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有云北来
        时代变迁,家国动荡,地貌巨变的华夏大地上,只剩下了四个幅员辽阔的省份与众多地位特殊的自主城市。名义上,四大省份以漓江省为中心,漓江塔又为漓江省的枢纽,按说其地位同旧时的京城一样,可实际上,刀客圣地的影响力出了漓江范围就会大幅削减,尤其是在凌云阁坐镇的北方省。

         与漓江塔不同,凌云阁坐落于群山之中,开凿峭壁、搭建栈道、拓宽洞窟、修筑剑阁,若是遇到万里无云的天气,便可看到悬崖峭壁之中散布着数不清的悬空楼阁,那蜿蜒栈道,宛如乱舞群蛇,最为显眼的八座楼阁,仿佛狰狞蛇首。再一看,整座凌云阁,哪还有可怖之貌?尽是化作烈风的凌厉剑势,于山峦中呼啸不止。

         今日清晨,山中云雾弥漫,最高处的楼阁正好位居层云之上,得以一观朝阳升起,云海变幻。

         凌云阁建造之时,对整座剑阁山进行大幅改造,掏空山腹,休整加固,内里极为宽敞,此时便有穿戴整齐的上百剑众,于山顶剑阁中恭敬跪拜,丝毫不觉得拥挤。

         “阁主,准备就绪了。”

         一位身着黑衣面冠如玉,眉眼沧桑气势冷冽,身姿挺直的三十余岁壮年男子,对众人跪拜的凌云阁主轻声说道。

         闻言,负手立于阳光中的白发老者,并未转身,只是动了动手指,一位腰身微弯面相精明的白衣中年,便赶紧指挥所有剑众悄声离开山顶剑阁。

         “望南啊……”

         正准备告退的白衣中年,立刻弯腰敬问:“阁主有何吩咐?”

         可浑身浸于光芒之中的白发老者却没了下文,好半晌才摆手,让其自行退去,后又轻叹一声,深邃目光扫过奔腾云海,忽而问道:“你意已决,当真南下?”

         “当真!”

         方才目不斜视,眼眸落寞的沧桑男子,斩钉截铁的应道。

         “唉……”

         白发老者轻轻摇头:“你是我最看重的弟子,怎能为情自误?罢了罢了,去南方闯荡一番吧,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说到这里,老者微微一顿,语调加重,“记着,没了左臂的莫峰依旧是莫峰,我甚至比莫忘都了解他,记得提醒望南,做事要留有余地。”

         沧桑男子轻轻点头,身形如剑,刹那离去。

         空旷剑阁中只余白发老者一人,瞭望云海,站北朝南。

         ……

         一大早,张辽就觉得周围的气氛有些变化,和小美一起坐在青云塔餐厅中,引来了远超往日的目光关注,或许是没能看到预想中的沉闷面色,因此目光变得更为奇异。

         “难不成塔主弟子的名头真的这么重要?”

         进餐时,张辽不由得问道,他没觉得邋遢老头起到多大的引导作用,然而小美却郑重其事的点头说道:“许多珍贵资源与历练机会,都要优先供应给地位较高的弟子。我听老师说,几天后青云塔会免费开放一次药物强化,要是莫爷爷不再担任凌云塔主,你的强化次序很有可能会被调后。”

         岂有此理!

         张辽撇撇嘴,有些无奈,可无奈归无奈,有些事情不是他能阻止的,大不了自己再把应有的地位拼回来!

         早餐过后同小美道别,张辽赶到教室,一路上被各色目光洗礼,大多数人都是漠不关心与幸灾乐祸,真正心系张大官人的没有几个。鹰教官监督早修,表情同往日一般无二,没有任何改变或特殊表示。第一堂机械修理必修课同样如此,负责授课的星云塔客座教授,对待张辽的态度依旧和蔼可亲,这让张某人不由得稍稍松了口气。

         规矩有坏处但也有好处,最起码他目前不用担心学习问题。

         然而第二堂课却出现了变化,倒不是授课教官向张辽发难,而是让他提前下课,原因很简单,北方凌云阁的人,来啦!身为凌云塔主弟子的他,最起码也要尽到应有的姿态,就算不去漓江车站接风,也得在凌云塔下等候。

         唉……怎么这么不是滋味啊!

         张辽下了悬浮车,望着七塔中最为破败的凌云塔,心中五味杂陈。

         看热闹是华夏民族的优良传统,北方凌云阁的人还未抵达,凌云塔外便站了一群围观群众,看到张辽,他们开始指指点点,有冷笑有惋惜,表情不一。张辽懒得理会这些闲得无聊的家伙,独自走入凌云塔,看到了三位面色颓败的塔众,嗯,仅剩的三位塔众。本就人丁稀少的凌云塔,被曹承允这么一搅和,更是可怜,要不是宋钟亲自出马,找到这三人被扣押的地点及时解决,估计凌云塔就只能剩下莫峰、张辽与关蕊三人了。

         三位塔众的脸上还留有伤痕,张辽暗自钦佩,能够拒绝与曹承允同流合污,表示他们绝对忠心于凌云塔,可惜的是,这样的忠心极有可能成为他们日后被排挤的缘由。

         没有发现那位大佬的身影,张辽走到前台,向精神很差的关蕊问道:“老师呢?”

         正在愣神的关蕊,身体忽的一震,回过神来看到张辽,抿嘴道:“还在塔顶睡觉。”

         闻言,张大官人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明明问题最大的就是邋遢老头,可最坦然的却还是他,自己这个便宜徒弟都有些心慌,反倒是他还能睡得安稳活得滋润。

         叹了口气,张辽坐在前台的椅子上,甩甩胳膊:“该怎么着怎么着吧,人家都不在乎,咱们着什么急啊?”

