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禁足
        后来阿舞回想了很多次,那天到底是谁先冲进来,前面进来的太监有几个认识的,像是皇上那里的人也像皇后那里的人,后面跟着的宫女眼生,却最趾高气昂的说:舞妃谋害贵妃,还嫁祸给丽嫔,最后杀死丽嫔掩人耳目,如今此案交给淑妃娘娘查办,现皇上恩泽,只将她禁足自己宫中,你们都给我看好了,任何人都不得跑出去!给我搜!

         鸳蕊冷静想上前质问,阿舞拦住了,这时候不能慌,那宫女却上前:舞妃娘娘……

         宁儿上前一个耳光拍在她脸上:舞妃娘娘再不济,也是娘娘,何来你这么咄咄逼人的上前说话!

         那宫女没料到,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回过神来想还手,阿舞:好了,宁儿退下!

         宁儿往后退,宫女打了个空,有些好笑,又想上前,阿舞突然正色到:怎么,还想打本宫?

         阿舞很少这样威严,宫女吓的不敢上前,只好愤然的说:娘娘不要太得意了,等搜出东西来了就好看了!

         鸢蕊:你是哪宫里的宫女,这样来搜宫?

         宫女将一份手令交给旁边的太监,太监又呈给阿舞,是皇后的字,内容和宫女的说法没什么出入。

         宫女:现在,皇上与皇后娘娘交给淑妃娘娘办理这件事情,我是淑妃娘娘跟前的大宫女紫儿。

         阿舞端详了她片刻,淑妃自上次跳舞从高台上摔下来,便打发了身边的人,这个紫儿应该是后来才成为大宫女的,然后因为腿脚不利索,便很少出来活动,最近经常出来走动了,不知为何竟然得到了这样的差事?阿舞心中盘算着,想着连日来出现的端倪,不得所解。

         不到半个时辰,搜东西的小太监们回来了,说什么也没有。

         紫儿:什么?

         为首的太监:奴才已经仔细搜过,什么也没有。

         这下就连阿舞也觉得奇怪了,这么大费周章的来查,竟然没有收获,不像有人安排。

         阿舞:既然什么都没有,大家都下去吧。

         众位搜宫的奴才们面面相觑,宁儿拔高声音:还不下去!

         众位才行礼退下,紫儿却说:娘娘不要忘了自己还在禁足,留下几个四面守着,不准任何人出入!

         阿舞低声叫阿舞拿来笔纸,阿舞写了几句,便让鸢蕊递给紫儿。

         紫儿迟疑的拿着,想打开,阿舞道:给你们主子的。紫儿连忙住手。阿舞在心中暗暗赞叹淑妃调教人不错,这紫儿看着跋扈,却知道进退。

         傍晚

         虽说平日里阿舞不出门,可是套上禁足两个字,就莫名的想出去走走,这时候梅花该开了,傍晚天边红的厉害,歇在宫墙边迟迟不散,淑妃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走进来,进了殿阿舞缓缓放下手中的茶碗,抱起手炉,淑妃黑着一张脸叫着:你们都退下去。众人不舍的退出温暖的正殿。淑妃的脸上浮出笑脸,紫儿扶着她坐下。阿舞:宁儿,给淑妃娘娘拿个新手炉。

         淑妃:妹妹今日可是受到了惊吓,姐姐真是抱歉!

         阿舞:淑妃姐姐也是奉命行事,不过不知道姐姐如今为何倒对这些事情感兴趣了。

         淑妃轻笑,没有说什么。

         阿舞:淑妃姐姐想知道的,妹妹要先道歉了。

         淑妃:你不知道?

         阿舞:妹妹知道。

         淑妃:你直说吧,到底是谁害的我的腿成了这样。

         阿舞:妹妹且先问姐姐一句,命和腿,姐姐想要哪一个。

         淑妃惊讶的看着阿舞:什么意思。

         阿舞:姐姐当时艳冠后宫,贵妃也不及,姐姐的舞姿,宫里羡慕嫉妒的人自然多,姐姐从那么高的台子上摔下去,能保住一命已然算是奇迹。

         淑妃:当日宴会是皇后娘娘安排的,幸而娘娘在高台下摆满了鲜花,为了保持鲜花,下面的泥土都是新的,松的,不然我这一命怎么能保住,如今哪有机会出来调查是谁害我如此。

         阿舞:那花,那土也是我安排的。

         淑妃:是你?那那你?

         阿舞:对啊,我知道,我知道那台子上被人做了手脚,我知道你会摔下去。

         淑妃腾的站起来:是不是你?

         阿舞:当然不是,满宫的人都知道是皇后娘娘安排宴会,我在辅助,若是我动手,岂不是?姐姐也是怀疑我,如今才查到我头上来吧!

         淑妃:你,你,那你是有意救我。

         阿舞叹气:这宫里谁能救谁,不过是同命相连。

         淑妃:不是你,那是谁?

         阿舞:姐姐明明知道,如今依然报仇,却还要越查越深。

         淑妃:她一个小小的嫔位自己不敢做的!

         阿舞:姐姐竟然到最后也没问出来。

         淑妃:她不说,我也猜得到,你和她不过都是那个人的棋子,你们身后牵连自己的家族,不得不做,可是她呢,高高在上,已经站在那里了,却还要……

         阿舞:姐姐可记得为你医治的太医,那是宫里最好的接骨太医,姐姐的腿如今却变成这样!

         淑妃:你是说……

         阿舞:吴太医是太后娘家的人。

         淑妃震惊的张开了嘴

         阿舞:娘娘风头太盛,娘家又是宰相,这样的相貌与家室

         淑妃:我我

         阿舞:娘娘要报仇,恐怕要……娘娘也是有家族的人,何苦呢?

         淑妃缓缓站起来,紫儿连忙扶住她

         阿舞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鸢蕊换了手炉过来给她,阿舞:鸢蕊啊,这淑妃,怕是……

         鸢蕊:娘娘当日已经救她一命,如今又这样提点她,已经尽力了。

         阿舞缓缓叹气,鸳蕊:奴婢打听过了,据说是丽嫔并没有在宫变里死去,又在我们从前的伊人殿里搜到了她的东西,还有她的血书,上面说是她受到了逼迫谋害贵妃,所以才禁足我们这里!如今虽说证据不足,可是……

         阿舞:不用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