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9 药蕴殿
        “洛雪!”阳文孤单的声音在禁制间来回激荡,但是除了回音,他什么都听不到。

         强撑着身体走遍了可走之处,阳文没有再找到一丝洛雪来过的痕迹,反而发现了一个悲惨的事实。他现在虽然逃出了药田禁制,但是仍然身陷困境!因为他现在所在路与原本进来的路半不相连,或者说这是另一个独立的院落。一道精致的圆门挡住了他所有逃出的希望,门虽然并没有关上,但是却有着强大禁制!这次的禁制不再是药田那种隔离虫兽的“篱笆”,而是专门防盗的“铁门”,以阳文现在的实力根本难以撼动分毫。

         倒是那剑独行不知道凭了什么法宝硬是逃了出去,地上的血迹也说明他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这也是唯一位他安心的消息。

         “洛雪……”阳文呢喃着无神的游荡,相对于身陷绝境他更在意的是洛雪的来而复去。她为什么会来这里?又为什么匆匆而别?下次相见又要是什么时候?而这次她的出现是不是真的只是一个梦?而那个小小的灵纹是不是仅仅只是巧合?

         阳文无意识的穿过一座假山,通过一条水榭,来到一座殿前,那大殿形似药葫,门悬匾额,上写药蕴殿。前面无路可走,阳文就呆呆的看着那大殿,他虽然在看,却没有进到心里,只是在那里发呆。

         等了好一会儿阳文才突然想起来,梦里洛雪说一段话,说是可以进入到丹房里取药治伤。想到这些阳文突然激动起来,他激动的不是能够治好身上的重伤,而是终于找到可以证明洛雪存在过的证据。

         阳文在四周仔细的寻找,大殿前面的空间不大,只是一个悬在水面的小道场,道场上没有什么特殊的,玉石铺地,白金为栏,虽然十分的豪华奢侈,但是在这个仙园里并不算特殊。

         直到阳文继续向后寻找,这时终于在水榭的地面发现有淡淡的痕迹,应该就是洛雪所说的灵纹了,以这灵纹为中心的水中还生长着六棵莲花,那莲花极奇特,每一株都只有一叶一花,从它们的样子看定是生长了不少年头了。

         想到前面以灵草为阵眼的灵阵,阳文大概也猜出了这处灵阵的样子。

         他试着把手按到地上的灵纹上,然后用尽全力也才输入一点点灵力,然后就是这么一点儿灵力在进入灵阵之后,突然像是落入油锅的水,滋啦!无数的灵纹从那个小小的灵阵里疯狂涌出,只一会儿就遍布了整个水榭,但是事情还没有完,那灵纹还扩张到水面之上。

         闪着银色光芒的灵纹在平静如镜的水面上无声的画出一条条玄奥的条纹,最终形成一个宽达数十丈的纹阵,最后还把六朵莲花逐渐的包裹在阵中,那莲花一被纹阵包围立刻像遇到了春天一般迅速的张开花瓣,一道道像水一样的仙雾从花瓣中流下,流到纹阵之中,纹阵的光芒也猛然大盛。

         随着光芒的强烈,水面的灵纹竟然开始向空中延伸,那些灵纹升腾着纠缠着,很快凝聚形成一条像鱼又像龙的动物,那条鱼龙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强大,阳文甚至被它所散发出来的灵压所逼退。

         那条鱼龙活动灵活在的纹阵之上腾跃,一会儿像是追逐猎物,一会儿又像玩耍嬉戏,直到水中的六朵莲花最终凋谢,鱼龙才终于停止了生长,它鱼尾一翻,带着无上的威势猛然冲向前面的大殿。

         阳文吓得赶紧做好冲击准备,但是他预想中的冲击并没有出现,那条鱼龙冲入对面的大殿禁制中就像鱼龙入海一般,倏然不见。唯有那禁制上却如同有波纹一边的银光闪动,一环环从一处处不同的地方出现又消失。

         看那轨迹竟然像是鱼龙就在那禁制中游动一般,这种破解禁制的方法让阳文叹为观止,因为之前他所见的对抗禁制的方法,无论是王逸还是独剑行他们都是仗着法宝灵力硬行突破,而现在这种方式却是一切都化为无声中悄然进行。

         等了没许久之后,那大殿的禁制突然发出一声极小的声音,在一闪之后慢慢打开,看起来并不像是打通了一条通道,而是破解了禁制的灵纹,从而打开了禁制。这就像原本的世界中破解了密码锁,而不是砸开大门,显然这种禁制破解方式更高明一些。

         阳文激动万分,那不是梦,洛雪真的来过!

         禁制已经打开,阳文也无所顾及,拖着重伤之体,推开大门走了进去,他需要更多洛雪的消息。

         大殿内空间极大,约有十几丈长宽,中间有一鼎巨炉,周围是各种仙案,正对的一个巨大的书架,书加上放了不少的书。而在大殿的两则同样摆放着一排排的架子,那架子不知道用什么木头制成,竟然如玉般光滑,这些架子上放的不再是书籍,而是各种瓶瓶罐罐,和各种奇怪的玉盒玉碗之类的容器。

         阳文大致一看已经明白这是什么地方了,因为洛雪已经说过这里有能治好他伤的丹药,这里是丹房!

