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0.流言飞
        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就个人而言.步楚为人如何.几日下來.林木是再清楚不过了.真真实实拿自己与小豆子当自家人在照顾.吃住上.小豆子的待遇那完全与金孙无异.甚至连向阳都忍不住吃醋说..我以为自己存在在娘的眼睛里.现在才发现.原來我是她眼里的那粒沙子.之前是沒有办法.现在是彻底被扫除了.

         步楚发誓不会拿小豆子的性命开玩笑.绝对不是说说而已.这点.林木知道.不是怀疑步楚话中的真实性.而是怕麻烦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我怕小豆子会因此被惦记上.”

         “这点我不赞成.不管是亲生还是非亲生.单是小豆子的长相.就已经被惦记上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化被动为主动.光明正大曝光身份.不是在拖后腿.而是给他一个有力的盾牌.至少在舆论上站稳了脚.”

         知林木担忧.无机如此安慰.此番决定是几人一起商定的.不管是谁.第一个考虑的便是沒有自保能力的小豆子.小王爷的身份至少在外人面前他不会有任何损失.

         另一方面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云旭与向阳关系虽好.然以后的事情谁也不能保证.步楚有和君主那边交代妥当.云旭不仅不会多想.反而会照顾有加.毕竟.比起真正的亲生子.小豆子对帝位的威胁.那就不是小不是一点两点了.身为一国之君.他何乐而不为.

         林木不傻.静静听完无机的分析后思绪一直未曾停歇:故事的伸缩性非常强.小豆子不是他的儿子.这个是事实;小豆子跟向阳长得相似.两人说是父子毫不为过;林晨已故.小豆子是自己一手带大的.那的确是舍弃性命也不愿丢下的存在.若是让在儿子与婚事上二选一.他肯定会是前者.网游之钢铁狂潮

         正如老头子所说.麻烦一直都存在.倘若有君主那边支持.对小豆子对向阳來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而且人之初性本善.就算是以后成亲.有了这个铺垫.世人的抗拒之意肯定不会太过尖锐.换句话说.用故事导向人心.将重点转移到他们之间的情谊恩情中.而不是男男成亲这一行动上.

         “不.我不同意.”林木沉思后正欲开口时.向阳率先出声否决.此番举动引得众人一阵诧异.甚至连林木都一脸惊讶地看着他:“为什么不同意.”他都沒说不愿意把儿子挂出去了.向阳哪门子抽风.居然还不乐意接收.

         “娘.这事我先和木头商量下.回头再给你们答复.”不待长辈们同意.也沒等林木点头.向阳拉着人径自往外走了.见四下无人才开口说道:“你要是不愿意.直接拒绝便是.不用勉强.娘那边我会去说的.”

         将林木拉下水.表面上向阳沒心沒肺很高兴.实际上心底一直是忐忑的.每每都得给自己打气说沒事沒事.木头喜欢自己不会介意的.然当发现水越來越深.向阳担心之余更多的是害怕.怕稍微不小心.便让心底的那人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林木无奈:“你哪知眼睛看到我勉强自己了.还是你用脚趾头算出來的.”王爷,你节操掉了

         向阳挠头:“这不明显着么.小豆子若是成了我儿子.你怎么办.”万一到时你后悔了.那就连带走的权利都沒有了.当然.希望永远都不会有那么一天.

         向阳说的含糊.林木听明白了.知道他在担心自己.心中满是感激.然面上却仍旧充愣道.“还能怎么办.我继续当爹爹呗.”

         “我不是……”向阳努力想用一种轻松的形势表达出担忧.却被林木一个瞪眼驳回:“什么不是就是.一句话.凡事有个先來后到.就算小豆子有叫你爹爹.我才正牌的.知道不.”

         林木之意不可违.向阳话头嗖的一下就回去了.不再吭声的他颇为委屈地应了一声“哦”.然心底的大石却是放下了.

         告知最后的决定.大家分头行动:解释的解释.布置的布置.发消息的发消息.出门溜达的继续溜达赚赚人气与亲和力……

         说到解释.首先第一个需要搞定的人就是小豆子.亏得抓准了小家伙对故事的热情.说词经过一番润色后.小豆子听得可带劲了.本以为要花费一番唇舌.不料小家伙关键时候聪明得很.一句话搞定一切.他说:“叔叔嫁给爹爹后.也是小豆子的爹爹.沒关系的.”

         为了区分向阳和林木的称呼.小豆子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最后冒出一句:“以后叔叔就是‘爹亲’了~”爹亲的由來很简单.那是爹爹与娘亲的结合体.对要嫁给爹爹和要给自己当亲爹的叔叔來说.那是再好不过了.神医相师

         最近的京城很是热闹.七王爷回京了.带着个白嫩嫩的娃儿.七王爷对小娃儿可好了.带着小娃儿到处玩.一大一小脸上的笑容都沒有停过……

         “呀.你看见沒.七王爷家小王爷.长得那叫一个机灵.太招人喜欢了.那天还在我这儿买冰糖葫芦.嘴巴儿可甜了.比我这糖葫芦还甜.”路人甲一手拿着拿着插满糖葫芦的杆子.一手拉着边上路人乙说个不停.

         路人乙抓头:“这不都沒听到成亲的消息.怎么就突然冒出來儿子了呢.你确定那孩子真的是七王爷家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孩子可是叫七王爷‘爹亲’來着.爹亲爹亲倒过來不就是亲爹么.”路上甲对于路人乙的孤陋寡闻很是“嫌弃”.另外还不忘补充道:“跟你说.我娘以前在六王爷家当过丫鬟.可是见过七王爷小时候的.昨儿个她特意跑去瞅了一眼.回來一个劲说这孩子跟七王爷小时候那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來的啊.”

         路人甲嗓门大.说的又是新鲜事.明明只是在和路人乙闲聊.结果一回头.边上已经围拢过來一圈人了.有人问道:“怎么就沒见着七王妃啊.”

         “七王妃.谁说沒有.你是说新的还是旧的.”路人甲眉头一抬.随口问了一句.见众人皆是茫然.煞是嘚瑟.“说來话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