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2.做噩梦
        “喝。”林木猛然从床上坐起來。满头大汗。被吓醒的小豆子睡眼朦胧地抱起被子。而后一脸担忧地着他。“爹爹~做噩梦了么~不怕的~”

         见林木沒吱声。贴心的小家伙轻轻安抚着。一边说还一边伸手想去揽着林木。结果发现手臂长度不够。赶紧咕噜一下爬起來。轻拍打着林木的背。甚是乖巧。

         林木擦去额头上的冷汗。将小豆子紧紧地抱在怀里。“沒事沒事。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梦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林木已经记不得了。许是昨夜步楚的那句“就算是死。他都有动力爬回來”引发的种种。模模糊糊中到向阳直直地趟在血泊里。一动也不动。地上散落的武器铠甲泛着冰冷的光泽。寒彻心扉。毫无半点温度。死亡的气息弥漫在整个空中。压得人喘不过气來。

         许是怀里有了小豆子颗定心丸。喃喃自语的林木慢慢平静了下來。了窗外。天才刚刚放亮。时辰还早。见小豆子哈欠连天。一大一小又继续躺下。只不过这次。小豆子是直接趴在他怀里呼呼两下又睡过去了。

         林木睁着眼睛。手有一搭沒一搭的拍着。虽然他现在呼吸都有点不顺畅。虽然单是想想就已经冷汗涔涔。虽然梦中所见让他心如刀绞。但是。他很庆幸。庆幸自己醒过來了。很庆幸那只是一场梦而已。向阳还在。他还好好的活着。还能在自己身边。可以继续厚脸皮的玩笑着。耍赖着……

         昨天晚上。步楚有跟他说了很多事。小时候那个调皮的想当山匪的孩子长大后最终置身战场成为世人敬仰的英雄。外人知道的不知道的。娘亲一一在眼里记在心里。一些事。步楚从來不跟别人提起。即使是向阳。现在却细细跟着林木诉说着。

         林木以一个倾听者以一个小辈的身份了解了一位娘亲的心情。从担忧不舍到习惯得整夜睡不着……林木想。他现在是不是正在步着老夫人的后尘。无形中似乎要慢慢地开始要接手向阳的一切。

         步楚说:过去的事。你错过了。有些遗憾。但至少我还能帮你弥补。而今后的事。势必你们得好好把握了。若是沒了那就真的沒有了。

         沒有了。沒有了……林木脑海中一直浮现着这三个字。一次又一次。与向阳躺在血泊里的画面相互交映。手下的力道在慢慢使劲。不敢吵醒小豆子的他。只得手指扣紧了床铺。最后连木屑窜进了指甲钻进了指肉戳出了滴滴鲜红都不曾察觉。就在这时。外头稀稀落落传來某些声音。林木眼皮跳了跳。好像是向阳回來了。

         屋外。向阳和靠在柱子打瞌睡的方北打了招呼。让他回屋躺着好好休息后自己才蹑手蹑脚开了门。

         昨儿在宫里头待了一宿。原因很简单。有人跟君主吹了枕边风。说他私自离开军营。视将士百姓安危于无物。回京之后沒有第一时间面君。置君主地位于何地。

         淑妃果然贤淑。先打出后妃不问政事的名号。又支支吾吾半天说有事不得不言。云旭觉得好笑:装模作样的功夫似乎不咋的。然为体现身为夫君的体贴及对妃子的重视。他不得不大方地说了一句:“但说无妨。”然后就听到一系列的罪名扣下來。直接砸到了向阳的头上。

         义正言辞。句句为君言。词词为君想。忠诚之心溢于言表。云旭面色上很是气愤。心底哼哼冷笑了一声:私自离开军营。明明是本君和皇奶奶把人给扭回來的好不。第一时间面君。是想要本君挨揍是吧。当然了。样子还是要做做的。云旭立马把霍二给派出去了。火急火燎外加气愤的神情让淑妃心底可高兴了。扭着腰甩着小手绢羞答答地回去了。

         淑妃走后沒多久。向阳就來了。礼仪完毕。就只剩下两叔侄大眼瞪小眼了。

         “你就这么想我。明早再找我不行么。”向阳颇为无奈。摊着手。“你不知道我今儿才到家。板凳都还沒坐热呢。”

         “小叔你就别刺我了。这不。我也是沒办法的。人家都把梯子搬到我脚下了。要是不下去的话对不住啊。”

         “我去。又拿我当诱饵。能不能换个花样啊。好歹我也是长辈好不好。”听到云旭的话。向阳一点就透。别的时候好说。今儿个气不顺。气不打一处來。一巴掌拍在云旭的背上。某君主严重内伤却不得不扭着嘴角扯着笑。心里暗暗吐血:是吧。是吧。就说要挨揍。淑妃啊淑妃。这一掌本君可是记在你头上了啊。

         叔侄两个闹腾了一番后。才转到正題。向阳对这些风言风语一点都不在意。可架不住某人要表明的决心。罗里吧嗦讲了好多事。恨不得一口气把憋了两年的苦水全部吐出來。

         处于最高之位。云旭的难处。向阳即使沒有亲身体会。但也能感受得到。很多的时候。他们就是这么一唱一和过來的。所以。尽管听得向阳脑袋跟团浆糊似的。却也沒有怨言。两人聊着聊着。分析完现在的局势大事后才发觉天已亮。

         按理说。向阳回來后是要直接上朝面对百官的。好在还有点人情味的云旭知道他心底着急回去。便借口让他回去好好休息。等休息好之后再说。

         一夜未阖眼的向阳此刻仍旧神采奕奕。对自己屋里的床铺兴趣不大的他直接來到林木这房。着床上鼓起的被子。忍不住扬起嘴角笑了笑。轻身靠近替两父子拉了拉被子。沒打算去抢床铺的他。蹲下身瞧了瞧。最后往边上的椅子上一躺。还是先眯一会儿吧。

         林木微微睁开眼皮。着向阳毫无顾忌地在那里躺着。再次想到梦境的画面。心中情绪满溢。事实胜于雄辩。再多的话语也是枉然。像步楚说的。若是不珍惜。留下的只有遗憾。未來。他希望能一起携手。希望能好好的……

         此刻的他。已经给自己做了决定: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