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局首
        吃过午膳,苏叶收拾好来见阿舞,阿舞见她特的在鬓发剪别了一朵粉的绢花,跟着一身绿色宫装虽说不相配,但还是说不出的好看,阿舞心中微微叹气,想着,怎么会有人美成这样。

         阿舞:还是算了,把绢花取了。

         苏叶把绢花取下来,阿舞又说:换个手绢,合适的时候拿出来,不用太刻意。

         苏叶听阿舞的吩咐,不由福气,这样别着绢花太明显的显摆自己,倒刻意了。可是用手绢,不经意让人觉得自己心思轻浮,反而可信。

         换过行头,苏叶与鸢蕊侍候阿舞坐了轿撵出了宫门。到了昭阳宫,许多人都到了,淑妃,新来的两位美人,月常在,还有其他宫几位贵人也在。

         阿舞进去先给贵妃行了礼,又连忙道歉:哎呀,各位姐姐妹妹,来的晚了,可不要怪我。

         众人笑,月常在说:其实姐姐们也都没到多久,只是贵妃娘娘念着舞妃娘娘,我们都要吃醋了呢。

         贵妃:就你小心眼。

         众人笑了。阿舞在宫女的安排下坐下,贵妃说:妹妹今日看着,气色真好。

         阿舞笑:喝了一碗汤才来的,姐姐可不要打趣我

         贵妃:难道妹妹担心姐姐这里还没有个好喝的汤,还是自己在宫里藏了什么不得了的吃食,非要喝汤才来。

         阿舞不好意思的说:想必姐姐也听说了,妹妹身子不大好,在调理呢,每日饭后这碗汤,不喝也不行。

         众人听说这句话立马望着她,贵妃:听说姐姐得了为医术高明的宫女可是?

         阿舞:哪里就高明了。

         月常在忍不住:瞧着舞妃娘娘背后这位宫女面生,不知是不是啊。

         苏叶马上往外挪了一小步,其实刚走进来大家就注意到她了,身姿玲珑,莲步款款,走在舞妃后面却一点不输给舞妃。可是这个动作引得几位娘娘皱眉,苏叶婷婷一拜:奴婢苏叶,见过各位娘娘。

         月常在:哎呀,这位宫女长得可真标致,肌肤如雪,眉眼如画啊。

         苏叶立马红着脸:谢娘娘夸奖。

         贵妃也仔细端详了一下,真是美,细细说来,就连新近的慕美人也比不上,就连皇上都夸慕美人仙人之姿,这位苏叶,比起慕美人还多了份灵气,刚刚一进来就让她呼吸一紧,现在看到就更不好说了。

         淑妃也说:真是啊,这样貌,真是百里挑一,怪不得舞妹妹一直雪藏着不肯带出来。

         舞妃一边喝茶一边说:淑妃姐姐真是好久没出来了,才说妹妹我雪藏,这么好的姑娘今日特的带来给大家看看,有什么医术上的问题,大家也能问问,平日里我们看太医,又是男的,不好言语的也有许多。

         说着像是被茶呛着了,苏叶连忙拿出手绢给她擦拭,众人见她粉色的手绢上绣着鸳鸯戏水,栩栩如生,手绢上的花边也精致动人,最重要的是拿手绢的那个手,白皙如葱,却涂着好看的蔻丹,不由抿嘴一笑。

         淑妃说:那姐妹们可不要客气了。

         贵妃说:对呀,有什么不如都问问,不然让她把把脉,舞妹妹可不能小气。

         阿舞尴尬的笑笑:怎么会,只是说好了来打牌叶子,大家却要抢着我的宫女不放了。

         淑妃:哎呀妹妹可不要小气,打牌叶子哪日不可以,今日可不要怪大家了。

         月常在:那今日啊,我可要抢各位姐姐的先,来帮姐姐们试一试这医术到底怎么样。

         贵妃:也罢,你试一试。

         苏叶轻轻行礼,上前观望了月常在片刻。

         苏叶:娘娘可是夜里睡得晚,早上醒的早,吃过早膳又累了想睡觉。

         月常在:嘿呀,真不得了,连脉都没有把,连我的作息都看出来了。

         苏叶:娘娘脸颊有轻微的斑点,因为排毒不畅,晚上睡得晚,肝气肾气不通,长期下去,斑点会增多,且容易长细纹。

         月常在急忙摸着脸颊:这可怎么好?

         苏叶:娘娘晚上早些喝些安神汤,早点入睡,早上起来先喝清水,再出去走动走动,少吃油腻食物,就会好很多,坚持下去,皮肤也会更加白皙明亮。

         月常在连忙点头,众人也仔细的听着跃跃欲试。

         苏叶又说:其次,娘娘午后若能休息半个时辰,这样月事后十日左右,应该更容易受孕。

         受孕两字一出口,众人呼吸一紧。

         淑妃:这是为何?

         苏叶盈盈一拜:娘娘有所不知,这女子怀孕每月只有几日容易,那就是……

         “够了“话没说完,贵妃打断道:说了打牌叶子,倒听你讲起这些来,听的人头痛。

         苏叶连忙跪下

         阿舞:好了,显摆够了就回来。

         苏叶退到阿舞后面,众人不满,却见贵妃面色不喜,不好发作,于是真的三三两两的打起牌来,可是大家心不在焉,没过多久就散了。

         苏叶等人跟着阿舞回去,阿舞刚刚上轿撵,苏叶就跪下:娘娘,奴婢手帕不知遗落在哪里,可否让奴婢回去找找。

         阿舞不高兴的说:丢三落四的像什么样子。

         鸢蕊:娘娘,罢了手帕是贴身之物,让她回去找吧。

         阿舞上了轿撵:去吧。

         苏叶转了半圈回到昭阳宫,燕儿在那里等着她。

         跟着燕儿进宫,苏叶连忙给贵妃跪下行大礼:贵妃娘娘万福。

         贵妃久久不叫她起来,说:你家是开医馆的。

         苏叶:是!

         贵妃:有一身医术当本事,不应该见不了人啊。

         苏叶抿嘴:奴婢,奴婢……

         贵妃:你可愿意跟着本宫来。

         苏叶惊讶的望着贵妃。

         贵妃:可愿意!

         苏叶迟疑不敢开口。

         燕儿:贵妃娘娘抬举你,还不珍惜机会

         苏叶:可是奴婢已经……

         贵妃:你只说愿不愿意,其他的本宫安排

         苏叶连连磕头:求贵妃娘娘垂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