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5 七桥问题
        “哼,不过是收集所有灯火便能破阵,此有何难?”剑独行只一言就道破了破阵的关键。

         但是阳文并不担心,他只是笑笑:“既然是这样,你便去试试好了。”

         其实不用阳文说,许多的灵师已经开始在行动,“收集所有灯火即可破阵”这看似简单的破阵关键让无数的灵师疯狂,谁都想先人一步进入第三层,抢先夺取好的宝物。

         数十名灵师在进到这个大殿时已经迫不及待的跳入下一个桥阵之中,在这一关中有十二道门,门内的桥阵更加庞大,那错综复杂的结构像是构成一副繁琐的连接画。每个灵师都选择了一个自认是正确的门,飞快的通过各个路桥,收集桥上的火种。

         他们一边收集火种,一边快速的向着终点冲去,破阵似乎就是那么简单。

         剑独行也叫来一名剑海城的弟子,示意他去破阵。

         那剑海城弟子名叫剑常在,天资聪颖,在阵法之上也有独到之解。

         剑常在傲然的看了阳文一眼,冷冷道:“不要以为侥幸破解了一阵便认为自己是阵法大师,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大门派的底蕴不是你能想象的。”

         阳文耸耸肩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他完全不怕剑常在能破阵,这阵虽然有点儿简答,但是也不是轻易就能勘破其中玄机的,就算是在阳文的世界,一名天才数学家也是用了一年时间才搞清这个问题。

         剑常在丢下狠话就前往桥阵之中,他不知道用了什么原理选定了一道门。然而门内又有六个起点,对面同样有着六个终点,等他斟酌半天选定了一个入口之后,正式踏入桥阵。

         破解过程没什么好讲的,就是走到一道桥上,收集一个灯火,再前往下一座桥再收集一盏灯火,为了保证不会漏掉任何一个灯火,他在多节点平台的时候尽量拐向入口方向,就这样一路收集下去。

         但是走着走着他就发现一个严重问题……

         前面没路了!

         并不是说他走进了死胡同,而是他现在所站的那个节点平台有三座路桥相连,而其中两条他已经走过,另一条就在他刚来的方向,三条全是走过的,现在他走向任何一个方向都会重复,等待他的只有烈火焚身的下场。

         剑常在冷汗立刻流了下来,他盘坐在平台之上,不时有人从他的身边经过,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已经走入死路,其它人仍然在寻找着自己的路。

         剑独行在阵外看到剑常在的模样不禁疑问:“怎么了?怎么不走了?!”

         阳文一看剑常在所在的平台是三条路桥所连,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已经走到死路了。”

         剑独行:“不可能,剑常在是我们剑海城年轻一辈中最精通阵法的弟子。”

         阳文冷冷一笑:“阵法?我可以告诉你,这里根本不是什么阵法,不过是一道死亡迷题罢了,解不出来就是死!”

         就像证明阳文所说的一般,盘坐在平台之上的剑常在虽然没有任何动作,但是他的身上还有腾起了大火,在一声不甘心的惨叫中这位剑海城最精通阵法的年轻弟子化成飞灰。

         这样的场景不止在一处发生,在桥阵之中时不时就有人像剑常在一样走到死路,也有人走到终点发现有灯火没有收集到,无论是哪种情况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

         这样的死亡之火在十二个巨大的桥阵之中时不时就会闪起,每一团就意味着又一个人死去。

         也许是死亡的人数在逐渐增多却没有一个人能破阵的原因,原本的狂热逐渐冷静下来。这看似简单的阵法,竟然杀机重重,一步错就是死亡的下场。

         于是灵师的目光再次投向阳文,这位已经破解过一次的人,想必他还能破解另一次,而只要跟随阳文就一定能通过桥阵。

         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阳文走了出来。做惯了躲在阴影里的宅男,直面众人的目光还真是有点紧张,他也从没想过有受众人注目的一天。

         “虽然大家都期待我带你们通过这一关,但是呢……”阳文身形一转对着凌清霜道:“我答应过凌仙子,她保护我我就带她过关,所以带带你们过去,不是我说了算,而是凌仙子……”

         唰!一把长剑又架在阳文的脖子上。

         凌清霜冷冷道:“废话少说,带路!”

         阳文十分郁闷,他之所以说这些话其实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要摆脱后面这些灵师,最主要是想要摆脱剑独行。如果剑独行跟着他们进来,到了第三层他对凌清霜就没有用处了,凌清霜未必会保护他,而剑独行肯定是要杀他的。

         如果只带凌清霜过去,自然就能用第三关挡住剑独行,就算只能挡一段时间也够时候跑掉了。但是哪里知道凌清霜根本不在乎有多少人追随而来,她在乎的果然只是里面的道法吧。

         被凌清霜的剑架到脖子上,阳文再也不能推脱,只好把每一座桥阵都看一遍。

         这些桥阵其实就是一笔画问题,也就是说只用一笔把所有的桥画一遍,并且从起点到终点。

         这在阳文的世界历史上有一个著名的问题,那就是七桥问题。七桥问题讲的就是在欧洲有一条河,河上有七座桥把两岸和河中的两个岛连在一起。其中大的岛更有两座桥连在两岸,小的岛各有一座桥连在两岸,两座岛之间又有一座桥相连。这七座桥各有风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来此旅游的人产生了一个想法:有没有可能从一个点出发,不重复的把七座桥的风景都看完?这就是著名的七桥问题。

