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新房子
    接下来几天,苏易时间都用在练功、读书上,有了摔昏过的借口,就连一向严厉的老爸也有些放任。白天老妈去县医院上班,老爸到学校值班,整天时间都属于他自由支配。

     日出登上山顶吸收紫气,午时子夜都在家里阳台练功。子午两个时辰阴阳交泰,都是初级修炼者练功的好时段。子时前一刻运转功法吸补阴气,调和白日阳刚,后一刻阴极而衰阳气渐生,又可温壮阳气。午时则与子时恰恰相反,阳气至刚而后逆转,阴气渐生。

     苏易打通了小周天,算是成了初级修炼者。武侠小说里打通任督两脉不是很厉害吗?错了,任督两脉不过是人体经脉最基本的主干,小周天相当于新建的城市只修了环城大道,身体潜能远没有激发出来。这个阶段根本看不出多少外在效果,顶多就是阴阳调和,牙疼出鼻血这种事比常人少一些。

     虽然苏易练功很勤奋,但是功力增长却不像最初那么明显,即使吸收了日出紫气,也只是温和地壮大内力。0到1是从无到有的质变,当然明显了。但从1再往上增长就是量变的积累,只有积累到足够程度才能再发生质变。

     至于读书,当然是读小塔书架里那些书卷,现在是放暑假,趁老爸看得松,学校里的东西都让他扔到一边。书卷是记忆里已经有的,阅读实际上只是理解的过程。书可以读得很快,但里面的内容太庞杂了,苏易根本没精力全都修炼实践。不过这些书卷读下来,倒是让苏易大开眼界,原来修真界如此丰富多彩。炼气期能够施展简单法术,还能使用符箓咒语,能做很初级的炼丹炼器,此外还有灵药灵兽灵阵灵石,都是他前所未闻的。

     师尊赠的六枚金钱也是他常摆弄的,做工极精致,虽然外形金光闪闪,但材质肯定不是纯金,比黄金要硬得多。金钱正面两个篆字天玑,是他师尊的名号。他在网上查过,天玑星是北斗七星之一。枢为天,璇为地,玑为人,权为时,衡为音,开阳为律,摇光为星,七星各有主宰,天玑是七星的第三颗,被尊为禄存星,主理天上人间财富。玑字面意思是不圆的珠子,能当作财富的玑是啥东西,看多了玄幻小说自然明白,那就是灵石呗。看来师尊一定很有钱,唉,咋不给弟子留下些宝藏金库,苏易稍稍有点怨念。

     练功读书之余,苏易也在收拾扛回来的半截老松树。为了这半截树杈,他没少被唠叨,老妈嫌弃放阳台碍事,老爸教训他不务正业。这可是老松树呀,苏易估计没准有上千年,渡劫被天雷劈了的可能性有木有?

     都说桃树辟邪,其实老松树辟邪效果更好,只不过世上够年份的太少了,才不像桃树那么出名。苏易用小刀剥光了老松树的主干,做成了一柄简陋的木剑剑胚,另外两根大点的枝杈,做了两柄小木剑。打通小周天时,身体经过伐毛洗髓,现在他的眼力更好、身体更轻灵,手眼之间也更协调。

     木剑做出来,成了他暑期生活的转折点。老妈看见他做的木剑,只是笑了笑,说儿子手还挺巧的,以后考不上大学可以当木匠,基本上算是不褒不贬。老爸就不一样了,看见之后一瞪眼,这小子有闲功夫鼓捣,脑子肯定没摔坏,从现在开始每天读书做题。老爸的读书,可不是那些修真书卷,都是学校里实实在在的书本,当了两年苦逼的高中狗,想起来脑仁就疼。

     好在下周高三就要开学了,老爸的安排将化为泡影,不过开学就真的好吗?估计会更苦逼,高三狗可是出名的。今天是周五,老爸准备晚上操练他的想法也没可能实现,因他小舅要在新买的房子里请客。

