝,看来他的灵纹是有些特殊,他的灵纹到底是什么纹?

         阳文下手并不重,就这一会儿苍青山就醒转过来,他一睁眼就看到了王逸和绿茗阁的弟子和阳文在一起。

         苍青山:“你们今日欺我苍云教,来日必有报答!”

         王逸冷冷道:“你我两派早就是水火不容势不两立,今日之事不过是略作小惩,如果还敢伤我派弟子,莫怪我下手无情。”

         丢下一句狠话,王逸对阳文道:“我们也快走,苍青山是剑独行的追随者,你打了他就是拂了剑独行的面子,剑独行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阳文点点头。

         裴涛阴阳怪气道:“真是麻烦精,剑独行找上门了请你自己站出来,不要给我们惹麻烦。”

         阳文撇了他一眼,没说话,他只说过关于凌清霜的一句话,而且只有他们绿茗阁的人听到了,消息会传出去想想就知道是谁干的。

         有弟子建议到:“王师兄,我们还是先去完成长老的任务吧。”

         王逸点点头,当先带路前往当年绿茗阁前辈标记嗜火芝的位置,其它弟子随后跟上,没人注意到走在最后的阳武悄悄对苍青山耳边说了一句话。

         苍青山面色立刻变得恶毒起来:“我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在王逸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一大片楼台园林之处,从位置推测应该就是阳文原来看到的隐藏在山丘密林里的那些屋脊。这些楼台亭殿建筑风格奇特,多使用夸张的造型,光是那翘起的屋檐都是几丈长,不知是何仙兽的蚩尾更是带着远古的仙灵气息。这些建筑每座都高达十丈数十丈,那些仙殿虽然高大却又精致异常上面镶满了仙玉金石极尽奢华之事。更有仙雾缭绕缥缈其中,一股纯净的灵力扑面而来,更增加了这里的仙灵气息。

         楚晶柳看到这些忍不住感叹道:“太漂亮了,这里就是传说中的仙界吧!”

         王逸虽然知道这个地方但是以前都是听长辈所讲,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实物:“如果真的有仙境,也不过如此了。”

         “这里虽然犹如仙境,但肯定不是仙界,在所有的秘境中炼地是最多的也是最低级的,灵炎炼地不过是最低级的一处秘境。肯定有许多的老祖前辈甚至帝尊都曾经来过这里,他们显然都不认为这里是仙界。虽然不是仙界都已经是这么惊人了,真正的仙界真不知道是什么样!”说这话是是阳文,虽然他才来这个世界没多久,但是已经可以从得到的线索里理智的判断出这处炼地的地位,不过是普通的一处炼地。

         楚晶柳呵呵一笑:“文师弟还真是会沷人冷水,不过经你这么一说我对真正的仙界更加兴趣了!可惜那是帝尊才有资格追求的东西,我能听到关于它的一点消息就知足了。”

         王逸也点点头:“关于灵炎炼地的来历我也听长辈说过,传说是灵纹时代才开始的时候一位强大的灵纹师所留下来的,他建立这处炼地的目的就是给他的传承挑选一位传人,只要能通过所有的试练就能得到他的传承。而传言中也确实有一个人就曾经通过了所有试练,并得到了灵纹师的传承,而且最终成为了帝尊!”

         听到得到灵纹师的传承能成为帝尊,连绿茗阁的其它弟子也激动了起来。

         王逸又道:“你们也别抱太大希望,自古至今灵炎炼地曾经进来过多少人?又有几人通过了所有试炼?那些试练极难,并且凶险异常,丧命其中的灵师不计其数,我们只能量力而为,如果丢了性命那什么功法传承就都是虚的。”

         听到这里其它弟子又都垂头丧气。

         王逸最后又补了一句:“等完成师傅的任务我们就前往下一层,只要我们师兄弟合力,就算不能得到传承,相信也能有不少的收获,也许能得到传说中能够提升灵纹等级的功法也说不定!”

         听到这里弟子们才再次鼓起斗志:“师兄,我们快开始吧!”

