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妖妃
        秋日渐深,空气中飘荡着萧瑟之意,至与阿颜分开,阿舞一整天也没出门,坐在暖阁里的窗子前面听落叶的声音,小宫女走时在上面噼里啪啦作响,就像烈火燃尽的挽歌。阿舞想起第一次见阿颜,那天阿舞穿上了娘亲缝制的骑马装,火红裙边让阿舞很是开心,悄悄牵着自己的小马驹就想网外面跑,却被来自己家里玩耍的阿颜看见了:你要到哪里去?“

         阿舞回头,剪阿颜穿一身嫩黄的裙子,头发上也别着黄色的簪子,整个人秀气可爱。

         阿舞妩媚一笑,就要跑了。阿颜却大声叫:哥哥,那个姑娘偷了小马驹。

         阿舞被爹爹好一顿训,还要罚跪,阿颜见她受罚,又不好意思了,把自己藏的糖分给她吃,好像还说了什么?现在的阿舞真是想不起来。

         阿舞又想起娘亲,又想起站在娘亲边上娇艳的灵犀……

         期期艾艾半日都过去了,鸢蕊担心的不停找话说,不停的找话说,阿舞干脆遣散了大家,把自己关了起来。

         第二日,阿舞起了大早,唤鸳蕊说要沐浴,鸳蕊见她走出房门,连忙称好,打发小宫女起来热水!

         沐浴以后,天已经大亮,阿舞涂了好些粉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下的乌青,然后让宁儿与她梳头:今天可要梳一个新的发髻!

         宁儿:现在啊,宫中时兴百合发髻,又端庄又俏皮,好些娘娘们喜欢呢!

         阿舞偏头一想:不要那个,要惊鸿簪。

         宁儿一顿:那是贵妃娘娘喜欢的

         阿舞笑:没关系,改一下!

         宁儿点头,麻利的为她挽起头发,挽好之后,阿舞拿出一串鲜红的玛瑙流苏别再额头左边,又取了花瓶里鲜红的月季别在发髻底下,顿时称的小脸红润,透着一股子艳丽!

         插完花她又选了两只蝴蝶流苏金钗插在头上,叮当作响这两只金叉她从未带过,今日插在头上,为她添了几分成熟的韵味。

         宁儿都看呆了:娘娘,真是太好看了!

         她笑笑不说话,自己拿起眉笔在眉尖添上了一笔,女人啊,骨子里都是有妖气的,一旦她想要爆发出来,那她一定会把那妖娆挂在眉尖,在顾盼之间的风情中流淌出去。

         接着阿舞让宁儿把箱子下面颜色鲜艳的裙子都拿出来,最后选了一件偏红的裙子穿上,刚系好腰带,鸢蕊正端了燕窝粥进来,看见阿舞旋转半圈,抖落裙摆,顿时惊呆。宁儿笑着接过她手上的东西:是不是好看极了。

         阿舞也淡淡的笑着,心里很是开心。

         鸢蕊开心的说:娘娘真是九天玄女下凡呢!说完却下意识伸手去检查裙子。

         宁儿:这是干什么?

         鸢蕊:这是红裙!娘娘,我们站在太阳下去看看。

         阿舞顿时僵住了脸,鸳蕊仔细,从前阿舞的位分,这么红的颜色是不能穿的,每每穿了颜色艳丽的裙子,都要在阳光下看一看,怕犯了忌讳,虽说如今已经是妃位,但正红也是不能穿的,这也是阿舞再喜欢,只要不是节日,阿舞都穿的清淡的原因,如今想过的自在一点,却在这种小事上触及心事,阿舞默然,转而嫣然一笑。

         阿舞:不必了,鸢蕊,要是谁能把犯了忌讳的布料送到我这里来,我是要成了他的心愿穿的。

         鸢蕊底下头,阿舞这里颜色鲜艳的料子都是皇后赏的。

         阿舞也不管她,坐下细细的品起燕窝粥来。

         宁儿说:打扮了这些时候,娘娘也出去走走吧,听说御花园又变了样子,摆满了花儿呢。

         鸢蕊:这秋日里有多少花。

         阿舞:花是不少的,看来是太后娘娘因为要选秀,取百花争艳的意思吧。

         宁儿顿时哑了声。

         阿舞放下碗:你们去用早膳吧,用完了我们再去,我打扮的这么花枝招展的,我的宫女饿的小脸煞白,别人可要说我虐待你们了!说完还在鸢蕊的脸上捏了一把。

         鸢蕊吓得后退一步:娘娘?

