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7.代沟感
        无机在山上二十多年了,是经历过风风雨雨的人,却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唤他“爷爷”,这一声“爷爷”,软软的,糯糯的,跟发酵的面粉团儿似的,充盈着整个心窝。

         自认是已经练就一副铁石心肠的他,心中横亘的那座大山似乎被挖了一道口子,正在以一种急速的方式在慢慢坍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似惆怅,似轻松,莫名地有些复杂。

         小豆子胖嘟嘟的双手伸了好久,面前的爷爷却只是愣愣地看着自己不说话,不由得有些疑惑,回头看了看向阳:“叔叔~爷爷怎么了?”

         “沒事,这位爷爷正想该伸出哪只手來抱你比较合适呢!”向阳胡乱扯着,他一双利眼行走了二十多年,虽然不在江湖上混,但是所见过的人又岂是少数,怎会不知道无机此刻纠结的内心,暗地里偷笑,小豆子这奶娃子果真是件人间利器,你看,连号称江湖一等一的高手的无机老人在他面前也只有乖乖认怂的份儿。

         被向阳话语调侃的无机,眉头皱了皱,犹豫了好久,才伸出微微带着颤抖的双手,手上增加的重量及传到心坎的温度,无一不证明这是个活生生的小娃子,喉咙里似的卡住一团棉花,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來。

         二十多年了,再次见到这般年幼的生命,竟然有种宛如隔世的错觉,面前的白嫩脸庞与记忆里的林晨林木一一重叠,一如既往的天真可爱,该笑的笑,该闹的闹,不说的话的还是不说话。

         正当无机沉浸在回忆中无法自拔的时候,小豆子一脸好奇地摸了摸他的头发,灰白灰白的,跟爹爹叔叔还有自己的都不一样,轻轻拉了拉那灰白的胡子,以前在村子里的时候,他就老想着要摸一摸村长爷爷白花花的胡须,可惜一直苦于沒有机会,今天倒是让他如愿以偿了。小家伙扯完之后很是诧异,一脸惊呼道:“爷爷~您的胡子是真的啊~”

         听到此番质疑,向阳噗嗤一声给乐着了,挤眉弄眼,冲着小豆子使眼色,“小豆子,这是你爹爹的师父,你可得多多说些好话,拍拍马屁啊!”

         “哦~”小豆子一本正经地板着小圆脸,“爷爷~爹爹说您身边有坏人~您要好好照顾自己的~叔叔说了~青山有柴烧~不怕的!”

         这话的确是有这个安慰的效果,尤其是那句“好好照顾自己”特是窝心,只是……青山有柴烧?啥玩意?

         如此精辟的话语,别说是无机,就连跟福伯一块进來的娃儿他爹林木都沒有反应过來,倒是向阳点点头,称赞道,“不错不错!小豆子居然学会自己改词了,以后一定文武双全。”

         文么,自有林木这个伪书生教导,武么,有他在一旁鞭策,应该也能混出点名堂,某人很是猥琐地想着将來,丝毫不觉得有何不妥。

         林木自是不知向阳心思,现在的他最大的困惑就是:明明在场就他和小豆子、和向阳之间年龄差距最小,为什么夹在中间的他竟然产生一种深深的代沟感,居然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什么改词?青山有柴烧,什么意思?”

         向阳“啊”了一声,解释道:“不就是留着青山在,不怕沒柴烧么!合成一句不就是青山有柴烧么,很贴切啊!对不对啊!小豆子!”看着众人皆是一副“我们皆懵懂唯有你独醒”的模样,向阳嘿嘿笑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倒是他的小盟友小豆子一个劲儿猛点头,“嗯嗯~青山有柴烧~”

         “挺好,挺会说的,不像你爹小时候。”无机点点头,开口出声赞叹道,福伯也在边上应和着,比起会说“好蛋”的小林木來说,小豆子的功力显然更胜一筹。

         “……”被说道的林木顿窘,小时候的事还真的不堪回首,不过他很好奇,到底是小豆子的思维太超前了,还是向阳的思维太幼稚了,两人居然能找到同一个平台,真心不容易啊!

         向阳第一次听到无机的声音,低沉稳重,气息平稳,即使已是中毒之身,仍旧傲然挺立如松柏,虽不似仙风道骨,却是胸中自有乾坤,不由得心底暗暗称赞:果然是高人!

         在向阳打量无机的同时,无机也在掂量着他的存在:不似一般年轻人的心浮气躁,面容刚毅,眼神坚决有神,倒也是个做大事。无机鼻子嗅了嗅,此人身上似乎煞气颇重,然看他与小木和小奶娃之间的言谈举止,竟是一片宁静,毫无违和感,倒也是件奇事。一个人能将情绪转换得如此之巧妙,不得不说是个毅力即佳的人物。只是,这般人物,为何会出现在小木周边?有何居心?

         向阳这人不怕杀不怕砍,连死都不怕,对无机的注视完全不放在眼里,你看我,我就看你,比谁眼睛大么,老子一对虎眼还怕你不成?

         无机只当是向阳在挑衅,继续瞪着,两人之间的视线若是能用火苗來形容的话,估计已经烧的噼里啪啦作响了。小豆子好奇,还以为又在练习定力,也跟着睁着黑溜溜的大眼睛來回巡视着,这三人的之前的迥异气氛,福伯和林木假装沒有看到,自顾自地坐在一边喝茶去了。

         偏院,方东一个人被无机老人和福伯扔在里头当诱饵,习惯用刀的他,这两日已经开始在慢慢摸索着其他武器。

         今日无机老人暂借他一把剑,剑身薄如翼,坚硬不催,削铁如泥,搅得方东心中激动万分,要知道,这可是当年无机老人“一战闻名”时使用的护身武器。原以为最多只是让他看看,让某些人馋馋眼,沒想到无机老人却是把宝贝交至他的手上,说是让他保管几日,可想而知,无机老人这是下了心要配合他们把老鼠屎给清理掉了。

         不得不说,方东这次赚大发了,福伯那边真的是教了他好些拳脚功夫,而无机老人虽沒收他为徒,却也是真的有指点过,甚至还不知从哪里找出一本剑谱让他练习,世上能有这般待遇的真沒几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