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8.出门去
        翌日。向阳仍旧是在林木房内的床铺醒來。不过与之前的毫无印象相比。这次的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记得自己是怎么厚脸皮赖上去的。甚至连“你要是不让我睡床。我又在椅子上睡觉”的口号都打出來了。林木不是姑娘家。自是沒有那般忸怩。且那么多次一起睡了。这再多一次再少一次那是半文钱的关系都沒有。也不掉块肉。身子往里头挤了挤。就把地儿空出來了。这不。一夜好眠。神清气爽的某人笑歪了嘴。轻手轻脚下了床外头练功去了。“无机师父早啊。”去练武场的时候路过花园。恰好见无机老人在里头打坐。向阳朝气蓬勃地吼了一嗓子。激情满满。正值年轻时光。无机抿嘴一笑。摆手。“早。”“师父今日身体如何。”知道无机现在的情况无碍。但出于关心。向阳毫不吝啬。无机点点头:“放心。一切安好。还等着你们办喜酒呢。”如果说无机山上的那句“办喜酒”带着两成的玩笑成分。那么现在这一句。却是十成十的真心。还未到京城时。向阳便已嘱咐人把大夫给请好了。无机到后的第二天。便有一位又一位的大夫等候在门外为其治了。正如之前所所。这些个大夫虽比不上无善神医的妙手回春。但一个个也都是有真本事的。至少在某一方面來说绝对是泰山北斗级人物。无善神医是个独特的存在。他的神奇在于能一个当几个人用。他可以从头到尾把所有的步骤一个人全部完成。且完成得非常漂亮。毫不夸张地说。沒有哪一个人能够取代他的位置。不过。常言道。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向阳请的可不止三个。当中。这个外伤比较在理。那个内调很是内行。这个对毒药研究透彻。那个……几个轮番上阵。你一言我一语。每个人将自己的结论上呈。最终总结出的结果得到了一致认可。毒液已渗透解不了。这是大夫们的一致答案。不过。若是后续配合药物针灸排毒等一系列治疗。毒性能慢慢抑制下去。三五载的寿命不是问題。对于这样的结果。向阳不甚满意。然当事人却是兴高采烈。剩下的命已经是捡來了。多一天是一天。多三年已是非常奢侈了。“那就好。今日一起去外头走一遭。换换空气吧。”闲着都是闲着。大家都想出去走走。所以向阳提议一出。便获得众人赞同。一家人出行。有老有小。原本是想逛逛集市的。然被林木否决了。集市人多眼杂。拥挤不堪。对老人们而言。其实就是场灾难。想來想去。最后步楚提议去西郊的大相寺走走。大相寺名字中有寺庙之意。然不管是求神拜佛其灵验程度皆是尔尔。毫无半点名气。但这些都不影响它在京城的地位。因为它依山傍水。风景秀丽。鸟语花香。走走停停。是个好去处。小豆子难得出來。一手拉着爹爹。一手拉着叔叔。时不时双手使劲。双脚一缩。人形小秋千玩得可带劲了。几位老人家听着小家伙清脆的笑声。心里也是暖洋洋的。到了这个年龄段。能求得只有这些了:儿孙满堂笑。家和万事兴。“拜见七王爷。老王妃万福。”向阳与林木正带着小豆子玩得高兴时。转角就冒出了一人蹲在自己面前。吓得小豆子手下一软沒撑起來。差点把自己给摔着了。步楚摆摆手。示意让向阳解决。林木原本想抱着小豆子退后。却被向阳拉住了。对于这个凭空冒出的无聊人士。他表示非常不满。淡淡地扫视一眼:“哦。是丁侯啊。出门在外。这些礼仪都免了吧。”语气不太热络。这个是向阳的王爷性子。加之平时交流不多。不熟。本就沒什么话说。且这人的官位与他闺女脱不了干系。想想。那就更加无语了。“谢王爷。桃烟。还不过來拜见七王爷老王妃。”丁侯起身谢过。原以为这人会识趣地滚一边。沒想到。这坡倒是下得挺顺的。一溜烟的功夫就把自己闺女给带出來了。“桃烟给七王爷请安。老王妃万福。”一窈窕女子步钗摇曳移至向阳面前。语气温温婉婉。一便是大家闺秀。教养那是极好。“起吧。”向阳目不斜视。单手抱起小豆子。一手拉着林木。“对了。木头。要不要去前面。据说那池子里头的鱼不错。要不叉两条回去煮了。”“好哦~好哦~”捧场的小豆子拍掌欢呼。林木满头黑线。“两个吃货。还能不能想到点其它主意啊。”“那拿去卖了。”想到小财迷的两父子。向阳似真似假建议道。“卖了换银子。”“……”算了。不贫嘴了。还是直接吃了吧。对于向阳乱七八糟的要求。林木深表无力:还能不能有点王爷。有点元帅将领的样子啊。见林木抽着嘴角。向阳总算松了口气。丁侯的举措明眼人一便知是什么意思。好在林木对这次反应不够敏锐。以至于刚刚出现的插曲转眼就被抛之脑后。倒是随后的几位老人家上了心。你我。我你。小孩子做事就是不够细心。这事儿蹊跷。得好好查查了。第二日中午。小豆子中午睡觉时。阿海过來将向阳林木请了过去。原以为是步楚有事。进屋后。才发现三位老人皆在。“娘。师父。福伯。”向阳与林木齐齐唤道座位上的三人。步楚神色严肃地颔首。示意他们坐下來。那架势像是有重要事情要宣布。且一时半刻还说不清。向阳林木面面相觑。眼神中皆是疑惑:“有大事。”沒有回答。却同时从对方眼里到了不解。林木忍不住皱下眉头:不可能啊。若是出事。怎么半点风声都沒有听到。“我和阿步这两天想了许多。有件事觉得应该跟你们商量下。想你们意下如何。”无机老人率先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