         阳文想去查看那丹炉,但是其上同样有禁制他仍然打不开。书架上的书籍也有禁制,但是因为其封面朝上,阳文还是看到了不少书名《丹灵选集》《寒丹小录》《灵材》等等,一看都是些炼制丹药的书,但是奈何能看到得却拿不到。

         同样的例子也发现在那些丹药架和药材架上,阳文看到了许多光看名字就感觉很厉害的丹药和灵草,奈何他一件也拿不出来,另外也有许多的灵材和丹药因为存放时间过久,化为废渣,这让阳文可惜不已。

         几乎绕遍了整个大殿,阳文这才把目光转到那几张仙案之上,这上面同样放着不少炼制丹药用的器具,奈何他依然不认识,只能猜测是一个研磨,烘烤,切割之类的东西。

         最让阳文在意的是一张看起来像是书案的上面放着几个玉瓶两本书,还有一张纸。与书架上的书保存如新不同,这两本书的颜色发黄,显得很陈旧,与之同样陈旧的是玉瓶下压着的一张纸。

         那纸入手极柔韧,像是布又像皮还像塑料,反正不知道是什么制成,想想这个世界的新奇玩意很多了,阳文也逐渐开始不惊奇了。

         纸上写着一些字:你初入仙门,无以为道,此双籍名曰《丹蕴》《药说》,乃此间主人所著之初入丹道心得,你可引为入门。四玉瓶之内则是“九转气血丹”“灵悦散”“亘合落叶露”“一元筑气丹”,各有止血,疗伤,补灵,增修之能,你可酌情服用。望君潜心修炼,伤愈之后再出此门,你我终有再会之期。雪。

         最后一个雪字让阳文惊喜异常,对着那纸看了又看,似乎那就是洛雪本人一样。

         把纸上的写念了多遍之后,阳文突然发现有些异常。不对啊,这纸怎么这么旧,还有上面的墨色,怎么看都有消退的痕迹,整张纸都已经发黄,字显然也不是新写的,考虑到这个世界的物品保存时间,这张纸条恐怕得有个万年计的时间……

         但是明明洛雪才刚刚见到过?又发生了什么事呢?

         阳文思来想去就是想不明白,最后只好把那张纸小心的收藏起来,这不但是个线索,同样是一件物品,阳文所能拥有的与洛雪唯一有联系的物品。

         收好纸条,阳文又拿起那几个玉瓶,从其中一个写着九转气血丹的瓶子里倒出一颗翠绿如玉的丹药,在阳文以前的经验中只有水果糖才有这种样貌。这颗丹药看起来晶莹剔透,闻起来清香扑鼻,那香气入腑就化为一股清泉,让阳文疼痛异常的肺腑所有缓解。

         见到丹药有效果,他也不在耽搁,立刻丢进口中。那丹药入口即化,化成一股清凉之气,经咽喉,下胃腑,入丹田,然后从丹田开始整个清凉之意散发到四肢百骸,伤得最重的皮肤终于慢慢消去阵阵刺痛。

         阳文感觉外伤稍好立刻又服用一滴亘合落叶露,补充一下身体内几乎枯竭的灵力,一旦有了灵力阳文的,运功疗伤的效率大大增加,如此,在灵丹妙药的促进下阳文终于没有了生命危险,伤势也暂时稳定。

         待得伤势好得七七八八,阳文又开始服用一元筑气丹,那丹药也不知是几阶灵丹,服用之后阳文会感觉全身灵力大增,而在冥想空间内铸造也出的斧锤也是极强大,每一下砸在大道锁链上之后都能砸出一个拳头大的坑。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阳文很快就把大道锁链斩断得差不多。

         而在其它时候他就开始研读《丹蕴》《药说》,《丹蕴》是一本讲炼丹的书,虽然并不高深,但是挺全面,因为作者见识渊博讲得也通俗易懂,十分到位,阳文也看得津津有味,不住的赞叹这个世界的神奇。至于《药说》则是讲灵药仙草的,除了仙草的识别试,炼制方式等等方面的知识之外,还附代有作者所见过的所有仙草灵药天好地宝的图录,这图录虽然极多,但因为每种仙草都各有特色,也让阳文看得啧啧称奇。

         除此之外,他还在练习烈阳山压的烈阳掌,因为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只会这一种功法,原本因为对付阳武只学了两招,现在得了机会把其它几招也都练得熟练起来。假小月给他的心法也在深入的修炼,毕竟这个是他强大的基础,所有的灵力和功法都需要心法调动灵纹的力量才能实现。

         十几天过去了,阳文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完全,就连断掉的手腕也已经完全恢复,人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但是在这个神奇的世界里,有着灵丹妙药和神功仙法的配合,只十天就痊愈了。

         阳文盘坐在那里,心神沉在冥想空间,那座天道之殿的锁链已经仅剩一条,阳文知道只要断了这最后一条,他就能进阶,正式成为灵师!

         “咔嚓!”随着最后一条锁链的断裂,阳文的心也激动万分,终于进阶了。

         等到那最后一条天道之锁消失,阳文立刻纠集全身的灵力向着那道紧闭着的大门冲击。这就是所谓的开宫,意思也如表面那样,打开宫殿……

         无数的灵力纠集成一股宏大的水流,在冥想空间内幻化成一条腾缠的巨龙,嘶吼着冲向天道之殿大门。

         “砰!”整个冥想空间都震荡了起来,但是那天道之门依然纹丝不动,阳文也不气馁,再次凝结成巨龙冲向天道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