         而这里的桥阵可以说是与七桥问题异曲同工,不过是把这个问题,更加巨大化,复杂化,但说到本质它们都是一样的。

         幸亏阳文曾经看到过这个问题,所以他了解其中的诀窍。

         这个诀窍很简单,那就是除去起点和终点桥阵中的节点不能有奇数个桥相连,这个很好理解:通过一个桥来到一个个点上,必须得有另一座桥好让人离开,不然就成了死路,所以必须得是偶数。如果是奇数那就是剑常在所面临的问题,进得来,出不去,而走重复路的下场就是烈火焚身。

         另一个诀窍就是起点和终点必须得是奇数,因为它们两个分别比别的节点多了一个出去的路和进入的路。如果是偶数的起点和终点,那面临的问题不是回到原点,就是到了终点却发现有灯火没有收集到。

         除此之外根本没有别的要求,只要满足了上面两条,中间其实随便走都没问题,只要别走重了肯定能破阵。

         所以一旦知道了灯火是破阵关键,只要去试总能试出来的。

         阳文已经把破阵关键演示给他们看,所以他们这些人破阵只是时间问题,这次死人也不过是因为太急躁的入阵,所以才送了性命。只要他们静下心来想想,肯定能找到正确的路。

         对应着上面的两点关键,阳文很快就确定了正确的门,然后在门内的六个起点中,找出那个是奇点的起点。

         阳文一马当先,凌清霜紧随其后,而再之后就是大批的灵师。

         七拐八拐走了有一刻钟的时间他们才真正的走到终点,然后离用手中收集到的所有灯光破开最后的灵阵,进入到一个新的空间。

         进到新的空间,这里同样是一个大殿,大殿上这次有二十四道门,每座门内有十二个起点,这时的桥阵已经非常巨大,对面已经连终点也看不到了。

         “同样的考核来三关,烦不烦啊……”

         面对着新的关卡,这次没有灵师再冲动的想要去破阵,而是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了阳文。

         “你们不是吧,全看我干什么?”阳文很郁闷,每过一关他都感觉自己的命又短了一点儿。

         这次阳文说什么也不走了,就是凌清霜把剑架到他的脖子上也不行。

         “凌仙子,别逼我了,等过了关我肯定死,你现在杀了我我同样是死,反正都是死我不会便宜了剑独行。”阳文做出破罐破摔的样子。

         剑独行冷哼一声:“不走的话,我现在就杀了你!”

         阳文一边躲到凌清霜身后一边道:“凌仙子,我要是死了你们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破阵啊,你不想知道炼地里所藏的功法么?听说有能修炼灵纹的功法啊,把圣纹修炼成帝纹,多吸引人啊。”

         凌清霜淡淡道:“带路,我保你不死。”

         阳文摇摇头:“不不不,我觉得这样吸引力太小,我觉得我们有更多的合作空间,你很厉害,而我对阵法也有些了解。”

         凌清霜:“你有什么条件,说!”

         阳文:“我们合作如何?你的实力,我的智力,遇到功法我们一起修炼,遇到法宝就平分,当然如果我起不到什么作用,法宝我就不要了。”

         这时赤鸾突然冒出来,英姿飒爽:“这位小兄弟,你不觉得跟我们纪鸾泽合作更好么?碧波湖虽然厉害,但还不是我们纪鸾泽的对手,而凌清霜也不是我的对手。”

         阳文连连摇头:“赤仙子确实厉害,但是我不能相信你,我觉得等我没了利用价值你会一箭把我杀了,再把分给我的法宝抢回去。而凌仙子显然对此并不热衷。”

         赤鸾有些奇怪:“哦,你凭什么判断她不会呢?”

         “这很简单啊,”阳文道:“凌仙子更注重道法的获取,重内而轻外,重自身,而轻他人,所以凌仙子更在意自己得到了什么,而不在意别人得到了什么,能带各位来到这里就已经说明问题了。但是赤仙子不是这样,赤仙子恐怕只要是能提升实力的东西都不会放过吧。”

         “难道不是因为你们有婚约?”赤鸾戏谑的看着阳方。

         “咳咳……”阳文尴尬的咳嗽一声,看了看凌清霜,见她没有任何变化,这才道:“怎么可能,我连绿茗阁的师门都没入呢,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圣子。再者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阳文这话一说出口,立刻引起了巨大反响。

         “你什么意思!竟然瞧不起我们凌仙子!”

         “吃不到葡萄就不要说葡萄酸了!”

         “癞蛤蟆就该配癞蛤蟆!”

         赤鸾也被阳文引得发笑:“竟然还有人瞧不上凌清霜的人,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

         凌清霜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她这时突然道:“好,你的条件我答应了。”

         她虽然没有生气的表情,但是阳文感觉她还是有些怒气的,不然也不会这时候说这样的话。

         赤鸾听到这话也没什么表示,笑笑后,退去了。

         而剑独行则恨意丛生,眼光就要杀死阳文千百遍了。

         这时裴涛突然出现,道:“阳文,你最好也带上我们,不然我一定让我师傅把你逐出绿茗阁。”

         原来这裴涛见阳文混得有点起色了,立刻想来沾点光。凌清霜虽然不是最厉害的,但也是排在第二强的人,加上碧波湖的弟子这也算是一股巨大的势力。如果能跟他们在一起,肯定能在炼地之中走很远,一旦有所得,那他必将能超过王逸,成为新的大弟子,如果能成为圣子,说不定……

         裴涛贪婪的看了看凌清霜……

         阳文把裴涛的表情全看在了眼里,忍不住一阵厌恶,淡淡道:“那你就跟上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