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是非
    阿舞一句话千娇百媚,仿佛在场只有她与皇帝两个人,这么大胆是第一次,她心中也怦怦跳,我不是没用了吗?失宠了吗?今天就让你们看看!她使劲捏着剑柄,手心生疼,头上也冒出薄汗!

     皇帝见她异常,心里好笑,悠悠的回了一句:我知道你什么。

     贵妃凝欢见他们眼神缠绕在一起,咬了咬唇角,手上不由自主搅着帕子,她旁边的侍女大喊:贵妃娘娘!

     大家转过头去看她,她连忙扶住头,做晕倒状。

     阿舞瞧了瞧她:贵妃娘娘被臣妾吓到了?

     贵妃摇头:没有,就不知怎么头晕。

     阿颜笑:真是奇了怪了,一直贵妃娘娘就是最生龙活虎的,今日是怎么了。

     阿舞严肃:这秋日里虽然凉快了,可是风大,皇上快带姐姐回去看看吧。

     皇上:也罢,都散了吧。说着对阿舞:我待会

     阿舞打断他:皇上快去吧,阿舞也走了。

     说完大家纷纷要走开,阿舞看见阿颜转身便走了,突然去拉住她就走。

     阿颜:你干什么!

     阿舞笑:走吧,去我那里玩一会。说着拉住她不管不顾的就走。

     阿颜:这是怎么了,疯了。

     众人也回头看着他们。

     阿舞:不要吵了,快走吧。

     阿颜:我跟你去,你松手。

     阿舞松开手,无奈的撅起嘴:走吧,颜大小姐。

     一走进阿舞的正殿,阿颜就站住了脚:你今日是疯了!又是舞剑又是抢人的。

     阿舞不慌不忙的坐下:鸢蕊,快沏茶来。阿颜,快坐下。

     阿颜无奈的坐下:说吧,干什么。

     阿舞笑:没什么啊,就是让你过来玩,你说我们来玩牌九好不好,好久没玩了。

     阿颜吃惊的望着她:你,你。

     鸢蕊给她端上了茶,阿颜拉住鸢蕊:鸢蕊,你们娘娘怎么了,你看看,好端端的怎么跟小孩子一样,还穿这一身红。

     鸢蕊今日也吓坏了,摇头。

     阿舞摇摇手,众人下去,阿舞对阿颜说:阿颜,这样不好吗?

     阿颜:倒,倒说不出什么不好,可是这个样子,大家不都盯着你了。

     阿舞:你不也是,今日里还顶撞贵妃。

     阿颜眼神一闪:顶撞她有什么,就看不惯她爱装天真。

     阿舞:你与她关系不好。

     阿颜:在这宫里,我与谁的关系好了!

     阿舞:对嘛,关系不好也是过,我也不必担心大家盯着我。

     阿颜:好端端的你

     阿舞:阿颜,我父亲想送二夫人的女儿没选秀进来,前日里,我娘来看我,就带来了。

     阿颜腾的站起来:什么!

     阿舞:如今我也没什么心愿了,就想开心点,自在点。

     阿颜缓缓坐下:这宫里有什么自在的,什么不是装出来的,要真自在,只有出了宫,削了头发做姑子,然后去云游四海。

     阿舞听着她的话,眼神亮了。

     阿颜见她的样子:你不会真的想去做尼姑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舍不得皇上。

     阿舞尴尬的笑笑:说的好像我真的能出宫似的。

     阿颜:我跟你说,这个心思你最好不要露出来,我们那个皇上,看着好说话,还是有很多忌讳的。

     阿舞:是吗?

     阿颜:你在他身边也算老人了,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你以为皇上真心喜欢贵妃,皇上喜欢的是肯真心围着他转的人。

     阿舞:我

     阿颜:好了,舞妃娘娘,我被你绕的头都晕了,我要回去了。你今日风头这么大,我才怕伤及无辜啊。

     阿舞:好吧。过几****去看你。

     阿颜:别、别。说着恭敬的行礼告退。

     阿舞看着她离去,怔怔的发呆,鸢蕊端了一叠点心过来:颜贵人,还是那样没有尊卑,对着娘娘,你呀我呀的。

     阿舞看着她白皙的手,幽幽的说:她,总归是一起长大的。

     鸢蕊:那也不能这样啊,娘娘今日里也肯变了,可是也该做注意这些,咱们这宫里也才能更好

     阿舞看着她的眼睛:上次你说,她在贵妃面前温柔可人的很。

     鸢蕊一惊,慌忙跪下:奴婢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上次奴婢奉娘娘之命去给颜贵人送珍珠粉,路过蒹葭池,看见颜贵人同贵妃娘娘在一起钓鱼,两个人很是亲密。

     阿舞:蒹葭池?阿颜小时候溺过水,更不喜欢钓鱼。

     鸢蕊:奴婢也很是奇怪,但是没走近,贵妃旁边的小宫女就来让我走开,说是不要打扰他们,后来奴婢就直接把珍珠粉送到颜贵人宫里去了。

     阿舞:可是颜贵人平日里经常顶撞贵妃你也看到了!

