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2 炼地第三关
        第三关前,正在参悟第三关的剑独行突然浑身剧震,噗的吐出一口鲜血,他感觉到他封纹的一部分被人消灭了:“有人杀了我的战将,这是……苍青山!竟然还有人敢触怒于我,看来不杀鸡儆猴谁都敢小看我剑海城!”

         就在剑独行在猜测是何人杀了苍青山的时候,仙园内阳文也从王逸口中了解了为什么他们会在这里。

         原来他们在第一层逃出仙园之后,正好遇到有人破解了第二关,于是跟随着众人一起通过了第二关。但是苍云教却在后面穷追不舍,因为此时王逸受了重伤,他们不是苍云教的对手。这时裴涛就出主意说要兵分两路,由他们这些没有受伤的弟子带着绿茗剑和嗜水芝吸引苍云教的注意力,而王逸和楚晶柳则趁机躲起来疗伤,待伤好之后再汇合。

         这计划看起来还不错,王逸便同意了,哪里知道裴涛一转头就把两人的位置透露给了苍云教,裴涛却趁着苍云教追杀王逸和楚晶柳的时候逃之夭夭。

         “等出了炼地,我一定把这个卑鄙小人的所作所为禀报掌门,请求严惩!”楚晶柳狠狠的说道,看来她是恨极了这个裴涛。

         而王逸只是叹了口气没有说话,他虽然与裴涛是师兄弟,但此时替裴涛说话显然不合适,何况阳文同样是被裴涛抛弃过的人。

         阳文得知了裴涛的所作所为,必杀名单上又多了一个人。

         阳文道:“苍青山已死苍云教已经不成威胁,你们两位受了重伤就先在这里闭关疗伤吧,后面的事交给我吧,绿茗剑和想嗜火芝我会带回来的。”

         王逸本还有些担忧,但是想到在灵炎炼地中被压制到灵将的实力下,阳文未必会比自己弱,于是就点点头:“文师弟一切小心!”

         阳文走出仙园的时候才发现这里的确不是第一层。

         第一层遍布的是各式各样的药田,长满了各种各样的草药,而这一层却满是兽栏,那些兽栏极大,并且长满了郁郁葱葱的各种灵草,这些灵草等阶最低,基本只能沦为灵兽的饲料。成批成批的灵兽就悠闲的啃着灵草在兽栏里游荡,它们多是攻击性不强的素食灵兽,但就算这样也让那些突破第二关的灵师们激动万分。

         同第一层一样,虽然等阶低,但是奈何数量之大,这让任何门派都趋之若鹜,无论是兽血兽骨兽皮都是炼丹炼器和淬炼身体的好东西。

         阳文一走出仙园眼前看到的正是这一处处灵师猎杀灵兽的景象。

         而他回头时则看到仙园仍然是建在一个小山坡上,从外观上看与第一层的并无太大差别,这让阳文在心里产生了一个想法:所有炼地层里都有一座同样的仙园,并且它们很可能就是同一座,这座仙园可以互通所有炼地,如果真是这样建这仙园的真还真是有想法!

         阳文的目的不是仙园也不是灵兽,自然也没心情停留。他径直前往第三关的入口,从王逸口中他已经知道大批的灵师正被第三关阻挡无法前进。

         第三关被建在一处大殿里,大殿很空旷基本没有什么装饰,但是就在大殿的里墙上有着多个大门,大门内光芒泯灭,但是可以看到里面有一条条纵横交错的路桥相连而成,而在路桥之下则是万丈深渊,每条路桥中间都有一盏长明灯,其火焰摇曳,但是颜色却各不相同,不知是何作用。

         阳文来到大殿的时候,里面的灵师已经有几百人,他们被挡在这里也有十几天了,但是依然没有找到破解的办法。另外因为关卡的难度越来越高,惩罚的能力也非常强大,就连凌清霜和赤鸾也无法凭借法宝和实力硬闯,滞留在这里。