         王逸点点头,然后开始给众人讲解这里的情况。

         在灵炎炼地第一层,有着大量的灵草仙药可以随意采集,但是唯一一处是有禁制的,那就是这处仙园。仙园里的禁制十分强大,灵将的实力根本无法解开,就算使用法宝也无济于事。但是,或许是这里的原主人为了寻找到潜力比较好的弟子,所以并没有对灵纹的威压进行限制,那么就有了一种可能:使用等阶超高的灵纹外加绝世法宝也许能够打破这里的禁制得到绝世宝药。

         而阳文就是子青长老选出来的人选,子青长老虽然也不敢肯定阳文是什么等阶的灵纹,修炼的又是什么诡异的功法,但是那种压力是实实在在的,他立刻感觉如果是阳文的话是有一试之力的,所以才有了那件交易。

         众人在王逸的带领下来到仙园外的一角,这里有一上小拱门,一条小路沿着山坡一直通到山下的溪水边。小拱门外两边条着四棵高大的仙树,树叶碧绿犹如翡翠,树冠上尖下粗,整个看起来看四座玉塔。

         王逸检查了一下那四棵树之后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走到拱门处发现有一股柔韧的力量阻止他继续往里前进,尝试了几次之后,他才再次退回几丈开外。

         他取出王器绿茗剑,提升全部灵力注入其中,顿时绿色的灵力犹如光柱直冲云霄,如碧海苍涛的异象在他的背后出现。最后他用力把绿茗剑往地上一插,剑身之上无数的灵纹开始往地面上蔓延,那些灵纹在地面上很快就形成一个新的灵纹,就在这时那四棵碧绿的仙树上竟然也散发出一股股的灵气注入地面上的法阵。

         这一幕看得阳文目瞪口呆,绿茗阁的功法竟然还能借树木的灵力!

         那些灵力进入法阵之后就开始逐渐成形,一个由灵力组成的大树竟然从小树苗开始茁壮成长,只一眨眼间就长到十几丈高大,碧绿的灵力像是蒸汽一般四散飘荡,这棵灵力形成的仙树是有王逸和四棵仙树加上绿茗剑所有的灵力所组成,其中蕴含的威压让阳文和其它绿茗阁弟子都站立不稳。

         就在那灵力越积越多,地上的灵纹法阵眼看无法控制的时候,一根巨大的藤蔓又从灵树上出现,它们以刺破时空的感觉狠狠的攻进拱门上的禁制。灵力突然爆发,绿色的灵气覆盖了一切,一阵人类无法听到震动以此为中心震荡开来,阳文感觉身体内的五脏六腑都在不停的晃荡。

         等到绿色灵气散尽,灵纹法阵和灵力仙树已经消失不见,而在拱门的禁制上出现了一个一个高的绿色通道。

         王逸:“大家跟上我,我们有两个时辰的时间!一定要记住,在里面不要乱跑,除了路都有禁制,所有门,房,殿,亭等等都不要硬闯,里面有些禁制会直接灭杀闯入者。”

         在吩咐了所有弟子一遍之后,众人从绿色通道鱼贯而入。

         一进入仙园内,股股灵雾像浓烟一样扑面而来,一不小心吸入口中,众人发现那灵雾竟然是灵气直接雾化而成。有的弟子直接就想坐下来打坐,在这里修炼一个时辰恐怕在顶得上在外面修炼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实在舍不得动。在王逸再三答应取得嗜火芝之后,通道关闭之前让大家尽情修炼,众人这才情愿继续前进。

         仙园内空间比在外面看到的更加宽广,栋栋神楼仙殿,飞檐雕梁,处处阁台水榭,雾流烟腾。从周围的花草植物和奇石装饰可以推断,这里应该是这座仙园的花园,脚下小路不知以何石所铺,晶莹剔透。路旁便是花圃,里面种植着各种说不上名字的奇花异草,花草种间还时不时置有巨石,那巨石也不知是何质材,有的光芒闪耀,而有的则在吞烟吐雾,十分神奇。

         这一切都让阳文看得目瞪口呆,他在前世虽然很宅,但也是游过那些全国著名的园林,在当时他也是看得心旷神怡,感觉那些园林果然意境深远。但是现在跟这里的园艺一比,那些著名园林只落得一个评价,破旧!

         这仙园不知道用了什么道法,整个园子整洁如新,所有的色彩艳丽明亮,没有一丝的尘埃或者褪色,所有石栏光洁如玉,没有一丝杂色,所有池水清澈透明,就像不存在一般!更让人惊奇的是园子里的植物虽然被种成各种样子,但是似乎它们根本没有生长一般,依然保持着当初的造型。

         阳文甚至在一个亭子里看到石桌上还放着一壶酒和两个酒盏,其中一只里还有半盏碧酒,这一切都像被锁定在了主人刚刚离开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