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0.大好蛋
        此时此刻,肖烈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心境了,那个不可一世,只会用鼻子哼哼的高傲者不再存在,剩下的是只一个张大嘴巴无尽委屈的大傻个:“师兄你怎么了?我明明跟你是一起来的啊!”

         丁瑞不可思议地甩了他一眼,“你在开玩笑吧!我怎么不记得!”

         “你一点印象都没有吗?啊!你不信,他们可以作证的!”第一次碰上这种情况,肖烈有些慌张,不知该如何处理,只得一味地想办法证实自己,甚至把与他不和的方北几人都拉出来当人证了。

         黑衣人零零散散地倒落在地上,就剩下方东一个还在战斗,方北左窜窜右跳跳这里摸摸,那里戳戳,忙得不亦乐乎,根本没有时间理会。倒是小家伙见白衣人回来了,便探着脑袋找爹爹,可是……

         有些失望的他瘪着嘴儿,可怜巴巴地瞅着向阳:“叔叔,爹爹和马儿都没回来吗?”

         向阳打从丁瑞一出现就开始寻找林木的踪影,结果却是半点痕迹都没有找到,原本还以为是为保证安全他在某个角落躲着,只是,照丁瑞的反应来看,似乎某个环节出了问题。

         掩下焦虑,向阳状似无意地道:"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回来,你家小师弟呢?”

         “……”丁瑞尾指掏掏耳朵,像是在确认究竟是耳朵出了毛病,还是他们之间的对话出了问题,“哈!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明白?”

         向阳眼皮微阖,看了看丁瑞,又看了眼肖烈,顷刻间明白了什么,凌厉出手,拳手直接逼向丁瑞:“你到底是谁?”

         丁瑞没想和他直接对上,身子直接往后一仰,闪了,但也火了,“我只是路过顺手给你们帮个忙,跟我小师弟有什么关系?好心没好报,莫名其妙!”

         一句莫名其妙道尽了所有人的心声。正在僵持着不知如何是好时,哒哒哒的一串急促马蹄声响起,众人回头一看,就见林木骑马飞奔而来。

         “爹爹~爹爹~”小豆子兴高采烈地挥舞着两只胖手,喊得可起劲了,“我在这儿~”

         林木在老远的地方就看见有人影在打斗,虽知道向阳几个身手,却也止不住担心,待近处一看,见几人都完好站立,小豆子还在向阳怀里冲着自己打招呼,一颗悬挂在半空的心总算安全放回去了。

         “你没事吧!”将小豆子递了过去,向阳握着林木一边肩膀,上上下下打量了番,发现并无半点异常,同样舒缓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那厢黑衣人在看到他们人手渐多自己却是孤身一人后,自觉任务无望,一计虚招晃过,方东一个不留神,只得眼睁睁看着人从手上溜走,想要追,却被满脸严肃地方北给喊住了:“东子,不用追了!”

         回头,只见方北一脸严肃地勾勾手,眨巴着眼睛招呼着:“有发现。”

         方东不解,但还是听话的凑了过去,就见方北掀开黑衣人领口,没心思嘲笑方北的猥琐坏心思,蹲下?身的方东愣愣地看着那人脖子下方靠着肩膀处的那块圆形的青色刺青,眉头皱的紧紧的。

         虽是经过药物处理,刺青上的字迹已经模糊,不过凭两人的阅历身份来说,不难猜出那刻的是一个“逃”字。

         在云国,脖颈处有这般刺青的人不常见,却不代表没有,军营里,临阵脱逃、扰乱军心或恶意伤害无辜者均会被予以惩罚,重则处以极刑,轻则杖责,逐出军营,且为让其铭记教训,那些被赶出的人皆会被刺上这么个图案,倘若以后若有再犯事,必当重责。

         能把这么多的“逃”集中在一块,肯定不是一般人,方东方北面面相觑,回头瞅了瞅跟林木混在一块的向阳,心下直直叹气,有种不祥的预感,得找机会说说了!

         “小师弟?”林木向阳只顾着担心安危了,差点把某个大难题给忽略了,直到难题自己出声,才堪堪将视线投了过去。

         “二师兄?” 才刚刚从“假师兄”那脱离回来,转头又见着了同一张面孔,饶是淡定如林木,也不由得直呼,这老天太会耍人了!

         “啊?”怎么又是二师兄?那之前的那个二师兄呢?向阳扯扯林木的衣袖,将人护在身后,不算小声地说道,“木头,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你家二师兄不是刚刚和你一起待着么,这个是假的,他都不认识我们了!”

         丁瑞卷起衣袖,想说哪个不长眼的居然敢冒充他!却见林木没反应也不给帮个腔,只是抱着小豆子直勾勾地瞅着,瞅着瞅着,他实在是忍不住开口了,“原来这就是你家小豆包啊!哈哈!跟你小时候一样可爱,呆呆的!”

         林木抽着嘴角,果然是他家二师兄的风格,如假包换,每次夸他都会扯上两个字“可爱”,亏得他能把这个词与现在的带着孩子的大男人联系到一块。

         丁瑞伸手去捏小豆子的肉脸,却被向阳林木同时撇开,小豆子则是皱着鼻子呛声道:“你才呆呢~”

         被反驳的丁瑞一点都不气恼,笑得煞是开心,“是是是,你不呆,你不呆!你比你家爹爹聪明多了!想当年,你家爹爹被大师姐骂做‘大坏蛋’的时候,他居然呆呆地来了一句,哈哈……笑死我了……哎呦……等我笑够了再说……哈哈……”

         不知何事的方东方北也围拢过来,见丁瑞一人笑的前俯后仰,忍不住好奇道:“林少回了句什么?”

         无视林木的黑脸,丁瑞笑得很是猖狂:“哈哈,没什么,没什么,据说某人义正言辞地告诉大师姐和师父,‘我是大好蛋,不是大坏蛋’,哈哈……”

         所有人笑成一团,小豆子也咧着嘴巴咯咯直乐,向阳笑得直抽抽,憋了好一会,想到一个重要问题,“哈!……木头,为什么你能分得清好坏,却分不清你其实不是一颗蛋?”

         林木沉默了一小会,给出了一个惊人的答案,“……老头子告诉我,我是从蛋里孵出来的。”

         “……”众人汗颜,原来传说中的无机老人居然会干出这种骗小孩子的勾当。向阳点点头,恍然大悟,“难怪你会脱离师门,这样奇葩的师父,不要也罢!”

         不要的话,能不能给我!——这是出向阳和林家父子外,其他人的共同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