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8.抽风中
        面对如此霸道蛮横不讲道理且心情不是太好的向阳,方北向来只有吃瘪的份儿,“爷您干嘛突然问起这个?”

         “你确定你管得着?”向阳挑眉,一副你再多嘴试试的挑衅模样,一下子就把方北的好奇给灭了。

         祸从口出,方北已经不知道在向阳面前犯了多少次错误了,他有预感,等回去军营之后,光是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账,就已经够他躺上十天半个月了!耷拉着脑袋使劲地想啊想,把无机居的那些琐事一个个给倒腾了遍,总算给抓出点小小的东西了。

         “好像几年前,无机居有出过点大动静,但是只是传言,真实性有待考证,爷您就凑合着听吧!据说无机老人手下有十到二十个徒弟……“

         “嗯?”向阳皱眉,手指叩了叩桌面,“你确定?”

         “不确定!”方北这话接得非常顺溜,“人家藏得隐蔽,这些都是传言,我也只是听说。”

         传言就传言吧!总比什么都不知道的好!向阳颔首,摆摆手,示意方北继续。

         “徒弟虽多,可真正传承他衣钵的不多,无机老人看中的也就只有两个,不过可惜的是,好像因为什么原因,那两名得意弟子最后都离开了无机居,从此消失在江湖。”

         几句话中都没有任何可以肯定的言词,方北解释得自己都挺心虚的,然细想下,这话其实不对,无机老人的那些徒弟,在江湖真正闯荡过的根本没有几个,更别提退出江湖了。

         向阳对林木说的那个“小徒弟”耿耿于怀,不禁又开口问了句,“隐退的两个中,有他的小徒弟吗?”

         “……应该……或许……可能……有吧!”方北思索着,逐词逐词地说道,这事发生的时候他正跟着向阳在军帐或者战场上,只是后来回家探亲的时候听谁说过,具体的没多问,也不敢回答,同时也有摸不准向阳问这话的缘由,难不成其中还有什么渊源?

         向阳瞥了方北一眼没再多问,自顾自小酌着。

         方北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缓缓气氛,结果唠嗑了半天,嘴巴都说干了,向阳理都不理他,害的他肚子里一口怨气憋了好半天都没有吐出来。

         林木抱着小豆子下楼时,向阳还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小酒儿,他酒量大,在军营里高兴的时候都是捧着坛子咕噜咕噜往肚子灌的,这些酒都是掺了水的,味儿没那么足,但是喝喝也是可以的,反正不误事。

         原本林木是不打算下来的,但小豆子无聊,直嚷嚷着要和叔叔玩,没办法,做爹爹的只能配合,不过想着有向阳方东方北几个在,即使出现什么事,问题也不会太大。

         这厢方北见着林木牵着一蹦一跳的小豆子从楼下跑过来,脸都笑开花了。打问完话后,他和向阳两个大男人在这里面对面,眼瞪眼的,实在是太难熬了,也不知方东那死小子跑到哪里鬼混去了!

         “哇~小豆子,你好香哟!”方北其实是个臭流氓,明明是将小豆子当救星来对待的,结果,刚刚把人抱起来,就一个劲儿在小家伙身上嗅来嗅去。还好小豆子年纪小,又是个男孩子,不会在意那么多,要不然,第一个灭了他的就是林木了。

         小豆子见着其他熟人,当下就开心了,搂着方北的脖子蹭了蹭,丝毫不觉得陌生,笑眯眯地点点头:“嘻嘻~爹爹加了粉粉,香香的~”

         小豆子的“粉粉”在其他人眼里,跟本就不知道是什么玩意,林木只得帮忙解释道:“是金银花。”这天气慢慢热起来了,赶路出汗小孩子最容易长一些痱子痘痘什么的,金银花清热解毒,最好不过了,这些东西都是出门之前准备好的,用起来也方便。

         “林少是大夫?”

         “是的哦~”小豆子戳戳手指头,猛点头,“爹爹是神医~”

         “别听小豆子胡说,只是在小孩子方面多了点研究,大夫都算不上,谈不上什么神医不神医的。”林木的解释其实是事实,他就处理点简单的小毛病,其他的也帮不上忙。

         然话落在在方北耳里便成了谦虚的表现:果然,比起他们家爷来说,夫人倒是温文尔雅,谦虚有礼,老王妃倒是挺喜欢这类型的年轻人的,就不知……

         林木坦然落座,随意环顾下四周,没察觉到异常,倒是他身边的向阳似乎安静了不少,即使见着小豆子都没怎么打招呼,反而一直闷着脑袋喝酒。

         林木瞥了几眼,看见他脸色有点红,不知是喝酒喝的还是生病了,出于好心,他随意地伸手探了探向阳的额头,轻声问了句,“你没事吧!”

         你没事吧!你没事吧!你没事吧……隔得近,那淡淡的金银花味混着酒味儿,向阳不晓得为何,一下子晕乎了,脑袋里面那句“你没事吧”一直在脑海中盘旋不去,轰轰作响,这下没醉都醉了!

         这不是个事儿!这绝对是有病!一定是哪里魔怔了!好多个声音从脑海里冒出来,向阳支撑不住,“唰”地一下站起身,拧着酒壶就往外跑,正从方北怀里下来的小豆子刚刚想拉住他,结果衣脚还没有摸着,他嘴里的那个叔叔就如同风一般飞出去了。

         “啊~”小豆子眨着眼睛,歪着脑袋,“爹爹,叔叔他怎么了~”

         “可能是昨晚上没睡好,还没清醒吧!” 真的是奇了怪了,明明早上人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呃……抽风了?林木哪里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事,又不好直接说向阳是在“无理取闹”,便随口扯出了一个比较合适的理由。

         “哦~”小豆子想起早上起床时看到向阳是在椅子上坐着的,了然地点点头,很体贴地建议道,“爹爹,晚上还是让叔叔睡床上吧~椅子上睡着不舒服呢~”

         即使已经知道了林木和向阳之间的关系,但听完小豆子的话后,方北唯一的反应除了诧异还是诧异,一张嘴张成了“o”型,都快合不拢嘴了,同时他也得出了一个结论:难怪今天爷脾气不好,原来是欲求不满啊!

         不过,以林少护犊子的天性,爷就算精力旺盛想干点啥,也得顾忌下边上的小孩子,收敛点吧!嘶——话说,要不要找个机会撮合下呢?小豆子在中间似乎有点碍事啊!