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山花
    本以为皇帝不会来看她,却是来了,后面跟着灵犀。

     灵犀规规矩矩的行礼,规规矩矩的叫姐姐,阿舞心中不免有些酸涩,虽然知道从前情谊不见得是真的,可如今这冷淡的样子还真是不好接受。

     好久没有给皇帝熬百合汤,手法也不如从前了,皇帝还是一如既往的喝下

     皇帝:今日来看爱妃,真是有些变化了。

     阿舞想着,皇帝不会真的觉得自己杀了丽嫔吧。

     阿舞:那臣妾还真是高兴,皇上发现臣妾变了,说明皇上心底有臣妾的样子呢。

     皇帝:我以为爱妃总是温婉的。

     阿舞:总是一个样子,皇上会喜欢?

     皇帝突然有些生气,想着她毕竟也是端着毒酒给贵妃拿去的人,就算真的杀了人,也不应该太意外。

     见皇帝不说话,灵犀上去添茶:皇上,消消气!

     皇帝:消气?你哪只眼睛看见朕生气了。

     灵犀吓得急忙跪下。

     阿舞心中好笑,灵犀毕竟还是太稚嫩了,只不过皇帝今日真是孩子气。

     阿舞结果茶碗递上去:好了,这不就是生气了,现在消消气。

     皇帝觉得阿舞就是软绵绵的枕头,一拳打上去没什么回应,又这么自自然然的靠过来,让他心里说不出的烦躁。

     阿舞放下茶碗,走到前面跪下。

     皇帝见她头上简单挽着的发簪,就像一个小丫鬟似的,问:这是干什么?

     阿舞:求皇上还臣妾一个清白。

     灵犀惊异的看着她。

     皇帝:清白?

     阿舞:臣妾在宫中,只有皇上可以依靠。

     这样的话里,有几分真心,更有几分寻常妃子常用的算计,皇帝看见她这样心里有些无奈,自始至终,两个人的亲近都是隔着几成的,她这样做又有什么错。

     皇帝扶她起来:你有没有辩解的话。

     阿舞:这中间本就疑点重重,东西是伊人殿里出来的,臣妾说什么都不好。

     灵犀突然附和道:对啊,这种时候总是人微言轻。

     皇帝突然就生气了:她是四妃之一,哪里就人微言轻了。

     阿舞有些诧异,灵犀吓得脸刷白。

     阿舞:皇上不必生气,哪个女子不是人微言轻,臣妾福气绵延,得以皇上眷顾,是比一般女子活得尊贵些,可行靠君,安能损君颜。

     皇帝拉着她的手:从此你大可不必如此,朕在,你不必担心你的母亲,更不必事事要去依靠皇后,也不必步步为营,处处留心。

     这一席话灵犀吓得呆若木鸡,阿舞也害怕了,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后来过了很长一段日子,阿舞都在想皇帝知道多少,皇帝跟着太后登基,后宫的争斗不会不懂,可是大家似乎忘了,但是让阿舞不懂的是,皇帝为什么要让自己先担了这罪责,原以为会吃些苦,却又简单的化了。

     淑妃来看阿舞:你说,这宫里谁是有福气之人。

     阿舞:姐姐便这么来了,妹妹还真是诧异。

     淑妃:将死之人,最后的恩典就想来见见你这个有福气的人。

     阿舞:姐姐?

     淑妃:丽嫔躲在我的屋檐上,她家也是武将出身,不知怎么爬了上去,连外衣也丢掉,没被发现。我回去见到她时,就拿下了她,她衣冠不整,与你毒害贵妃的事情也暴露,只有投我身边。她死了,皇上不追究,她活着,皇上或许追究她的家人,女人啊,这么心心念念为着家人,名誉,谁知命如草芥。

     阿舞知道她的家人已经放弃了她,就在前日才她的族妹已然进宫,获得盛宠。突然也心生悲伤。

     淑妃:我原来以为皇后是有福气之人,后来以为是我自己,后来以为是贵妃,却都不是,却是你。

     阿舞:姐姐见地独特了。

     淑妃:你有没有想过,从前你就不起眼,为甚么却不是无宠的,在宫里人人都言盛宠好,却不知道只要不失宠就好了。说着眼泪都落下来。

     阿舞:姐姐可有心愿。

     淑妃:心愿,我小时候常去郊南,遍野山花,而今我魂不久已,要是能葬在郊南,便是自由了。

     阿舞心念微动,拉着淑妃的手,姐姐不必担忧,妹妹一定竭尽全力。

     第二日,阿舞打发小邓子为淑妃敛骨,心下悲怆。

     小邓子:娘娘放心吧,那真是一片美景之地,只是墓是不能安了,奴才将骨灰洒在了山坡上,现今那里处处都是雪,想必来年,淑妃娘娘便能与花再开一次,没什么遗憾了。

     阿舞想着漫天的雪花飞扬,落在地上开出大片大片的山花,迎风招展,风舞蝶飞,渐渐湿了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