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7.解迷下
        云帆这个名字。在向阳记忆中不甚清晰。加之其已离去。很多事情皆是落进了尘埃。一时间毫无半点头绪。唯一能想到的便是这人的一声不吭。只是……恨不得把自己窝进墙角的一个人居然会扮演着负心汉的角色。着实让人纳闷不已:“确定真的是他。”

         林木点头:“我有找老头子确认。是他。我有核对他五年前的行踪。全部吻合。”

         向阳挠挠下巴:“说到这个。我就不明白了。既然师父手中有这么多信息。为何却不知道他的身份。”居然连有妇之夫都知道。为何就不知道这么个人呢。说不过去啊。

         林木摇头叹息:“这事说來话长。当时只知道是大户人家。细节并不清楚。汇报消息的那人急着要走。把一切皆是含糊带过。老头子沒在意。唯一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有妇之夫’这一点。他与晨姐便就此杠上了。事过之后。憋着一口气。也沒有再探究。”

         呃。这也可以。得到这般答案的向阳深感无语:高手的脑袋构造就真的这么特别么。生气归生气。好歹得先把事情摸清楚再说嘛。

         林晨认识云帆的时候。云帆已有家室。不过终生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只是被迫接受的一方。直到他外出相识了林晨。才想到要抗争。然而一个窝囊了太久的人。太多的期盼出现在他身上。刚刚开始的确是动力。可若是发现半点效果都沒有。那就是枉然了。

         云帆由默不作声到之后的奋起搏击。二王爷很欣慰。儿子总算长大了。开始有自己的主见了。然二王妃的反应就不一样了。有斗志是好事。可前提不能是为了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女人。尤其是在有家室的情况下。帝(监狱文)

         云帆先一年成了亲。娶的是二王妃娘家那边的姑娘。两者一比较。亲疏见分晓。后院往往是女人的天下。林晨进府之后。秉着一口信念。面对二王妃及正室那头百般刁难她都忍了下來。直到二王爷过世。

         少了顶梁柱的家顷刻间塌了半边天。责任重担全部压在云帆身上。涉世未深的他手忙脚乱却不得其法。只得求救二王妃。二王妃不能不帮儿子。然又不过林晨。所幸就提了要求。江山与美人。二选一。

         正在他犹豫不决时。正室肚子传來喜讯。二王妃一句“你不想想你自己。也得想想你未出生的孩子。你能给他什么”彻底击垮了云帆。最终结果不言而喻。他放弃了林晨。他要为他的孩子创造一个好的明天。他需要江山來坐镇。

         得知结果的林晨很平静。收拾好自己的包袱就走了。默默的一个人。什么也沒带。只有來时的两套布衣。还有那个忘记取下來的佛手玉。离开的时候。只有守后门的老头见了她憔悴与落寞。而至始至终。从來沒有人知道她肚子里也有了一个小生命。

         云帆思虑林晨。偷偷派遣了好些人出去打探。却杳无音讯。整日忧心忡忡。幸得有正室及肚里孩子为依托。勉强还算正常。直至半年后。正室不幸流产身亡。母子皆失。这一连串的打击沒能让他挺过來。再半年。也抑郁而终。[HP]教授与约夏

         往日热闹的二王府。最后形单影只。就只有孤零零的二王妃一个。感平日罪孽深重。才寻得如此恶果。二王妃关门闭户。一盏青灯常伴古佛。从此消失在世人的视线。

         故事说完。唏嘘不已。二婶的情况向阳有听过。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当时只觉她时运太差。现今再闻。向阳仍旧只有摇头的份儿:是对是错。孰能知晓。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还打算跟二婶那边说吗。”

         “晨姐逃离。就已是定了决心。如今物是人非。我想还是算了吧。”林木摇头。人都走了。就只有一个老太太。当年驱赶这事她已受到惩罚。若是提及无疑是徒增伤悲。除了让她后悔当年之外。并无太多益处。干脆还是让她安安心心地度过余下时光吧。

         “你怎么样。有沒有遭到为难。”一页揭过。再來一页。林木主动问候起今日上朝的向阳。被关心的向阳喜笑颜开。“还好还好。就我这厚脸皮。还有谁能刁难我啊。放心。放心。”

         向阳嘿嘿笑着继续道:“君主让我好好歇着。你这厢心结也解开了。赶明儿好好带你们在京城里头转悠转悠。”云旭这命令下的真心不错。正愁该找什么借口休息。就立马给他送上门了。真是体贴啊。当然。要是多休几天就更好了。向阳默默期盼。警妃妖娆,王爷折腰

         “行。小豆子估计闷坏了。对了。把娘、师父福伯他们也拉上吧。”顾着小的自然不能忽略老的。林木这方面比向阳用心多了。就连步楚自己都说。她现在倍儿开心的是有小木这个儿子。不用太去操心某个浑小子了。

         向阳汗颜:难怪娘老是骂自己不孝子。实在是平日里真沒怎么孝顺过啊。幸好现在还不晚。还有时间。还有林木陪着自己一起……想着想着。向阳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有沒有发现咱们现在越來越像一对了。”

         晚上双双归來。一起坐下了喝喝茶。聊聊天。把今日发生的事情细细说了下。一般的老夫老妻不都是这般吗。明明就多了敬茶这么个工序。然氛围言语等一切都变了样。尤其是林木的态度。平日偶尔能到的棱角似乎都收起來了。整个人柔和了。

         原以为迎接这句话的会是林木的沉默。不曾想沉默的会是自己。林木的一句“你都不是做好准备好嫁我了么”彻底让向阳凌乱:此话一出。为嘛有种角色错乱的赶脚。刚刚是木头在调戏自己么。

         抬头正巧捕捉到林木的笑意。眉眼嘴角都是。向阳对花沒什么研究。也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然此时此刻他觉得。他仿佛听到了花开的声音。对。是声音。噗通噗通。很漂亮。很窝心。很喜欢。

         “好。挑个黄道吉日吧。我嫁你。”沒有迟疑。扬起了嘴角的同时。向阳伸出了手掌放在半空。林木了然。两只手。紧紧相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