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7 短暂交锋
        绿茗阁的弟子们穿堂过户,小心翼翼的来到一片药田之处,药田很小却分成了四个部分,离最近的一处竟然是一片熔岩之地,熔岩之中有一块烧得通红的巨石,石头上长着一株三尺来长火云吞吐的灵芝形仙药。

         王逸停在这片药田前:“那株便是嗜火芝!”

         看到这里阳文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竟然在这种环境里生长,这还是生物么!然而这里并不是他熟悉的世界,而是一个玄幻的世界,以前的知识未必管用。

         其实除了这株嗜火芝所在区域之外,在另外三个区域也是非同一般。其中一处铺满一种黑色的未知金属,其上更是狂风不呼啸,而那些金属块则被吹得圆滑如同卵石,就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却有一株银色仙草植根那些金属块之中,并且任那狂风吹拂也不为所动。还有一处则是冰天雪地,长着一棵冰雕一般的灵草。最后一处则是一片雷海,雷海之下是一棵茂密的仙树,在那棵仙树树根之上则长着一支灵芝。

         而这一切都被强大的禁制深深的锁了起来。

         王逸道:“这处是四象药田,其中生长着四种灵草,嗜火芝,萃金兰,玄冰莲,蕴雷蕈,每一株都是万年份的绝世灵药,可以极大的提高相应属性的灵力修为,此药一出灵王都要为之疯狂!”

         这时立刻有弟子好奇:“那为什么师傅只要嗜火芝,不要其它的三种?”

         王逸无奈道:“你没发现么,嗜火芝是离我们最近的一株。这处药圃内有着强大的禁制,根本不是我们所能抵抗,就算是离我们最近的嗜火芝我们都未必能采得到。”

         如此一说其它弟子也都沉默了,他们看着那四处药田各种疯狂如末日的景象,没有一个人敢尝试进入其中,更不要提现在还没有显现出来威力的禁制杀阵。

         王逸又拿出一件法宝和一个小药盒。那法玉呈雪花状,一股股寒气从其上寥落,一看就是极寒之物。而药盒则是白玉雕成,其上也覆上了薄冰,看来绿茗阁是早有准备的。

         “文师弟,在我用绿茗剑打开禁止的时候,你就用这件冰晶盾护住全身,然后发动你的灵纹威压,以最快的速度把那株嗜火芝采过来,如果感觉灵力不济你就服下这枚冷凝丹,它可以帮你抵挡灵火焚烧。记住,冰晶盾只能护住你只有一息的时间!而我打开的禁制通道也只有三息,一定要在这其间退回来。”

         接过王逸递过来的法宝灵丹,看着那株嗜火芝所处的岩浆之地忍不住偷偷咽唾沫,那片岩浆之地约有亩许,嗜火芝离阳文所在位置也就十丈左右,但是那岩浆却色似金黄,如流水一样奔流不息。

         阳文知道在原本的时间里岩浆可是有高达一千的高温,在这个世界有道法之类的加入,恐怕远不止有千度,这如果失落其中,肯定要尸骨无存了。

         “我觉得我要练习一下……”

         在阳文学会冰晶盾的使用方法之后,立刻找到一处距离差不多的位置,开盾,跳跃,采药,跃回。来回几次,阳文觉得一息时间远远够用了之后,这才对王逸道:“可以了!”

         见阳文做好准备,王逸拿出绿茗剑,绿茗剑仍然倒立地上,剑上灵纹在地面展开,只是这次因为没有仙树灵力可借,化出的灵树小了许多,而那藤蔓也经过许久之后才颤巍巍的打开一个仅供一个人通过的小通道。

         自那小通道一出现,一股恐怖的热量带着惊人的火焰直扑众人而来,其它弟子都吓得急往后退。但是王逸却在执掌法阵,无法移动,眼看就要被火焰吞噬。阳文赶紧发动冰晶盾,一团冰冷的气息从盾中出现,花成冰晶把阳文包裹的严严实实,在千钧一发之际挡在王逸面前,化去他的一劫。

         “退什么退?!保护王师兄!”

         直到阳文怒喝,众弟子才反应过来,在楚晶柳的带领下纷纷使出自己的法宝,合力隔开那喷薄欲出而出的热浪。

         见众人敌住热浪,阳文也不敢停留,立刻纵身跃入禁制之中。

         一入禁制,无尽的火浪从地下升腾而起,冰晶盾形成的冰晶竟然不是融化,而是直接就蒸发消失,原来一尺多厚的冰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阳文立刻发动全身灵力,催动灵纹威力,轰,一股庞大的压力向四周扩散,异象逼迫着热力退出冰晶的范围,冰晶的融化速度稍微变慢,但是趋势依然不可阻止。

         阳文不敢停留,立刻一跃至中间那块巨石之上。

         滋啦一声,脚下的冰晶与红通通的相遇,阳文在一瞬间似乎感觉到有巨大的热力通过脚下的冰传到了他的脚下,这一下吓得阳文魂飞魄散,立刻伸手去抓那株嗜火芝,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他这一抓之下不但没有把嗜火芝连根拔起,还有一股道火从嗜火芝上散发出来,就在这一瞬间就把阳文的手烫成重伤。

         阳文情急之下,立刻用另一手的冰晶盾割向芝根,这一割之下冰水相击,那灵芝的火根果然应声而断,阳文心中一喜,抄起嗜火芝转头就往后跃出。

         就在这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小心!”然后,就是一片惨叫和呼喊之声。

         一道剑光突然从绿茗阁弟子们来的方向冲了过来,那剑光直冲王逸而去,王逸正在控制法阵维持通道,其它弟子也在抵挡焰火,没人发现那剑光的到来。

         噗,王逸如遭重击,被远远的摔了出去,狠狠的撞地另一边的禁制之上,在禁制的反击之下晕了过去。

         而那剑光也不停留猛的穿过将要关闭的通道直冲阳文而去。

         阳文听到示警已经来不及躲避,剑光直冲他的面门而来。

         这时阳文已经能看清那剑光之下竟然是一个人,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人是谁——剑独行!

