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将到
        事情过去了,一转眼就过年了。

         阿舞的禁却没有解,没有解禁,也没有谁拦着她,各宫照例的赏赐都有她的,没有特殊的荣宠,也没有特别的冷淡。

         这日里,皇后派人来送新的绢花,来的人是从前也极其熟络的大宫女英红,她熟门熟路的给阿舞请安以后,还喜庆的拜了年。

         宁儿亲自去扶她起来,还顺势拧了她一把:就你最机灵,我们这里东西还没拿到呢,你就先讨了赏钱,这差事真是好,待会我扮成小宫女也跟着你各宫去跑一趟,没准儿今天就发达了。

         说完就将一把金瓜子塞给她。

         英红笑嘻嘻的捡两颗出来又还给她:还真是怕你了,拿去磕吧,小心你的牙。

         宁儿拿着又还给她:才不要!

         鸢蕊:真是越发没规矩了,就在娘娘面前打闹上来了!

         阿舞:算了,算了大过年的。

         英红微微福福身子:鸢蕊如今真像个大姑姑了。

         鸢蕊脸红,宁儿又去拧英红的脸。

         又打闹几句过后,英红才打发背后小宫女恭恭敬敬的端上盘子在阿舞面前让她挑选。

         阿舞见盘子里姹紫嫣红,牡丹,芍药,丁香……做的栩栩如生。

         阿舞:别的宫里都没有选吗?

         英红:皇后娘娘道前些日子舞妃娘娘受委屈了,所以让奴婢先送来这里让娘娘先选,娘娘尽管挑,全部选完都没关系。

         阿舞见英红满脸严肃却说这些话,知道是给自己暗示了。

         阿舞:哪里就委屈了,整天好吃好喝的在这里养着,皇后娘娘有心了。

         说着凑近盘子细细的看:皇后娘娘爱牡丹,贵妃娘娘喜欢芍药,这端妃娘娘小公主怕是也要留一把迎春花。本宫,本宫就选腊梅吧。这个时节也应景。

         鸢蕊上前取了花,又给宫女们发了赏赐。

         英红:娘娘真是好记性,各宫娘娘的喜好都记得齐全。

         阿舞:都是一起的姐妹嘛!

         英红上前压低声音:娘娘,将军到。说完退后大声说道:谢谢娘娘赏赐,奴婢还有好些宫里要去呢,就不打扰娘娘了。说完带着一行人走了。

         “将军到!”阿舞念着这几个字坐下。那个人要回来了啊,怪不得,灵犀可以陪着皇帝来看她,这几日也多少有些宠爱。想着这里,她不禁拉紧了衣服。

         鸢蕊见她脸色不好,端了热茶递上去,茶里飘着腊梅,凛冽的香气让她清醒了不少:却请苏叶过来。

         鸢蕊愣住,自从苏叶去了贵妃那里,阿舞从来没有去叫过她,今日这么唐突:后日就是除夕了,今日叫过来,满宫里都以为娘娘身子不好,怕是除夕宴也不好去了。

         阿舞稳了稳心神:好,晚上悄悄去一趟,问问她进展的怎么样了。

         这边苏叶正哄着贵妃喝药:贵妃娘娘如今陪着皇上出去走也不怕冷了,身子和从前不一样多了,再坚持半个多月,基本就能成了。

         贵妃:这个什么劳什子药,真是越来越苦了,不仅苦,还酸,真是太难喝了,别人过年都长肉,今日皇上瞧本宫还说本宫清剪了。你不要哄本宫了。

         苏叶挑一个蜜饯:奴婢可不敢哄贵妃娘娘,奴婢只知道,皇上这时候在端妃那里哄笑公主呢。

         贵妃小嘴一倔,借着她的手就把药喝了,燕儿连忙递上一碗清水,白了苏叶一眼,不得不承认,自从苏叶来了,贵妃格外依赖她,她软绵绵的,挑不出什么错,也说不出什么好。可是就是拿贵妃有办法。

         贵妃摸摸自己的肚子:苏叶,你说只要半月?

         苏叶点头。

         晚上,阿舞也收到苏叶的回话,送了一口气,阿颜和灵犀却前脚后脚的送来一大堆东西,阿颜送的上好银狐皮,皮毛完整,光泽好看,宁儿拿在手上不肯松手:哼,这灵美人还是自己姐妹呢!还没有颜贵人送的东西好。

         阿舞笑,灵犀哪里是为了送东西来啊,是自己舅舅回来了的暗示吧。阿颜这皮毛,怕是……阿舞不敢想下去。

         窗外的纷纷扬扬的雪突然停了,阿舞吩咐下人们都到宫里来领赏。

         一屋子人站满了,阿舞突然很开心,觉得也暖和了不好,吩咐鸢蕊多点了两盘银锭子出来。

         鸢蕊:正是过年的时候,咱们娘娘念着大家都急着用钱,后面的日子又忙,今日就先打赏大家了,小厨房那里也注意了待会单独来领了银子,除夕给大家做一顿好吃的,这几日大家忙过了,除夕便可松快松快。

         大家齐齐跪下谢恩,喜气洋洋。

         鸢蕊:只有一样,可别犯了大错被抓了把柄,不然可救不了你们。

         宁儿指着小邓子:是啊,特别是这个小酒槽子。

         小邓子连忙作揖:哎呀,可冤枉死奴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