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父子
    高三开学第一个月是最出名的炼狱,正常三学年的课程,要在一个月内串讲完,既折磨听课的学生,也折磨讲课的老师。当老爸走进教室,苏易就知道炼狱开始了。

     “今天,我们用一天的时间,温习高一数学上册的功课。”

     尽管都有思想准备,但一整天八节数学课,教室里还是传出一片惊叹声。苏易坐在教室最后,与站在讲台上的老爸遥遥相对,他不敢走神,否则保不齐粉笔头就会落到脑袋上。他被打过,知道那很痛。

     各种集合的概念蜻蜓点水般掠过,啥是龙班,就是稍一提点你就得反应过来。大家都是好学生,没人会等你的进度,实在跟不上没关系,末位淘汰你去下一个档次的豹班吧。苏易的基础一般般,幸好现在理解力和记忆力都飞跃了一大截,否则跟起来还真吃力。即便如此,他也要不停地翻课本,赶紧补上没反应过来的内容。

     飙完概念,就是飙各种经典解题思路,投影屏幕上幻灯片不断变幻。每道典型的难题只指点下思路,这种题当初考试时也未必能全都做对,但现在要求的就是跟上。没跟上怎么办,赶紧记下来问题在哪,回去自己慢慢琢磨。按照龙班的定义,这些题都不应该是难题。

     终于飙到下课铃响,老爸时间掌握的很好,恰好讲完了,这也真是一种技术。

     苏易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忙着起身活动,静静坐在座位上,把神识沉入魂海。帮着沈瑶伸冤,他得到了不少好处,小塔形态出现了变化,就连内力也觉得似乎增强了。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他猛然想起看电视剧八仙传说,里面提到的功德,对,应该就是功德。

     功为善行,德为善心,心行合一,名为功德。努力行善,通过行善累积自己的德行,越是不计回报的付出,得到的回报就越大。不执着于回报,始终把持住内心中的那份清静,自然就得到了功德。

     想明白这些,苏易发现小塔上的光华又亮了一点,而且半浮在水面模糊的一层也似乎更清晰了一点。意外的惊喜还不止这些,神识进入小塔一层的藏书阁,书架上居然多出一卷图书——高一数学上册。翻开书卷,刚刚听讲过的内容都在上面,但是书卷后面还是空白的,要靠后面的课程去写满。

     神识退出魂海回到课堂,上课铃声也响了起来。

     老爸又在前面继续讲课,不过声音比刚才略有些嘶哑,神态也稍稍疲惫。苏易心中有点发痛,虽然他对老爸的管教有些逆反,但不等于没有亲情。父母两个人,都以各自的方式关爱他,本心都是好的,只是有时候方式过度,接受起来有点不爽。

     这一节课讲的是不等式,绝对值不等式和一元二次不等式,概念少了,但是难题类型多了。知道小塔里书卷的存在,苏易有恃无恐地停止记笔记,干脆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跟住老爸讲解,努力在课堂上全部理解。这些理解后的内容,会自动记入书卷,成为他永久的记忆。

     下课时,苏易走到讲台前,老爸正靠坐在椅背上闭目养神。也许是父子天性,当他走近时,父亲的眼睛睁开了,用半嘶哑的声音问道,“都听明白了?”

     “听明白了。”他点头回答,心里有点感动。

     “如果有没听懂的,赶紧记下来,回去告诉我。”

     “好的”

     苏易鼻子有点发酸,老爸累成这样还惦记他,回去告诉,那就意味着不管多累,也要给他开小灶补课。从桌上拿起老爸的水杯,里面泡着老妈买来的胖大海和甘草玄参,水只剩下了一小半。

     跑去水房接满开水,把水杯端回来,轻轻放在讲桌上。老爸闭着眼睛发出轻微的鼾声,他不忍心惊动。突然,他察觉有人在注视自己,现在有了神识,感觉极其敏锐。转过头看去,只见一双清澈的眸子望向他,眼中竟然带着几分赞赏。夏清澜居然在盯着自己,苏易有点小小的激动,要知道整个高二,这位似乎都没正眼瞧过他。

     “小梳子,怎么开始拍校长马屁了。”

     身后响起钱英杰的声音,声音很响,几乎是在大声喊。小梳子是他在班上的外号,但现在他恼怒的不是叫他外号,而是担心把老爸吵醒了。

     转头两眼狠狠瞪过去,这是他上高中以来从没有过的凶相。老爸不许他在学校招摇,所以班上知道他是苏校长儿子的人很少。他也从不是风云人物,学习倒数,体育一般,不招惹是非,也没有冤家仇敌。

     钱英杰被苏易的目光吓了一跳,他们家是鹿山县首富,前景集团资产上亿,在县里有矿山、工厂和度假村,黑白两道都很吃得开。他从小就被当宝贝供着,家境好再加上人又聪明,一直是同龄人中的翘楚,还从来没有人敢用这样的眼神瞪他。

     “你,你想干什么?”

     钱英杰先是倒退了一步,摆出格斗的架势,而后重新恢复了胆气。他练过柔道和空手道,就是单挑动手,同学里也没人是他的对手,更何况其貌不扬的苏易。

     “你们在干什么呢?”

     这是老爸的声音,还是被姓钱的吵醒了,苏易有点无奈。

     “没干什么,就是聊天声音大了点。”

     苏易收敛起怒容,装作若无其事地回答,然后径自走回自己的座位。钱英杰家里在本地很有势力,他不想给父母招惹麻烦,现在他得了仙人传承,只要今后给他时间,收拾这样的凡人土豪是分分钟的事情。

     苏卫看着儿子走向教室后的背影,再看看桌子上装满开水的杯子,很知足地笑了。儿子长大了,知道心疼老子。其实他被吵醒睁开眼那一刻,就看出来苏易和钱英杰在顶牛,当了这么多年老师,学生哪怕一个小动作,都能猜出来意味什么。对于苏易的隐忍,他倒觉得是成熟的表现。一味倔强有什么用?当年外祖父苏文渊也是倔强,不堪被揪斗侮辱,留下长长的万言书,从师大教学楼上一跃而下。可那又怎么样呢?被称作自绝于人民,连累母亲一辈子凄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