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姬幽的压力
    第九章:姬幽的压力

     很快,一整桌子的食物被马小木风卷残云一般收进胃囊,火爷爷和疾风基本上没有动筷。

     “啊!太舒服了!”

     马小木伸了个懒腰舒服的呻吟着,一脸惬意的表情。

     “呵呵.....吃完了?”火爷爷笑意满满的问道。

     “吃完了,谢谢火爷爷。”马小木心满意足的拍着肚子。

     “接下来要去哪里啊?”火爷爷完全就是一个长辈老人关心小辈的慈祥样子,那嘘寒问暖的模样,让人怀疑马小木就是他亲孙子。

     “呃.....”马小木这才想起来,自己貌似真的没地方可去,实在不行就睡大街去。

     火爷爷人虽然老,但是心如明镜,脸上的笑容更加亲切了“可怜的孩子,肯定是没地方去吧?好歹你叫我一声爷爷,这就是咱们之间的缘分,我怎么能看着你露宿街头呢,住这里了,这这么定了。”火爷爷一边说着,一边对着姬幽打了个眼色。

     要说这爷俩果然是默契至极,火爷爷的话音刚落,姬幽便巧笑嫣然的迈着猫步走到了马小木的身边,满脸含笑的的拉起马小木的胳膊说道:“走,姐姐带你去休息”

     “嘻嘻,谢谢火爷爷,你们可真是好人!”马小木一边说着,一边笑嘻嘻的站起来,挪着脚步跟着姬幽向着后面走去。

     “哼,不怕羞的家伙。”小刀嘟囔着嘴,一副我看不惯的样子,孩子气十足。

     女孩们也渐渐的散去了,不多时,姬幽重新回到了酒吧大厅,此时的屋子里面只剩下爷孙俩和疾风三人。

     “说吧,来找我什么事?”姬幽上下打量着疾风,淡淡的说道,语气中那抹慵懒的味道似乎是与生俱来,带着一股别样的气质。

     疾风看的微微一呆,眼见几人目光看来,连忙转移了眼神,轻轻色咳嗽一声说道:“两年前,在黑土地上发生了一场旷世大战,一位王级高手被另外一位王级高手和一位极境强者围攻,最后受伤遁走,从此人间蒸发下落不明,有传言说他已经陨落,也有人说让受伤潜伏,我受命调查此.....”

     疾风说道这里微微的顿了一下,目光在两人脸上略作停留这才接着说道:“我好奇的是,当初到底是什么愿意,致使这三位大人物战斗,按理说,这样的顶级高手一般是不会轻易动手....”

     “这件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姬幽不等疾风说完,便出言将其打断,脸色突然变得冷漠起来。

     疾风没有想到姬幽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不禁面露尴尬,不过依旧是挤出一丝笑容,挥了挥手示意小刀和红发青年到外面等候,这才接着说道:“我负责调查这件事情的真相,所有的线索告诉我,真相很可能就在黑良城,巧合的是姬幽掌柜和您老似乎是知道一些。”

     说完这话他闭口不言,双眼却紧紧的盯着火老头,仔细观看着他的表情。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火老头没死丝毫的变化,脸上甚至是露出疑惑和不解的表情,那听故事的样子似乎还没过瘾一般,恨不得疾风再来一段。

     “看我干吗?我就一流浪汉,这不,明天就要报名参加比赛了,目的就是想进入培植基地,学一点手段培养食物的知识,求个温饱。”火老头一脸憨态可掬。

     “莫非情报搞错了?”

     疾风有些不确定了,他的得到的情报也是这个样子,今天无非就是炸一下,看看有没有意外收获,结果是遗憾的。从火老头的脸上看不到丝毫作假的表情。

     可是,临行之前,大人给的线索很明显,他根据线索一路追寻而来,没有出现丝毫的了纰漏,当时的那位王级强者受伤遁走,据说被一位路过的老人所救,随后这位强者就销声匿迹,而老人就成了唯一的线索,路途追寻而来,种种线索直指眼前的老人,但是人在眼前,疾风却有种偏离的感觉。

     唉!看来真的搞错了。疾风暗暗的叹了口气,站起了身子,就要转身离开,走到门前他顿下脚步,微微侧着身子很随意的问道:“刚刚那个马小木是什么人?”

     “他?和你一样,误闯进来,在你之前不到十分钟。”姬幽伸了个拦腰,饱满的****一览无余。

     “原来是这样,可我总觉的他很面熟,似乎、似乎很像那个传说中的大人。”说道这里疾风自嘲的摇了摇头“看来我是想多了,干这个时间久了,就容易草木皆兵,两位,再见!”

     “不送。”姬幽看着疾风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爷爷.....”姬幽想说些什么,却见自己的爷爷摆了摆手,“明天,带这个小子去报名,这样的话的咱们的人数勉强也算是够了。”老人脸上露出一丝老奸巨猾的表情,和之前相比,这位老人表请未免太过丰富了!

     “这样骗他合适吗?这家伙大大咧咧,我感觉很不靠谱。”

     “你懂什么,依我看这孩子的优点大着呢,你千万不能以表象去衡量一个人的能力。”

     “可争夺太过危险,万一.....”姬幽的脸上露出不忍的表情。

     “这孩子能力特殊,你担心什么?”火老头慢悠悠的端着杯子,喝了一口香喷喷的麦芬酒,露出一脸惬意的表情。

     “哦,好吧,你是我爷爷,你说了算,但愿这家伙不是在吹牛皮,可我就是感觉他在吹牛皮!”

     “实在不行,你出手救下不就行了。”火老头站起身子慢悠悠的向后走去,嘴中不不断的嘀咕着:“小月这丫头的屁股越来越有弹性了......”

     姬幽无力的轻捂额头,拖着香腮陷入了沉思。

     明天就是最后的报名时间,后天开始争夺赛,这一次培植基地只有三个名额,但是竞争的势力却十几个,自己这边没有任何的优势可言,虽然自己的实力尚可,但是却有没有太多的信心。毕竟这不是一个人的赛事,小组参赛,最少三人,最多十人,雷鸣雨林中取回致命老神童的花囊,要求生存人数五成以上。这也太......

     姬幽不由的想到了马小木,“这个家伙真的靠谱吗?”姬幽微微的摇头,眉头皱的更深了。

     马小木坐在床上,瞪着牛眼看着屋顶,自言自语道:“那天在车上的人,到底是谁呢?”想着想着,马小木睡着了。

     他就是这个性格,头脑简单,装不住事,也不言想事。

     有件事,不,应该说是现想,困扰了他两年,神秘而古怪,他现在人不明白,而今夜,这件怪事又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