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3 桃花阵
        灵炎炼地三层是炼器之地,不但有出产各种材料的矿脉灵山,还有炼器的仙园,虽然仙园已经被毁,但是阳文他们仍然得到了不少幸存的法宝。︽,

         因为收获颇丰,所有聚集到第四关入口的灵师都很兴奋,然而他们得到的东西虽然好,但并没有阳文他们得到的珍贵。

         王器,在纪鸾国也是比较少见的法宝了。

         然而另人遗憾的是仙园本还有一件圣器,奈何被那个假冒的洛雪抢走了,他们放火烧园似乎就是为了这一件圣器。木偶天明虽然知道这件法宝的存在,但是他并没有见过真容,据说是此间主人所使用的法宝。由此可以推测此间主人应该是一位大圣!

         除了阳文他们自己外,没人知道他们得到了什么,仙园的焚毁很多灵师都见到了,都以为他们并没有什么所得,阳文他们也不说破,省了许多的麻烦。

         在四关前盘桓十几日之后,得到宝物的兴奋劲开始消退,很多人已经萌生退意。虽然第三关可以藉由别人破阵,自己跟随过关,但是第四关的桃花阵显然并不是这样的,因为桃花阵时刻在变化着。就算有人能够破阵,除了极少数人之外其它人根本来不及跟随阵法就会发生变化,而一旦陷入阵中自己又不能破阵,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祀神五阵,各有神通,或奇,或乱,或杀……而桃花阵则是迷,无论境界有多高,进入阵中都会迷失方向和方位,而强大的阵法又让人无法破阵而出,最终人会被困死阵中。

         只是此阵布置不易,不但需要一块好地,能生产灵木,还得有好的灵桃仙木,经多年培育而成。但是只要此阵一成其威自现,它借助阵中所有灵木的灵力对阵中的人产生作用,而一个人要与巨大的一片灵木对抗可想有多难。而灵木越强大,阵法威力也越强大,灵炎炼地存在年头要以万年计,可想而知其中的灵木年份有多足,灵力有多么的庞大,所以硬闯基本不可能,唯有破阵才是出路。

         多日没有进展之后,一些境界较低的小门派弟子开始退去,而有一些人则心存侥幸,仍然留在关卡前,期盼着有人能破此阵。

         剑独行关注阳文的次数越来越多,他的打算阳文自然清楚,如果第四关不能破除,那凌清霜与他的结盟只怕当时就要结束,而他就要第一个出手抢夺阳文手中的帝兵。

         虽然那木偶说的那柄天河破玄枪怎么看都不像帝兵,但是只要有一丝可能性他都不想放过,何况阳文的实力在他的眼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而阳文心中也在盘算,他盘算的不是怎么躲避剑独行,而是怎么能把剑独行杀掉。虽然前些天一直在合作,但是不代表阳文就忘记了剑独行试图杀死自己的事,烈火焚身的痛早已烙印到他的心里。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凌清霜突然动了,她竟然要直闯桃花阵。

         而这时一名碧波湖的弟子拦住她:“师妹,切不可鲁莽行事!”

         凌清霜淡淡道:“自阵外逍遥而观,不知其内变化,又当如何破阵?”

         说着甩开那名弟子,直扑阵中而去。

         而赤鸾也紧随其后:“没想到凌妹妹也有这种胆色,我若不同行岂不被人看扁!”

         随着凌清霜和赤鸾的身影消失在桃林深处,剑独行的目光顿时就转向了阳文。

         阳文一看也不敢犹豫,立刻撒腿就往桃花阵里跑。

         没了赤鸾和凌清霜的阻碍,当前可没人能阻挡剑独行的行动,他可不会天真的以为剑独行会留他一命。

         见到阳文也跑向桃花阵,剑独行犹豫了一下,就因为耽误了这一下,阳文的身影也消失在桃林之中。

         剑独行停步思考了一下,也同样跃进桃花林中。

         纪鸾四圣,并不只是境界比别的年轻灵师高深,而眼光同样很好。

         凌清霜敢直闯桃花阵,并不只是她对道法的渴求比较强烈,同样是想到了灵炎炼地乃是炼地,无论这里是高阶灵师寻找衣钵传人,还是高门大派锻炼弟子之处,都不可能把此炼地弄成绝地。

         就如眼前的桃花阵,如果释放出全部的威力,只怕来个大圣都未必能过关,何况这里还限制灵将,明显是想要找年轻的弟子。能通地桃花阵的年轻弟子,恐怕几万年都未必出一个,那比选帝尊还难……

         由此可以推断桃花阵其实只是表象,肯定在某些方向削弱了威力,以便年轻的弟子也能找出方法通关,这才是此间主人的目的。

         凌清霜他们自然是看穿了这一点儿才敢义无反顾的进入阵中,而其它的灵师就没那种眼光了,也有些灵师虽然看穿了炼地并非绝地的内在,但是他们考虑到自身天赋并不敢入阵。天赋高的灵师主算不能通过,也许还能保全自身。而他们这些天赋较差,见闻境界都不行的自然不会去找死。