     鸢蕊:奴婢也觉得奇怪,后来奴婢去内务府领月例,也看见过他们,颜贵人把自己先挑选的翡翠屏风都让给了贵妃。两个人有说有笑,比起娘娘在一起还亲密。

     阿舞:也就是说,只有外人在的时候,颜贵人才会顶撞贵妃。

     鸢蕊:可、可能是吧.

     阿舞:好了,起来吧,我一个人待会。

     鸢蕊磕头:是

     咸福宫

     贵妃扶着头,她的贴身侍女燕儿跪在脚下,侍女莺儿小心翼翼的端了一杯茶给她

     莺儿:娘娘,消消气吧,燕儿一定知道错了。

     燕儿是她最贴心的宫女,聪明伶俐,人虽然长得秀丽,却从不在皇帝面前冒头,今日她却真的生了气。

     贵妃:说,为什么冒头

     燕儿:奴婢是见舞妃妖媚,在大家眼前跟着皇上眉来眼去的,平日里皇上眼中只有娘娘您,何曾这样。奴婢、奴婢就……

     贵妃:我是要装病才能博得皇上喜欢的人吗?

     燕儿:可是娘娘……

     贵妃: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奴婢来做主了,平日里宠你,你就真当自己是个角儿了?

     燕儿连忙磕头:娘娘息怒,娘娘息怒……

     夜幕降临,吃过晚膳,阿舞牵着鸢蕊在院子里消食

     鸢蕊:娘娘想了一整日,这样多思可不好

     阿舞:我在想皇上……

     皇帝的声音突然冒出来:原来在想朕啊?

     阿舞惊的回头:皇、皇上?

     皇帝见她穿一身绿色的海棠绢丝裙子,外面套着白色纱衣,站在月光下,眼睛也亮晶晶的,像一个精灵仙子一样,哪里还有白天的妖娆劲儿。

     于是温柔的说:吓到了?想朕想的这么出神,说说想朕什么。

     阿舞垂下眼眸,抬起眼睛的时候眼神已经稳定,添上了一丝妩媚:皇上悄悄跑到别人院子里来吓人,还质问别人想什么,也是太霸道了呢。

     皇帝见她回答的巧妙,只笑不语,只盯着她看。

     阿舞疑惑的摸摸自己的脸颊,皇帝却认真的说:朕自见过美人一舞,时时刻刻的想念着,如今到了美人这里,美人却并不开心呢,朕真是好生失落。

     阿舞见他脸色落寞,想起了初见他的样子,他总是温文尔雅,好像在笑也好像没笑,好像在意你也好像不在意,从来没有真的存在过,而自己总是期期艾艾,等着他,他来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两个人没有什么共同要说的话,为他熬一碗汤,也是清清淡淡,没有一丝牵扯。阿舞心中涌起一阵委屈,在家里也是这样,自己的父亲,对自己那份疏离,母亲总是坐在门廊下面等着父亲。好像日子总没个头,没什么意思。

     阿舞没头没脑的说:皇上总是不来,阿舞真是寂寞。

     皇帝脸色一滞,这样的话,也不是没人说过,却没有人像她这样一样,带着深深的委屈,好像他许了她什么诺言没有实现,好像她就像一个真的妻子一样,皇帝上前拉着她的手,摩挲了两下说:我以后常来,常常来。

     阿舞觉得自己眼角有泪,于是急急的甩开了手:皇上,天要黑了,我们进去吧。然后提着裙子就走。

     皇帝一时没反应过来,回头看见她耳朵上的红晕,笑了。一时恬淡,一时妖娆,一时俏皮可爱,这个女子,还真是有许多看头。

     回到正殿,鸢蕊拿了一支百合香到鎏金百合大鼎上点燃,皇帝望着上面缓缓升起的烟雾,想起以前也总是这样,两个人没什么话,就望着烟雾,她的脸也在烟雾中忽明忽暗,哪里想到她突然变了似的,比起凝欢还要鲜艳些,也怪不得今日凝欢还要装病了,想到这里,皇帝不禁扬起了嘴角。

     阿舞见他熟悉的笑,直直的说:皇上在想贵妃娘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