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诡异暗室
    现在是早上九点,应该说再怎么着二楼的都会多少有点光亮。但当我来到二楼的时候,除了二楼走廊入口处有点弱弱的灯光外,走廊尽头一片黑暗。

     我正想退回楼下问问那个女人怎么回事,忽然,走廊尽头传来一个低沉浑厚的男中音。

     既然都上来了,又倒回去干嘛?

     顿时鼻尖的冷汗流到嘴里,我朝那里面轻轻说,能开灯说话吗?

     能,等着。

     只听里面传来啪的一声轻响,走廊里亮起了灯。但这灯很奇怪,微黄微黄的,不是很亮,还忽闪忽闪的,好像是电压不稳一样。

     我说,你再这样我真的就回去了,怀疑你是不是做生意的,这样会吓到多少客人,哪还有心情做那事。

     微弱昏黄的灯光下,走廊里死一般寂静,而那个男人不知道藏在哪里说话,凭刚才那个声波的判断,应该离我不到五米远,我看了看墙面,左边有七扇门,右边六扇,而那个男人很可能就在第三个门里说话。

     正在我猜测之际,那男人又说话了,我这里只做晚上的生意,谁教你非得白天上来,这就怪不得我了,朋友,往前左边第三个门,推门进去,把钱放在门外,我们开始交易。

     我往前塌了一部,顿时昏黄的灯光熄灭,我赶紧缩回脚,灯光又亮了。

     那个男人的声音又传来,习惯了就好,往前大胆走吧,看来你是第一次来我们谷易街,对吧,朋友。

     对,但我真没想过大白天会有这样的服务方式。

     这你就不懂了,这样的刺激是很多男人晚上来我们这里的原因,也是我们这里的一个特色,往前走吧,朋友。

     我试探着再次跨出一步,灯灭了,我将另一只脚往前一迈,灯亮了。就这样一亮一灭,我来到了左边第三个门。

     轻轻伸手一推,门开了。就在门吱呀一声打开的瞬间,一片音乐声在房间里响起,是哨声,跟我之前听到的一模一样,只不过现在的是录下来,经过音响播放出来的。

     音乐声开得很低,轻轻柔柔的,偶尔还夹杂这女人的呻吟声。

     我将门完全推开,里面也是黑漆漆一片,根本看不到女人。抬脚往里一放,屋里灯光亮起,也是昏黄幽暗的,再把第二只脚收进去,灯灭了。

     我转身朝外,踏出一只脚,灯亮了,掏出钱放在门面,将门关上,然后缩回那只脚,灯灭了。

     我想看看来收钱的男人长什么样,关门的时候留了一条缝,踮着脚屏住呼吸盯着放在外面的钱。

     忽然,地板上出现一个拉长的人影,在昏黄的灯光下,朝着我这边慢慢移动。不一会,那个人影来到门前,弯身捡起了地上的钱。他再起身站立我眼前的时候,我才看清原来他披着宽大的斗篷。

     斗篷帽子将他的脸遮得严严实实的,根本看不见面空。忽然,他摘下斗篷帽子,露出一张布满伤疤、没有鼻子的脸。

     那些伤疤像是被火烧的,交织着布满他的脸部,细看之下,还是有鼻孔的,鼻子可能是在烧伤后切除了,又或者是其他原因。总之,我就只看见两个细小的孔粘在扭曲的嘴唇上。

     他蠕动着被烧伤的嘴唇说,朋友,你尽兴玩吧,完事之后记得洗个澡。

     没等我回答,一转身走了。

     我终于松了口气,轻轻将门关死。就在门关上的一刹那,音乐声又想起,还是那哨声。

     隐约中,我感觉有个物体在向我靠近,越来越近。我赶紧跨出一步,灯亮了。一个穿着红旗袍、披着一头乌黑长发的女人站在我跟前。我忍不住激动的喊了一声,小希。

     我不是小希,我叫盈盈,小希是不是你的相好啊。

     女人的声音很轻很柔,在音乐声中,更加充满魅惑与性感。我没敢动,生怕一动脚,灯光灭了。

     我再仔细一看,确实眼前女人不是小希,而且穿的也不是红旗袍,而是一件长睡衣,白色的。

     怎么会产生幻觉?是我大脑里太想念小希了吗?还是刚才真的就是小希?