         三圣和阳文之后,又有陆陆续续几十名灵师进入桃花阵,而其它的灵师不是就地等待,就是各自散去,往前三层再寻机缘。

         另一方面,阳文一进入桃花林只觉场景一转,回过神时已经身处重重桃林之中。

         桃花盛开如火,灿烂如云,犹如一片无尽的粉色梦境。阳文小时候见过桃花,那一棵孤零零的,就算盛开时桃花一朵一朵也像是能数得清一般。但是这里不同,密密匝匝的桃花把整个桃花都覆盖的严严实实,像是一朵一朵粉色的云团。

         桃林之中又有异香扑鼻,想必就是桃花的香气了,只是那香气中有一股甜腻之感,让人闻了生出慵懒之意。

         “这里就是桃花阵啊,景色挺漂亮的!”阳文从没见过如此美景,一见之下惊为仙境,心相着如果地面再弄些干冰雾气,真的可以当成是西王母的蟠桃园了。

         见到阳文毫无紧张之意,木偶天明忍不住提醒他:“喂喂,你要搞清楚了,这里可是桃花阵,我在这里生活个几万年不成问题,就算碰运气早晚有一天也能出去,你要找不出出去的路,就等着死在这里面吧。”

         阳文很放松:“我还没见过真正的阵法,正好好好见识一下。话说,这个阵应该有不少人过去过吧,别人能行,我未必不行。”

         木偶还想说什么,但是想想他自己确实被阳文的智商压制,真不好意思反驳,只好悻悻的坐到阳文的肩膀上不说话了。

         桃花林很茂密,还充斥着薄薄的雾气,早就进入到其中的凌清霜和赤鸾根本看不到踪影。仅仅只有几息时间已经没了影子,想必也是阵法的威力导致的。

         阳文四下打量了一下环境,他此时正站在一条小路上,左边是一个小坡,坡上桃树林立如云,地面也铺满了片片花瓣,另一边是一个小溪,卵石如玉,水清如镜,不多远还有一座小小的石桥,其实这里的小溪根本不需有什么石桥,因为一步就可跨过。

         小溪的另一边同样是密密麻麻的桃树,一眼望不到头。

         小路的前方不远处还有一座小亭子,亭子边放着几块怪石。

         这里说是桃花阵,看起来却如同普通的桃花林,整个环境看起来就像会有人在桃花盛开的时候前来踏青赏花,在那小亭里把酒吟诗,或在那小溪里浣足戏水……

         环境看得差不多了,阳文决定出发:“还是先来看看这法阵的威力吧。”

         他的第一个想法,自然是朝一个方向走。因为进来时就面前前方,周围又都是桃林,他自然也就沿着脚下的小路一直往前走,凭感觉现在是往西走。

         脚下的小路像是普通的土路,仅仅是走的人多了而踩出来的,没有覆土,没有腐叶,就像常有人来打扫一般,仅仅铺着一些新落的桃花瓣。

         桃花林在慢慢后退,阳文越过小桥,又越过小亭,小路一直往前延伸,但是景色却并不单一,过了小亭之后还有小池塘,塘中荷,荷下有小鱼嬉戏。过了小池塘,又有路边小庙,可惜阳文看不懂这是山神庙还是土地庙。

         没多远,就开始出现岔路口,是个十字路口,好在同样是东南西北,直通直达。

         阳文向两边看了看,虽然看不多远,但同样是不同的景色。于是阳文决定继续朝原本的方向前进。

         木偶天明冷冷道:“你这样是没用的,真当法阵是片森林啊,朝一个方向就能出去?如果这桃花阵这么简单就能破,那些死在此阵中的灵师都要被你气活了。”

         阳文不理会木偶的嘲讽,只是继续走自己的,阵法会是什么样,阳文可是从来没见地,当然会拿他原本的知识来挑战一下这神奇的物事。

         走了约莫有半天时间,阳文终于第一次见识到阵法的威力。

         他停下脚步,站在一个十字路口,出神的看着左右两边的风景。

         远处有一个小亭,小亭之后有小池塘,塘中荷,荷下有小鱼嬉戏。小池塘再过来,则是一座路边小庙,可惜阳文看不懂这是山神庙还是土地庙……

         没错,那是他刚刚走过的路,只是原本是东西朝向,现在变成了南北朝向。

         在见到此路口时阳文大脑里的方向感差一点儿以为自己在往北走,他强制着自己认为自己是在向西,这才没迷了方向,或者是自以为没迷方向。

         看不出什么蹊跷来,阳文决定继续现在的方向。

         然而事情从他第一次遇到重复场景开始,越往后走,重复的场景越多,或者是他已经把所有的场景事物见识了一遍,现在所有看到的东西都是原本看到过的。

         小停,小庙,小桥,小溪,怪石,枯树……

         之后无论阳文怎么走,都是曾经见到过的风景,虽然他还在坚持着自己的方向,但是就连他自己也已经分不清是不是还是原来的方向,虽然他感得自己并没有拐弯,但是他已经失去了对方位的判断。

         恐怕这就是迷阵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