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心事
        新来的人进来,阿舞这才觉得人多,乌压压的站了一屋子,跪下请安的时候竟然有些挤了,四个小太监,看着老实,有一个年级偏大,看着也有四五十了,只有一个唤小明子的特别俊俏。可是宫女就不一样了,有几个都长得十分乖巧,或者圆润可爱,或者妩媚动人。尤其是有一个叫苏叶的宫女,身姿婀娜,顾盼留情,站在一群好看的宫女里面,仍然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阿舞见了以后,也没有细细询问,只观察了一下,就留下宁儿与鸢蕊挑选了。刚走一步,那个年级大的太监就着急的叫:娘娘!

         阿舞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便离开了。

         吃过午膳,鸢蕊才和她交代,小太监都交给了原来的执掌太监小邓子,只是那个年纪大的太监江海说自己年纪大了,帮着小邓子管管人就可以了,然后,宫女挑了老实的小圆和小晴,小月,近身伺候,其余的宫女都分配给了后院和小厨房。

         交代完了,鸢蕊忍不住说:娘娘不觉得这些宫女,都……

         阿舞笑:都没有你好看。

         宁儿:娘娘怎么还在说笑,我们这里,掌事嬷嬷被罚了以后,就一直都没有掌事嬷嬷,现在内务府竟然派这么多漂亮的小姑娘来,不知道是不是心比天高,先前自己累着也罢了,现在有这些人,可不是更操心了。

         鸢蕊:娘娘,我查了一下,几个好看的宫女大概是太后那边帮着物色的,特别是那个苏叶,据说家里是开医馆的,后来败落了,几乎不可能进宫,好像是太后特别抬举,安排在从前淑妃娘娘那里的,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过来了,还有那个江海的老太监,是皇后那边的老太监,虽然不是那边执掌太监,可是也跟着皇后娘娘好多年了,平时为人低调老实,办事可爱,只不知到了这里为何突然摆起架子起来。

         阿舞听完以后,很久才说话:太后娘娘为了将军大人也是一片苦心啊,看来我的好妹妹也不是太后的唯一筹码,皇后娘娘怕是觉得我最近风头有些大了。

         鸢蕊:娘娘!

         阿舞感叹:哎,如今来了这么些人,话也不好直说了,鸢蕊你年纪还小,却稳重,好好看着他们吧。

         鸢蕊:是。

         阿舞又沉默一会儿,突然说:皇上他终究不在意我呢!如今又来了这么些新人,你们说,我要怎么办呢?

         宁儿:娘娘,皇上把贵妃娘娘心爱的蒹葭池都让给您了,您可不要这样了。

         阿舞:不知为什么,自从宫变以后,我就特别累,一时想像从前一样使劲撑着,一时又觉得没意思,如今我那个妹妹也进来了,太后娘娘又在我这里布置棋子,我啊……

         鸢蕊:娘娘且不要伤心,往好处看。

         阿舞深吸一口气:好,咱们往好处看,也不能让别人看笑话,宁儿,让小邓子把江海领来。

         宁儿:是。

         小邓子领着江海进来,江海一脸骄傲。

         阿舞:小邓子,先下去吧。

         小邓子转身离开,江海轻哼一声,然后谄媚的趴下给阿舞请安

         鸢蕊听着生气,刚想发话。

         阿舞却说:鸢蕊,给江公公看座。

         鸢蕊惊讶的看着阿舞,阿舞沉了脸色:还不快去!

         鸢蕊拿了个弯腿小几子给江海,江海眯着眼睛看她看的她发毛,阿舞看着他的样子,心中有些怒气:本宫听说,江公公是皇后娘娘那里的老人了。

         江海:奴才也是运气好,伺候了皇后娘娘十几年,也算个老人了。

         阿舞:那江公公来本宫这里,岂不是委屈了。

         江海:哎呀,我的娘娘,您这么说可折煞老奴了,老奴是前辈子烧高香才有机会在娘娘面前伺候。

         阿舞脸色刚有缓和,江海却道:只是娘娘,老奴年纪大了,许多事情做得不好,还请娘娘原谅。

         阿舞轻笑:熟话说,姜还是老的辣,江公公可不要太谦虚,本宫这里你也看到了,连个掌事嬷嬷也没有,都是一群小丫头,小孩子,你来了,可要帮我照看一番。有许多事,他们年轻,毛手毛脚,本宫也只能仰仗你老了。

         江海笑得更加开心了:谢娘娘抬举,老奴自当极尽全力。

         阿舞:现在就有一桩事,本宫就要请江公公劳神了。这事情其他人都做不来。。

         江海忙跪下:娘娘有什么可不要客气,老奴的义不容辞。

         阿舞:本宫也不瞒江公公了,本宫近日与皇上闹了别扭,所以想请公公,去前门那里拦着几日皇上。

         江海:啊?这?

         阿舞:这只有公公你才做的到了。熟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公公的本事也要让那些小的瞧一瞧。

         江海:这?这?

         阿舞:好了,本宫乏了,你下去吧。

         说着起身离开,进了内殿。

         一进屋,宁儿就笑了: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你没看见刚刚他的脸色。

         鸢蕊:还笑,娘娘怎么想着让那个老东西拦着皇上!不说会不会得罪皇上,现在来了这么些新娘娘,哪个不想着皇上快来,娘娘您还要拦着。

         宁儿:对啊,娘娘,要是皇上不来可怎么的了,要是那个老东西耍什么手段,那那……

         阿舞:他不敢,要是一来站不住脚,他没办法跟皇后交代,皇上那里,哎!那么些人伺候他,也不需要我了。

         鸢蕊:娘娘怎么突然说这些话,从前可再没这样。

         阿舞无奈的挥挥手:都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