         许多的灵师已经烦躁不安:“连凌仙子和赤仙子也没有办法,看来这次只能止步于第二层了。”

         “真是可惜啊,听说曾经有人通过所有试练最终成就帝尊呢,没想到这里这么难这才第三关就不行了,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关。”

         “前面两层都只有一些低阶的灵药灵兽,第三关之后才有真正的宝物!如果不能突破到第三关之后跟没有进炼地有何区别!”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苍云教的弟子们也已经到了第三关前,他们带着苍青山的尸体见到剑独行。

         “公子,那阳文没有死,他使用奸计谋害了大师兄,公子要为大师兄报仇啊!”众弟子跪倒在剑独行面前,苦苦哀求。

         剑独行脸色难看,不止是因为阳文没死还杀了他的人,更因为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被众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大丢面子。

         “阳文!这个废物命还真是大的出奇,下次一定要把你错骨扬灰!”剑独行牙齿交得格格响。

         围观的灵师们倒是很好奇,这个阳文到底是谁,竟然敢招惹纪鸾四圣的剑独行。而听说过阳文的灵师则纷纷向其它人表现自己的消息灵通。

         在他们的口中阳文是绿茗阁的弟子,因为跟苍云教有仇,所以仇人见面份外眼光,在第一层的时候就已经和苍云教发生了冲突,并且一掌击退了所有苍云教弟子。并且据说此人天生魔纹,异象十分恐怖,实力更是逆天的强,传言很快就会成为绿茗阁的圣子,要和凌仙子结为道侣了!

         这消息一传出来立刻炸了锅,凌仙子那是什么人,那是纪鸾国的双娇之一,是无数年轻灵师的梦中情人,是天上下来的仙子,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要跟凌仙子结为道侣的人,众人怎么会不好奇愤恨,还有灵师已经大喊着要把阳文击杀当场。

         当然众人最多的是看向剑独行,那个绿茗阁没有圣子是因为剑独行的传闻许多的灵旺财

         复职的说过。剑独行曾放言谁敢成为绿茗阁圣子就杀谁,而剑海城为了和碧波湖结盟也支持剑独行这么干,剑海城是纪鸾国第三大门派,没有人敢招惹他们,绿茗阁也不行。

         但是现在传言绿茗阁终于不怕剑海城要选出圣子与剑海城对抗了,众灵师心中都纷纷了然的样子,怪不得这个阳文会和剑独行发生冲突,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而混在灵师当中隐藏行迹的阳文听到这个消息,则是哭笑不得,好好的一件事竟然能传成这个样子,还说他不怕剑独行。他怎么可能不怕剑独行,在被压制成灵将境界的时候他都不是剑独行的对手,可以说是一招落败,如果出了炼地,剑独行可是灵主的实力,烈阳山庄所有人加一块儿都未必是他的对手,阳文不怕才怪!

         剑独行脸色十分难看,他本来还能静下心来参悟这第三关的奥秘,但是经此一事他感觉所有人都在嘲笑他,嘲笑他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还被人横插一脚。

         剑独行对苍云教的弟子们道:“青山的仇我一定会报的!你们愿不愿意继续为我效力?”

         苍云教弟子一听,心中大喜:“愿意,愿意,我们愿为公子上刀山下火海,粉身碎骨,万死不辞!”

         一听说剑独行要他们继续为他效力,苍云教众弟子喜出望外,能为剑公子效力那是极荣耀的事,不但有可能得到各种法宝功法不说,如果表现好还可能得到封纹的赏赐,那可是圣纹,他们这些灵纹等阶极差的人,可望不可及的存在,如果运气好剑公子能成就帝尊,那他们都是无敌的战将,从此世间任凭纵横。

         就在他们大做美梦的时候,剑独行又发话了:“既然你们愿意上刀上下火海,那么这一关你们就帮我开路吧!”

