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日生紫气
    一夜未眠,苏易精神萎靡。打坐冥思一个晚上,现在还真有点困,其实挺想躺到床上睡个早觉。但是对修真新生活的憧憬,最终还是战胜了疲惫,驱动他挣扎着爬起来。今天出来的比昨天早,他要赶到日初之前登上西秀山顶,吸收太阳跃出地平线时那一缕能量。日出生紫气,所谓紫气东来,除了老子出关的典故外,旭日东升也携带了蓬勃的正能量,对修仙人而言是难得的补品。

     出来前从家里拿了需要的东西,手电筒和小铁锹,拎在手里一路紧跑,终于在六点日出之前赶到了山顶。

     东边天际,放出浅红色的霞光,火红的圆轮从地平线涌出了小半边,然后缓缓开始显露它完整的金身。突然间,太阳就像跳了一下,通红的朝阳完全跃出,光芒照彻大地。

     苏易已然打坐调息好状态,运转起天玑正法的要诀。放松呼吸,摒弃杂念,恍然进入无欲无求、似幻似真的定境。就在日出那一跳的刹那,深深吸纳瞬间释放出的光芒。紫气,书上这么称呼的,究竟是不是紫色他没看清楚,只感觉吸入的那一瞬间,周身血脉贲张,仿佛像气球一下子被充满膨胀。意念凝聚百会,他看见了碧水之中的小塔,小塔光彩愈加炫目,较之昨日更甚。

     这是我吸入紫气的效果吗?苏易不知道。不过当天玑正法转转起来,脑海中的小塔也开始缓缓转动,体内的膨胀感也似乎流动起来。按照任督二脉缓缓游走,以百会为始点,自任脉而下。苏易明白,他这是生出气感来了,修真常识里讲过。

     气流就像钻头在身体里开凿,每前进分寸,经脉都感觉到撕裂般疼痛。咬牙坚持着,任凭气流继续行走,书上讲开辟周天会有痛感,只是他没想到会这么疼痛。终于一路斧劈凿钻后,气流下行到了丹田,撕心裂肺的疼痛暂时停歇。可是好景不长,旧的痛感刚停下来,新的疼痛就又生出来。丹田里似乎有东西在猛烈冲撞,膨胀收缩,撞击之猛烈似乎想要把小腹破开。胀痛混合着撕裂痛,又是一番另类的痛楚。常人打通周天绝不会如此艰险,只是苏易情况特殊,由于小塔的存在,连神识都生出来后,才有了气感。

     不知道丹田里折腾了多久,气流才又继续向前行进了,走督脉而上,从脊背向头顶百会挺进。经脉撕裂的疼痛再次袭来,经受过前番折磨,苏易倒也还挺的住。牙关紧咬,豆大的汗滴从额头滚落,浑身止不住筛糠一般颤栗。

     终于气流到达了头顶百会,倏然没入小塔之中。不过痛苦还没结束,新的气流又从小塔生出来,在任督两脉间前行,如此往复循环。每一次循环,气息流转的速度都稍稍快了一些,气息也更凝实一些,每一次气息没入小塔,塔身的光华也变得更加璀璨。

     这算是打通了小周天吧,苏易回味着书上看到的描述,周天运转才算是迈进了修炼的门槛。如果是修士们得知他的境遇,一定会哭晕的。有这么欺负人的吗?先搞出三花聚顶,然后才生出气感来。神气精混而为一,聚于头顶,称之为三花聚顶,相当于炼气大圆满境界。普通人想修炼到这个级数,少说得苦修几十年,而且还未必能达到,要看修炼的功法和修士的天赋。

     别人都是苦修半辈子形成功力的水潭,天玑真人留下的舍利,相当于先替苏易挖了个大坑,可惜里面没有一点水,也就是没一点功力。水要靠苏易后天修炼积攒,当坑被填满了,水潭就跟其他修士苦修出来的一模一样。当然也不是完全没差别,修士苦修出来的水潭是渐进形成的,处于稳定状态,功力浑厚收发自如。外力建造的则要看构建得是否高级,当然了,飞升级别的大修士用自己舍利构建的,难道还不高级吗?

     收功停息,苏易浑身酸楚,鼻子里嗅到怪怪的臭味。低头看身上,才发现不知何时,皮肤表面渗出了一层乌黑的油腻。这就是书上说的伐毛洗髓吧,估计那些油腻都是身体里积累下的杂质。

     歇息了片刻,身上恢复了一些气力,苏易站起来,走了两步,来到道观旧址上坍塌的洞穴旁。坑里黑洞洞的,打开手电筒照下去,看清楚里面空荡荡的。师尊天玑真人的肉身昨天灌顶传承后,就连同坐着的桌椅化为飞灰,只有那半截雷劈过的老松树还在。苏易跳下去,按照昨天记忆中的位置,向师尊肉身所在跪拜叩首。

     “师尊在上,弟子苏易向您老行礼了,弟子一定勤练功法,将师尊传承发扬光大。过一会儿,弟子就将这里埋了,不让师尊飞升之地被世人打扰清静。”

     嘴里叨叨咕咕念叨了一阵,才站起身。

     “算你有良心,今后好自为之!”

     突然洞穴内响起天玑真人的声音,跟昨天听到的一模一样。话音未落,就见旁边的洞壁蓬地弹出一方木匣,直飞向苏易面前,悬浮在半空中停下。这是给自己的吗?伸出手接过木匣,打开见匣内摆着六枚古香古色的金钱。钱圆孔方,每枚金钱都一模一样,正面刻着天玑二字,背面是北斗七星的图案。

     “弟子谢师尊赐宝。”

     苏易赶紧再次行礼,这时候才拿出来给自己的,肯定不是世间凡物。谢过之后起身,环顾洞穴内,除了那半截老松树外,再没有其他余物。

     拖着半截松树从坍塌的洞口爬出,刚想去拿带来的铁锹,把洞穴填埋起来。就听得身边轰隆隆作响,脚下山顶一阵摇晃之后,那个洞口突然彻底坍塌下去,陡然间变成了一块结结实实的洼地。

     站在原地看着那块洼地,苏易两腿略略有些打颤。想起来有些后怕,幸亏今天过来祭拜善后,不然岂不成了不肖弟子。没准师尊早就备下了厉害手段惩戒,仙家天威果然不可莫测。

     抬头看天上的太阳,已然升起了很高,大概是早晨八九点钟的样子。肚子里骨碌碌直叫,他才想起来,从昨天到现在,自己整整一天水米没沾。

     唉,回去之后少不得又要被数落了,苏易叹了口气,扛着半截松树赶紧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