     不,不是,我只是瞎猜你名字罢了。

     我赶紧自打圆场,盈盈伸手勾在我脖子上,顿时,小希身上有的那股香味传进我的鼻子,只不过小希的比较浓郁,而她的很淡,如果不是贴这么近,根本就闻不出来。

     她柔柔的说,来啊,帅哥,春宵一刻值千金,你都给了钱,还怕什么呢,从这一刻起,我就是你的了。

     我感觉一股莫名的力道在身后推着我走,跨出一步,灯灭,再一步,灯亮。就这样恍恍惚惚间,被眼前这女人缠到了床上。

     她脱下衣服后,身子冰凉。让我顿时想起了小希的身体,也是这般冰凉。

     我在想,这场所虽然灯光诡异一点,但别的地方没什么特别,道长给我的道符放在兜里,根本就用不上,因为他们全是确实实实在在的人。

     唯一让我恐惧的就是这音乐,一直放着哨声,从进屋到现在就没停过,全是那一个调,就那么一段,反复播放。

     我说,能不能把这音乐关了,美女。

     盈盈俯下身,在我耳边轻轻说,这音乐不能关,要的就是这个氛围,这是我们这里的特色。

     说着,就开始脱我衣服。我赶紧推开她的手说,不急,我先去洗个澡。

     翻身下床,借着微弱的光线看了一圈屋里,刚才还看来奢华的装修,此刻却已经斑驳腐朽,墙上白色的粉刷层脱落,吊灯歪斜着,锈迹斑斑,还有那桌子,衣柜,床,都是破旧的,再看地板,凸凹不平,这不是我刚进来那个房间?

     看什么呢,帅哥,赶紧去洗澡呀,人家在等你呢。

     盈盈在床上娇声娇气的催我,我忽然一个激灵,再看眼前的房间,又恢复了之前的奢华景象。

     我拍了拍脑袋,推开洗手间的门。门对面墙上是一块长方形竖挂着的镜子。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蓬乱,眼睛黝黑深陷,这还是我吗?

     往前凑近,仔细一看,我身后好像站着一个人,在对我我的背冷冷发笑。我猛地转身一看,是盈盈。

     她说,愣在那里干嘛,快洗澡啊。

     你出去吧,我马上洗。

     她退出去,我将门关上,心里说着,不可能,不可能。

     就是不信,不信自己眼里看见的一切。

     扭开水龙头,准备先洗个脸,让自己清醒清醒。谁知一打开,里面没水,但却有水流出打在瓷盆里的声音。

     我用手在水龙头下方横切了几下,证明没有水流出,被这诡异的流水声吓了一跳,转身逃出洗手间。

     盈盈问我怎么来,我说没水。她说不可能,走过来进入洗手间。

     她一开龙头,水哗哗流了出来,我吓呆了,难道我眼睛出了问题?我赶紧蒙上左眼,用右眼看向洗手台,确实是有水在流淌。

     换一下用右手捂住右眼,左眼看出去,却惊奇的发现了刚才的一幕,没有流水,只有声音。

     我算是找到了原因所在,一定跟那个桃花泪有关,死道长,原来我的左眼已经被他不知不觉中弄瞎了,出去一定得好好找他算账。

     我洗了一个澡出来,那哨声的音乐还在响,我找了一下,没找着声音的出处,要不然真把它关了,不要这样的特色。

     盈盈光溜溜的走过来,缠住我说,来吧,帅哥,时间不早了。

     我说,你先上床去,等着我,我一会就上来。

     说着将她推到床上,然后我背对着她,偷偷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安放在梳妆台上,脱下上衣遮住,打开视频摄像头。

     回到床上,盈盈一把就将我勾住,拼命往她怀里拉。

     就在她的嘴快要靠近我的嘴的瞬间,我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吸引力,我控制不住的被她紧紧吸住。

     我忽然举起右手,啪一下将道长给的道符贴在他身上。我以为她会瞬间僵住,可没想到,她推开我撕下道符骂了一声,有病。

     我连忙机警的说,跟你闹着玩呢,这也是我的特色,我的习惯。

     她将道符扔到床下,翻身过来再次抱紧我。我挣扎着推开她,指了指下面说,没办法,它起不来,看来是我没这艳福了,下次吧,我会再来的。

     我翻身下床,走到书桌前穿上衣服,关了手机,揣在兜里准备离开。

     一转身,盈盈来到我身边,不断抚摸挑逗我,但我对她一点感觉也没有。我心里想着回去看手机里的视频,想从那里面找到答案。

     我推开她,朝门边走去,她再次冲上来抱住我说,你别走啊,你这样出去了,盈盈不好跟妈妈交代的,你好歹再待一会,也好让我有个说辞。

     没事,我出去会跟老鸨说不要为难你,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无关。

     我再次转身朝外走,盈盈忽然跑到我跟前,拦住我,面露狰狞的说,进来这里的人,从没一个出去过,你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