         忽然,塔外传来喧闹声响,不用提就知道,“讨债的”来了。

         塔主不在场,仅剩的三位塔众惴惴不安,关蕊神情更是可怜。张大官人有些无语,这种时候了居然让咱一个十三岁的小孩子做主心骨,可见凌云塔真是太没落了。

         打头就打头吧,张辽紧了紧后背上的一锻长剑,他半路折返回青云塔,将之带在身上,随后昂首阔步走出塔门,旋即看到十分惹眼的凌云塔众。

         这才是剑者应有的风姿啊!

         纵使张辽将对方看做敌人,却也不得不心生赞叹。

         上百位背剑阁众,排成整齐划一的队形,行走之间,剑势成风,姿态傲然,尽显剑者英姿。那上百把银光闪闪的长剑,即使是远远观望,都会令眼睛产生刺痛之感,而最吸引张辽的,则是他们身上披着的修长剑甲。

         刀甲剑甲,其实都属于外动力骨骼,只是关键部位的不同设计带来不同的特性,进而利于不同职业进行风格不同的战斗模式。

         看着那些造型飘逸却不失力感的钢铁剑甲,张辽再次忍不住想去星云塔认领属于他的见习刀甲,可是江山教官却说,在打通第一道基因锁前,不得触碰。

         耸耸肩,张辽只得按捺心思,看着登云塔主吴六七,陪着北方凌云阁的两位分阁阁主,来到凌云塔前。

         吴六七对张辽轻轻点头,然后扶着他的肩头朗声说道:“萧阁主,任阁主,此子便是莫兄的弟子,百米刀心通过者,张辽。”

         面对众人眼神,张辽不卑不亢的轻轻施礼。

         两位阁主中,姓任的沧桑男子注意力始终不知道飘在哪里,眼神在人群中扫视,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而即将代替莫峰成为凌云塔主的萧望南,则十分赞赏的对张辽说道:“少年英才,你的大名连我这个偏居北方的老家伙都如雷贯耳啊!”

         萧望南说得一点也不夸张,通过百米刀心又击杀四境强者,令张辽的名头愈发响亮,大有同刀剑双子星相提并论的态势。

         不过,萧望南的表情,给了张辽一种极为强烈的既视感。

         曹承允!

         对,就是曹承允!萧望南的语气态度同彼时的曹承允极其相似,立马让张辽对他的感觉降低至冰点。

         “你就是张辽?”

         萧望南身后站着一对男女,年纪稍小的背剑少年瞅了张辽一眼,沉声问道:“就是你杀的四境强者?”

         还不等张辽回答,萧望南便面色一沉,喝道:“萧瑜,不得无礼!”

         名为萧瑜的背剑少年眉头扬起:“我只是觉得漓江塔把他捧得太高了,他连我都打不过,怎么能和双子星媲美?再者,剑令丢失过于蹊跷,我有理由怀疑他私藏在哪个地方。”

         嗯,你怀疑得对啊!

         张辽心中暗道,可是连虎判官都没抓住把柄,你怀疑有个屁用!

         萧望南目光一凛,看得萧瑜心头微颤,他撇撇嘴后退两步,抱着胳膊不再言语。吴六七见场面有些尴尬,询问关蕊莫峰所在,吞吞吐吐了半天,后者才说道:“塔主在塔顶休息……”

         丢脸啊!

         身为塔主之一的吴六七觉得脸红,大家的地位好歹都是一个层面的,人家都上门了,你退而不见干什么?就算漓江塔和凌云阁的关系再恶劣,但明面上都是华夏同盟,该大气的时候决不能缩手缩脚。

         看着萧望南等人的古怪神情,张辽替邋遢老头解释了一句:“家师身体有恙,还望各位海涵。”

         呵呵!

         笑声来自那位年纪稍大的青年女子,柳叶双眉下的一对丹凤眼望着张辽:“素来听闻莫塔主嗜酒如命,这位姐姐说得应该是实情。既然莫塔主无意出面,我们也不想强求,反正莫先生对撤换塔主由萧伯担任一事,已无意见,今日如此兴师动众,只是为宣告我北方凌云阁重新掌管凌云塔而已。”

         青年女子身姿俏丽,一身剑甲更显巾帼英气:“不过,张师弟不用担心,令师会与任阁主一同担任凌云塔副塔主,地位不会降低多少。”

         这位女子表情淡然,仿佛在宣读谕令一般,虽然“判决结果”令张辽十分满意,可他总觉得自己又一次被鄙视了,还是彻头彻尾的那种!

         话音落下,萧望南向吴六七含笑点头,后者神情缓和,显然这种做法较为“皆大欢喜”,可是登云塔主同样认为,漓江塔丢了面子。

         已然无话可说的张辽有些不甘心,同样不甘心的吴六七想说些什么,但他发觉说什么都不合适,只能保持沉默。远处围观的塔众们得知青年女子所言,纷纷沉默不语,他们皱起眉头,只是胸膛中涌起一团火,烧得很疼。

         什么时候?

         北方凌云阁的人,可以在漓江塔发号施令了!

         他们很想问,可是曹承允叛逃一事,让他们不能问,假如没有这件事,塔主莫忘必然可以出面,然而……

         漓江塔的沉默,让凌云阁众的脸上不禁浮现释然笑容,很多年前莫峰成为凌云塔主,凌云阁也曾这般静寂无声,萧望南环顾一周:“既然没有异议,那老夫便正式接任凌云……”

         “慢着!”

         忽然,远方传来一道吊儿郎当的声音,在所有人都选择沉默的时候,他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什么时候?”

         “北方凌云阁的人,可以在漓江塔发号施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