         听到剑独行的话,众弟子一时愣住了:“公子你在说什么?这,这可是送死啊……”

         剑独行脸色平静道:“没听清楚么,帮我开路,既然找不到破解的方法就去尝试,你们不是说愿意为我粉身碎骨,万死不辞么?”

         苍云弟子一听到这里吓得瑟瑟发抖,扑到在地:“公子饶命,公子饶命啊……”

         “如果不愿意……”剑独行说着,手指轻轻一指。

         “啊!”一名苍云弟子痛的翻身打滚,他双目充血,口吐白沫,全身紧紧的缩成一团。

         金剑噬体……

         他们见过剑独行使用这种刑法,那是剑独行处罚一名犯了错的灵师,那灵师哀号三天之后才断了气,等他死时,内脏早被剑独行打入的剑气斩成了肉酱,仅剩下了一副人皮而已。

         想到这里苍云弟子不敢再反抗:“我愿意,我愿意……”

         剑独行微微一笑,收起灵力:“这才对嘛。”

         剑独行指着一名弟子:“你,去吧!”

         那名弟子,吓得差点儿倒下,但是想着剑独行那可怕的刑罚,最终还是颤抖着进入大门,走向路桥。如果要死就被试练一击而死,总比哀嚎三日才死要爽快的多。

         这时所有的灵师都把目光集中到了他的身上,那名苍云弟子颤巍巍的走上路桥,经过长明灯,通过连接点,走上另一个路桥,然后通过那个路桥上的长明灯,又通过连接点走上另一条路桥……

         转眼间他走过了小半的路程!

         这其间竟然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众人陷入了疑惑。

         “怎么回事,这一关竟然是没有难度的?这样可以一路走到头了?”

         “不一定,也许只是凑巧走上了一条正确的路吧,这里有好几道门,每道门内都是路桥交错,谁也不知道哪条是正确的,也许他走的这条正好是正确的。”

         许多灵师都产生了这种想法,忍不住想要沿着那名苍云弟子走过的路冲过第三关,夺取第三层的宝物!但是他们忍住了,因为谁也不知道后面的路怎么走,所以他们在等待着,他们用炙热的眼光看着那名苍云弟子!

         而那名苍云弟子在走过几道路桥后发现没有问题,胆子也大了起来,看准了终点的方向,一路走了过去,终于他走到了最后一个平台的地方。那里是一道关起来的巨大石门,门上刻着远古的奇妙绘画,而那些线条之间灵光明灭,显然是有灵纹在其中。

         那名苍云弟子一到终点,终于大喊一声跳了起来:“公子我成功了!”

         而关注着他一举一动的灵师们,见到他无恙通过路桥也不再等待,纷纷运起灵力,猛冲而过,场面顿时一片混乱,还有灵师为了夺路直接把身边的人推入深渊之中,那你争我夺各不相让的架势让阳文也咋舌不止。

         但是这时也有理智的灵师阻止自己的门人去争,一是因为千军争过独木桥实力不够者只是别人的踏脚石,二是,现在的情况有些诡异,怎么可能会如此简单?!阳文同样也是观望的人,他同样不相信这里的主人弄出的试练光凭运气就能通过!

         就在有人疑惑有人争路时,到达终点的人终于发现,他们根本打不开那道石门!

         然而事情并没有完,就在他们想尽办法攻击破解的时候,石门上的灵纹竟然突然浮现而出,然后猛的横扫平台,十数名在平台上的灵师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被切成了碎肉。

         而在路桥上的其它灵师见此,吓得不敢向前,而是纷纷后退。就是这一后退,更惨烈的情况出现了,原本那些毫无反应的长明灯,突然火光炸开,所有染上这火苗的灵师都全身燃烧起来,最后化成一片飞灰。

         短短几息之间,进入路桥的灵师被燃烧一空,然后归于平静,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而入口外所有见到这一切的灵师没人发出一丝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