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谷家子弟
        自从拜师开始,张辽和小美就日复一日的奔波于各种修习地点,虽然基本上天天腻在一起,但还真是没有好好逛逛漓江塔的景色,不过在游玩之前张某人还是先去了凌云塔见了见邋遢老头,得到了新的修习课程。

         莫峰给张辽演示了一种独特的锻造手法,丢下一句“只能用右手挑战赛结束来找我”,便将张大官人赶出门去,丝毫不讲情面。对于邋遢老头的态度,他算是见怪不怪了,不过代替苗进二人为莫峰守门的凌云阁众,却极为惊奇。传闻中,张辽俨然成为莫峰重出“江湖”的代言人,连狂风快剑这等精妙剑招都交给了他,可见对其的喜爱之情,怎么会一脸嫌弃的将他赶出门呢?

         张辽没有理会两个门卫的怪异眼神,但下楼之时却遇到一个不得不让他理会的人,萧家兄妹的大伯,萧望南。

         在张某人眼中就是曹承允二代的萧望南,正向属下吩咐着什么,不过一想起白骨对萧寻秋说的那些话,张辽就觉得这家伙迟早也要步了曹承允的后尘。眼角余光扫到张辽的身影,萧望南立刻化身和蔼可亲的长辈,先是关切了一番张辽的身体,后又询问了一下修习进度,再接着鼓励他能在少年挑战赛中表现优异,最后旁敲侧击问了问邋遢老头和狂风快剑的相关信息,这才放过心中甚是不耐烦的张某人。

         萧望南领着下属离去,张辽回首望了一眼他的背影,心说要是他知道白骨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会作何反应呢?

         突然想起小美还在塔下等着,张辽立马狂奔下楼,风风火火的与关蕊打了声招呼,就和小美一起在风景秀美的漓江塔中游玩。风和日丽,鸟语花香,有美人陪伴,张大官人的心情自是优哉游哉,观赏风格各异的漓江七塔,远眺奔涌而去的苍茫漓江,仰望高入层云的漓江主塔。

         凡是知道小美身份的少年学员,无一不对张辽投去嫉妒目光,绝大多数人都只是在心里腹诽张辽如何如何配不上小美,却有不速之客突然现身拦住了两人。

         其中一位,张辽还曾与之有过一面之缘,那就是替星际旅程集团传话的上年级第一人,戴泽语。而另一位,张大官人并不认识,但看到小美突然敛去笑意,他就知道在智械中心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谷美蒙小姐,请留步。”

         剑眉星目的戴泽语十分绅士的对小美说道,他的眼中根本没有张辽的存在,只顾着冲小美放电,看得张辽牙根痒痒,立马没好气道:“有什么事情快点说,我们要去吃饭了。”

         站在戴泽语身边的人立刻瞥了张辽一眼,声音清冷:“我有家事要和她谈,希望你能暂时回避。”

         “家事?你的家事为什么要和小美谈?你谁啊?”

         张辽疑惑了,戴泽语当即微笑着介绍道:“这位是谷锦业老先生的孙子,今日特意来找谷美蒙小姐谈一件非谈不可的家事。”

         瞄了瞄戴着眼镜,打扮文绉绉,胳膊上缠有白布的谷家子弟,张辽心道难怪小美那天很反常的找他聊天,原来和这个家伙有关啊。谷锦业死了,留下漓江生态监测站那么大的产业,利益相关人肯定会急得和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只是不知为何,谷锦业提前留下遗嘱,选择小美成为他的继承人,而不是他的直系亲属。

         看来这个谷家人要谈的家事,十之七八和此事有关。

         果不其然,那位谷家子弟看到小美的表情,也不再想着赶走张辽这位外人,立刻将话题挑明:“我代表家族通知你,下周三晚八点务必前往生态监测站参加董事会议,如果你不来的话,视作主动弃权,后果自负。”

         谷家子弟的语气有些刺耳,听得张辽直皱眉头:“敢问这个所谓的董事会议,要谈一些什么啊?”

         那人再度瞥了张辽一眼,表情冷淡:“家族内部事物,外人没资格知道。”

         “嘿!”张辽笑了,“塔主收了小美作孙女,要是塔主想知道,那算不算外人?要是我的老师想知道算不算外人?”

         “胡搅蛮缠!”

         谷家子弟的语气变得更冷,戴泽语察觉小美面色愈发难看,当即出来打圆场充当好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董事会议就是谈一谈生态监测站的未来该如何发展。”

         “哦?”张辽打量着戴泽语,“敢问学长是谷家的什么内人啊?怎么有资格知道呢?”

         被张辽这么质疑,戴泽语立刻没了好脸色:“家母姓谷。”

         “原来如此!”张辽故意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接着眼珠子一转又撇撇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我想学长这位戴家人在谷家应该还是算外人吧。”

         面对强词夺理,非要和他过不去的张辽,戴泽语很想动手修理他一顿,不过考虑到环境因素以及小美的存在,他还是装出一副洒然面貌:“这一点,恐怕就不是你应该考虑的了。”

         此时始终不曾出言的小美,终于有所回应:“好的,我会按时到场的。”

         谷家子弟表情一缓,扶了扶眼镜跟着又说道:“另外还有一件事情,长辈整理爷爷遗物时,发现丢了件很重要的东西,长辈拜托我询问东西是不是在你这里?”

         小美立刻反应了过来,谷家人问的是谷锦业交给她的芯片,然而她早就遵循谷锦业的话,将之交给莫忘,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小美没有和盘托出,而是谎称谷锦业没有交给她任何东西。

         谷家子弟眉头微皱:“好好想想,你真的确定?”

         小美十分肯定的点点头,然而谷家子弟与戴泽语的表情分明就是质疑,只差把这两个字写在脸上,张辽有些不耐烦了:“你们的家事说完了没,说完就可以撤了。”

         戴泽语意思还想和小美说些题外话,可是身旁的谷家子弟很不配合,瞪了眼张辽一声不吭转身便走,搞得戴泽语只好匆忙告别,跟着离去。

         张辽牵起小美的冰凉小手,关切问道:“谷家人之前找过你了?”

         小美点点头,表情不复之前的喜悦,显然被谷家人的出现影响到了心情。

         “放轻松,有塔主坐镇,谷家人不可能做出格的事情,大不了我请江叔走一趟,实在不行,我把七公子叫来,看谁更不要脸!”

         小美赶紧捂住张辽的嘴巴,嗔怪道:“你这话让孔叔叔听到,估计非得和你翻脸不可,好啦,不提这些烦心事了,明天还要突破基因锁呢,咱们先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