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9.打斗中
        扫视了下全场,刚刚好十二个,“东子,黑脸,咱仨一人解决四个。爷,打架什么的不麻烦您了,您解决怀里的那个就好了!”

         身负重任的向阳无奈仰天:“行!你们慢慢玩!” 方东闻言点头,肖烈则真成了名符其实的黑脸,却也开始拔剑。

         方北活动活动筋骨,捏了捏手腕关节,而后冲着小豆子眨巴着眼:“小豆子,看好了,北方叔叔给你表演个绝活!”

         小豆子猛啄着脑袋,而后就见方北拍了拍衣襟,唰的一下就把腰带给扯了出来,就在他正想说“裤裤要掉了”时,才发现方北腰上居然还有根绑着腰带,而他手里拿着的居然是一根与腰带同色,黑不溜秋的软鞭。

         方北将鞭子折在手里头握着,弹了弹,而后以迅雷不及之势甩出软鞭,“砰”的一声,最近的一个黑衣人手里的大刀被打落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小豆子很配合,瞪大眼睛看得仔细,真当是方北在给他表演杂耍,居然拍着小手喝彩:“好~”

         “……”虽不知蒙着面的黑衣人是如何感想,不过向阳几个是彻底笑了,同时也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儿:“小豆子乖,把眼睛闭上。”

         “我想看~“小豆子撒娇,一直都很想看看大英雄对付坏人,可是到目前为止,真正见过的就是向阳踹飞山匪的那一回,很厉害,但是不过瘾,没看够!

         向阳没敢答应,若是平时,小豆子撒撒娇,跟着磨叽几句,他肯定招架不住,只是,这次,来者不善,估计是得见血,小孩子嘛,那么纯真,本就该开开心心,远离黑暗丑恶的东西。

         讲别的估计不抵用,但是把林木搬出来那绝对是一剂灵药,“要是你家爹爹知道了,肯定会生气,会骂叔叔,到时不让你去叔叔家了怎么办?”

         这是实话,要是小家伙被血腥的场面吓到了,林木肯定会找自己拼命的!

         “哦~”小豆子想想也对,“那我蒙着眼睛~偷偷地看一眼可以不~就一点点~”

         说这话的同时,两方已经开打,方东拦在前头,一把大砍刀刷刷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白晃晃的光线,小豆子瞧得眼睛都直了,全然忘记了刚刚还要蒙眼睛的事了。

         向阳哭笑不得,也不知道小家伙所谓的只看一点点是什么概念,干脆从车里头拽了条薄毯子,不再多话,直接裹巴裹巴就把小豆子给包严实了,就在头顶给留个大洞,任由小家伙在里头折腾。

         方北一把软鞭使得呼呼作响,就只听到啪啪啪的声音,倒是游刃有余;肖烈用的是剑,向阳瞧他灵活自如在几个黑衣人中周旋,虽没瞧出胜负,却也不必担心。

         而挡在最前面的方东,面对的是黑衣人的头儿,领头人武功不弱,用的也是刀,刀对刀,从招数上来看,一个稳一个狠,方东不占优势,唯有全心全意勉强对付着。

         然架不住他们人多,其他人见方东气势弱了些,纷纷朝他进攻,一时间,方东的处境变得很是复杂。

         原本真打算当看客的向阳不得不出手,想了想,将小豆子扒拉出来,用毯子做个兜兜直接把人绑在胸前,“小豆子,抓紧了!如果害怕就把眼睛闭上知道吗?”

         怕小豆子担心,向阳的语气仍旧和缓,见小家伙一脸无惧的模样,忍不住捏了捏,而后抓着许久没有见过太阳的玄铁大刀,纵身一跃,直接攻向那些个专门从背后偷袭的黑衣人。

         有了向阳的加入,方东直接对付领头人,瞬间轻松了不少,大刀挥舞起来似乎也更带劲了!

         小豆子缩着身子,紧紧地抱着向阳的脖子,时不时还偷瞄两下,而后像是发现了什么重大秘密,嘀咕了句:“叔叔~你的刀刀忘记拔出来了~”

         向阳闻言看着仍旧被刀鞘包裹的大刀,不由得哈哈大笑,刀柄一推挡住了攻势,顺便大脚一踹踢翻一个,“是啊!刚刚忘记了,叔叔下次再耍大刀给你看!”

         方北被这爷俩的神对话给乐着了,一时间居然还岔了气,鞭子甩出去力道不够,差点被迎面过来的大刀给劈中了,忍不住臭着脸爆了一句,“你大爷的!居然敢砍我!找死!”

         “不砍你砍谁!难不成你这笨蛋还以为他们在陪你玩儿?”肖烈果然记仇,此时此刻,仍旧不忘记从口头上逞强两句,压一压方北。

         方北一股作气,化悲愤为力量,立马搁倒两个,为防止他们坚强地再爬起来,方北大脚直接往人家身上一碾,咔擦,只听到几声肋骨断裂的声音。

         环顾了下四周,爷那头差不多了,用不着出手,方东也打得正火热,就剩下肖烈那边在磨叽了,嘴欠的他又开始不饶人了:“嗨!不是小师兄么?无机居的,加把劲,别给你师傅丢脸!”哼,耍嘴皮子?跟爷几个比,你还没出师呢!

         “……”激将法对坏脾气的人是最为实用的,肖烈蹭蹭蹭,火气又冒出来了,手上的剑花挽得那叫一个漂亮,直刷刷往人家身上戳,这般手法倒是颇有成效,待方东放倒第三人时,他这头也有两个卧倒了!

         就在他正欲奋战第三个时,一道白影进入打斗,那身形不用细看,他都猜得出来是谁,有了助力,还是相当有激励的助力,肖烈出手更加利索,三下五除二,赶紧把人给撂倒了!

         丁瑞解决完毕拍拍手,一回过头就见肖烈那张熟悉的大脸出现在面前,诧异之余,更多的是不悦。

         “二师兄!你……”肖烈正欲开口,只是他才刚刚喊出称呼,“回来了”三个字还卡在喉咙没出来,整个人就被丁瑞冰冷的眼神给冻结住了。

         “你怎么在这里?”丁瑞心情似乎不太好,盯着肖烈一直忍不住蹙眉,“谁让你跟着来的!”

         “啊?”原本丁瑞的态度就已经打击到了肖烈,现下的呵斥更是让他无所适从,喜悦消退,指了指已经在周边休息的向阳怀里的小豆子,垂头丧气道,“不是你让我保护他吗?我不在这要在哪?”

         闻言,丁瑞的反应很奇怪,一副“你记错了”的表情,“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不是让你在山上好好待着么?谁让你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