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如此混人
        刀剑双门一分为二南迁北往,实力格局从来都是南强北弱的态势,尽管凌云塔近年来发展势头凶猛,但一提起华夏的武力魁首,绝大多数人首先想起的还是漓江塔。这一点,从北方凌云阁中的漓江阁多年来始终牢牢掌握于南人手中,而凌云塔却由莫峰管辖便可看出。

         在漓江塔面前,凌云阁从来都要低一头,因此,青年女子的平淡声音,反而更加激起漓江塔众的愤怒。

         来人的装扮很是随意,随意到胳膊上还缠着绷带,这位可是漓江塔的大名人,围观群众自动散开道路,然后就看着他有空地不走,非要挤在凌云阁众的队伍里,将队伍打乱。凌云阁众并不是没想过惩治此人,但他们一想起这位的身份,便只能咬牙咽下这口气。

         “你们凌云阁的人就是没眼力,看到我这位病号都不知道让路!”绷带人一边摇头一边走到张辽面前,他压根就没去看萧望南的脸色,而是摩挲下巴看着张辽,轻轻点头,“二叔的徒弟,还不错。”

         张辽不知道这位是谁,但其他人都知道,方才没有出言的登云塔主吴六七心中暗笑:有些话在下不能说,却不代表所有人都不能说啊!

         言语被打断,萧望南神情不变,只是眼中现出冷意,他回首看到沧桑男子依旧神游他处,双眼微微眯起,对来者沉声说道:“孔飞羽,寻秋之言并非发号施令,而是宣布阁主决议,莫先生都没有意见,你出来凑什么热闹?”

         孔飞羽,莫忘七弟子,漓江塔智械中心负责人,前段时间遭到神秘人袭击,身受重伤于青云塔修养,致使盘古成功入侵漓江塔智械中心,控制所有智械,配合其伏击漓江生态监测站谷锦业一行。

         孔飞羽刚过而立之年,却看起来十分年轻,也就二十来岁,再加上他的行为举止过于跳脱,所以总是给人一种不成熟的感觉,不过,不成熟有不成熟的好处,至少有的话吴六七不能说,但是他能随便说。

         “凑热闹?”

         孔飞羽满眼不屑的嗤笑一声:“这句话你跟我大哥说说试试!”

         张辽啧啧称奇,连登云塔主都得笑脸相迎,这位一来就给脸色,果然漓江塔不缺猛人。

         萧望南神色立变,他强忍怒气:“孔飞羽,休得胡搅蛮缠,凌云塔重归凌云阁,已成定局。”

         “笑话!”孔飞羽的表情更是鄙夷,“已成定局?有些话说得不要太早!”

         姓萧名寻秋的青年女子不由得反驳道:“我看不出还有任何能够改变的可能。”

         “看在你是女孩子的份上,不想和你计较,记着,以后大人说话,小孩子乖乖听着就好!”孔飞羽丝毫不讲道理的用年龄打压对方,萧寻秋表情不忿,却无可奈何,孔七公子最是不讲道理,她的道理也就成了没有道理。

         萧望南负手而立,双目不怒自威:“莫非你想阻拦老夫?”

         “当然!”孔飞羽露出理所应当的表情,“凌云塔是漓江塔的,是我二叔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孔飞羽站在萧望南面前,二人目光相对,他冷笑问道:“我且问你,你们阁主以何种理由,撤换我二叔?”

         “莫峰御下无能,令曹承允率众叛逃,致使我凌云阁蒙受重大损失。”萧望南声音渐寒。

         “走的是漓江塔的人,丢的是漓江塔的东西,和你们凌云阁有半毛钱关系?”孔飞羽当即给出反驳理由,“别忘了,自打二叔成了塔主,凌云塔就不是你们的了!凌云阁蒙受巨大损失?这么可笑的话也就你们有脸皮说出来。”

         张辽眼珠子一转,心说好像还挺有道理的啊!他与憋着笑意的吴六七对视一眼,暗自点头称赞。

         萧望南眼神骤然一冷:“孔飞羽,莫非你要违背刀剑双门的规矩?”

         孔飞羽神色夸张的打了个哈欠:“都是陈年烂谷子的事情了,还提它做什么?不妨告诉你,我大哥已经有动作了,如果让他抓到曹承允,我想,你们北方凌云阁的人就不要想再南下了。”

         “你什么意思?”

         纵然明眼人可以看出,曹承允叛逃行动极有可能受到北方凌云阁的指使,但没有抓到把柄之前,某些话不能乱说,但是孔飞羽才懒得管这些。张辽不由得暗地里对孔七公子竖起大拇指,恶人自有恶人磨,一山更有一山高!

         “没什么意思,还有别的理由吗?没有的话,你们可以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了。漓江塔地方小,招待不下你们这么多人!”

         萧望南快要被孔飞羽的鄙视神态气疯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能胡搅蛮缠的人,强忍着翻脸动手的冲动,他只能咬牙说道:“既然你忘了刀剑双门的规矩,但总不能忘了三盟之约吧?”

         三盟之约便是漓江塔、凌云阁与春草堂定下的规矩,对各自支脉有一定保护与约束。

         孔飞羽双眉一挑:“你想说什么就快点说,本公子还要回青云塔去复查!”

         “三盟之约明确规定,凌云塔连续五年招生数量低于两千,便要撤换在任塔主。恐怕对于凌云塔的状况,你比我更清楚吧!”