     苏易小舅韩雄是做粮食生意的,前几年把钱都投到生意上,房子便宜的时候没买。等生意有了起色,房价也涨起来了,鹿山这等小县城,房价直接从每平方米一千多涨到五六千,让小舅直喊后悔,投钱做生意还不如直接买两处房子划算。

     一家人打扮得很利索,苏易和老爸都穿了新T恤,老妈也穿上平时舍不得穿的真丝旗袍。那可是在省城买的高档货,花了好几千块钱,连一向不问家里开销的老爸都颇有怨言。

     “韩大夫,打扮这么漂亮,肯定有饭局吧。”

     “苏校长,陪老婆孩子,一家散步去呀。”

     一路上打招呼的人就没断了,小县城熟人多,老妈在县医院是小有名气的大夫,老爸更是县重点中学的副校长。其实县四中的副校长级别不高,正股级,属于在县里归组织部管,但到市里就不承认的级别。县城更高级别的干部多了去,正副科级的局长乡长成群,还有副县级干部也一大把,但苏易家绝对是最受尊敬的那个档次。追根溯源,还要说到苏易奶奶苏眃。对,苏易跟奶奶一个姓,而且奶奶名字也很怪。他查过,眃字是视线模糊的意思,眼前有云嘛。

     苏奶奶原本是京城师大毕业的高才生,那个乱哄哄的年代离婚回到祖籍鹿山,当时还怀着苏易的爸爸苏卫。工作是在四中教初中,那时四中还是西秀乡中学,八年后电影《决裂》拍出来,凭老茧子上大学成了响亮口号,西秀乡中学就升格成带高中部的县四中。

     再后来恢复高考了,四中突然发现全校没人能教高考班,甚至很多人连高考是神马都不清楚。这时候苏奶奶站出来,校领导才想起,一直教初中数学的苏眃,可是京城师大毕业的。77年高考来得很突然,甚至连指定教材都没有,多亏了苏奶奶回鹿山时带了不少书,里面就有十几年前的高中课本和习题集。一个多月后的高考大爆冷门,全国4%的录取率,县四中高考班录取率超过了40%。接下来四中变成全县学生挤破脑袋的地方,也理所当然成了县重点中学。当年苏奶奶教出来的学生,现在不少人在县里当官,从局长乡长到副县长都有,苏家在本地人脉也就积累起来。

     小舅韩雄新买的房子其实是二手房,去年才建成的,鹿山雅苑在县城属于顶级豪宅。

     “姐姐、姐夫你们可来了。”

     小区门口,韩雄远远就喊起来。两家关系走得很近,小舅几乎是苏易家唯一的亲戚。他爸爸这边在鹿山的亲属,当年都同他们家划清了界限,此后也就不再往来。

     “老姐,今天可打扮得够漂亮的,小心姐夫吃醋。”

     韩雄掉过头,又把火力转向苏卫,“姐夫看来也捯饬了,你们两口子打扮跟新人似的,这是准备结婚呀还是再结婚。”

     “滚,狗嘴里吐出不象牙来。”韩英笑骂道。

     “他就是欠骂,这买房子也不商量一下,自己拍板就定了。”舅妈挽着老妈胳膊,边走边抱怨。

     “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等你商量完,房子早让旁人抢走了。”韩雄得意地反击,回过头又一巴掌拍向苏易,吓得他赶紧躲开。

     “臭小子,还躲舅舅,知不知道娘亲舅大。”

     “我妈这头可是娘亲舅小,要不我咋叫你小舅呢。”

     “小易子,等你成亲的时候,舅舅答应把房子借给你当新房,到时候看你喊我大舅还是小舅。”

     韩雄毫不在意苏易的反击,自顾炫耀他的新房子,炫耀他捡到宝了,正赶上房主急着出兑房子,高档装修连带家具都没算钱,直接按房子原价过户。

     这是漂亮的三层独栋别墅,建筑面积超过三百平方米,里面装修很上档次,家具也都极尽奢华。一楼是客厅,苏易腿脚轻灵,甩开带路的小表弟韩涛,先跑上了二楼。抬头看向更上面的三楼,猛然瞥见楼梯口飘忽忽有人影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