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5.抽楼梯
        向阳以王爷的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那是一天后的事情了.

         朝上.文武百官排列两侧.向阳一袭华服站在最中间.金龙描图.黑底绣边.样式简单.气质顿显.加上那一脸正气浩然.闪了一片人的眼.别说是其他人了.就连高高坐在宝座的云旭都不由得抽抽嘴:见惯了小七叔不正经的模样.一时再见到如此帅气逼人的他.竟是百般不习惯.所谓“女为悦已者容”的说法.莫非轮到男子头上也是这个理.

         实际上.一切皆是云旭多想了.衣服都是步楚差人准备的.比起那冰冷尖锐的铠甲.这一身少了杀戮多了华贵.至少那些个闲杂言语在出口之前.有脑袋的人会先斟酌下自己的身份.

         向阳只是简单地介绍了下军营现在的局势.外加稍稍分析了边上小国的小动作.大动荡暂时不会有.小麻烦却是不可避免.与向阳早已彻夜交谈完毕.该说的不该说的.沒有云旭不知道的.现仅仅是过过场走走形式.等交代完毕后.云旭一脸很深沉地点点头:“辛苦七王叔了.”

         向阳淡定客套一番后.云旭又接着道:“撇下大事不提.七王叔年岁也不小了.皇室血脉不容疏忽.本君临时召王叔归來纯属晚辈关心.不知王叔是否可有打算.哦.对了.丁侯家小女据说有文有貌.杜爱卿家闺女正值风华.刘侍郎家……王叔若是有意向.本君也恰好做个媒.帮忙说道说道.”

         明知故问.装模作样等皆是拿手好戏.媒婆旭來了兴致.连连点名了好几个.向阳暗暗吐糟:敢情这君主当的太无聊了.居然把别人家里都摸透了.不过吧.这才有点君主样子.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便已经把你掐得死死的.这才叫能耐.单看周边官员阴晴不定的脸色就知道.

         向阳作揖道谢:“多谢君主关心.臣已有心仪之人.等过段时日便就昭告天下.”昭告天下那是必然的.只是现在急不得.事情还得慢慢來.再说人都拽在手上了.已经跑不掉了.

         云旭一听.瞬间來了兴致.表示非常好奇:“不知是哪户人家闺女.”

         这抽丝剥茧的细活.他俩倒是很擅长.当着朝廷文武的面.叔侄两个一唱一和.聊得起劲.边上的人沒敢吱声.就只能单听着.

         “不是大户人家.也不是女子.”向阳话沒有直说.意思否认完毕后.估计听不懂的沒有.但是敢说自己听懂的人恐怕也不多.底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希望能从他人的眼神中看到某些答案.

         “他是青城的一小教书先生(就算是半桶水也算).”向阳继续解释.最后还自认好心地加了一句.“是个男人.”原本还想说.是个带着儿子的男人.不过想想.一口吃不成大胖子.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这菜.还是一道一道上比较好.

         正如向阳所料.震撼的话语.往往仅仅只是几个字而已.譬如刚刚……

         男人.男人……话语落地.尾音却还在空气中回荡.一下.两下.三下.向阳心底默默数着.总算.接二连三.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纷纷传來.反应过來的众人错愕万分.表情迥异.张大嘴巴甚至连手中的奏折掉到地上都忘记去捡了.不过……云旭假装不经意扫视了下周遭反应.待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后.才伸手压了压.把场面安稳了下來.

         直接对上向阳那得意的眨眼.云旭拼命掩住笑容.一抹下去.甚是沉重悲凉道:“七王叔此话当真.”废话.自己仅仅只是不小心耽误了时间.就收了一打眼刀子.若是再來点其它的.估计他该找上门算账了.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臣心意已决.今日.便想求得君主一个成全.”这是真心话.心意已全部到位.现在差的就是一个时机.云旭伸手摸了摸下巴.不语.向阳也不急.两人就这么干耗着.

         云旭不急.他这是在等人出招.來招拆招.肯定会有人按捺不住的;向阳不急.因为不管今日的结果如何.对他來说不会有半点影响.他就是來陪衬陪衬.当当诱饵什么的.

         总算有人出声了.是掌管礼部的李老.李老年迈.思想都处于一种尘封状态.对于向阳刚刚所说的看中一名男子欲与之厮守之类的言词.他急的胡子都不知道往那边翘了.荒谬荒谬.荒天下之大谬.

         然这是在殿堂.尽管内心对此愤慨不已.那些话语李老终究只能在心里说说.不敢摆上台.古板的他自认面子沒那么大.挣扎了良久.才憋了句忒有涵养的话:“启禀君主七王爷.老臣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还能有什么话.特别的事.一礼部官员这个时候有何要事.在场的人无一不知.甚至可以说闭着眼睛用脚趾甲都能算到李老要说什么话.众人心思各异.

         有的想:枪打出头鸟.这事虽有违常理.君主都沒发话.他來瞎凑什么热闹呢.

         有的想:这老李是人老了.脑子也不好使了.想出头疯了吧.

         还有人想:太好了.总算是打破僵局了.等会是站在哪一边.看看君主的反应就知道.李老真的是太识道了.舍己为人啊.

         可惜的可惜.沒有人算着向阳的反应.对于李老的有话要说.他深深地叹息了一下.一副“我很理解你”的模样.只是说出的话不是理解了.直接把人堵得沒话说了:“既然不知.那还是别讲了吧.”

         “……”全场静默.这七王爷也太狠了.死死地把人给逼沒了啊.本是给自己个台阶.结果正欲下楼之际.才发觉楼梯被抽下去了.那人还笑着跟你说.你既然喜欢上面的空气.那就多待一会儿.别下來了吧.

         “哈哈.小七叔这年头越发厉害.话都直接噎死人了啊.”云旭心底头笑翻了天.脸上却是一脸责怪:“七王叔岂可如此说话.李老有话.直接说便是.不必顾忌太多.”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