         阿舞笑:快去吧,给我也多上些清淡的吃的来。

         天气愈加凉爽起来,宫里的活动也渐渐多了,随着宫中诸事恢复,太后便张罗起选秀来,一下子皇后和贵妃也跟着忙起来,其他宫里倒慢慢松懈起来!

         阿舞扶着鸳蕊的手往御花园去,一路喜笑颜开。

         秋高气爽,微风拂面,夹着秋海棠的味道,宫人巧匠,竟然将御花园装点的姹紫嫣红,阿舞远远望着,心里很是喜欢,想自己本来也是喜欢这鲜艳明亮的,只是为了在宫中生存,收敛多年,如今放开心思,果真看什么都好看。鸳蕊也惊叹:这哪里像秋天嘛!

         宁儿正要笑她没见识,却被阿舞拉住退后一步。听见了阿颜的声音。

         阿颜:皇上宠着贵妃娘娘,娘娘就不在意我们这些妹妹了?说什么长伴君侧,什么景色都比不了!娘娘要一人常伴君侧,还是怪妹妹们不懂事,分了娘娘的恩宠。

         贵妃:妹妹这是说什么!皇上!

         阿颜:好了,娘娘就会做可怜的样子拉着皇上,妹妹说了实话倒像犯了什么罪过!

         皇帝:好好的说什么,颜贵人的嘴巴当真说不出好听的话!

         阿颜:阿颜能不能说什么,皇上难道不知?

         皇帝:够了!

         贵妃:皇上息怒。

         阿舞捏紧了宁儿的手,悄悄对她说:去把我的竹剑拿来。

         宁儿匆匆跑回去,阿舞对鸳蕊说:鸳蕊:你可听过,美人如画剑如虹。

         鸳蕊点头,待会你就知道了!

         不一会,宁儿气喘吁吁的就回来了,响声有些大,皇帝带着一行人刚想有进看看。就见一抹红影飘然飞出,落入了姹紫嫣红当中,她手持一把青绿竹剑,或飞出,或旋转,裙摆飞扬,扬起一阵阵花瓣漫天飞舞,她在飘飞的花雨里妩媚一笑,眼角妖娆,一丝丝的缠上皇帝的眼睛,皇帝怔怔看着她,想起了那天站在屏风后面她旋转的样子,还是那样柔软的腰肢,还是那样水一样的眼睛,只不过如今那全身的轻盈翩然,说不出的好看,好像一不注意,她就会化作风飞走一样。

         “啊!”贵妃突然大叫,阿舞像是被剑牵引着直直的指着皇帝过来,皇帝身子一侧,拉着她的手,就把她搂进了怀里。阿舞勾起唇角:皇上,好功夫。

         说完身子一闪,闪出了皇帝的怀抱,皇帝闻到一阵花香,心神一闪,又见她笑得开心,说:真是,知道你会跳舞,还不知道你能舞剑呢。

         阿舞骄傲的偏过头对贵妃说:贵妃娘娘,受惊了。

         贵妃后面的月常在走出来说:哎呀,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院子里来了妖怪。

         话音刚落,众人偷笑,阿舞刚想开口:就听阿颜说:真是什么人说什么话,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月常在生气:你!

         这时,却听见皇后的声音:真是翩若惊鸿,好生热闹,都说这秋日里近萧条,我看啊,正是我大夏王朝兴荣之际呢。

         说着示意大家免礼,看着阿舞:我竟不知妹妹还会舞剑呢?

         阿舞扶了扶头上的金钗,不说话,皇帝也紧紧的看着她:她呀,会的可不只这一种。

         阿舞也妩媚的看着他:皇上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