         “你憋了半天就憋出这个?”孔飞羽就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萧望南,“是,凌云塔之前连续四年的招生数量低于两千,我就明说吧,四年加起来连一千都没有,其中还有一大批转学、辍学以及外放的。但是,距离今年招生还有好几个月呢,难道你拥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提前得知招生数量?”

         “孔飞羽,你讲不讲道理?”

         “我讲的都是道理啊!”孔飞羽振臂一呼,“大家伙说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同仇敌忾,所有塔众尽皆高声应和。张辽也跟着喊了,声音尤为洪亮,引得萧寻秋萧瑜两姐弟不约而同的瞪着他。

         孔七公子拍了拍张某人的肩膀,有些怜悯的看着萧望南:“还有理由没啊?没有的话快走不送,请招生结束后再来,哦不,我想今年的招生状况会很大有改观,所以你们不用来了。”

         “孔飞羽,你别逼我动手!”

         “妈的,在漓江塔的地界上还敢说这种话,今天你不动手就是我孙子!”

         孔飞羽十分无赖的和萧望南杠上了,上百凌云阁众尽管全副武装,但架不住漓江塔的人多啊,见到孔七公子有恃无恐的表情,萧望南才意识到自己被气到失言,他正想与任姓男子商议,却看到又一位莫忘弟子走了过来。

         “十一,快来给哥哥助阵,这个老家伙不知羞,要以多欺少!”

         到底是谁准备以多欺少啊?张辽心中腹诽不止。

         众人都无语的看着大呼小叫的孔飞羽,排行十一的江山有些无奈,但还是先向几位塔主阁主行礼,而后传达莫忘的意见:“老师说,凌云塔不可再荒废下去,二位阁主若嫌舟车劳顿,可暂且入住凌云塔,担任副塔主之职,等凌云塔招生结束后,再判定是否撤换塔主。”

         孔飞羽舔了舔嘴唇,心想老师就是磨叽,费这么大功夫干什么?直接赶走不就得了?

         江山的出现,终于令那位沧桑男子收回注意,他表情落寞的说道:“年幼之时,我曾有幸见过莫峰师叔的雄姿,心神向往不已,对于他后来的遭遇,我也曾神黯数日,却依旧以他为楷模,潜心磨砺自身。我本不愿逼莫峰师叔让位,但师命不可违,凌云塔更担待不起,莫峰师叔的所作所为诸位都看在眼里,他的确无法胜任塔主之职,继续领导凌云塔发展。”

         “所以,我想在招生结束前,还是由萧兄代他整顿吧,至少能带来一定改观,免得情况继续恶化。”

         孔飞羽对于沧桑男子的态度,要比对萧望南郑重得多,但言语中还是难掩本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二叔怎么就不能继续领导凌云塔的发展了?”

         方才一直憋着口气的萧瑜气呼呼的说道:“他现在还睡觉呢!”

         “你们萧家的小孩欠管教是不是?”孔飞羽继续无耻的采用年龄打压,“你是谁的弟子?”

         萧望南寒声说道:“萧瑜拜入我门下已有一年。”

         孔飞羽眼珠子飞转,脸上忽然浮现出神秘笑意,他故意面露鄙夷对萧望南道:“我看你也不怎么样嘛!一整年都没教会他怎么尊敬长辈!我想问,成为凌云塔主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孔七公子自问自答,“当然是教导学生啊!有能无能自然要通过学生来对比!”

         “任阁主说萧望南有能力是吧?”孔飞羽来到张辽身边,一脸挑衅的对凌云塔众人说道,“可是口说无凭啊!那不妨让萧家小子和张辽比比,谁赢了就代表谁家的老师就有能力!”

         张辽一愣,心说别介啊,我这热闹看得好好的,怎么就把我扯进去了?再说了,孔七爷您就这么对我有信心?万一打脸了怎么办?

         “小子,连苗进都能被你杀了,我对你有信心!”孔飞羽向张辽耳语道,后者耸耸肩,低声道,“这可说不定啊,苗进那件事巧合太多,最主要的是他身上没有穿着刀甲。”

         “放心,看我把他扒干净了!”孔飞羽当即抬头询问两位塔主,“怎么?明摆着有利于你们的事情都要犹豫这么久?看来凌云阁也没几年了,萧家小子都打通了一阶基因锁,还这么小家子气,呵呵……”

         萧望南很想说,这不是问题的重点啊,重点是张辽在昨天杀了位四境强者,两相一比,还是你们漓江塔占优势。

         老的还在犹豫,但小的早就忍不住了,本就不服张辽的萧瑜,满脸怒气的说道:“好啊,打就打!萧伯,别被虚假传闻误导了。”

         萧望南再度看向张辽,寻找着任何可以击败四境强者的依仗,然而那枚手里剑早被登云塔收走,所以他一无所获,相比之下,沧桑男子就比他干脆得多,代为答应。

         “好!”孔飞羽满意得笑了笑,然后指着萧瑜身上的剑甲,“既然都占着等阶优势了,就把那身装备脱了吧,张辽正在准备突破前的最后冲刺,不能穿刀甲战斗。”

         萧望南暗叹一声双眉紧蹙:“刀剑无眼,伤到谁都不好,我看张辽与萧瑜就在战网里一较高下吧。”

         孔飞羽没有意见,正想点头,可张大官人却忽然道:“我拒绝!”

         “就现在,就这里,我们真刀真枪的打一场!”张辽面带微笑,将背后长剑拿在手中,冲萧瑜扬起下巴。

         “就问你敢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