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1.辨真假
        笑够了之后,丁瑞总算提起了正事,“我记得咱们距离咱们上次见面也有好些天了吧!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就是有人冒充你,被我识破了。”林木风轻云淡地说着,殊不知这短短十多个字在肖烈耳朵里,仿佛一计惊天雷,炸得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好的。

         眼神瞥了瞥正牌二师兄,肖烈哆哆嗦嗦地开口问道,“那……那……之前的那个是……是……假的?”问这句的时候肖烈忒心虚,冥冥中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可能酿成大祸了。

         果不其然,丁瑞笑笑,斜着眼睛看了肖烈一眼,“难不成你认为我——是假的?”

         肖烈顿时就焉了,如霜打的茄子一般,别说是提起劲儿了,就是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他喜欢丁瑞的事,无机居长眼睛的大概都知晓,他自个儿也觉得倍儿高兴,虽说二师兄没有明确表示,但也没有彻底拒绝,他想着,只要表现得好好的,一切都有希望。

         原以为这次下山就是转折点,却不曾想到他欢欢喜喜屁颠屁颠跟了一路的“二师兄”居然是个假货,更可恶的是,他居然没有看出来!

         对于一个口口声声说着喜欢,却连喜欢的人都认不来的人,他已经没有资格再说了。

         林木看着肖烈脸色刷白,暗暗摇头,虽说这人性子不咋的,但也是个实在人,一颗心思全部围着丁瑞打转,心下道了一句不易后:“那人易容功夫不错,把你的性格摸得很准,而且他还在无机居还混了一段时间,甚至把一些陈年旧事都翻出来了,别说是肖烈了,差点连我都被骗过去了。”

         肖烈没料到林木会为他出言辩解,实在讶异,还是方北捶了他一拳提醒他赶紧认错,他才想起来要把一切从头到尾交代出来。

         丁瑞走之前的确再三嘱咐交代肖烈好好在山上呆着,顾着点师父,只是无机老人一直闭关在屋,其他师兄也各自忙活着,无聊的他在丁瑞走后不久也偷偷摸摸下山了。

         他不知道丁瑞究竟去了哪里,只得在山下的镇里晃悠,没想到第二天就被同样住在一个客栈的“丁瑞”给发现了,肖烈没有对走了三天的人仍旧还停留在山下提出质疑,反倒内心欣喜不已,以为是“丁瑞”特意在等他的。

         不过对于他想要同行的要求,“二师兄”并未立即同意,反倒是犹豫再三,说自己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这下肖烈更加不会放手,好说歹说再三保证才磨得“丁瑞”带着他一起前往。、

         沿途中,他“无意”得知此行是要去寻找传说中的“小师弟”。

         想起山上时从其他人口中探知的一些旧事,再混着丁瑞每次想起“大师姐小师弟”两人的神情,打翻了酸醋瓶的他先入为主地认为两人之间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丁瑞”明明知道了他的猜测,却不予解释,所以才有了“老相好”那出戏的出现。

         听到这里,丁瑞气得嘴巴都歪了,“你能不能长点脑子?我要是喜欢他当年肯定是跟着一起走了,哪里还有你的份!”

         这话说得重了些,本来心存愧疚的更是难过地低下头,一边看着的方东倒是说了句公道话:“你别怪他,你这话早点说,让他放心,肯定就不会出现矛盾了。”

         “东子说的对,而且人家在你家里头埋伏了那么久,你自己不也没发现?”方北继续,“只要人没事就好,以后注意点呗!”

         “是啊是啊!反正那个冒牌货也帮你解释了,是弟弟,不是那啥,你放心好了!”向阳也帮腔应和着,心头则贼兮兮的想道:管你真货假货,只要不是老相好,一切都是真的!

         这三人一唱一搭的,说得句句在理,丁瑞想想也是,然还是没有理会肖烈,转而投向了林木:“小师弟,你是怎么确定那人是假的,我是真的?”

         “他一直都在说一些琐事,言语虽真,却是在强调要我回去,这跟你之前的说法差别太大。”有了之前的真品相比较,假货再真还是有些出入的,正好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丁瑞觉得有趣,“你就不怕那天晚上找你的也是假的么?”

         林木不客气地翻着眼皮,“我相信,这世上会大晚上穿着白衣到处窜门的人,除了阎王家亲戚,也就只有你这了!脑子正常的人,一般不会干这种事。”

         “噗——”一针见血,把向阳几个都逗乐了,估计林木是在为“大好蛋”报仇。

         丁瑞没生气,然见林木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耸耸肩,没再细问:这是理由么?典型的敷衍嘛!

         倒是林木后来偷偷主动和他解释说,“有那么一个人,在别人跟前会规规矩矩地喊师父,但是和我说话时,取而代之的是’老头子‘三个字。”这些细节可能就连丁瑞本人都没有注意,更何况是“假定瑞”呢!

         “这些日子你上哪里去了?怎么还没回去?”

         “呃……有个前辈生病了,我去帮他找大夫了!”丁瑞假意无所谓地解释,眼神四处打量着,“哎,对了,赶紧走吧!这地上一堆堆的,看着就不舒坦,不怕吓着你家小鬼啊!”

         众人瞅了瞅被提及的小豆子,一点都看不出是被吓着了,只见他直勾勾地盯着地上躺着的,零零散散的一动也不动的躯体,有些担心地问林木:“爹爹,那么多血,他们都死了吗?”

         向阳抬起小家伙的脑袋,然后推着林木把他抱上马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话编的忒顺溜:“没,那个是鼻血,只是被打晕了,让他们睡睡就好了。”

         也是顾忌着小豆子,他们几个出手都比较温柔,咳,至少让那些人走的时候不是太难看,也幸好他们穿的是黑衣不打眼,否则就很难用鼻血来解释了。

         小豆子歪着脑袋,捏了捏手指,“那会不会着凉呀~”

         林木摇头:“……不会,他们都穿着衣服,皮也比较厚,不会着凉的。”

         “哦~”小豆子点点头,不会就好,原本他还想借床毯子给他们的,但是人太多,借不过来。

         “……”地上其他人一阵无语,究竟是这两大人太会忽悠了,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还是这小娃娃太好忽悠了,连这种话都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