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1 你还没算出来我就知道了
        自以为看穿了阳文手法的木偶在心里暗笑道:“你打算诱使我多出黑色,然后多出白色利用黑白两色来赢我的法宝,可是却忘了如果我也出白色那就是全白色,一样是我赢!哈哈哈,你还是输定了!”

         这么想着就开始调整自己的出牌策略,它把多出黑色调整为多出白色。↖,

         它这样一调整,果然同时白色的次数也在增加,看到这个效果木偶又得意起来。

         木偶:“你以为你的小把戏能骗过我么?你还是太年轻啊,在老夫几万年的寿龄面前你那点儿年纪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哈哈哈……”

         阳文淡淡一笑:“是么?你看穿我的把戏了?”

         木偶得意:“当然!你不就是想着用同时黑色让我赢三件法宝来引诱我出黑色,然后你自己出白色反赢我么?可惜啦,被我看穿了,你这个计策不管用啦!”

         “既然你看穿了,那咱们就继续吧,也许你能把输掉的法宝都赢回去呢?”

         木偶见阳文竟然不为所动,哼了一声:“你还不相信,那就让我老人家给你一个教训!”

         另一边剑独行也道:“他的想法被那木偶看穿了,这下没办法玩了,竟然天真的以为一个万年的老怪物会被他这小把戏戏弄,真是不自量力!”

         赤鸾想了想:“我还是觉得不对劲!”

         视线再次转到赌场之上。

         虽然同时白色的次数在增加,木偶赢的次数也多了起来,但是事实仍没有朝木偶想要的结果发展。

         木偶想要的是把输掉的法宝赢回来,它现在虽然赢的次数多了,但是法宝数量却依然在减少!

         木偶很快发现了这一不正常的状况。

         我赢的次数多了,为什么法宝反而在减少?

         赤鸾一拍手:“哦,原来是这样!虽然木偶赢的多,但是白色它只能赢一件。阳文虽然赢的少,但是一次能赢两件!木头人这是虽赢实输啊!这个比试里竟然还有这样一重陷阱!”

         凌清霜也道:“果然没那么简单。”

         木偶也不是完全没脑子,它也很快也注意到了这一种情况,也明白了为什么会输掉法宝。但是这时它想再调整出牌策略却发现陷入了困局。

         如果出白色多,它赢多输少,但是法宝却是赢少输多。如果出黑色多,它输多赢少,法宝还是输多赢少……

         到这个时候木偶虽然还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它已经知道这整个就是一个陷阱!一个看起来公平,细想又有便宜占的陷阱!实事上这完全就是一个赔本的买卖!不管怎样它都会输掉法宝!

         “你耍诈!”木偶气急败坏:“这游戏我根本赢不了!”

         阳文笑得很纯真:“怎么能这么说呢,出什么牌是你自己决定的,我怎么能耍诈呢?再说了你也不是一直在赢么?虽然我赢的法宝比较多,也只能说上天在眷顾我,这是机缘。”

         木偶被挤兑得没话说,但它仍然不甘心,看着阳文身边堆着的法宝,它一阵阵心痛。几万年来它都视它们为自己的所有物。虽然它用不了这么多,但也不想白白便宜别人啊!何况它已经所剩无几了,真是心在滴血啊。

         阳文看它的样子,大概也知道这个方法骗不下去了,于是决定再换一个方法……

         阳文:“既然你觉得这个方法有问题,要不我们再换一种方法。”

         在木偶眼里,阳文已经如同引诱羊羔的大灰狼,一听阳文又想出什么玩法就发怵:“不玩,你肯定又想出什么办法来坑我。”

         阳文故做谦虚道:“我还年轻,怎么可能坑得了几万年的赌神呢,只是天道眷顾这才小赢了一点儿。但是赢了赌神这么多东西我也挺不好意思的,想再输回去一点儿。”

         听到这些话,木偶心里又活络了,虽然它明白阳文有可能又在骗它,但是那点儿侥幸心理还是让它有点儿不舍。

         阳文看它的表情有点松动,知道有门了,于是道:“要不你想听听我的意见再决定赌不赌?”

         木偶听到这里终于下定决心:“你先说。”

         阳文道:“我们来这里也挺久了,不能耽误太多时间,所以急着走。”

         一听到这里木偶就急了,阳文这一走它不就完全没办法把法宝拿回来了,那可是几十件王器!脸上不自然的就表现出了急躁的表情。

         阳文见了木偶的表现知道它已经上钩:“所以我们赌一局大的好了,下面只赌一次,一次定输赢!我输了把这些法宝全还给你,你输了把你的法宝全给我!”

         木偶是个赌徒,赌徒牵扯到赌注就会失去理智,特别是赌注巨大的情况下,很容易让他们孤注一掷,现在木偶就上了这个当。

         木偶:“快说说怎么赌!”

         阳文道:“很简单,你随便写一个百位数,至于是个什么数我不需要知道,然后你把它反过来与原数相减,得到的结果仍然是个百位数,你把这个百位数,同它反过来的百位数相加会得到一个数字。比如你写下一百二十三,那就用三百二十一减去一百二十三,得到一百九十八,然后用这个数加上它的反过来的数字八百九十一就行了,我能猜到你写下的任何数字的这个结果!”

         木偶顺了顺思路,大概明白了加减顺序。

         阳文当然不会给它太仔细的思考空间,道:“如果我能猜中就算我赢,你就把你的法宝全给我,如果我猜不到,那就是你赢,我把这些法宝全还给你。”

         木偶听到诱人的条件,立刻脑子就热了:“百位数如此之多,我不信你能猜得中,这交你肯定输定了!来吧,这次一定要让你输个净光!”