         剑独行一剑刺向阳文的面门,另一门又抓向阳文手中的灵芝。

         躲避不及,阳文立刻把冰晶盾护在身前,刹时盾剑相击。咔嚓,冰晶盾应声而碎,剑独行的剑依然向着阳文刺来,那柄剑显然是一件极品的法宝,不但能瞬间击破冰晶盾,就是阳文的纹压异象也被轻易切开,最后在阳文的脸前留下一条巨大的血口。

         有着冰晶盾的一挡阳文便得机会,立刻手中一抛,嗜火芝通过就快关闭的通道飞到楚晶柳身前。

         楚晶柳接过嗜火芝立刻丢给另一个弟子,自己却来到依然树立在那里的绿茗剑:“来人助我一臂之力,保住通道,接应文师弟出来。”

         就在有几名弟子想要响应楚晶柳的时候,又有几个人影飞跃而来,他们身着青袍,头戴云天冠。

         是苍云教的人。

         苍云教与绿茗阁多有不睦,时常有冲突,他们此时出现不用想也知道是要干什么,几名弟子立刻上前想要拦住他们。

         但是绿茗阁王逸受伤不醒,楚晶柳又被阵法拖住想要扩大通道接应阳文。失去两名优秀弟子的加入,本与苍云教不相上下的绿茗阁立刻变得不是对手,十几名弟子瞬间被砍倒三四位。

         就在这时正在拼尽全力想要救出阳文的楚晶柳再也坚持不住,仙园禁制的巨大反噬之力猛的爆发出来,全部冲向楚晶柳。

         呼啦!绿茗剑幻化出的灵树顿时化为碎片,本来光芒四射的绿茗剑也变得暗淡无光,楚晶柳更是如遭重击,吐血不止!

         见到这种情况,裴涛立刻一手拔出绿茗剑,大呼一声:“撤!”

         楚晶柳想要阻止:“文师弟还在里面!”

         裴涛狰狞一笑:“嗜火芝已经到手,师傅的任务已经完成,一个外人的死活算什么!我不能让诸位师弟都丢在这里!”

         说着当先一人向着来时的方向退去,其它的绿茗阁弟子也扶起楚晶柳与王逸,边抵挡苍云教边后退,楚晶柳身受重伤不能反抗,一转眼就被带着看不到了身影。

         而在禁制之内阳文被剑独行一剑刺破冰晶盾,更在脑口划出一个大伤口,立刻向着岩浆掉去。

         剑独行傲然道:“敢动我的人,今日便让你化为灰烬。”说着向阳文踏上一脚,向另一个方向飞跃而去。

         阳文身在空中来不及躲闪,更加速的落了下去。无尽的熔岩像大地一样扑面而来,焚天的热浪如同恶魔之舌,只一下就舔得阳文浑身焦黑。

         在刻不容缓之际,阳文打开玉盒取出冷凝丹一口吞下。那冷凝丹像是一颗极寒的冰源,带着一路的刺痛,从口中直入肺腑,然后在丹田之处疯狂的吸收阳文的灵力,只一瞬间就把阳文全身的灵气吸得一干二净。在下一刻,一团爆炸性的寒冷灵气从丹田向他全身扩散,所过之处无论是肌肤还是毛发全都结上一层薄薄的寒冰,而阳文的身体也变得似晶似玉一般。

         那寒冷之力使得阳文痛苦异常,就连精神似乎都受影响而变得脆弱,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然后轰然落入熔岩之中。

         强烈而狂暴的力量透体而入,把那些冷凝丹所爆发出的寒气压回体内,也许是因为有热量透体而入,阳文这时精神清醒了一点儿。他身处熔岩之中哪里敢耽搁,提起仅有的灵力,摧动灵纹的力量排开熔岩,艰难的扑向熔岩禁制的边缘。

         虽然这里相比熔岩中心稍好,但是热量仍然不停的侵袭着阳文的身体,他现在全身几乎没有一处完全的皮肤,全身都是焦黑一片,有的地方还带着大片大片的熔岩,衣服毛发早就化成片片飞灰,狼狈到了极点。

         阳文一边苦苦支撑一边打量周围,绿茗阁的弟子早就没了踪影,苍云教的人似乎也去追踪他们而去,剑独行在给了阳文一剑一脚之后以为阳文必死,此时他竟然已经身处萃金兰的范围之内,虽然在狂风中十分狼狈,但是依然稳步前行。

         看来他的打算是想采集萃金兰,万年份的金系仙药,对于修炼剑气的剑独行来说十分有用,也怪不得他会冒着巨大的风险闯进这里,采集仙药。

         相比剑独行,阳文已经陷入绝境。冰晶盾已经破碎,早没了防护能力,而他自己的灵力也被冷凝丹吸得七七八八,连撑起灵纹异象都十分艰难。另一方面冷凝丹的原理阳文大概也清楚了,它是把人的灵力全部吸收,然后转变成寒冷的灵力在极短的时间内散发而出,虽然现在还能抵挡一些热力,但是等寒气散发一空,没有灵力和防护手段的阳文就只能束手待毙!

         禁制的火焰像无情的死神,抚摸着阳文的身体,所过之处逐渐燃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