         听到这木偶答应的太干脆,阳文心中不安一伸手:“等等,我得先看看你还有多少赌本,不然我亏大了!”

         木偶尴尬的呵呵一笑,最后只拿出几件王器,其它的都是灵尊级别的:“王器不多了,尊级还很多,”木偶怕阳文不赌,急切道:“别嫌弃尊级不够好,这要是拿去武装你们的门派,可以把整个门派的实体提高一倍!”

         阳文虽然没见过大门派,但是以绿茗阁这样的门派做参考,他稍微一想:他们的长老也才灵尊实力,但是所有的门派弟子都能人手一件尊级法宝,想想就碉堡了!

         但是虽然这样看起来很爽,但是赌博不拿到最好的赌注那也是对不起自己啊。

         阳文摇摇头:“跟我这些王器相比,还是差了些,我觉得还要再加点儿东西。”

         木偶也是一脸懊恼:“唉,没办法,这炼器院被人一把火都烧了就剩这么多了,其它院我又去不了,没什么赌注能加了……”

         阳文试探道:“你本身不也是一件法宝么,赌上你自己怎么样?你要输了就跟我走……”

         木偶大怒:“你小子才是法宝呢!老夫也是灵师懂么,我也会道法三千!我也曾万界纵横!悠悠万世过去,多少无敌之辈都已化为灰尘,而老夫依然逍遥人间,我可比他们强多了,可以说帝尊之下无出我右者,然而帝尊都没我活得久,小子真是啥也不懂。”

         阳文一愣,看木偶的表现还真是什么前辈高人了?真的不是法宝?

         不过也是,阳文曾经看过典籍记载,强大的灵师有通天之能,他们可以夺天道为已用,化不能为现实,但有一件事他们一直在追求却从来没成功过。

         那就是创造生命!

         平空创造生命!

         这牵扯到帝尊和大能之辈都想追求的一件事:长生。

         然后从古到今没有人能创造出生命来,而长生也是遥不可及

         那这木偶恐怕也原本是一个强大的灵师,因为什么原因还封在木偶体内。

         拿自身当赌注,对于一个高阶灵师来讲自然是不可能的,他根本不可能愿意屈居人下。

         想到这里阳文道:“那好吧,就想想别的办法。”

         但是,木偶却突然道:“别,别,就赌我,就赌我,我输了就跟你走!”

         那神情让阳文一瞬间以为木偶恐怕本身就想着要输掉……

         木偶的大转变,让阳文有些担心:看它这么热切的样子,不会是被什么人封印在这里,而赌输出去只是给他一个合理的理由吧,这货不会是个一个大魔头吧!

         阳文有些担心:“我还是觉得你太危险,还是换个赌注吧!”

         木偶大闹:“不带这样玩人的,你说了要赌我,就赌我,不赌我就不跟你赌了!”

         看木偶那撒泼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个坏人的样子,阳文便道:“你那说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

         一听到这里木偶脸上颇有些尴尬,木偶:“能不说么?”

         “不说,我不知道你是谁,还是换个赌注吧。”

         木偶叹息一声:“那你别告诉别人!”随即又一脸的骄傲自豪:“我是碧落派帝尊苍河大帝的末徒天明!想我师尊天地独立,万族拜服,我天明也号令天下莫敢不从……”

         听着木偶侃侃而谈,阳文觉得它在吹牛逼,便问道:“说说你怎么又躲在这里的?”

         听到这个木偶顿时又蔫了,跟刚才的意气风发判若两人:“跟别人打赌输了呗……”

         阳文点点头表示明白,其实他也不敢确定这木偶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

         木偶这时又一拍脑袋:“对了啊,说到我是碧落派弟子我还想起来还有这个好东西。”

         说着拿出一颗灵珠,还有一件朴实无华的长枪,小声的对阳文道:“我还能保你当我们碧落派的圣子,有我帮你加上我们门派的培养还有你的聪明才智,肯定能成为这世的帝尊!一个帝尊当赌注怎么样!?”

         一个帝尊当赌注!

         说实话,阳文都被这个赌注给吸引住了,帝尊多厉害他不清楚,但是知道帝尊就相当于

         代的皇帝嘛,天下才子最大!

         木偶把那灵珠跟长枪递到阳文面前:“这珠子里记载的是我师尊的帝术,天河碧落,而这枪就是我师尊的帝兵,天河破玄枪!”

         阳文接过那灵珠和长枪,长枪是不是帝兵阳文分辨不出来,但是能感觉到它的强大威力,而那灵珠里的功法他倒是放在额前感应了一番。果然是一种玄奥的枪术和灵力使用方法,想要搞懂恐怕得几年的功夫。

         木偶期待的看着阳文:“怎么样?赌不赌?”

         阳文道:“那个碧落派真的愿意收我为圣子?”

         木偶佯装恼怒道:“他们敢不收?!老夫可是他们的万世老祖,你又有他们的帝兵和帝术,他怎么敢不收?放心,如果这代他们有了圣子你们就结成兄弟,如果是圣女,我主让你们结成夫妻!怎么看都是双赢的局面!”

         阳文不知道那个碧落派靠不靠谱,但是秘籍和所谓的帝兵已经到手,最差也不过是只赢来了几件王器,总不能算赔本。

         阳文:“好吧,赌了!”

         木偶一听,顿时高兴了起来:“终于可以摆脱这个无聊的地方了,找人打个赌都得等一万年,老子受够了!”

         说完就开始计算了起来。

         阳文看他那期待与认真的模样,有些好笑,决定调戏他一下。

         阳文道:“别算了,是一千零九十八!”

         木偶一愣:“啊?”

         阳文道:“我说,你不用算了,我已经知道答案了,是一千零九十八。”

         木偶立刻就震惊了:“不是吧,我还没算出来,你就已经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